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_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四方小说网 >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美少年的事情你少管,美少年就算穿抹布他也是人群的焦点,美女的事情你也少管,她们就喜欢看漂亮郎君不喜欢看丑东西。

  被贵女啐了一口的李圆脸皮一抽一抽的,那种世家对新贵的轻蔑体现得淋漓尽致,即便他在长安城中仗着太后侄儿的身份横行霸道,但是面对这群出身世家大族的公子贵女硬生生让他感到自己比他们低了一等。

  李圆忍不住磨牙,陛下讨厌世家,连世家出身的太子都讨厌,这群世家迟早会被灭了。

  而旁边的世家子在被刚才走进去的霍西陵夺了风头后也有几分不乐意,于是在看见李圆后便恶意地问道:“南安侯前世子,你带伤都要来参加春日宴,想必是有了不得了的高论,到时候众生辩论的时候我们可得讨教一二。”

  李圆闻言脸色不由发白,他只会吃喝嫖赌,哪里懂什么国家大事经义策论呢?这些人真的要向他讨教,他只能当众出丑。

  “说笑了,我不过前来替李家招揽人才罢了。”李圆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来,用挑选物件的眼神高高在上地看着世家子和寒门学子。

  说完,李圆便让身边的下人搀扶着自己往举办春日宴的庄子去。

  看着李圆的背影世家子呵了一声,然后道:“李家真让他招揽门客,怕是真的要完。”

  一时间,李家要完这个标签插在了李圆的身上。

  而在另一边,一身华服的霍西陵神色冷淡地走进春日宴中,一路上引来了无数人对他的注视,极致的浓颜与身上的桀骜足以惊艳众人,如游玉岁所料一般,霍西陵是春日宴中的焦点。

  而霍西陵并不在意这些目光,他目标明确地走到了一个偏僻的亭子里,那里有他想要找的人。

  亭子的四周挂上了帷幕,层层纱帐之外可以隐约窥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霍西陵不由加快了脚步,走到亭子前伸手撩开了帷幕。

  躺在美人榻上的游玉岁在霍西陵进来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睛,殷红的泪痣微扬,这张本来昳丽非常的脸又增添了几分秾丽,如火的红衣衬得游玉岁肌肤雪白,金线绣出的纹样更显得他华贵,在他轻轻抬眼的时候,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飞扬跋扈的美人。

  “怎么找过来了?”游玉岁开口问道。

  他作为太子自然有几分特权,自然是早早地到了春日宴,不抢霍西陵的风头,要不然他坐着八人抬着的肩舆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排场即便霍西陵再美也无用。

  “为什么要丢下我,让我一个人来?”霍西陵一进来就抓住了游玉岁的手委委屈屈地说道。

  游玉岁笑了笑,然后伸手勾起霍西陵的下巴道:“和孤说说,这一路上有多少人看着你呢?”

  “没在意。”霍西陵皱着眉头说道。

  他急着找太子殿下,别人的目光与他何干?

  于是游玉岁将目光放在了跟随霍西陵一起来的小太监身上道:“你进来和我讲讲我家小霍有多受欢迎。”

  “霍舍人一下车便有无数公子小姐盯着他看,都忘了自己之前要做什么事,整个人都失了神一般,等霍舍人离开的时候这才想起将手里的花投给霍舍人。”小太监一进凉亭便面带笑意绘声绘色地说道。

  一路上有多少人盯着霍西陵看,有多少公子小姐想要上前结交,结果都被无视了。

  游玉岁不由低着头用手指细细描绘着霍西陵的容颜道:“我家小霍果然是招人喜欢。”

  “殿下喜欢我就好了。”霍西陵乖巧地将头放在游玉岁的腿上。

  游玉岁闻言笑了笑道:“你最会哄孤了。”

  霍西陵闻言不由有几分委屈,他伸手环住游玉岁的腰道:“没有哄,都是实话。”

  他有些懊恼太子已经不记得他,而太子现在记忆中的和他初次相见掺杂着利益交换。如果提出那些要求的不是太子,而是其他人,霍西陵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游玉岁不知道霍西陵心中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很享受霍西陵哄他,因为这样他才会感觉自己是被人爱着的。

  “现在没事,陪孤再这里躺一会儿吧。”游玉岁开口说道。

  “好。”

  霍西陵褪下雀羽披风,动作利落地爬上太子躺的美人榻,长手一捞就把游玉岁捞进了怀里。

  游玉岁看着霍西陵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他们还是第一次贴得这么近,还能够闻见霍西陵身上的桂花香和青草香,让游玉岁觉得格外心旷神怡。

