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哥哥不嫌多_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四方小说网 >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 49、哥哥不嫌多
字体:      护眼 关灯

49、哥哥不嫌多

  暮色四合,国子学下了钥,院子里四处都燃上了烛火。

  夏内监苦着脸进来内室求了好几回,这俩祖宗才肯赏脸下床来用晚膳。

  叶勉眼睛肿的桃儿似的,虽不哭了,心里到底难过,脸上没了半点平日里的笑模样,静静地坐在桌前。

  看着叶勉这副可怜见儿的小模样,还不如头一回来这里病着的时候有生气儿,夏内监摇了摇头,不赞成地嗔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庄珝,里面哭闹的时候,他可扒在门口听得真真儿的,都是他家的这个的错!

  庄珝神色未变,拿着湿帕子擦着手指,想了想又把叶勉的手拽了过来给他擦,叶勉回过神来,吸了吸鼻子,拿过他手里的帕子,自己随意抹了两下,便扔给一旁的小童。

  夏内监满脸带笑站在叶勉后头给他布菜,嘴上哄着:“咱们灶上又换了两个厨子,您快尝尝,他们做的菜品可能入口?若是好,老奴就叫人赏他们去。”

  夏内监虽是奴才,却是老人家,叶勉不好佛了老人的好意,提起筷子夹了片青笋,咽下去礼貌道:“比我们侍郎府的厨房做的好。”

  夏内监笑眯眯道:“这边的院子小,厨上无法带那么些人,待过些时日咱们搬回公主府,再请您来用膳,那才是真的好。”

  庄珝在一边轻描淡写道:“你常去的那个玉仙楼的厨子已经在公主府候着了。”

  叶勉白了他一眼,“就知道是你搞的鬼。”

  两人简单地用了些膳菜,又分别在童子的服侍下沐浴更衣。

  叶勉穿着尺寸贴合的素白寝衣,问正斜倚在窗边黑檀木榻上晾头发的庄珝,“这是你专门给我准备的衣裳?”庄珝身量比他高些,他上回留宿在这儿穿着他的寝衣,还要卷着些裤腿儿。

  “嗯,”庄珝随意地点了点头,道:“过两日再让人给你好好量一下身子,做些外头衣裳备在公主府里。

  庄珝说完身子朝里侧让了让,叶勉踢掉脚下趿的软底鞋上榻,也与他一般,靠在单翘头的榻背上,后面的童子拿着一张张刚熏热的布巾子给二人烘着头发。

  木榻并没有多大,虽能承载两个少年,却也没有多宽裕,两人挤在一起,庄珝一只手揽着他,叶勉也不在意,只奇怪问他:“你给我在公主府备衣裳做什么,叫你一回爹,你还当真啦?”

  “你是我学生,自然与别人不一样。”

  “没见哪个师傅还给学生准备四季衣裳的。”

  庄珝想了想说:“做师傅不行,那不然这样......”

  “怎样?”

  “不然......”庄珝转过脸看他,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我给你做哥哥如何?”

  叶勉:“......”

  庄珝转回脸去,缓缓道:“我可以写信与我母亲说,我从未央过她什么,她定是应准的。”

  叶勉楞了一下,见他认真,不仅好笑道:“你怎么说风就是雨的,再说我有哥哥,你也有弟弟,在外头胡乱认什么兄弟?”

  庄珝凤目微挑,“哥哥又不嫌多,我倒看这个主意甚好,”庄珝自说自话道:“明日我就写信回去金陵。”

  “你别胡来啊,”叶勉皱眉阻止道,“我可没同意要与你做什么弟弟。”

  “这奇奇怪怪的,”叶勉嘟囔道,“我干嘛要给你做弟弟。”

  “无碍,”叶勉拒绝他,庄珝也没不高兴,似在意料之中,只道:“我待你如弟弟一般便是,这好处你以后自会知晓。”

  叶勉这半日本就心绪烦乱,也懒得理他发疯,俩人一时无话,只静静地靠在一起让小童烘着头发。

  待头发晾干,已是二更,国子学里巡夜的更夫敲着更梆,两人刚爬上小童们铺好的床被,就听见外面一片嘈杂。

  庄珝皱眉,就见不一会儿夏内监小跑了进来,禀报道:“端华公子来了,说是来国子学办案,顺道接弟弟回府。”

  “我哥?他怎么能进来国子学?”叶勉一脸惊诧愣在那儿,片刻道:“快让我哥进来。”

