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章卅六 兄友弟恭分正邪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36章 章卅六 兄友弟恭分正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章卅六 兄友弟恭分正邪

  第36章章卅六兄友弟恭分正邪

  南奕一边面色如常地吃着糙米饭,一边在心中暗自盘算。

  这位不知何时出现的玄阶灵修,既然没有直接出现,只在暗中窥视观察,说明其并非魔修,大概率是官方修士。

  如此想来,玄阶灵修应是察觉到赐灵科仪动静后,才赶过来的。

  然后他见南石村中竟然还有活人,诧异之余,或许就没急着现身,打算暗中看看情况再说。

  至于赐灵科仪的动静会不会被人察觉……

  南奕想了想,觉得许洛如果不死,多半会在村子外围顺带再布置些遮掩动静的法阵。

  但许洛被他反杀后,没人遮掩赐灵动静,被官方察觉异样,派人过来探个究竟,似乎也很正常。

  就是不知具体是啥时候到的,是刚来不久,还是来了有一会?

  南奕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是玄阶灵修,就算看到了魔修作案现场有凡人幸存,好奇心起,最多也就是旁观个一两分钟看看情况,不至于会闲到看凡人如何烧柴做饭。

  所以,玄阶灵修,应该是刚刚才来。

  南奕做着推断,假装啥都不知道地继续吃饭。

  而后,当他吃完剩下的几口米饭,准备假意发呆时,一道醇厚的男声响起:

  “吃好了吗?”

  吓!

  南奕手一抖,险些没能拿住木碗,诧异地看向屋门口。

  他是真的诧异。

  他原本以为这位玄阶灵修,是出于好奇才躲在暗中窥视了一阵。

  结果听起来,竟是出于礼貌,有意等他先吃完饭?

  见识过许洛对凡人性命的漠视,陡然遇到个这么有礼貌的玄阶灵修,南奕着实愣了愣。

  他看向门口,只见一位白衣道人立在门前,双臂抱剑,一脸和善。

  见了南奕视线,白衣道人还轻笑着点了点头。

  南奕顺着心中的愕然之意,瞳孔微张,下意识地后仰身子道:“你是谁?”

  “吾乃度厄仙门觉尘道人。”白衣的觉尘道人,温和笑道,“汝可是此村村民?”

  不知为何,觉尘道人的温和笑容,明明十分正常,却让南奕莫名想起了许洛。

  而且,看着觉尘道人的笑容,南奕也油然生出了放松之感。

  他眨了眨眼,一边暗中「洞真」,一边点了下头。

  【志名:觉尘道人-许贤。】

  【志类:灵修。】

  【阶秩:玄阶▇▇】

  【志述:大离王朝-度厄仙门弟子。】

  【生龄:四十岁又三月。】

  【寿元:五百一十五岁余。】

  【功法:▇▇】

  【能力:与人为善、▇▇】

  好家伙,也是个姓许的,怕不是跟许洛一家人?一个动物亲和,一个与人为善?

  看着阶秩处似曾相识的、无法被动解析的*号,南奕心中一沉。

  这意味着觉尘道人许贤,当在玄阶下品以上。

  一时间,南奕只觉自己是命中注定难逃一死,才杀许洛,又遇许贤。

  好在,从志述上看,度厄仙门,应该确实属于正道——或者说,只要不是来为许洛报仇,不一剑砍了南奕,就是正道。

  “村里早些,可是有妖人出没行凶?”许贤继续问着话。

  南奕听了,心底立马泛起倾诉之欲。他知道这应是许贤「与人为善」的能力影响——正是因为「与人为善」在发挥作用,南奕才能轻松被动解析,而不像许贤其他能力暂未可知。

  南奕不作犹豫,顺从着倾诉之欲,唤出下午的记忆,悲愤道:“是许洛!一个医官,他昨天到村里义诊,然后今天在村里画了个血色图案,神神叨叨的,还引来了一大群长臂猴大开杀戒,接着突然就将所有人全都烧成了灰!”

  “那许洛妖人,眼下何在呢?汝又是为何,安然无恙呢?”

  觉尘道人依旧温声细语,与问前两个问题时的态度,一般无二。

  而南奕身上的“度厄法域标记”,也一直未曾变过。

  南奕抿了抿唇,作回忆状,继续说起“真话”:

  “我原本也是差点就要死了,但后面当是出了差错,连许洛都失声惊叫了起来。紧接着没一会,他身上便同样冒出了奇怪火焰,只烧人不烧衣,将他烧成了灰。”

  “至于我,稀里糊涂地觉醒了什么天赋神通,还无师自通地明悟了天赋名「全愈」,有着祛除异常恢复如初的效果。我当时试着发动,结果竟真的什么伤势都恢复如初了,十分神奇。”

  南奕说着,反问了一句:“道长,这种天赋神通就是传说中的神通吗?”

  因为「洞真」代价,南奕只能说真话。但他可以选择性地只说部分真话,将具体的过程细节含糊隐掉。

  不过,为了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能安然无恙,南奕必须抛出「全愈」,让许贤误以为他是靠着「全愈」撑过了献祭,侥幸未死。

  顺带着,南奕还提了个问,试图略微令许贤分点心。

  而在南奕说完后,一直面容淡然的许贤,终于轻轻蹙了眉,开始思索反推具体情形。

  不过蹙眉之时,他亦随口回道:“于汝等而言,自是神通。”

  对凡人来说,天赋神通,就相当于神通;但对灵修而言,天赋神通,或许只是小神通,还有更为高大上的真神通、大神通。

  许贤回答得简单,但南奕心思活泛,倒也品出了味。

  接下来,南奕识趣地屏息静待,不再多言。

  过了数息,只见许贤蹙眉凝思,犹似不信地开口:“那许洛,果真也被烧死了?”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南奕故意高声急道,信誓旦旦,就差没拍胸脯保证了。

  许贤还是不太敢相信。

  自己的小老弟,做了这么多年魔修,为采摘凡人道果,不知进行过多少次献祭,还能在献祭时出了差错不成?

  可看着眼前活生生的南奕,许贤又不得不信。

  如果不是许洛死了,南奕不可能还活着。

  难道,是许洛献祭太多次,意外得到了「明尊」青睐,被「明尊」多看了两眼不成?

  许贤想不太明白,但终究还是接受了小弟许洛已死,连带着自己丢了转劫化劫对象这一事实。

  他轻声叹道:“那看来,他是真的死了。”

  这一声轻叹,南奕听在耳中,虽然不知道许贤具体心思,却也听出了一丝遗憾与可惜。

  他顿觉不安:这许贤,身为正道灵修,总不至于为了可能是他亲戚的魔修许洛,来找自己撒气吧?

  好在,许贤随后的话,让南奕安下心来。

  许贤说:“汝之天赋,名为「全愈」?可否由吾小伤一处,再行「全愈」,辨个真假?”

  ————

  感谢「南无大慈大悲南怀瑾先生」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