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掌控_校园最强狂仙
四方小说网 > 校园最强狂仙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掌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九章 掌控

  云苍山所言,陈翊也有所料到。

  云墨轩虽然心性不错,也生于世家之中,可如今,他所在的位置太高了。

  南娱协会,整个南方大半娱乐产业汇聚在一起,而云墨轩如今才二十多岁,却执掌着如此庞大的娱乐集团。

  甚至,在他为其造势之下,不少世家对于云墨轩的态度也是毕恭毕敬。

  当人平步青云之时,大多数人都难以掌控自己。

  这也是为何,修仙之路讲修心,武道、佛门等皆在乎心境。

  便是有滔天之力,若是不能用于正道,也只会沦为为祸世间的魔头。

  蝼蚁成龙象,若不自控,那么,将不复蝼蚁之心,龙象之力下,更是不知多少生灵覆灭。

  陈翊静静的品茶,淡淡道:“他如何?不愿认错?”

  “偏执了一些,但他本心不坏,若是及时纠正,还有救!”云苍山望着陈翊,他轻吐一口气,“南娱协会,有一部分是你的功劳,所以我也在等你。”

  陈翊放下茶盏,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云苍山。

  “我去见见他,我既然扶他,便不会视而不见。”陈翊淡淡出声,“更何况,这次本来也是有一些事情找他。”

  云苍山闻言露出一抹笑容,“小轩向来敬你,如此也好,希望你能好生劝说他。”

  陈翊却是一笑,他看了一眼云苍山,也不言语,便走出这云家大堂。

  云苍山看着陈翊的背影,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目光隐隐发沉。

  “但愿……”

  他长叹一声,仿佛这其中,自有隐情。

  ……

  陈翊来到别墅内,云苍山似乎早已经打过招呼了。

  那些守卫在这别墅内的

  人让开一条道路,陈翊推门而入。

  浓烈的酒气迎面而来,陈翊看了一眼大醉伶仃云墨轩,他随手将门关上。

  “云墨轩!”

  陈翊吐出三个字,一瞬间,云墨轩像是猛然惊醒,他直接弹坐起来,望向陈翊。

  那略有模糊的神情上有些发蒙,当他在一分钟后方才彻底定下心神。

  “姐,姐夫!”云墨轩浑身酒气,他的脸上极为尴尬,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若是说,云墨轩如今最为敬畏的是谁,那便当属于陈翊了。

  可以说,他如今一切的成就,大多数都是拜陈翊所赐,若不然,他便是回到金陵,如今也只是默默无闻,被各大世家嗤之以鼻的纨绔罢了。

  最重要的是,陈翊不论是武道,还是修法,都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甚至,自己这位姐夫,更极有可能是居住在龙池山上,被整个华夏都敬如谪仙的陈祖。

  如此多的光环笼罩之下,云墨轩如何能够不敬畏?

  甚至,比起云高峰,万娟,云苍山,云墨轩却更加敬重陈翊。

  云墨轩回过神来,他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模样,神情愈加羞愧。

  “云老跟我提了一些,你觉得如何?”陈翊淡淡道。

  云墨轩脸色有些僵硬,随后,他苦笑道:“是爷爷让姐夫你来的?”

  陈翊并非出声,他只是静静的望着云墨轩。

  云墨轩深吸一口气,他平复心境后,这才不由苦笑道:“那祝军的确是我杀的,我也只是一时激愤,当时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眼中眸光闪烁,双手死死扭在一起。

  房间内,酒气浓郁,陈翊忽然挥手,宛如清风徐徐,一

  瞬间便使得这房间内的酒气散尽。

  “云墨轩,权势迷人眼,看来云老所言倒是不错。”

  “你虽然曾经也算是小有风光,可对比如今的地位和权势,却是如有天壤之别。”

  “我本以为,你应该足以掌控住,毕竟,你姐姐对你一向信任,看来,却并非如此。”

  陈翊双手插兜,他望着云墨轩,平静的眼眸内不曾有半点波澜。

  他谈不上失望,这是人心罢了。

  他也曾经经历过,年少轻狂,横扫四方,不过,有其师父敲打之下,方才逐渐回到正轨。

  云墨轩同样如此,只不过倒是他有些大意了,毕竟,在他眼里,所谓的南娱协会也算不上什么势力,所以一直未曾在意。

  云墨轩的脸色变了,他站起来望向陈翊,“姐夫也觉得是我的错!?”

