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章九五 行不更名陆少煌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95章 章九五 行不更名陆少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5章 章九五 行不更名陆少煌

  第95章章九五行不更名陆少煌

  女修眨着眼,秋波盈盈,传音笑道:“郎君,奴家这手感,不错吧?”

  南奕稍稍蹙眉,说:“道友,请自重。”

  “郎君要奴家如何自重?是在郎君手里自重么?”女修依旧笑着。

  南奕只得轻哼了一声:“你伤势未愈,还有邪火烧身。我若是松了手,邪火重燃,你这命怕是就没了。”

  女修幽幽道:“郎君于我,有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愿以身……”

  “打住。”南奕打断了女修的话,“道友若是无以为报,我不求你做牛做马,只要伱这会管住嘴,莫在我这逗乐子即可。”

  南奕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女修亦只得撇了撇嘴,暗骂一声书呆子。

  南奕不为所动。

  这女修,乃阴阳仙门弟子,而且还是双修派而非清修派,修的是《阴阳合气法》而非《阴阳合一法》。

  调侃陶知命去勾栏听曲时,南奕倒是能口上花花,嚷着不如带他一程。

  但等真有阴阳仙门的女修出现在面前,南奕却是无甚兴趣。

  他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寻常书生,远不至于到看个腿都能面红耳赤的地步。

  纵使手中有物,亦能心中无物。

  比起和女修调情,南奕此刻,反倒对那位打伤郭来的魔修,更感兴趣。

  他好奇问道:“几位,那魔修究竟是何来路,使怎样术法,可有说道?”

  “魔修遁去之时,倒是有自报身份,自言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陆名少煌。”

  伍长一边说着,一边施展「镜花水月」,拉出一道光幕。不仅直接呈现魔修样貌,更是借光幕,大概演示了一番斗法场景。

  南奕看向光幕。

  名为陆少煌的魔修,红衣胜枫,黑发如墨,身周缭绕着术法凝形的一条火龙。

  其长发不扎不束,在流火衬托下微微漂浮,无端生出一种俯视旁人的气场。

  …………

  南天城乃郡城,主干道上不准有流动摊贩。

  但临着主道的街巷,却有不少推着小车的商贩,或售早点小吃,或售冷饮清茶。

  陆少煌,便坐在一家冷饮摊点上,饮着冰水。

  商户以地窖藏冰制冰,天气稍热,便可售卖冰水做冷饮。

  而陆少煌身具「火灵」天赋,虽修火法,却最喜冷饮。

  每当冰水入喉中,一口饮下时,陆少煌都会生出神清气爽之感,仿佛整个人都就此清爽了几分。

  他看向主道,一队武安卒正巡逻至附近。

  其中一位矍铄老者,兜里一物,沾了一丝永恒明火之气息。

  这气息,旁人多半发觉不得。但陆少煌身具「火灵」天赋,却是有所感应。

  只是,循着感应而来的陆少煌,略有些疑惑。

  他本想寻的是永恒明火教教徒,却不想,见到的却是郭来。

  不知沾染气息之物实乃金元,陆少煌只能猜测,或许是有永恒明火教的修士,被郭来斩杀,随身之物,亦就此归了郭来。

  陆少煌有些失望,只得举杯又饮下一口冰水,告诉自己,不必急于一时。

  既然永恒明火教内部传下法谕,言新火种现于大离楚郡,那么永恒明火教的教徒修士,肯定已经聚集于附近。

  他迟早能找到他们。

  但陆少煌刚饮完一口冰水,感知极其敏锐的郭来,却已领着一众武安卒,突然间一齐出手,以各式术法,齐攻向陆少煌。

  既有千斤重力压下,将陆少煌牢牢束缚在原地;亦有攻伐术法,直指陆少煌要害。

  陆少煌虽惊不乱。

  他虽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却口吐火球,迎向众多术法。

  纵不能敌,却也能消去诸多术法威能。

  接着,陆少煌祭起一钟形诡器,由小化大,罩住自身。

  鎏金之钟隔绝内外。陆少煌借此挣脱控制术法的束缚,并催动金钟,硬扛下破开火球后的诸多攻伐术法。

  刹那间,钟声大震。

  一应术法之伤害、神异之效果,统统被金钟转化为一种伤害,直击陆少煌五脏六腑。

  内腑受伤,陆少煌瞬间口喷出一道鲜血。

  但他早有经验,收回金钟的同时,直接焚去体内受伤部位,以肉为祭,以血为媒,催动术法,以永恒明火为基,将喷出口的鲜血化作流火之龙。

  火龙凝形,当即直攻向武安卒中修为最高的郭来。

  陆少煌拼着受伤,硬扛其他几位养气修士的术法,只攻郭来。

  郭来亦回以术法,试图借术法对轰,消去火龙威能。

  但火龙却猛地张口,吞下郭来术法,然后一头撞上郭来胸口。

  这时,陆少煌又瞥了一眼阴阳仙门的女修,冷哼一声。

  这女修,见陆少煌阳气格外旺盛,竟暗施手段,试图勾动陆少煌体内阳气,意欲使其阳气暴动、法力失控。

  于是,火龙摆尾,龙头撞入郭来怀中的同时,龙尾也拍中女修。

  然后,其余武安卒的术法,则尽数落在陆少煌身上。

  陆少煌虽勉强使出第三个术法,对冲抵消众术法之威能,却也难免受伤,喷血不已。

  这一次,是超出其控制的口喷鲜血。

  不过,陆少煌不敢久留,喷血同时,却是展开遁法,化虹而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声音:

  “孤乃陆少煌,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齐郡散修也。诸位今日之赐,孤且先记下,来日再还。”

  在陆少煌遁法跑路时,同为蜕凡期的郭来如果出手,可以留下陆少煌,令其陷入死战,被后续来援的武安卒以众凌寡。

  但被火龙击中的郭来,彼时却是顾不上留下陆少煌,而是大惊失色,连忙运使法力压制身上燃起的永恒明火。

  火龙吞下郭来术法,只是略微延缓两道术法威能对轰之时机。

  只过了一息,郭来术法便在火龙腹中炸开,威能两相对冲,彻底破去流火之龙。

  但就这一息之差,火龙龙头,便已正撞上郭来胸口。

  火龙吞下术法,抢下一息时间,已让其威能大减,只是轻伤郭来。

  但凝成火龙的永恒明火,却甚是邪门,一落在郭来身上,便自成火种,生生不息。

  郭来催使法力压制永恒明火,虽不算抱薪救火,却也如饮鸩止渴,只能暂时拖住伤势不恶化。但永恒明火之火势,却是越烧越旺,不断壮大。

  他大惊失色,自是顾不上再管陆少煌。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