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章_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四方小说网 >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顾慎一边骂着游玉岁崽卖爷田,一边却也思考着自己有哪些书可以捐出来,好让家中小辈抄书。

  他和谢意都不是敝帚自珍之人,捐一些书能够帮助天下读书人也是一件好事。

  “我的藏书可不如谢家的多,可一下子拿不出两千本。”顾慎一边捏着酒杯一边开口说道。

  谢家传承久远,所保存的书籍众多,不是一般的豪门世家能够比得上的,能及得上谢家的大概只有五姓七望了。

  “我就知道老师大方。”一旁的游玉岁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顾慎道。

  只见顾慎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游玉岁道:“我们的书可以看在人情上捐到陵川学宫去,别的世家可不会这么轻易答应捐书。”

  哪怕捐赠的只是副本,但有些人也会誓死不捐,觉得自己家的书是稀世珍品,一旦给世人翻阅便会大打折扣,而游玉岁也不可能去抢。

  “老师放心,我已经早就有了对策。”游玉岁笑着开口回答道。

  “对策?什么对策?”一旁的谢意笑着放下手中的酒杯,然后神色温和地看向面前的少年。

  他本来是想由他出面向各个世家借书,来帮助游玉岁在陵川学宫中建文渊阁,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已经有了办法。

  只见游玉岁乖巧地开口道:“我已经向父皇提议编撰一本集古代典籍于大成的类书。”

  到时候,游奉云会下旨让各个世家的子弟带上自家的书到陵川学宫进行编撰,编撰这么大一本书,工程量可想而知,起码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几年里面世家的那些书就能多出好多个副本。

  而且编撰这么一本书籍也是功德一件的事情,他的父皇求名,而其余世家为了自己的名声和编撰这本书带来的好处以及讨好他的父皇都会把自己珍藏的书籍交出来。

  一旁的顾慎闻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看着游玉岁道:“真损。”

  顾慎觉得游玉岁这招让他幻视了游奉云,只不过游玉岁的手段足够温和,给够了世家足够的利益,不像游奉云那般大开大合让人承受不住想要让人当着他的面大骂他一顿。

  游玉岁听完顾慎对他的评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后道:“除此以外,我还准备向父皇推荐老师为编书工作的主持者。”

  话音落下,顾慎便对上了游玉岁那双清澈无辜地眼睛,忍不住大骂道:“你这臭小子,当我是村口的驴不带休息的吗?”

  一旁的游玉岁连忙躲在霍西陵的身后对顾慎道:“我觉得老师清闲得很,又是钓鱼又是斗鸡的。要不,我向我父皇推荐苏相,让他去主持编书工作。”

  那一刻,顾慎被游玉岁给气笑了,他骂道:“让苏相主持编书工作,你是想把苏相累死吧。”

  就苏相每天处理政务的数量就是常人远不能及的,还要他担任编书工作,简直就是在压榨他。

  说完,顾慎略微思考了一会儿道:“这也不错,累死苏相就相当于除掉燕王手中最大的底牌。”

  顾慎刚一说完,谢意便狠狠地咳嗽起来:“慎记言。”

  顾慎闻言不由哼了一声,但也什么都没有说就坐了下来。

  游玉岁则是看向谢意道:“外祖,要不您去主持编书工作吧,这份荣耀不给老师了,就给您。”

  当一个统一的王朝能够编撰一本集古代典籍于大成的类书时,除了能够彰显文化的强盛和国力的深厚,更是一件能够留名史书的事情,而主持编撰者的名字更是会被后世铭记。

  一旁的顾慎闻言黑了脸道:“谁说我不做的,他做的事情还不够名留青史吗?”

  谢意闻言不由哈哈大笑,然后道:“就让给他吧。”

  游玉岁闻言不由和他外祖眨了眨眼睛,坑人成功。

  谢意看着游玉岁但笑不语,片刻后才开口道:“天也快黑了,岁岁是留在我这里,还是回宫。”

  按理说,皇子无故不得在宫外过夜,可是谢意却忍不住为自己的私心提一提。

  谢家是一直给游玉岁留了院子的,就在先后未出阁时所住院子的旁边。谢意的女儿也就是先后,在怀孕时便对他说要把孩子常带回家,要让谢意给自己的孩子准备一个院子。

  谢意哪怕知道女儿嫁给帝王后不可能常常回家,而女儿生下的孩子作为皇子也不可能经常留宿谢家,但是谢意还是准备了。

  但是,最后的结果便是他的女儿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便撒手人寰,接着便是身体一直不好的长子早逝,受不了打击的老妻身体也越来越差,最后在第二年的春天去世,留下谢意一个人立下一个又一个墓碑。

  游玉岁闻言愣了一下,然后道:“好啊。”

  反正他出宫的事情游奉云已经知道,他为什么出宫游奉云也知道,而且他身体不好,出宫一次已经够折腾了,当然要在外祖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才能再回去。

