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章六一 财法侣地引路人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61章 章六一 财法侣地引路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章六一 财法侣地引路人

  第61章章六一财法侣地引路人

  南奕跪坐蒲团上,一边听着李太华介绍,一边打望着「九月司秘」的玉像:

  手捧书卷,着一身长衫,长发及腰。

  但在其面部,却没有雕刻五官,是个无面玉像,以至于南奕都拿不准玉像该是男是女。

  或许,此等神圣,已超脱了男女概念,只能尊称为“祂”。

  南奕暗自想着,忽见李太华说着说着,顿了一下。

  正自疑惑间,南奕看到李太华微一沉吟后,取出了一枚银元。

  南奕眨了眨眼:「李太华刚刚,该不会是在想,这银元要不要我出吧?」

  他正欲开口,却见李太华笑道:“师弟不必客气,做师兄的小小心意罢,就当是你拒绝杜老贼,入我无相的一点小彩头好了。”

  说完,李太华便以食中二指夹住银元,轻轻放在前方的木地板上。

  法力涌动,银元顿时化作了一道流光,在玉像前勾勒成一个法阵。

  传法仪轨,成。

  南奕还待细看。李太华低喝:“闭目凝神收心。”

  南奕从善如流,当即闭目。

  耳旁,传来李太华略带一丝沙哑的声音:

  “西灵藏识源究月宰在上,天启四年一月十三日,末学李太华,引后进新生南奕,入我无相仙门。今请月宰显圣,赐法南奕。”

  而随着李太华念诵,玉像手中书卷,开始积蓄起白光。

  当李太华念诵完毕,白光自书卷上脱出,落入南奕颅内。

  一直闭目凝神的南奕,只觉一股清凉之意涌入脑海,沁透心脾,润泽周身。

  这感觉,和曾经被永恒明火教「明尊」之道的粗暴注入比起来,堪称是云泥之别。

  南奕清清爽爽,只觉精神为之一振。

  等恍然回过神来,才发现脑子里多出了两本书:

  《小无相诀》,以及《无相宝册》。

  其中,《小无相诀》乃是无相仙门入门功法,自是不必多提。

  而《无相宝册》,则是相当于此世修行常识的百科全书。

  南奕只是简单感知了一下,相当于只看了眼目录,心中都油然生出一股包罗万象感。

  他暂不细看,收回心神,睁开了双眼。

  “看来传法很成功。”李太华含笑点头,说,“且先拜过月宰。”

  说完,李太华双手合十,朝玉像拜了三拜。

  南奕亦跟着拜了三下。

  两人退出静室,从藏经阁出来,一边在无相书院内漫步,一边轻声交谈。

  “师弟虽已正式入门,但凡世学业却也不可荒废。我辈修行,既是修道,也是行道。然道随时移,亦随势成。却需关注时势,万不可闭门造车。”

  “这些内容,《无相宝册》里都有提及,你回去自行翻阅即可。我这主要是提醒你,凡世乃基石,民众为根本,莫要以为入了修行,就能舍了学问。”

  “等二月开课,一应课程,尽量不要落下。”

  “此外,伱既正式入门,书院自会在南天城里,为你安排一位同门师兄做引路人。届时,你可在相应同门跟前做工,赚些工钱,顺带有何疑问都能直接请教。”

  “不过具体安排,还需诸位同门讨论一二,征询下各自意愿,却是不急。你且等三日后,再来寻我,为你安排去处。”

  说完,李太华正好陪着南奕走到无相书院门口,示意南奕可以就此离去了。

  南奕犹豫了一下,问:“李师兄,我这般便算是入门了?不必再见过门内诸位师兄吗?”

  “怎么,你觉得我还要带着你,挨着见过诸位师兄么?那岂不是成了诸位师兄挨着来见你?”李太华闻言失笑,“眼下可还是一月,提前引你入了门罢,不算什么。等到二月,你们这届新生开课,再来慢慢认识吧。”

  南奕讪讪笑道:“只是莫名觉得就这般走了,似乎有点草率。好像只是一进一出,就摇身一变,得了道法传承。”

  “所谓修行,本就是这般。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难入其门;可当真进来了,亦是寻常。”李太华轻笑,“毕竟,所谓修士,仍旧是人。断不至于一入修行,便不当人子。所以,你就当自己,今日是来书院提前报到即可。”

  南奕虽仍觉有些缺乏仪式感,但李太华话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再多言,于告辞之后离开无相书院。

  而看着南奕离去,李太华双手负后,慢悠悠地重新往回走。

  但李太华看着淡定,实际上此时却已经神识传音猛戳,招呼起了书院内所有没在闭关的先生与讲师。

  除去学子身份外,书院内部尚有六类人:

  其一为夫子,即书院院长,去了南海海上暂未归来;

  其二为教授,即偶尔会来讲一堂课的客职名誉老师;

  其三为先生,全职老师,每次讲课旁征博引,没有固定的讲课内容,为黄阶上品修士;

  其四为讲师,单科老师,讲课固定一门,为黄阶中品修士;

  其五为助教,实乃学子中的学长,表现卓异者,如秦南衣,兼此身份;

  其六为监学,考勤功课等俗务,实乃已毕业学子,暂未考得官身,便暂时留在书院内混着。

  李太华招呼完没在闭关静修的先生、讲师,一起神识传音交流起来。

  “诸位同门,今日报到新生,名南奕,我已引他入门,却需为他安排一位引路人。”

  有人不解:“照常安排不可么?还是说此子有些特殊?”

  照常安排,就是让助教学长任引路人,帮忙带带新入门的师弟。因为每年引人入道,都是暗中考核评估后错开进行,并非统一操作,所以助教们完全照看得过来。

  李太华苦笑:“若是寻常新生,自无不可。但此子,问心台上走了一遭,秦南衣师妹评价其为天生道子,一旦修行,定是勇猛精进。若让助教做这引路人,只怕引不了几天便会被南奕甩在身后。”

  引路人的意义,就在于指点新入门师弟正确的道路方向。

  但要是引路人自个走得都还没南奕远,何来引路之说?

  一众先生、讲师,这下也都蹙起了眉。

  “既如此,当是只有从城里诸位师兄中,为新人安排引路之人。”

  “我亦是如此想的。”李太华开口,“只是不知,该请哪位师兄帮忙较好?”

  众人沉思。给天生道子做引路人,并不是件容易事。不仅阶秩必须黄阶上品起步,免得被南奕快速赶超,还得在手段上能震住南奕,不被南奕喧宾夺主才行。

  思索片刻后,有人提议:“安排去诚友书店如何?”

  其他人也随之附议。

  “诚友书店,倒是一个好去处。”李太华沉吟,“只是不知,陶师兄是否愿意。容我去问上一问……”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