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章六四 未入官场已树敌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64章 章六四 未入官场已树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章六四 未入官场已树敌

  第64章章六四未入官场已树敌

  次日,南奕陪着宋忠前往郡府教化监。

  书院先生,有着学官编制,亦属官身。虽然平时都在书院里教书,不在郡府内办公,但每年一月,其他书院都会选派一位教书先生来教化监值班,等待各县学生过来报到,做好挑选分配工作。

  这却是因为,此世跨县远行并不方便,普通人家做不到想何时动身便何时动身,只能等待有出行需求的人足够多,汇聚成车队才好出发。

  若是离郡城特别远的县城,更是要耗费多日,才能辗转抵达郡城。

  为方便这些偏远县城的学生,故书院报到不设具体时间,整个一月都可以前来报到。

  而后,不同于小县城县府只是一个小院几栋楼,楚郡郡府位于郡城中央,占地颇广,几乎每个实权部门都是单独一栋阁楼。

  南奕陪着宋忠到了教化监阁楼外。

  宋忠入内,报了身份后,被引到二楼,由八位书院先生进行面试。

  南奕则在外等候,顺带在郡府大院里稍微转转。

  他尚未入道修行,目力有限,暂时做不到隔着建筑物「洞真」他人具体信息。

  但依着「洞真」赋予的特殊视界,即便感知不清,也能看到非凡存在泛起的灵光。

  南奕想借灵光反馈,大概推测一下郡府中的修士数量。

  在南山县,南奕几乎看不到神诡踪迹、超凡修士。

  但在郡府,只感觉几乎是个官员,就多少有着修为在身。

  不过,南奕刚走了几步,就被人叫住。

  “郎君可是南奕?”

  南奕循声望去,却是一位脸颊瘦削的短须男子,从牧令监阁楼中走出招呼。「洞真」之下,其人名为莫元歌,乃坐忘仙门外门弟子。

  “正是。”南奕眨了眨眼,“不知大人是?”

  “我乃莫元歌,牧令监一名小官。”莫元歌做了番自我介绍,“我有个族侄,名莫如锋,上月岁考时,刚好分在了南山县监考,对你的文赋文章颇为推崇。”

  “我则是分了阅卷之责,刚好批阅了你的文赋考卷。”

  “哦哦,那可真是巧了。”南奕作恍然状,但其实心中还是疑惑,不知莫元歌为何要叫住他。

  好在莫元歌不是个喜欢绕弯子的人。

  “南郎,你可是已去无相书院报了到?”莫元歌打量了南奕几眼,“还正式入了门?”

  后个问题单纯看起来有些没头没尾,但南奕知道,是在说拜入仙门之事。

  南奕昨晚已经研究过《小无相诀》。虽因客栈略显嘈杂,非是清静地,尚未真个潜心修行,但也稍微试了下感应源炁、提炼源炁的操作。

  身上气息,因此也就略微带上了一丝异常。

  而莫元歌出身坐忘仙门,却是感知敏锐,对此十分敏感。

  南奕只得点头。

  莫元歌略一思索,说:“那看来,要不了几日,我就得称南郎为道友了。”

  “莫大人客气,道友一称可不敢当。我初入修行,哪敢和莫大人伱们比。”

  莫元歌笑了笑,倒是不再说些客套话,直说道:“今日叫住南郎,一来是有缘,竟在此相见;二来,则是想说一声,他日南郎学成毕业,谋取官身时,可以考虑来我们吏部考功司编制。”

  大离九部十八司,无相学子可以考任一司的编制,而莫元歌所在的坐忘书院,对应的正是吏部牧令司与考功司。

  其中,牧令司有点像是南奕前世的组织部;考功司,则类似于天夏纪委。

  听见莫元歌这么说,南奕目露不解。

  莫元歌没有直说,而是忽地问道:“不知南郎,可有看过最近几期的《南天学报》?”

  “昨日看过……”南奕说着,语气微微一沉。

  虽然莫元歌没有明言,但南奕已然反应了过来。

  他昨日,看到《南天学报》时,便觉明文监似是有些对他不满。

  现在见莫元歌邀请他日后加入考功司编制,南奕已然能确定,他是真的得罪了不少官员。

  当然,写篇文章而已,说「得罪」有点太重了。但惹来不满,是肯定跑不掉的。

  “原来如此,学生明白了。”南奕语气幽幽。

  莫元歌一直观察着南奕。

  见南奕反应过来其中究竟后,语气里竟仍旧满是平静,毫无惊慌之意,似是根本不在乎一众官员对其的不满,莫元歌不禁暗赞了一声南奕心性。

  他对南奕颇感好奇,便问道:“南郎,答文赋考卷时,你为何会想到作此文章呢?”

  南奕想了想,实话实说:“原因有很多,但主因还是在于郡守的心思。我初见考题,便大概猜到郡守心思,绝非是想看到只知歌功颂德的文章。”

  “投其所好,便有了大概思路。再者,学生乃乡民出身,有心为乡民代言,便作此文章,希望郡守阅后,能有所防范,在未来颁布民生政策时,能为百姓多考虑上一分。”

  “南郎有此心思,他日定能得郡守青睐。不过也因此,难免会受到部分官员不喜。”莫元歌叹道,“我果然没有看错,考功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从莫元歌的语气中,南奕听出了一丝遗憾。

  他心下猜测,或许,莫元歌也想入考功司编制。但可能顾虑到自身家族,莫元歌最终还是明哲保身,选择了不容易得罪人的牧令司编制。

  对此,南奕就不好接什么话了。

  不过,南奕心中,确实没太在意诸多官员的不喜。

  别说他眼下还是学生,还要在无相书院待上三年,没这么早入官场。

  便是当真入了官场,南奕亦无所畏惧。

  在楚郡,郡守才是最大的天。

  贪官污吏若真是想给南奕使绊子找茬,逼急了,南奕大不了便帮着郡守整顿吏治,教这些官员们做人。

  毕竟,南奕前世,也曾是天夏体制内的一员。

  官场上的蝇营狗苟事,各种不该放在台面上说的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

  他若是打算为郡守效力,根本不需要费心博弈群官,完全可以直接掀棋盘,将楚郡官员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手段,全都曝光出来,让楚郡官员无棋可下。

  当然,水至清则无鱼。从官场到商场,如果当真逼得太狠了,把楚郡官员逼成了天天调研开会,但就是不干实事的清官,于民生、经济,也不一定是好事。

  但南奕在乎吗?

  他不在乎。

  他又不是楚郡郡守,干嘛替郡守操心百姓民生?

  他只需要掀了棋盘,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即可。

  官场?

  呵,在大离,只有黄阶修士才混官场,指望通过官场经营,为自己积累底蕴。

  南奕只要晋升够快,早日晋入玄阶,直接就能转入仙门内门,混迹此世真正的修行界,根本不需要留在凡间,在官场上与人争个高低。

  ————

  周二,还是求个追读,看看这周能不能来试水推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