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_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四方小说网 >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 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游奉云垂头看着一脸认真地说着“可以,但得加钱”的游玉岁感到了几分不可思议,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游玉岁后才开口道:“朕的太子何时变得这么贪财了?朕怎么不知道。”

  游玉岁闻言当即怼了回去道:“你又没关心过我,当然不知道我贪财了。”

  一旁的安海公公闻言差点不能呼吸了,太子你怎么能够这样和陛下说话,是不想要命了吗?

  而游奉云则是哑口无言,不得不说游玉岁说的就是事实,他根本就没有参与过任何一个孩子的成长,不注入感情,在利用的时候就不会有愧疚之心,没有愧疚之心就不会影响到他的决策。

  其余的皇子和公主尚且还有自己母妃的陪伴,但是太子,他出生后他的母后就去世了,自己给了他最高的地位就冷眼旁观他的成长。

  没有母后疼爱,没有外家可以亲近,没有父亲庇护,太子的成长中缺失了很多关怀和爱。

  游奉云看着面前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孩子,他从一开始的恭敬温顺变得肆意妄为,性子也越发的我行我素,终于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太子是这个对自己毫无威胁但却有些任性妄为本性极其像自己的孩子。

  “岁岁,以后父皇学着关心你好不好。”游奉云伸手摸了摸游玉岁的头道。

  游玉岁:……

  他觉得游奉云的脑子大抵是哪里出了毛病。

  “谢谢父皇,儿臣已经十七了。”游玉岁把游奉云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拿了下来道。

  这种对小孩子的父爱他已经不需要了,并且也不会感动。

  只见游奉云伸手揉乱了游玉岁的发冠道:“还没有加冠,在父皇心中岁岁永远都是小孩子。”

  游玉岁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游奉云揉乱的头发,又看了一眼游奉云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在心中骂道,这么好看的手不要可以砍了。

  “来,岁岁,告诉父皇,要这么多钱准备做什么?”游奉云开口问道。

  游玉岁年幼时便被他封为太子,享受食邑三万户,又有元后留下来的嫁妆,就算前段时间出了钱修建陵川学宫,但是就这么点钱,万万不会把游玉岁给变穷。

  要知道,在徐夫子的教育下,太子例行节省,不贪图享乐,那笔钱就堆在太子的私库中钱生钱,钱生钱,生了大钱生小钱,就算小金库同样丰厚的游奉云看了也觉得馋得慌。

  游玉岁闻言低着头抓住了霍西陵的手道:“把礼部留给儿臣娶太子妃的钱捐了,就只能靠自己了。”

  当然,这句话是搪塞游奉云的。游玉岁的想法是给自己修建豪华陵墓,成功躺进自己给自己准备的金丝楠木棺材里。

  游奉云闻言有些无语,娶个太子妃至于要这么多钱吗?

  然而还没有等游奉云开口说话,就连他的太子抬头看着他道:“当然,儿臣只是捐了娶太子妃的钱,如果父皇愿意,可以把儿臣嫁出去,到时候礼部就可以给儿臣准备嫁妆了,儿臣就不用考虑娶太子妃要花的钱了。”

  游奉云:……

  游奉云看着游玉岁期待的目光,又想了想游玉岁孱弱的身体,忍了半天终于忍住把游玉岁打一顿的冲动。

  最后,游奉云努力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道:“想都别想。”

  大景太子下嫁给别人,他们大景还要面子吗?等霍西陵打赢了胜仗回来,他立刻就下旨让游玉岁和霍西陵变成合法夫夫,从此霍西陵入住东宫,以后跟着游玉岁当男太后。

  而游玉岁看着游奉云的态度不紧不慢地“哦”了一声,看着就让游奉云觉得欠打。

  “父皇,给钱吧。”游玉岁开口道。

  对此,游奉云只能黑着脸让安海一会儿去开他的小金库然后偷偷给他送过去。

  游玉岁对此心满意足,拿了钱就给游奉云办事。

  于是,立刻便有宫女太监听见假山后面传来帝王愤怒的声音。

  “朕说可以就可以。”

  “太子,记得你的位置是谁给的!”

  这声音之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霸道,全是游奉云独断与□□。

  接着,宫女和太监们便看见游奉云黑着脸从太液池的假山后面走了出来,步履匆忙,看起来是气急了的模样。

  而跟在游奉云身后的大太监安海公公则是缩着脖子大气不敢出,生怕被帝王之怒波及到。

  而假山后面,游玉岁正在用手揉眼睛,一边揉一边向霍西陵问道:“西陵,我的眼睛红不红啊?”

