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章卌七 骆驼祥子无敌手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47章 章卌七 骆驼祥子无敌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章卌七 骆驼祥子无敌手

  第47章章卌七骆驼祥子无敌手

  在蓝星,有打不过就加入的说法。

  在大离亦然,打不过,就让对方加入我方,比如说媒提亲。

  元旦之后,陆续有消息灵通的家族,提前得知了南奕成绩。他们于族中挑选适龄女子,请媒婆专程来找南奕,试图提亲。

  而且,知道南奕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起步就是郡治扬名,绝非困于县城的寻常书生,他们姿态都非常低,甚至都没想过让南奕娶妻,而是请南奕纳妾。

  但南奕却是躲在了学舍寝所,闭门谢客。

  他使出了大杀招:父母亡故,有心守孝,无意成婚。

  南石村发生的变故,已经在《南山公报》有所刊载。不过肯定不是实话实说,而是说发生兽灾,以长臂猴为主的兽群暴动,血屠南石村。

  这种事,虽然罕见,但放眼大离各地,似乎又不算少见。所以南山县民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所谓的乡村,本就是治外之地。

  但当南奕提起这事,以守孝名义拒绝一众说媒者,南山县的朱门贵府,恍然想起南奕乃乡民出身的同时,也只能无话可说了。

  其实,倒也不是南奕完全无心娶妻纳妾,而是他瞧不上小小县城的所谓大家族,不想与之扯上关系。

  只能说,世道总是如此。

  你瞧得上眼的存在,对方却又不一定瞧得上你。

  比如相亲之事。

  亦比如在天夏读书时常听人说的,不要与差生一起玩。

  南奕当年每次一听这话,就忍不住暗道:那优生也不愿和你玩啊。毕竟,优生眼中的普通学生,与差生何异?

  如果曾经,也就是南奕还未穿越过来时,南山县的这些大家族,不是想着让原身南一入赘,或者屈身做他们家族门客幕僚的话,正常提亲说媒,南一耳根一软,说不定就答应了。

  但南一心气高,既不愿做倒插门的赘婿,也不愿做人门客幕僚——在大离,做门客幕僚,需要放弃学业,然后帮主家管理商铺或出谋划策等。

  现在,南一成了南奕,哪怕这些家族的想法从要南一入赘,变成了给南奕送妾,南奕也都不屑一顾。

  他自躲进寝所成一统,泼墨挥毫书春秋,哪管他人作何想法。

  …………

  却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天启三年的最后几天,不同于小县城里的居民喜欢关门歇业走亲访友,楚郡郡治南天城,却是格外热闹,到处都是各大商家组织安排的新年表演活动,或者某家朱门贵府公子小姐的婚宴跟流水席。

  曾经在南山县当岁考监考官的莫如锋,便在自家族侄的婚宴上,见到了自己族叔莫元歌。

  ——莫家字辈,是为:宗允上元如,良甫叟伯楚。

  “小叔,我前天去下面县城监考,看到了一篇考生文赋,很有意思。想请小叔伱帮个忙。”

  莫元歌,正是楚郡今年岁考的阅卷官之一。他眉头微皱,说:“如锋你该知道,现在是糊名批阅,不好操作的。”

  “小叔你误会了,小侄我不是这个意思。”莫如锋忙解释道,“主要那篇文赋是篇小说,小侄当时在考场没能看完,只看了一半,这两天心里便老是惦记。今日见到小叔,小侄便想斗胆,请小叔帮忙找找这篇文赋,早些批阅完,送出来录分,然后小侄好去打听下它的后半部分内容。”

  “小说?能让你念念不忘,是其钩子特别强?”莫元歌起了兴趣。

  “非也,其乃考场作文,几乎就是平铺直叙,并没设什么钩子。但其切题角度很新奇,是借百年后贫苦乡民在郡城生活的故事,侧面描绘彼时的社会风貌。”莫如锋感慨道,“小侄主要是觉得,作者推演时势、针砭时弊的眼光非常独到,甚至值得我深思。而且,小侄私以为,这篇文赋的立意,很可能合了郡守的心思。”

  郡守?

  莫元歌闻言蹙眉。

  引入蒸汽技术,革新百业是大势所趋。但楚郡郡守楚狂生,却是最大的保守派。

  倒也不是说楚狂生极端保守、坚决反对革新。而是他觉得:贸然革新,虽有百利,亦有百弊,遗患无穷;不若从轻从缓,观望总结大离其他郡治的革新情况,尽量确保防患于未然。

  若按莫如锋所说,文赋合乎郡守心思,那也就是说,其针砭之时弊,堪称一针见血?

  莫元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吾知矣。”

  次日,莫元歌去阅卷。

  他直接道:“诸位同僚,我族侄托我找篇文赋,想尽早批阅后送去录分,他好仔细研究这篇文赋的内容。是以,我请诸位同僚帮个忙,看看这篇文赋在哪里。”

  莫元歌简单说了下骆驼祥子在大离的故事开篇。

  在大离,规矩虽多,可在规矩以内,又是有着相当自由的。

  比如说岁考阅卷,只要不违背糊名批阅、公平打分这一规矩,想提前审阅某篇考卷,是完全可以直说的,突出一个“事无不可对人言”。

  不过,为了避嫌,某位阅卷官想提前批阅的考卷,一般都不会由他本人批阅。

  “卷子在我这。”

  一位阅卷官翻到了南奕考卷,开始细看起来。

  过了好一会,其他人察觉到他看完考卷后竟沉默了起来,便好奇问道:“评分几何?”

  这位阅卷官沉吟片刻,竟缓缓道:“吾不敢评也。”

  嗯?不敢评?

  其他人顿时愣了。阅卷评分,流程上是三位阅卷官评阅后,取平均分。

  只要不是给分太离谱,高些低些,其实都无所谓。哪怕是给满分,只要问起时有自信给出充分的理由,也没人会说二话。

  结果,不敢评?

  正在审阅其他卷子的阅卷官,闻言都诧异不已,扭头看了过来。

  最早审阅南奕考卷的阅卷官,叹了口气:“一言难尽,不若请诸位共鉴,一同评分。”

  他右手一翻,干脆以法力托着考卷,将考卷于半空展开,方便其他阅卷官一起看。

  而包括莫元歌在内的所有阅卷官,都是黄阶修士。即使隔了丈许远,其目力也足以看清考卷上的蝇头小字。

  然后,便是好一阵的静谧。

  一人问道:“诸位同僚,这分,该如何打?”

  众人面面相觑。

  文赋一科,不拘格式,不限文体。

  但当南奕当真用小说体裁来答卷时,一众阅卷官却是为难了起来,感觉往常评分的习惯,并不适用于南奕的考卷。

  “九十分如何?”有人试探着问道。

  “怕是低了。此文合乎郡守心意,当呈递郡守审阅,却是不便压分。”

  大离虽然没有政治正确这个说法,但道理却是相通的。

  在明显看出此文合乎郡守心意的情况下,虽然在场诸位阅卷官,有人怀疑南奕是在骂他们所在的家族,故而心中不喜,却也不敢就此压分。

  万一郡守看到南奕考卷,来一句为何扣分。

  他们总不能说,因为南奕说到了他们家族痛脚吧。

  “那满分?”

  “当是不至于此……”

  于是一众阅卷官不说话了,纷纷看向莫元歌。

  既然这烫手的考卷,是莫元歌害得大家一起审,那这分,也当由莫元歌来打头阵才对。

  ————

  感谢「南无大慈大悲南怀瑾先生」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