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章八九 血肉奕棋无处逃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89章 章八九 血肉奕棋无处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9章 章八九 血肉奕棋无处逃

  第89章章八九血肉奕棋无处逃

  在南奕身前,为一方棋盘。

  而在棋盘对面,则端坐着一位全身血肉模糊,衣服也破碎不堪,但衣服碎布却似嵌入血肉之中模样的诡灵。

  南奕默然。

  这位诡灵,不是别人,正是那位修行《游神法》的修士,游君越,死后所化。

  南奕看到它,便仿佛看到游君越身陷灵境之绝境,拼命想逃,却无路可逃,躲闪千万次攻击,却最终还是因伤口不断累积,如受千刀万剐而死。

  当然,游君越具体遭遇的灵境形式,南奕不得而知。

  但南奕确实能感受到游君越死前的绝望。

  因为,化为诡灵后,游君越死前有多绝望,现在便有多恶意。

  毕竟,所谓诡灵,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源于生灵乃至灵修的负面情绪,在死后凝聚为纯粹恶念,进而衍化诡灵。

  现在,诡灵游君越,受限于灵境法则,不得直接与南奕斗法。它只能带着一股至死方休的恶念与怨气,邀南奕对弈。

  此世奕棋之法,与南奕前世围棋,大差不差。

  不过,今番诡灵奕棋,最大的不同,在于棋盘边界可以无限扩展。

  虽说是得在原边界处落子后,才能继续往外落子以扩展边界。但这一规则,也使得这盘棋,几乎很难分出最终胜负。

  因为,诡灵可以恶意拖时间。

  此外,诡灵还有着闪烁棋子,让所有棋子随机交换位置的能力。

  一旦诡灵在棋盘上陷入颓势,便可以发动能力,重新打乱棋局。

  当然,这一能力,诡灵至多使用九次。

  因为,诡灵每次使用该能力,都会斩去一魂或一魄。

  九次之后,第十次一经使出,便是魂飞魄散自绝之举。

  换言之,今番奕棋,南奕若欲得胜,须先逼迫诡灵不得不重衍棋盘九次以后,再设法吃掉诡灵所有棋子。

  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做到。不过,诡灵重衍棋局须自斩魂魄,自斩之后,其思绪恍惚,有可能超时错过落子时间。

  届时,诡灵落一子,南奕落三子,未尝没有取胜之机。

  闭目思虑片刻,默默消化完灵境中不言自明的游戏玩法后,南奕面色从容地坐于棋盘旁,对诡灵道:

  “选择奕棋,是想让我体会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乃至于每次刚找到生路,便发现生路断绝的绝望么?”

  诡灵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示意南奕先手。

  南奕继续说着:“亦或者,你是想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自残,血肉耗尽而亡?”

  今番奕棋,除去边界可无限扩展,和诡灵能随机变换九次棋盘外,最后一个规则在于,南奕每次落子,都是以自身血肉作为棋子。

  约莫得剜去指甲壳大小的肉块,方可作为棋子,进行对弈。

  简而言之,南奕须以血肉为子,逼迫诡灵割魂舍魄,博取胜利。

  诡灵血肉模糊的脸上,散发着阴冷森然之意,并不言语,像看死人一般看向南奕。

  然而,面对诡灵阴恻恻的眼神,南奕只是叹道:“对你生前遭遇,我表示遗憾。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便是,居然选择与我对弈。”

  “我既以奕为名,自是精擅奕棋。”

  话毕,南奕自腿上拈起一块肉,直落棋盘,面不改色。

  诡灵阴阴笑着,也开始落子。

  于奕棋之道,它或许并不擅长。

  但南奕须以血肉作棋子,血肉有限而棋盘无界。

  只要故意拖着棋局,南奕迟早会因血肉耗尽而亡。

  诡灵觉得,它不可能输!