  于是,游玉岁贴心地安排一个小太监回去和自己的亲爹传个信后就毫无心理负担地留在了谢家。

  在用完晚膳后,祖孙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直到夜幕降临,游玉岁才在谢家下人的带领下走进那座为他准备了十几年的院子。

  院子的风格犹如江南庭院,白墙边上种着观赏用的竹子,走廊边上种着四季花树,让人不会无花可赏。

  而房间内整洁如新,看得出来每天都有人打扫和维护,里面摆着从孩童到青少年都用得上的东西。

  书架上放着鲁班锁风筝连环锁,床边放着小木马,床帐上挂着贝壳和铃铛以及用草编成的蚱蜢,而床上则摆放些一顶还没有绣完的虎头帽。

  游玉岁伸手将虎头帽拿起,手指轻轻感触些上面的针脚,然后道:“这没有绣完的虎头帽是外祖母给我的吧。”

  他的外祖母在他母后去世的第二年春便离世了,那个时候他外祖母的身体越发不好,这想要绣给他的虎头帽也最终没有绣完。

  这个世界上依旧有爱着他的人,游玉岁拿着虎头帽在心中道。可惜前面十五世他都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直到这一世才知道他的外祖和表兄都是爱着他的。

  “殿下,该休息了。”霍西陵铺好床对记站在一旁的游玉岁道。

  “好。”只见游玉岁将虎头帽小心放好,这才脱下外衣乖巧地钻进被窝。

  而霍西陵则是开始整理守夜人睡的小榻,看起来是准备在那上面将就一晚。

  游玉岁看着霍西陵的动作道:“你不给我暖被窝了吗?”

  霍西陵转身开口道:“这里是谢家,万一被发现……”

  只见游玉岁伸手将霍西陵拉上床反驳道:“这是我家!”

  从来没想过会被太子殿下轻易拉上床的霍西陵:……

  “好,这里是殿下的家。”霍西陵看着身下的太子殿下道。

  游玉岁满意了,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霍西陵躺下来。

  当霍西陵钻进被窝的那一刻,一双冰凉的脚就塞进了他的大腿中间,而游玉岁就像猫一样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

  血气方刚正值少年的霍西陵:……

  片刻后,霍西陵才低着头红着耳朵提出:“殿下换个位置好不好。”

  只见游玉岁伸手挠了挠霍西陵的下巴,然后笑着道:“那孤换哪里好?”

  “这里?还是这里?”

  霍西陵明显能够感觉到游玉岁带着他身体暖意的脚在慢慢往上踩,很快就能踩到那个危险的地方了。

  “殿下!”霍西陵恼羞成怒。

  游玉岁向来是管杀不管埋的,撩拨完他就跑,丢下他一个人默念清心咒。

  看着恼羞成怒的霍西陵,游玉岁笑了起来,然后将脚踩在了霍西陵的腹部就不再挪动了。

  “那你用腹肌给孤暖暖脚好不好?”游玉岁看着霍西陵,声音委屈又可怜,神态中带着不自知的魅惑。

  霍西陵伸手将游玉岁放在自己腹部的双脚按住道:“殿下别再乱动了。”

  “好,孤不乱动。”说完,游玉岁就开始用脚感受霍西陵有几块腹肌。

  “殿下!”

  随着霍西陵的声音响起,游玉岁大笑着抱住霍西陵的脖子然后闭上了眼睛。

  总算,游玉岁没有再乱动了,抱着游玉岁的霍西陵不由松了一口气。

  而在皇宫之中,宣德殿中的烛火已经燃了了一半,这个时候游奉云才处理完了所有的政务。

  “太子呢?没有回来?”游奉云随意问道。

  安海公公连忙回答道:“太子之前让人传信来,说他身体不好不宜折腾,决定今晚在谢家住下了,明早再回宫。”

  “在谢家住下了?”游奉云眯眼道。

  安海不敢在说话,毕竟陛下很不喜诸位皇子与外家太过亲近。以前太子殿下和谢家为了安陛下的心,从来不相互来往,如今却是变了。以他看,太子殿下是恨不得天天往谢公那里跑。

  片刻后,游奉云想起院判说过的话然后开口道:“算了。”

  接着游奉云又道:“我看他是不想上明日的早朝,明日你亲自去接他上朝,他提出的东西他怎么能不在场。”

  总不可能他宣布要在陵川学宫修建文渊阁,要大家出人出力一起编撰一部类书的时候,提出者不在场吧。

  游奉云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于是直接让安海公公去谢家抓人来上朝。

  安海公公闻言记立马道:“是。”

  他这就让人把太子朝服带上,让马车去接太子殿下卯时上朝。

  此刻抱着霍西陵睡觉的游玉岁还不知道他美好的早日懒床被他父皇给打破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