  他本来只是想稍微眯一会儿,现在却因为霍西陵的缘故居然睡熟了过去,直到游玉岁听见假山后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这才不悦地睁开了眼睛。

  “我去赶走他们。”霍西陵开口说道。

  游玉岁闻言阻止了霍西陵的动作,他想听听这群人究竟在说什么。

  “张兄,我听闻你曾经收到太子殿下的拜贴,才名远扬到太子都有所耳闻,想必这君子六艺的比试中一定能够夺得头魁。”

  “就是就是,像张兄这等人物,一定能够青云直上。”

  “太子亲自下帖来拜访你,这些学子中哪个有这等荣幸。”

  “呵,太子亲自拜访,我可不稀罕,他若来,我必定闭门不见。”

  话音落下,亭子中的霍西陵不由握紧了拳头,而游玉岁则在思考自己什么时候给这人下过拜贴。

  重生太多次,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呢。

  “走,我们过去看看。”游玉岁握住了霍西陵的手道。

  很快,游玉岁便披上斗篷和霍西陵走出了被火盆熏得暖暖的凉亭。

  “我倒想知道,这位学子不想见太子殿下,又是钟意哪位殿下呢?”

  人未至,声先到,几名寒门学子纷纷朝假山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黑衣俊美少年搀扶着一位身穿红衣身体娇弱的昳丽公子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那名公子手里捏着一柄白玉长柄烟斗,神色姿态懒散,一身红衣灼灼如烈火,金丝绣纹,华贵无比,在抽了一口烟后吞云吐雾地看着他们,神色中带着几分骄纵。

  几乎是第一眼,这群寒门学子就判定了游玉岁是长安城中常见的纨绔子弟。除了纨绔子弟,哪家名门世家的子弟会手拿烟斗与人说话。

  而那个被人称作张兄的寒门学子见此则是毫不胆怯地回答道:“自然是大皇子殿下。”

  游玉岁不由挑挑眉,然后道:“说说原因呢?”

  大皇子的外祖家是寒门领袖,并且大皇子游玉衣才华斐然,混迹于文坛,在这群学子文人之中有很高的声望,游玉岁倒是毫不意外这名姓张的学子会这样说。

  然而张鲁仁在听见游玉岁这样问他的时候心里知道自己彻底成名的时候来了,给大皇子殿下递投名状的机会也来了。

  “太子身后皆为世家,然而世家皆为国家附骨之疽,所见皆是自己的利益,垄断书籍,打压寒门,即便太子有礼贤下士的名声,我也不与之为伍!”

  “至于三皇子,背靠外戚,无德无能,手下肆意妄为,祸害百姓,我亦不与之为伍!”

  “而大皇子素有贤明,德才兼备,苏丞相为国为民,一身清正,这才是我文人学习的榜样!”

  张鲁仁说完想到太子给了他拜贴,然而到现在都没有前来拜访,忍不住踩了一把道:“在我看来,太子也不过沽名钓誉之辈。”

  游玉岁盯着张鲁仁的脸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终于在久远的记忆里翻找出来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游玉岁的第六世被囚禁于春华殿,大皇子身边的谋士张鲁仁献策,然后用一碗毒药逼死了自己。

  而张鲁仁却是在美滋滋,只要在场的学子将此事宣扬出去,那么他的名声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大皇子也一定会主动来寻他。

  游玉岁垂下了眼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白玉烟斗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不知阁下是怎么生出这般鸿鹄之志的。”

  只见张鲁仁颇为自得地说道:“从小我母亲在我睡前就会告诉我,我未来一定会登阁拜相!”

  “哦——”游玉岁拖长了声调,“那我现在告诉你,你母亲是骗你的。”

  没有等张鲁仁反应过来,游玉岁捂住心口抓住霍西陵衣袖道:“西陵,我心口疼,他气的。”

  “殿下!”霍西陵连忙伸手搂住游玉岁。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从桃花林走出来,看了现场一眼对身后的人道:“此人妄议天家,对太子不敬,拿下。”

  “是。”

  话音落下,张鲁仁便被两位侍卫当场按住。

  “你们凭……”没有等张鲁仁将话说完,侍卫直接堵住了他的嘴拖了下去,留下一群呆若木鸡的学子。

  而那名白衣青年则是向游玉岁行礼道:“下官见过太子殿下。”

  游玉岁看了这个和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青年一眼,哦,是表哥啊,然后就晕了过去,完全没想过要怎么和表哥相处。

  “殿下!”霍西陵看着晕过去的游玉岁惊慌道。

  “记得给我找崔太医。”游玉岁在晕之前补充道。

  霍西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