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章卅八 仙门笑得江湖悲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38章 章卅八 仙门笑得江湖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章卅八 仙门笑得江湖悲

  第38章章卅八仙门笑得江湖悲

  许贤走得甚急,既像是迫不及待赶着料理黑猫,又像是不愿在「龙气法禁」下久待。

  望着许贤远去的身影,南奕收回艳羡目光,思量起来。

  首先,得了块度厄令,可以用来拜师度厄仙门。

  其次,度厄仙门与度厄书院有关。以此推之,九大书院,岂不就是九大仙门?

  不,不只九个,算上皇室专属的元始书院,很可能是十大仙门?

  然后,九大书院对应大离九部,再加上皇室,所谓的大离王朝,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大离仙朝。

  不过……

  回忆起许贤对「龙气法禁」颇为抵触的态度,南奕觉得,仙凡之间,还是有别的。

  更大的可能是,九大书院及皇室,对应十大仙门的世俗外门。

  修为高者,如玄阶修士,会远离世俗,拜入仙门内门,习得真传。

  修为尚浅的,如黄阶修士,很可能会在世俗朝廷内任职,既是官,也是仙。

  当然,肯定也有那种毫无修行天赋的凡人学子与凡人文官。

  但基本可以确定,此世修行入门的途径,主要在于拜入各郡郡城的九大书院分院。

  换言之,此世凡人,如果少时不好好读书学习,岁考成绩不佳,考不起九大书院,自然也就入不了正道修行之门。

  除非运气好,不仅自个机缘巧合觉醒天赋神通,还要恰好碰到正道修士,得正道修士引荐,才能踏入道途。

  而且,说到引荐。

  一想到许贤身为玄阶灵修,都不能直接带走他,还得留个度厄令让他去开具路引,南奕便对此世规矩的森严程度,感慨不已。

  不过感慨之后,对于要不要去度厄仙门,南奕却是有些迟疑。

  许贤不知南奕岁考成绩,方才特意留了度厄令,好让南奕可以去县府开具路引,前往郡城度厄书院。

  但其实,南奕今年是有把握岁考夺魁,凭自身本事拿到学舍开具的推荐信,前往无相书院南天学院。

  如果南奕所料不差,他只要去了南天学院,便相当于半只脚拜入无相仙门。

  那么,选无相,还是选度厄,这是一个问题。

  南奕想了想,决定等到时候去了郡城再一探究竟,试着找个黄阶的南天学院学子,「洞真」窥探下无相仙门的功法特性先。

  至于度厄仙门,虽然许贤说南奕「全愈」天赋正适合度厄功法,但接连遭遇许家两兄弟后,着实让南奕对许洛、许贤的温和笑容感到抵触,连带着恨屋及乌,似对度厄仙门有种莫名地提不起兴趣。

  而且……

  在这个世界,正道修士,真的是正道吗?

  深夜之中,南奕立在学舍小院中,无端感到有些冷。

  许洛是魔教修士,喜欢采摘凡人道果倒也罢了。

  可许贤,明明是正道修士,南奕却一直隐约感觉,许贤对许洛,有种莫名的垂涎感。

  许贤看似彬彬有礼的谦逊外表下,也许,并不如凡人所想的那般和善。

  南奕幽幽叹着,拾起地上的行李,又回到了自己在学舍租住的寝所中。

  这间寝所,他清早离开,深夜回返,一去一回,不过一天。

  可就这一天时间,南奕却感觉像是过了一旬那么漫长。

  许洛死了。

  原身父母死了。

  南石村全村老少都死了。

  连顺风镖局今日接镖的几位镖师,也死了。

  他既觉人命如草芥,又因为这些人死后献祭而来的灵性全归了自己,颇感心情复杂。

  面对复杂难言的心绪,南奕最终决定,放弃思考。

  于是,他沉沉睡去。

  次日九点,南奕猛地惊醒。

  简单洗漱一番后,南奕往镖师们衣物里分别塞了些铜元,然后提起包裹,出了学舍院门。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八号,临近年关,连卖早餐的摊贩都变少了许多。

  南奕在离顺风镖局不算远的地方,找到家早餐铺子,点了份米粥,以及两馒头。

  吃完后,他挥手将店家帮忙收碗擦桌的九岁儿子叫到身前。

  “小弟弟,你知道顺风镖局的林镖头吗?”

  小男孩一边看向桌子上的空碗,一边脆声开口:“是林镖头,还是林小镖头呀?”

  “是林镖头。”南奕大概说了下林镖头的长相。

  “哦,那我知道了,是林振南林镖头。”

  林振南?听到这个名字,南奕怔了怔。

  他敛去思绪,轻声对小男孩道:“小弟弟,你帮我把这个包裹送到顺风镖局去,跟镖局伙计说是林镖头他们几个的衣物。然后等你回来,我送伱一文钱可好?”

  小男孩闻言,眨巴着眼睛看向他的娘亲,也就是这个店的店家。

  店家点了点头。镖局又不远,帮忙送个东西没什么,更别说还有一文钱的跑路费了。

  见娘亲同意,小男孩欢呼一声,从南奕手中抱起包裹便往镖局跑。

  南奕看着小男孩将包裹送到镖局伙计手里,然后等小男孩回来,他结了饭钱,又给了小男孩一文钱后,起身走出早餐铺子。

  他站在街上,看了眼似乎有些混乱起来的顺风镖局,无声叹了口气。

  林振南、凌平、胡冲……

  在心中念叨着几位镖师的名字,南奕蓦地做了个决定:这辈子,《笑傲江湖》,不抄也罢,不笑也罢。

  他扭身回了学舍寝所,于桌上铺开白纸,开始奋笔疾书。

  《大离双龙传》,南奕正更新至段天德挑拨丘处机与江南七怪互斗。

  他将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统统付诸笔尖,往段天德身上倾泻,几乎把段天德塑造成了一个卑鄙无耻、恶贯满盈的奸诈小人。

  然后,南奕便发起了呆。

  在南奕发呆时,墨精点点,自个从墨笔里冒了出来。

  点点先是担忧地看了眼南奕,接着则是看向南奕刚写完的文稿内容。

  看完后,点点小脸上忧色更浓。

  “老爷,你的心乱了。”

  “哦,是点点啊。”南奕回过了神,“我的心,确实有些乱。”

  “因为,我悟了啊。”

  南奕的心情,确实很复杂,但并不是来自于伤悲或自责。

  在昨天,借着掌控赐灵科仪时的上帝视角状态,南奕就已经调节过心态,不再陷入无意义的自责与悔恨,接受现实。

  可在遇见许贤后,明明许贤几乎没怎么怀疑或针对他,还给了他一块度厄令,南奕却莫名感到了一阵烦闷。

  他昨晚捋不清思绪缘何烦闷,甚至因此连觉都没睡好。

  但在今天,南奕想了许久,突然就想明白了。

  他之所以感觉心绪复杂、烦闷难言,原来,是因为规矩啊。

  因为规矩多,条条框框下,他就像是被蜘蛛网裹住,看似能挣扎,却挣扎不出半点自由。

  不得自由,自然会意气难平。

  按理说,有规矩约束神诡,保护凡人,应该是极好的。

  但仙人居于上,官字两张口。他们既是仙又是官,他们本身,就是最大的规矩。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