第33章 章卅三 反向献祭意难平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33章 章卅三 反向献祭意难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章卅三 反向献祭意难平

  第33章章卅三反向献祭意难平

  “这不可能!”

  许洛失声尖叫,满脸的愕然与惊疑。

  他不信南奕在明尊之道上的理解造诣,竟会比他还强。

  可道争结果不会骗人。

  许洛神识就像是石子一般,被南奕轻松踢出了赐灵科仪。

  惊惶之下,心神动摇的许洛,喃喃道:“天生圣子?”

  但南奕不可能是圣子!

  是该死之人!

  惊惶不安的许洛猛地一咬舌尖,下意识地挥动右手。

  他没有直接伤人的神通术法,便干脆让法力直接凝形,化作长鞭猛地拍击在南奕胸口。

  可右手挥出的一瞬间,许洛便已然知晓,他这纯属是无意义的发泄。

  因为,从介入赐灵科仪的那一刻起,南奕便与赐灵科仪形同一体。

  更不消说,南奕眼下已彻底夺去了赐灵科仪掌控权。

  法力长鞭落下,看似身受重击,南奕却只是身子微晃,双脚也如钉子般扎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切,都结束了。

  许洛一鞭击出,知道大局已定无可挽回下,心神竟突然恢复了通明,再无半点惊惶。

  他看向南奕,收敛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失态,只在心里暗道:终日采药,却不想,自己也成了他人之药。

  许洛叹了一声,对南奕说:“待会记得浇灌道果,温养你的天赋神通。”

  他已经大概猜到了南奕的天赋神通。

  下一刻,曾经燃尽不知多少凡人的永恒明火,一视同仁地自许洛身上燃起。

  …………

  稍稍往前数息,南奕将许洛神识扫走,轻松夺过赐灵科仪的掌控权。

  轰的一下,南奕的意念猛地攀升往上,如同上帝视角般俯瞰整个南石村。

  只见南石村中,乡民尽没,不少猴子正把玩着乡民化灰后剩下的衣物。

  南奕咬着牙,虽然知道猴群是受许洛蛊惑控制,但他见不得畜生伤人后还玩弄遗留衣物,便顺着心中戾气,将猴群也纳入了献祭范围。

  “吱吱?”

  “吱吱!”

  猴群惊恐大叫起来,转瞬皆作了人形火炬,失去对四肢的控制,倒在地上痛苦哀嚎起来。

  看样子,永恒明火的燃烧速度不算特别快,并非是一燃即尽。

  难怪许洛会选择先杀人再献祭,却是嫌哀嚎声太吵。反正,只要人刚死不久,提炼出的灵性数量就差相仿佛,不如先杀再烧,图个清静。

  不过,一片哀嚎声中,南奕却似根本没听到般,充耳不闻。

  他此刻,只觉心中郁结,愤懑难平。

  虽然他对原身家人没有感情,可眼睁睁看着原身父母死在他眼前,还是让南奕自责万分。

  如果他没有回南石村。

  如果他没有盲目乐观,自以为叫上几个镖师便能应付许洛。

  如果他再稳健一点,把许洛的神通本领与心狠手辣再多预估一截。

  那么,原身父母或许便不会死。

  南奕恨啊!

  他恨自己自以为是地拿蓝星无魔世界的行事逻辑,来往此世套。

  他恨自己自以为思虑周全、准备充分,却小觑了此世神诡异力的离奇程度。

  他,恨啊!

  恨至绵绵无绝期,犹然不敢忘。

  气急的南奕,下意识地举目四望,想要再看到几个能动的东西,借此冲淡心中的懊恼。

  可四下环顾,却只见一片寂寥。

  于是,绷紧的心弦断裂,就像河堤突然垮塌,瞬间有名为自责的恨意喷涌而出,激荡心头,折磨着南奕的良心。

  他恨,恨意充脑;他愤,愤气填膺。

  他躁狂难安亟待发泄,于此时此刻,只想看到许洛痛苦哀嚎的样子,好借此聊以慰藉,告诉自己:杀了许洛,至少是为原身报了仇。

  可偏偏,许洛一脸从容,慨然赴死,连吭都不吭一声。

  看着许洛脸上了无牵挂的释然笑意,南奕仿佛看到了许洛在对自己说:无知小儿。

  啊呸!

  南奕气夯胸脯,险些破口长啸,以抒郁气。

  但就在唇分之际,他复抿紧了唇,动念自问:事已至此乎?缘何至此乎?非得至此乎?

  连番自问,三省吾身后,南奕暂且用疑虑压下了气恼。

  他开始追问:可是许洛故意如此?若果是故意,又有何意?

  难不成就单纯只是为了给他添堵,让他念头不通达?还是说许洛不想失了自己的脸面,强撑着不吭声?