  只见游玉岁的眼睛被他揉得眼尾泛红,像是刚哭过一般,看起来十分可怜。

  霍西陵见此笑着道:“兔子眼睛恐怕都没有殿下眼睛红。”

  游玉岁闻言觉得霍西陵是在讨打。

  接着,游玉岁做出了哭泣伤心的表情,然后起身走出了假山。

  看着过了许久才从假山出来的太子,宫人们低下了头,太子眼睛那么红,恐怕刚才已经哭过了。

  等到太子离开太液池之后,宫人纷纷好奇太子究竟说了什么话才引得陛下勃然大怒。

  而太液池发生的这一切,也在游奉云有意地推波助澜下弄得人尽皆知。

  游玉岁在装作十分坚强不肯轻易掉泪的模样和一脸担心的霍西陵回到了东宫,一回东宫,游玉岁便留下霍西陵关上门谁都不见。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太子的寝宫中,游玉岁拿起一个上好的紫砂壶对霍西陵道:“这个好贵的,孤不想砸。”

  说完,游玉岁又抓起了摆放在自己宫中的素色花瓶,想了想之后又放下,他道:“这个也好贵,孤舍不得砸。”

  而且这一屋子摆件,全部都是他喜欢的,狗皇帝就是会害人,之前给的钱完全不足以弥补他砸了这些摆件的损失。

  思考片刻后,游玉岁一脸严肃地道:“西陵,记账。”

  话音落下,游玉岁开始摔砸自己宫里的东西。

  “呜呜呜。”

  他好心疼,他最爱的素色天青花瓶啊,冬天用来插梅花可好看了。

  “呜呜呜。”

  他的十二花神杯啊,大师的真迹,想要集齐这么一套可难了。

  正当游玉岁哭着准备摔白玉熊的时候,霍西陵拦住了他。

  “殿下,清醒点。”霍西陵无奈地说道,“看清楚你手里的是什么。”

  “呜呜呜。”是他父皇给他雕的白玉小熊,这个不能砸。

  游玉岁把小熊摆件放回博物架之后,又开始砸自己的笔墨纸砚。总算弄够了声响,游玉岁也困了。

  “殿下,觉得困就去睡吧。”霍西陵低头看着抓着自己衣袖的少年。

  游玉岁躺在被窝里,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然后道:“西陵,我刚才砸的东西,你记下来了吗?”

  霍西陵点头,都记下来了。

  “那你一定要去找他要账,我要在明天看见它们变成钱出现在我的面前。”游玉岁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声,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霍西陵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有些头疼,只能叫来福宝和他的徒弟帮忙收拾了碎片,剩下的等明天早上游玉岁醒了再收拾。

  此刻,宣德殿的灯火还亮着,游奉云正叼着毛笔翘着二郎腿看着可以随意看两眼的请安折子。

  他手下的大臣们,总是能在请安折子上玩出花样,要是能够把这种态度用到工作上那还多好啊。

  “陛下,醒酒汤。”安海公公递来了一碗羹汤道。

  就在这个时候,霍西陵突然求见。

  “他怎么来了?”正准备喝醒酒汤的游奉云顿了顿手,然后道,“让他进来吧。”

  等霍西陵进来后,游奉云道:“是岁岁有什么事情让你来找朕吗?”

  说完,游奉云便喝起了醒酒汤。

  只见霍西陵掏出一份账单恭敬地递给了游奉云道:“这是太子殿下因为陛下的任务砸毁的东西。”

  游奉云看着那么一卷长长的账单差点被正在喝的醒酒汤给呛着,然后指着上面的东西道:“这是他砸的?”

  霍西陵点头,这的确是太子砸的。

  只见坐在高位上的帝王道:“他可真能砸。”

  不仅砸得多,还专门挑贵的砸。

  只见霍西陵开始说鬼话道:“太子殿下说不砸得多和贵,不足以表达陛下要他装出的伤心。”

  游奉云:……

  “行了行了,明日我便让人给他砸的东西补上。”游奉云是真的无奈。

  “多谢陛下。”霍西陵行礼道。

  游奉云:……下次让他少砸点。

  第二天一早,太子称病,昨晚陛下怒斥太子之事众人皆知,一时间大家纷纷开始猜测起来这次皇帝和太子因为什么事情争吵,特别是在太子立下了这么大功劳的时候闹出这么大的矛盾。

  但是,就算文武百官想问也没处问,太子称病在东宫不见任何人,而游奉云明显在怒头上,谁也不敢上前去触了这个眉头,怕火烧到自己身上。

  这就苦了要上早朝的臣子们,被游奉云身上的冷气压了一晚上,只有见到梁王的时候,身上的气息才缓和了几分。

  于是众人联想到昨晚千秋宴上游奉云说过的话,那么陛下与太子吵架是不是因为梁王呢?

  毕竟如果游奉云要立梁王为皇太弟,第一个受到影响的便是太子。

  而被游奉云区别对待了的梁王也觉得,他哥待他是不同的,或许他哥昨天说的话都是真的。

  所以……

  游奉明看向了长乐宫。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