  这可是它临死化诡之际,苦心孤诣,结合自身法种所化规则,方才成功想出来的必杀之局。

  它要让误入此间的所有修士,同它生前一般,感受痛苦,感受绝望。

  然后,重返现世,在人间大杀特杀,攫取晋升资粮。

  一人一诡,开始对弈。

  随着时间推移,南奕双腿上的血肉,很快消去小半。

  棋力一般的诡灵,虽说在棋局上现出颓势,但脸上,却始终挂着成竹在胸的阴冷笑意。

  它又特意多走了几步,扩展棋盘边界,然后舍去一魄,变换棋子方位,重衍棋局。

  诡灵原本败局已定、正被南奕不断绞杀的棋子,瞬间逃出生天,再次与南奕血肉棋子分庭抗衡起来。

  诡灵看向南奕,想看到南奕面色难看的样子。

  只是南奕面色如常,仍旧自顾自地不断落子。

  诡灵觉得无趣,亦有些莫名来气。

  它继续对弈,等到南奕双腿血肉消去大半。

  如果继续剜腿上的肉,纵使南奕以法力固守元气,也会伤及根本,折损寿元。

  接下来,该是剜臂上的肉,还是剜腰上的肉?

  诡灵猜测着,笑意愈发阴冷森然。

  但它脸上的阴笑冷笑,突地凝固不说,连眼珠子都差点滚出眼眶。

  只见,南奕低眉垂首看着棋盘,一边思索棋局,一边运使「全愈」天赋。

  他原已血肉淋漓的双腿,忽而肉芽萌动,开始复原。不一会,便恢复如初,就像刚进入灵境一般。

  诡灵恨恨落下一子。

  它没想到,自个灵境初次开张,便碰到个身怀治愈天赋的修士。

  它想不通,南奕有此天赋,为何不去拜度厄书院,反而穿着无相书院的书生衫。

  但没关系,它这局,是必杀。

  就算南奕治愈天赋代价轻微,可以随意使用,也终究是要耗去法力的。

  一个养气都未入门的小修士,法力有限,不足为虑。

  于是,诡灵继续落子,继续被南奕不断吃子。

  结果,诡灵棋力本就不如南奕,后面心思又放在了南奕何时才会法力枯竭上,就愈发不堪。

  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第九次重衍棋局,接踵而至。

  南奕「全愈」加身,仍旧是安然无恙的清爽模样,与刚入灵境时一般无二。

  而诡灵游君越,连斩二魂七魄后,却已如风中烛火,奄奄一息。

  它恨意愈发浓郁。

  它不理解,为何南奕法力,竟似无穷无尽一般,根本不见颓势。

  它更不懂,为何自己生前被逼得无路可逃,死后化诡,布下必杀之局,却还是会被南奕,这么一个养气都未入门的小小修士,给逼至绝境。

  阳神在上,为何如此不公?!

  诡灵终于恨声开口,质问南奕:“伱法力,为何源源不绝?”

  诡灵全身,都像是粉碎后重新拼接在一起。其声带,自然也不例外。

  故而诡灵声音,南奕听在耳中,只觉刺耳。

  他稍蹙眉头,忍着不适,淡淡道:“我辟有一道,名曰内功。是故,法力之外,尚有内力;道行虽浅,内功却甚为深厚。”

  南奕以「天子剑」开辟《奕经》,并令燕青云代为传武,早已吸纳转化了不少江湖武夫,转职奕武者。

  来自奕武者的聚众加持,或许在武斗经验上形不成质变,可加持给南奕的内力,却堪称用之不竭。

  这些内力,南奕倒是没法用于施展术法,但却可以拿来冲抵「全愈」天赋之消耗,于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弥补了「全愈」天赋部分短板。

  这也是此世修士,完善自身道途的思路:

  靠着法种搭配,相互配合形成体系,补全道途,提升战力。

  ————

  注:下棋落子,每一步,都有思考时间上限;如超时不落子,对方便可以继续落子,不能无限拖延时间。然后主角能不断吃子,主要也是靠后面诡灵自斩魂魄状态变差,不断漏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