  南奕心下揣测,忽觉自己险些遂了许洛的意。

  在临死之际,许洛多半心情复杂,既出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心态提醒了一句,却也有心激怒南奕。

  若是南奕怒火攻心,乱了心境,或许便会跟着乱了对赐灵科仪的掌控,即没能守住心神俯瞰南石村的上帝视角。

  身为赐灵科仪主持,乃至于身为修士,当时刻保持意念清明而冷静,尽力避免情绪干扰。

  否则,面对此世种种神诡异力,早晚会被蒙蔽心智,误入歧途犹不自知。

  南奕在气急关头,堪堪醒悟过来,转而努力调节心态,自我审视,并借着主持赐灵科仪、心神俯瞰一方的机会,体悟上帝视角,思索何为超然之道心。

  此时此刻,南奕确实自责、确实愤怒。

  但作为穿越者,他的这些恨,终究没有恨彻心扉、寸裂肝肠。

  他喃喃开口,自言自语:“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

  “可我活下来了。”

  “我会和伱们陪葬,然后带着你们的那一份命,活下去,活到永远永远。”

  来自蓝星、冷眼旁观此世的南奕,将在精神上,与众人陪葬,就此消亡。

  而活下来的,冷静下来的,则是穿越至神诡聊斋、重活一遭的南奕。

  在此之前,南奕心底深处,对于穿越后的新世界新生活,始终是有着一丝自傲,以及几分疏离的。

  他来自蓝星天夏、文明社会,一直是以冷眼审视的心态,看待自己在此世过的古代生活:没有卫生纸,没有各种零食,更没有手机与互联网。

  大离百姓,既缺享受,又少娱乐,不过尔尔。

  哪怕他文抄武侠小说,秀出前世画技,便能轻松折服大离读书人;哪怕他小试身手,发挥小镇做题家三成本事,岁考夺魁便如探囊取物,都不曾让南奕感觉爽。

  他只觉寂寞,一种隐隐约约的、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一种沦落异世、只得与古代土著为伍的寂寞。

  但现在,鲜血与死亡,恐惧与自责,将南奕心中的骄傲与寂寞,统统撕得粉碎。

  原来,他还是会死的,还是会怕的。

  原来,他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与此世土著没什么区别的普通人。

  原来,他是如此的渺小。

  而「明尊」之流的仙神,又是如此的伟大。

  他悟了。

  生死之间,唯有力量,真实不虚。

  南奕杀死了那个来自蓝星、自以为是的自己。

  他要在这个世界,活出崭新的自我,拥抱真实的力量。

  所以,体悟着上帝视角的南奕,渐渐恢复了冷静,心若冰清。

  什么愤怒与自责,都统统被他扫出了心田。

  准确说,是有过愤怒,但不必为此愤怒;有过自责,但不必为此自责。

  他毕竟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十全十美永不犯错。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的一生,他的未来,注定还会面对许多坎坷与挫折。

  难道他还能一辈子自责吗?

  南奕,以超然之视角,俯瞰自己肉身。

  “我此生,当有两个追求。”

  “其一,是长生,是活下去。无论如何,我不想死。”

  “其二,是无敌,是努力变强。我的命运,不应被他人左右。”

  他自言自语,既是在对自己说,也是在对原身说。

  从今天起,他不再纠结原身往事,因为原身父母兄弟、乡亲旧友,都统统化作了灵性,未来再无纠葛。

  不过,从今天起,他会代替原身,背负全村人的命,在此世努力活得更久、变得更强。

  如此想着,南奕放下心中恨意,终于看向了盘踞南石村上空,由赐灵科仪提炼积累的庞大灵性。

  ————

  (上接24章)

  毒二在原身,父母本俱在,为免感情戏,强行祭天亡。

  惹来书友议,非是反派仇,实乃剧情杀;何不衣锦还,人前傲显圣,父母享富贵。

  此诚吾之过,坦陈笔力浅。

  父母之祭天,本为背景板,奈何初稿毙,换得现开篇。

  时间线前推,背景变亲历;若要改剧情,大纲全盘废。实在无力改,只好将就错。若惹君蹙眉,唯望君海涵。

  毒三在牵扯,反派不够独,血亲紧登场,反令读者疑。

  主角杀反派,却有修士至。修士乃血亲,竟不杀主角,护送主角归,还赠推荐信。

  此诚令人疑,为何是血亲?何不换人设,正义过路人?

  此乃吾之过,只顾逻辑顺,却有信息藏,反令读者疑。

  乡村无法地,官府不曾治;杀戮时常有,屠村亦寻常。从来无正义,不见执法人,主角杀反派,自也无人见。

  唯有血缘引,另带恩怨仇,方可及时至,接引渡入道。

  此处之思量,皆因剧情卡。主角杀反派,过往线皆空,后续剧情线,如何转折推:引出修行界,不让主角苟?

  逻辑或顺遂,剧情却踩雷。皆因信息密,不敢抖设定,暗藏过往怨,反令读者疑:血亲既已至,何不杀主角?

  近日见批评,羞愧实难当。斗胆哀言叹,作文告书友:

  此皆吾之过,无能解三毒;才疏笔力浅,惭愧复认错。

  万望君不弃,抬手放一马;待以观后效,再言生死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