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章九二 镇诡封灵南天塔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92章 章九二 镇诡封灵南天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章 章九二 镇诡封灵南天塔

  第92章章九二镇诡封灵南天塔

  次日,郡府,武安监。

  南奕吃过早餐,便赶往武安监,准备报个到,兼任行走一职。

  但他行至半路,便迎面撞上了整整一个旗的五十余位武安卒。

  其中,伍长身份的武达,正领着他的小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吆喝百姓避让。

  南奕驻足,垫脚往武安卒队伍内里一看,发现一位蜕凡期的武安卒,即这伙武安卒的旗长,正亲自押解着一位满头白发、肤如松皮的佝偻老妇。

  准确说,只是看着像佝偻老妇的一位诡灵。

  在外围吆喝百姓退让的武达,此时也看到了南奕。但眼下干着正事,武达自然无暇与南奕闲聊,只简单向其点头示意。

  南奕也点了点头,准备往后退让,避开这伙押解诡灵的武安卒。

  但就在这时,被押解的佝偻老妇,却突然看向南奕,说:“讨厌的小子,你身上,有糖葫芦的味道。如果下次你还能碰见她,告诉她,老婆子等着她来陪我。”

  佝偻老妇突然间开口,不仅怔住了南奕,也让一众武安卒,齐刷刷看向南奕。

  气氛陡然凝固间,武达抢先问道:“南小哥,你可曾遇到过一位卖冰糖葫芦的小女孩?”

  南奕点头道:“我确实是遇到过,但……”

  不等南奕说完,蜕凡期的旗长突然开口:“武达,问问伱朋友方便么。方便的话,先陪我们一道走一程,然后待会再一起聊聊,问问具体情况。”

  说是让武达询问是否方便,但话语间,其实并没有留有什么余地。

  武达看向南奕,目光稍带一丝歉意。

  南奕故作无谓道:“不妨事,我今天本就是准备去武安监报到,兼任行走的。眼下若是需要,我就陪你们一程便是。”

  听见南奕是准备兼任行走的,旗长微微颔首,然后继续押着佝偻老妇往前走。

  佝偻老妇迈开步伐,却是又冲南奕嘿嘿一笑。

  只是其肤如松皮,裂若块状,不笑时还好,一笑,块状皮肤间的裂痕纹路挤在一起,显得愈发丑陋。

  南奕悻悻然入队,跟在武达身旁,传音问道:“武大哥,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武达大概解释了一下。

  最近几日,随着杀人案、失踪案频发,民间人心略显惶惶,使得龙气法禁压制力,无形之中又弱上了一分。

  于是各路神诡,更加活跃起来。

  寻常精怪倒是还好,基本不会作恶。可诡灵既以生灵为血食,自然不是安分的主。

  若只是偷偷摸摸,只在晚上对落单行人下手,还不好处理。

  偏有些诡灵,竟格外猖狂,光天化日之下,都胆敢行凶。

  比如这佝偻老妇,官府称之为卖栗婆。

  许是仗着有移形换位之能力,卖栗婆惯常手持一篮板栗,出入大街小巷,兜售篮中板栗。

  若不问询板栗何价,倒是不会有危险。可一旦有人问询,卖栗婆则言其栗不收铜银,只以寿命、脏器来换。若客惊不应,卖栗婆将会强行喂客食栗。栗有剧毒,客立亡。

  今日是卖栗婆在郡城卖栗的第三天,做足准备的武安卒,直接调动一旗人马,封掉卖栗婆移形换位之术后,将其成功捉拿。

  而现在,则是要将卖栗婆押送至刑狱,即南天塔下,镇压封印。

  诡灵,无论是否源自修士,都实乃规则之力所化。

  若在灵境之中,灵境任务藏有施术斗法的口子,倒是有望直接以术法斩杀诡灵。

  但诡灵一旦成功降临现世,就成了规则之力化身。

  除非刚好有办法破掉诡灵凭依的规则,否则强行斩杀,只要规则之力尚在,诡灵就迟早会复活。

  所以,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万全把握破掉诡灵凭依之规则,都只是将其封印镇压。

  而南天城的南天塔,名为刑狱,实则专门用来镇压封印诡灵。

  南奕陪着一众武安卒前往南天塔。

  离南天塔尚有百余步时,武达传音说:“南小哥是第一次来南天塔吧?待会万法禁行,你别失态。”

  南奕有些疑惑,何为万法禁行?

  但在他迈入南天塔百步以内时,他瞬间便懂了。

  仿佛有一股无形压力压下,南奕体内法力,立马陷入死寂,不再动弹。而识海之中,「洞真」的金色光点,「全愈」的白色光点,「天子剑」的蓝色光点,尽皆受到极大压制,光芒黯淡。

  南奕感觉了一下,不仅「洞真」失效,无法感知解析信息,连「天子剑」,也失去了对燕青云等奕武者的遥遥感应。

  不过,糅合血气与水谷之精的内力,不知是否是没被算作超凡之力,南奕仍旧可以调动。

  压下心中的惊异,南奕略微扫了一眼其他人。

  一众修士早有准备,皆是面色如常。

  但原本步履矫健的卖栗婆,却是突然成了软脚虾一般,站都站不稳,被旗长提着枷锁才能勉强站着。

  瞅着卖栗婆这般狼狈样子,南奕方才懂了,何为镇压封印。

  接下来,旗长独自拖着卖栗婆进了南天塔中安置。而南奕与大部分武安卒,则只是在外候着。

  等了约莫一炷香后,旗长从塔中出来,一群人又重新朝郡府赶去。

  等回了武安监,旗长只叫上南奕,到他办公间聊话。

  武达连忙暗中传音:“小哥放心,我已跟旗长说过你连破两灵境的战绩。旗长只是问问你卖糖葫芦那位诡灵的情况,并不会刁难你。”

  南奕冲武达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跟着旗长进了他的办公间。

  结果,一进办公间,没了属下当面,旗长竟似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居然主动向南奕赔了一礼。

  “适才押送诡灵,有些紧张。陡然听闻小哥似与诡灵有染,语气便稍重了些,还劳烦小哥随行陪了一程。”他顿了一下,一脸讪讪,“只望小哥理解一二,莫要见怪。”

  南奕心中狐疑,不知这位旗长怎么突然变了个脸似的。就算有武达帮忙说话,可旗长眼下这态度,未免有些好过头了吧?

  旗长脸上挂着略显生疏僵硬的微笑,看向南奕。

  他自不会告诉南奕。在武达说起南奕战绩后,他出于谨慎,专门另行找人打听南奕身份,得知无相书院给南奕安排的引路人,竟是诚友书店那位陶知命。

  而南奕虽觉奇怪。但旗长既然已经表示了善意,他也不会当真在意其一时之倨傲。

  于是南奕说道:“旗长大人客气,你们为民捉诡,乃值得尊敬之事。押诡之时些许紧张,学生自是理解,不觉冒犯。”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