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章卌二 修行不便自造势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42章 章卌二 修行不便自造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章卌二 修行不便自造势

  第42章章卌二修行不便自造势

  南奕拿着保安医馆的地契副本,找锁匠换了医馆的门锁钥匙,暂不理会周围街坊的好奇视线,径直入了医馆,关门搜寻起来。

  他想看看能否再捡点漏,得些修行物资。

  按前世小说套路,摸尸捡包,甚至可以捡到敌人到死都不会用、故意留给主角的各种宝贝。

  南奕不奢望找到啥法宝,至少找到点丹药吧?

  毕竟许洛身为医官,炼有丹药应该很正常才对。

  他「洞真」全开,逐户检查。在「洞真」视界下,非凡之物都会泛起灵光,很容易找寻。

  结果找了一圈,看着自己找到的各类带有灵光之物,南奕有些不知该说啥为好。

  首先是一堆铜元,即名为「平安通宝」的法器,应该是许洛随意放在店里的散钱,倒也不多,不过18枚。

  其次是移栽院中的灵草,只有寥寥三株,却也正常。

  可偏偏,南奕最想找到的丹药,是一个也无。

  不过,南奕从许洛卧室书桌上,找到了一本《炼药小册》,有点类似于炼药相关的常识百科,并附有一些常见的药方丹方。

  南奕简略看了看,发现此世丹药,竟和他想象中的丹药,完全不同。

  他想象中的丹药,基本都是“一粒金丹吞入腹,从此我命不由天”的画风,附带各种神异效果,顶多就是带点丹毒,不能反复吃。

  但此世,一应丹器外物,都分为四个品类,即灵、诡、法、凡。

  与他想象中效果类似的丹器,竟属于最高级的灵丹与灵宝。

  然后抛开对应凡人技艺的凡物,修行界最常见的丹器,其实是诡器诡丸、法器法药。

  所谓诡,乃是指效果神异,却有各类代价。

  所谓法,乃是指没有代价,却效果一般,甚至还可能存在时效性。

  比如铜元,作为法器,就必须在民间保持流通,才能略微有点效用。

  而在丹药这块,法药却是时效性格外短暂,基本就是数日功夫;哪怕是炼丹大师,严封药性,也就勉强让法药有个一月左右的时效性。

  这就使得此世修行,服丹食药,基本都得现用现作,很少攒丹药备用。

  如果是本身不会炼丹之术的修士,需要丹药辅助修行,都是提前找认识的丹师预约,然后丹师统一时间批量炼丹。

  大略看完《炼药小册》的南奕,至此总算是明白了,为何许洛死时,身上竟只有一些钱财,却无任何丹药符箓法器之流。

  原来,不是因为许洛乃散修,无力配备修行物件,而是因为此世修士,普遍没有靠谱的修行物件可以随身配备。

  寻常修士行走江湖,基本只有神通术法可以依靠,或者提前布置法阵,打有准备之仗。

  南奕暗道:此世修行,或许勉强还能走嗑药流、氪金流,但斗法之时,就很难再以撒币流手段玩道具压制了。

  再加上神通术法或有戒律禁忌、各种代价,那么修士斗法,多半是拼底牌、拼算计。

  念及此,南奕想起自己的「洞真」天赋,可以开信息挂,总算是舒缓了捡包无甚收获的郁闷之情。

  他将店里的18枚铜元也收进自个钱袋,复又出门,去找谢北河。

  而他到北河居时,谢北河好巧不巧,又是正在关门的当头。

  谢北河将门锁上,回身奇道:“南郎,你怎还在县里,没有回村?”

  “出了点事,回了又来了。”南奕不欲逢人便说老家被屠之事,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揭过。

  谢北河没有多想,接着问到南奕来找他何事。

  南奕引谢北河到了保安医馆外。

  “谢叔,这间医馆现下已归我所有。你觉得,将北河居搬到此处来可好?”

  “医馆归了你?”谢北河闻言直接愣住,“这医馆,不是一位姓许的医官所有吗?”

  “此事说来复杂,我不欲多言。不过保安医馆确实已归了我。”南奕干脆又掏出了地契给谢北河看,“年后我便要去往郡城。这间医馆,与其空置不用,不如让谢叔将北河居搬过来。”

  像保安医馆、顺风镖局这类大店,布局结构为前堂加后院,占地不小,地段又好,属于是在南山县里都算得上数的名店,远胜北河居这等小店铺。

  谢北河仍旧有些迷糊,没搞懂具体啥情况。但他习惯性地不想轻易欠人人情,便婉拒道:“多谢南郎好意,但如此大店,予我卖书也是浪费。就算南郎要去郡城,也可以将此店或租或出,赚些贴补。”

  南奕则解释道:“谢叔,于我而言,只要伱将《明报》经营好,些许租店收入,并不被我放在眼里。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店面太大,会浪费空间。”

  “其实我已有规划,将北河居迁来后,只将前堂改为书店。不,准确说应是改为书馆,再添置些许桌椅,可供读者小坐。”

  “届时,卖书只是顺带。等《明报》刊数增多,设立《明报》专柜,供一些贫寒百姓免费读报阅报,扩大《明报》与《大离双龙传》影响力,才是正途。”

  “而后院,我也会请人来开班授课,专门传授直描画技,聚集本县文士名流,打造共济之舟,邀诸位文士同乘,齐开新道,壮大声势。”

  “所以,请谢叔放心,并非我出于义气,不经思索便请谢叔迁店于此。而是我心有定计,却需谢叔出面,为我操持方略,料理琐事,终至于助我扬名。”

  南奕的打算,简单来说就是分为两块。其一,针对文人圈子,让周青过来开班授课,将南山县文士名流拉拢到同一个战车上,一同为直描画技造势,提前瓜分绘画界新流派的蛋糕。

  其二,则是针对普通百姓,利用免费看报的办法,让《大离双龙传》早日出圈成势,而不至于只在读书人圈里打转。

  毕竟武侠小说,说白了还是通俗小说,根基全在百姓身上。那些读书人,心思基本都在直描画技上,没怎么在意小说内容,反而很难让小说爆火。

  而且,南奕也不担心这么做,会让《明报》白嫖党增多,而收入大降。

  不提真正的付费主力军,前期主要在于想模仿画技的读书人,必须买回家才好模仿。

  光是从市场考虑,如果让南山县人免费看报,有利于小说早日出圈成势,更早赚上楚郡其他县城的读者钱,对南奕来说都是赚的。

  更何况,南奕这么做,也并不是为了赚钱。

  ————

  今天改了书名,《神诡异仙》,看能否窃取到狐尾的一分气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