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章之六 合谋书商创明报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6章 章之六 合谋书商创明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章之六 合谋书商创明报

  第6章章之六合谋书商创明报

  谢北河关上书店,引着南奕前往书行。

  书行,即书商行业之协会。

  此世,似乎格外重视规矩与组织,各行各业都有相应行会。

  赶至书行,南奕抬眼望去,竟是个小院。

  院外粉墙环护,绿藤周垂,门楼上悬「南天书行」匾额。

  院中奇草异藤依墙而生,穿石绕檐,纵是岁末,亦翠色不减,散发扑鼻清香。

  更有一汪清池,流水潺潺,环拥凉亭,给人一种清幽淡雅的感觉。

  只可惜院主人却是个胖子,肥头大耳,竟将一身蓝衫穿出紧身之感,与小院画风着实不搭。

  “竟是北河居士亲至,费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自称费某的胖子,听得动静从屋里走出,见立于门外者乃谢北河,连忙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他将南奕两人请入小院、引至凉亭。亭中有一张石桌和四方石凳,可供休憩小坐。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费进费执事,乃南天书行驻我县执事。”谢北河接过话头,并将南奕文稿递予费进,“这位是南小郎君,文采斐然,画功了得,今日特来投稿刊印。”

  “哦?能得北河居士如此称赞,定是佳作无疑。”

  嘴上这么说着,费进仍旧取出文稿细看。

  但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费进胖脸上顿现惊色。

  作为书行执事,费进对插图配文这一连环画形式,同样十分敏感。

  它代表着印刷术普及后,书报作品后续演化发展之方向,于当下属于一种全新理念,必将引领风潮。

  此时此刻,南奕文稿故事质量如何已不重要。只要不是稚童弄笔,写得狗屁不通,就一定能打出名气。

  费进简单扫了眼后面内容,见文笔不差,便不再细看。

  他放下文稿,说:“南郎此作,确为佳作。我今日便发信郡城,请书行管事刊印此稿于《南天民报》。”

  《南天民报》,乃南天书行直接运营之报刊。其上内容须由郡城管事裁定,非县上执事所能轻定。

  但听费进说完,谢北河却笑道:“非也、非也,格局小了。今日前来,非为投稿《南天民报》。”

  一直默声不语,任由谢北河代为操办投稿事宜的南奕,乍听此言,亦是惊讶不已。

  不为投稿,那来作甚?

  谢北河看出南奕疑惑,笑着说:“报送郡城排期刊印,还须苦等。我观南郎此作,背景不小,似是长篇。既如此,不若直接刊印,自成一报,尽早分发售卖。”

  南奕恍然。

  谢北河这是看出他稿子有大火潜力,决定踢开《南天民报》,自行成立新报。或者说,是以报纸形式每期连载,直接出书。

  可问题是……

  “我囊中羞涩,出不起刊印费……”南奕尴尬开口。

  谢北河却大手一挥:“没关系,这钱,我投了。”

  他略作盘算,旋即道:“我知南郎手头紧,可先取十元,作为预付稿费支给南郎。再取四十元,作为刊印费,请费执事安排印刷,尽快刊出。”

  谢北河望向南奕,诚恳说:“等新报售出,文稿所占盈利,与南郎三七分成,我三君七;待南郎他日名扬楚郡,更可改为一九分成。”

  “不知这般分账法,南郎可有异议?”

  南奕闻言大喜,当然没有异议。

  不说画饼的一九分成,光是三七分成,也远比前世某点的五五分成强。

  “可是如此分法,谢叔你又该如何盈利?”

  南奕有些诧异。利益关系才是最稳定的关系,倘若七成乃至九成盈利都归了他,他实在不解谢北河为何帮他。

  听见南奕疑问,谢北河脸上浮现笑意,竖起一根手指,沉声道:“我只一个条件。新报版面,由我来定。连载期间我最多可占三成;若是南郎之作连载完毕,则一应版面皆由谢某安排。”

  南奕懂了。他写的是书,谢北河要的却是新报。

  书有连载完毕,乃至更新不力之时。可报纸一旦打响名头,却能长久做下去,乃至于收费打广告。

  所以谢北河十分大方,不贪南奕小说内容之稿费,而是以南奕小说为根基,搭建平台创新刊,另行盈利。

  而且,南奕稿费分账,还要先算文稿所占版面。若只七成版面,三七分成下,其实也约莫等于五五分账,不算离谱。

  费进在旁听得咂舌,忽觉口干舌燥。

  他放下架子,套着近乎问道:“谢兄,你竟如此看好南郎?”

  谢北河成竹在胸,捋了捋半长胡须,笑着说:“此事前景,只怕比我想象的,还要来得好。”

  “那谢兄你看,我该怎样入上一股?”费进眼热,“伱可别诓我说没戏。既然谢兄来我这商量此事,定是存心拉我入股,不会只让我抽点刊印费佣。”

  谢北河也不再吊费进胃口,径直说:“小小南山县,谢某一人便能吃下,自然分不了羹给费执事。但费执事身为书行执事,南山县外,楚郡各县,皆有人脉。所以县外分销事宜,还得仰仗费执事。”

  费进一听,当即拍桌,大声道:“谢兄放心,此事包在费某身上。”

  费进在书行,只能拿死工资和南山县刊印抽佣。

  《南天民报》作为书行业务,无论销量好坏,皆与费进无关。

  但如果新报能搞出成绩,打响名头,只要他掺上一脚,赚的钱可都是有他一份。

  公事私事,孰轻孰重,自是不消多言。

  南奕在旁看着难掩兴奋、正商量新报刊印发行事宜的两人,忽然觉得:

  论起搞钱,这两位貌似比自己更加积极。

  当然,也确实不一样。

  不管写文还是作画,南奕都属于内容提供方,赚的是稿费,稿尽则费止。

  而谢北河与费进,合谋新报,则是在创业,立足商业逻辑来赚取钱财。这商业逻辑,一旦跑通,在很长时间段内都将十分畅通。

  南奕安静坐在一旁,不参与两人创业细节之商讨。

  不过,谢北河忽然看向南奕,问道:“南郎,新报既是由你而生,不若请你为新报取个名?”

  南奕微一沉吟,缓缓道:

  “依我看,可叫《明报》。取明日之意,隐喻未来潮流。”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