  他的脸上忽然有些愤怒,双拳紧握,“姐夫,他羞辱我,也羞辱我姐姐,说我只是一个依靠着云家,依靠着姐夫你的废物纨绔!”

  “还是当着众目睽睽之下,我岂能忍受?”

  “我不杀他,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他不该死么?”

  云墨轩像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孩子,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态度面对陈翊。

  然而云墨轩如此声嘶力竭,在陈翊的面前,却像是一只可笑的蚂蚁。

  房间内,只有云墨轩愤怒的呼吸声,陈翊如旧。

  云墨轩逐渐冷静下来了,他坐在沙发上,却是硬着头皮不敢说话,甚至,心中还有阵阵惶恐。

  “你为何而怒,为何而感觉到辱?”陈翊唇齿起合,淡淡的声音传出,“因为你心虚,你心若如金汤,便凭借这丝毫挑衅

  ,也能让你生怒!?”

  “笑柄?他人之言,便如刀剑,这世间,真有人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敬畏?敬畏之下,乃是妒恨之渊。”

  “他为何该死?你云墨轩是人,他同样也是,就因为你如今颇有权势,因为你有足以杀他的背景与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

  云墨轩身躯颤抖,他抬眸间,双眸赤红。

  “所以,姐夫你来是教训我的?”云墨轩自嘲道:“不错,姐夫你高高在上,受得了世人敬畏……”

  话音未落,陈翊却是眉宇中闪过一抹不耐,“够了!”

  “若非是看在云墨冰的份上,我不会与你言语半分!”

  音落,陈翊便是眼眸一顿,他的眼眸内,便有三色光芒闪耀着。

  他望着云墨轩的双瞳,一瞬间,云墨轩的神情便逐渐化为呆滞。

  直至,他身躯垂坐在沙发上,像是失去了力气的木偶。

  陈翊眼神中的光芒逐渐收敛,他施展的,乃是一种幻术,名为千幻瞳。

  在此瞳术下,可成种种幻境。

  当然,陈翊施展这幻境,并非是教训云墨轩。

  先天之人,心本无一物,后天之路,尘埃铸心阁。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苦劝十年,不如一朝被蛇咬。

  唯有亲身经历,方才能够悟得对错是非,成一方心境。

  云墨轩太过年轻了,如此态度与心思,反而在常理之中。

  若是以云墨轩的经历与年纪,如他这般老气横秋方才是天方夜谭。

  终究是云墨冰的弟弟,且,如此模样有因果在他,让云墨轩跨越太大,他也自然需要担其教化之责。

  “千幻瞳可持续五个时辰,成多少幻境

  ,能够走出多少幻境,那便靠他自己了!”

  陈翊看了一眼这狼藉的房间,随意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怎么了,陈祖?”对面传来略有妩媚的声音,还隐隐有些调侃。

  “查一下,云墨轩杀的那个祝军,一个世家孙辈,便是再蠢也不至于招惹如日中天的云墨轩才对。”陈翊淡淡道。

  虞梦姿微微一愣,她立即正色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也听说了!”

  “我这就去查一下!”

  电话挂断后,陈翊便望着云墨轩,只见云墨轩的身躯上已经浮现出一些细密的汗珠。

  大约在半个小时后,陈翊的电话再次响起。

  虞梦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祝军的身份倒是不曾有什么特殊,只不过,祝军的父母并未为祝军准备葬礼。”

  “我也向祝家的一位朋友打听了一下,似乎祝军的死祝家祝军父母似乎早有准备,至今,祝军的尸体他们都未曾看到。”

  就在这时,虞梦姿忽然轻咦了一声。

  “祝军的父母出国了,在出事之前的一个月,云高儒去了滇南,而且正好与祝军的父母在不同的时间进入到了相同的一家私人会所。”

  虞梦姿的话语戛然而止,她顿了大约十数个呼吸,这才道:“看来,那个云高儒终于要忍不住了。”

  陈翊挂断电话,他毫不在意道:“是否是那云高儒搞的动作,一问便知!”

  “他打死都不会承认吧?若真是他陷害的云墨轩,身为长辈如此作为,云家容不下他!”虞梦姿说道。

  “哦?”陈翊轻笑一声,“那就看看,他的嘴有多硬了。”

  音落,电话挂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