  夏内监看了一眼庄珝,庄珝眯起狭长的凤目,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就见面色微沉的端华公子,一身玄色官服,看都没看伸手虚拦在门口的庄然,疾步踏入内室。

  叶璟进来就瞧见二人都只着寝衣坐在床上,脸色更阴沉了些,待走上前看清叶勉眼睛肿的不成样子,不知道哭过的多久模样,脸上微震,随即缓缓地转头看向庄珝,眉宇间一片凌厉之色。

  庄珝也看着他,冷道:“叶少卿好大的本事,办案竟办到国子学来了。”

  叶璟伸手微微掀开叶勉的衣领和下摆看了两眼,随即似松了口气,回问道:“怎么,大理寺哪里的案办不得?”

  叶勉见这二人见面便剑拔弩张,拽了拽叶璟的衣角,“哥......”

  叶璟轻轻“嗯”了一声,便拿起一旁叶勉的衣裳给他穿,淡淡道:“接你回府,回去再说。”

  只是拿起锦袜给他套时,却见到叶勉脚踝上绕着的赤红珊瑚珠串,衬在叶勉白嫩的脚踝和昏黄的灯火下,无比的香//艳,叶璟愣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看着叶勉,眸底一片冷厉,问他:“他给你戴的?”

  叶勉从未见过他哥如此神色,不敢迟疑,点了点头。

  叶璟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两下,随即伸出手在那珠串上,拇指食指在两颗珠子上重重一捻,珠串内的线缕应声而断。

  叶璟将珊瑚珠串解了下来拿在手里,随即起身看向庄珝,脸上一片漠然,“庄小郡王,容我再劝你一回,不要再打我弟弟主意,否则......”叶璟眼底戾气渐现,“下次办案就要办到你们公主府上去了。”

  叶璟说完也不再给叶勉继续穿外面的衣裳,将人一把打横抱起就往外走。

  庄珝却似没听到他的威胁一般,面无表情地拦在前面,伸出一只手,冷冷道:“把人留下,珠串给我。”

  叶璟略抬了抬眼角瞥了他一眼,伸出手,掌心一覆,珊瑚珠串直直落下,只不过却是擦着庄珝的手掉落在地,殷红的珠子砸在大红织金的地毯上,四散开来,不一会儿便都隐匿不见。

  叶璟冷哼了一声便绕过庄珝往外头走去,根本未将他看在眼里。

  “把人给我拦下!”

  庄珝大怒!

  院子里的几个侍卫立即冲了进来,纷纷抽刀挡在门前。

  “庄珝!”叶勉瞪着眼睛被这阵仗唬得一脸懵逼。

  “不可,郡王!”夏内监赶紧上前一脸急色地劝阻,附耳道:“大理寺与刑部一起来人‘办案’,如今刑部带着督捕兵卫,万不可阻!”

  庄珝站在那里喘着粗气,眼底一片赤红,走到叶璟面前,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我-让-你-将-人-留-下!”

  叶璟看着他神色未变,冷冷道:“庄小郡王有功夫在这里留客,倒不如写信回去金陵公主府,问问驸马最近又做了什么蠢事,如若不想麻烦,倒也可以择日来大理寺问我,大理寺必在长公主出手料理之前为您查的清清楚楚。”

  庄珝冷峻的面孔上如覆寒霜,盯着他森然道:“叶璟,我不对你家人出手,不是怕你,而是怕伤了他,不过你若真敢放肆,我定不饶你。”

  叶勉夹在两人中间心惊肉跳,咽了咽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正色道:“庄珝,你先让我和我哥回去......”

  庄珝看了看叶勉,眼里渐渐一丝缓和,过了许久,终侧出一边身子。

  叶璟抱着叶勉出了院子,心腹侍卫见状立刻递了一件披风上来,叶璟将人放下后,给叶勉系上披风,才带着人出了国子学。

  两人在马车上等了一会儿,一人在车窗外禀报,刑部督捕已将窝藏重犯的一位国子学典簿与犯人一并抓获。

  叶璟轻轻“嗯”了一声,掀开帘子与外面一同前来的刑部主审拱了拱手,才让车夫赶回叶府。

  叶勉一脸惊魂未定,问叶璟:“哥,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叶璟拿着洇湿的帕子在他眼睛上轻摁了两下,才开口道:“你先告诉大哥,他怎么你了,为什么哭得如此厉害?”

  叶勉顿了一下,恍然道:“我哭和庄珝没有关系啊!”

  叶璟缓和了一下神色,温柔道:“是不是被他刚才的恫吓吓到了?”叶璟笑了笑,“别怕,哥哥若连个还没长成的郡王都惧怕,早死了千回了。”

  叶勉急急摇头道:“不是的哥!我是因着今日听他说,大伯和大伯母在和爹娘谈过继我的事,我才伤心的。”

  叶璟一愣,皱眉道:“过继你?哪个说要过继你?”

  叶勉便将今日在庄珝那里听到的和叶璟学了一遍。

  叶璟神色微敛,想了一会儿才看着他,温声道:“我今日刚打昌州回来,还没听说,不过不打紧,想必只是大伯一家相中了你,爹娘、祖母、还有我和你大嫂,没有人会同意的。”

  叶勉低着头,嘟着嘴道:“可是爹又不喜欢我......娘好像因着这个和他闹过一回。”

  叶璟失笑:“胡说八道!爹再恨你淘气,也不可能同意将你送出去。”叶璟捏了捏叶勉的鼻子,笑道:“就因着这个胡思乱想晚上也不回府,躲在别人那处哭?”

  叶勉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叶璟摇了摇头道:“以后再不可如此了,万事要先回府再论,怎么可以不相信家人倒去信一个外人的话,”叶璟把叶勉往怀里揽了揽,叹道:“你可知我刚回府听下人说你留在荣南郡王那里有多着急,倒以为你又被人扣在那里欺辱。”

  叶勉见他提这个,不由抬起头问,“哥,你不会因为去国子学寻我,就与刑部一起带人去国子学抓什么藏匿逃犯的吧?你这不是......”叶勉顿了下,“这不是因公假私吗?这可是大罪......”

  叶璟哼笑了一声,“你多大个脸面?还因着你大理寺与刑部联合办案......说了是顺道而已。”

  叶勉挠了挠头,“顺道?那也太巧了吧......”

  叶璟嗯了一声,抬起眼睛抿了口茶,轻声道:“顺道去接你和顺道去办案,都是一样的。”

  叶勉:“......”

  叶璟笑了笑,“大人的处事道理,以后你自会明白,不必担心。”

  叶勉想了想又小心问,“哥,你今天与荣南郡王是怎么了?我之前虽与你说过,我与他有些过节,但是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你们今天这副模样吓到我了。”

  叶璟盯着叶勉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见他眼里一片青涩懵懂,不由摇头叹气道:“本想过几日待你放旬假再与你说这些,如今倒也不必选日子了,今晚就与你说个明白最好,也省得你傻小子一般被人哄得团团转。”

  作者有话要说:我看了下大纲,庄庄追人真的很难,火葬场第一道就是大哥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可爱不可爱、逢考必过儿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逢考必过儿9个;海涅3个;100、疯狗一样丧心病狂2个;35603300、蓝涩、逃夭、n只栗子、暖暖无忧、举个栗子、手抓饼不加菜、千千叮咚、yamahahaha、阿鲤、一一、stack、我为小说狂、胭脂福、自由的山猫啊、皮嘉怡、寻空酱、云汉清且浅、铱樓厛颩雨、b-612、阿意、里德大帝、裤衩大人、可爱不可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韩语羽60瓶;扶衣40瓶;碧笙35瓶;完美34瓶;大胃球24瓶;田树树、yy、花半月、九夏三冬20瓶;哈哈哈啊哈哈、未亡人15瓶;上下一白、咕咕国王小啾啾、绘事后素、lxy白白、黯然ヾ°銷魂單的蛋蛋、小九九、铱樓厛颩雨、谁书、随便、小觉、薛洋、阿彼10瓶;静、无敌小球球9瓶;洲州不是糊糊7瓶;初一、乌鹊南飞、丼暮、暁时光、大蓝蓝、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宝宝、微我无酒、自由的山猫啊5瓶;若是永远、吾生有你、等灯灯灯、南华、木落4瓶;祝美丽、桀骜不驯.、阿鲤3瓶;池乔、留留昕、26886457、卡卡蛙2瓶;嗷嗷嗷~、23107798、23376094、想要发财、北斗、木木酱、不能喝可乐了!、一声、peachjyi、su、熊猫不爱吃竹子、槿知槿、糖不撒、听雨、啦啦啦、momu、辞叶.、神荼荼、拜利麦诺、陆牖、yy、完美屏的领袖(//?//)、剪水、东窗未白、helloworld、害!、夏目贵志的女卡、墨笙、太太的星星迷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