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章之拾 宋府丧事喷水婆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0章 章之拾 宋府丧事喷水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章之拾 宋府丧事喷水婆

  第10章章之拾宋府丧事喷水婆

  南奕赶到宋府外。

  见宋府门联换了白纸条,知是有人去世。

  又见周围邻里面色如常,猜测宋府府中之事,或许诡异,却不算恐怖。至少,不会让人进去了便出不来。

  他以「洞真」远观片刻后,心下稍定,来到宋府门口自报身份,请人去唤宋忠。

  宋忠出来,双目红肿,俨然是痛哭过一阵。

  “家祖母今日去世,不便招待,还请南兄见谅。”

  “宋兄言重。我来是替朱师传话,若宋兄家中有事,我回学舍后便替你多告数天假。”

  “那就劳烦南兄,替我告假三日,言守孝之事。不过南兄既然来了,正好进来吊唁一二。”

  宋忠欲引南奕入府。

  南奕没有拒绝,跟着宋忠进了宋府,四下环顾。

  未及灵棚,瞥见宋府后院今早新挖之坑,南奕止住脚步。

  其坑突兀,在南奕「洞真」视界中,更有异样灵光残留。

  宋忠诧异回身:“南兄怎了?”

  南奕抬手指向大坑,神情严肃,说:“宋兄,宋府今日具体遭遇何事,可便告知?”

  “家祖母年老,今晨方知其已在屋中去了,并无他事。”宋忠不欲多言。

  南奕沉声开口:“宋兄,我吊唁之后便可离去。而你与家人,却是要在宋府继续久居。若是当真有事,欺我倒是无妨,就怕宋兄自欺。”

  嗯?

  宋忠一怔,旋即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什么,瞳孔微张看向南奕。

  南奕轻轻点了点头。

  早在宋府门外,他便看到宋忠身上同样出现了【诡灵印记】。

  但和早上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南奕不再只做被动解析,更是发动「洞真」天赋主动之效。

  【志名:洞真。】

  【志类:天赋。】

  【阶秩:黄阶下品。】

  【志述:洞真解法,窥虚知机。主动发动时,可以解析不超过黄阶的信息;被动生效时,可以解析不超过黄阶下品的信息,且无法被察知。】

  【灾厄·一:真人失德,其名不实——不可言虚说谬,故意欺诳他人;如有犯之,能力封印,恢复时间视欺诳程度而定。】

  【灾厄·二:祸福无门,唯人自召——能力封印期间,每历十二时辰,福运折半。】

  「洞真」天赋被动生效,胜在安全隐秘,不会被察觉。但信息搜集与解析,却需要一定时间,未必及时不说,还解析有限。

  而主动激发时,却如鉴定术一般,能直接洞真解法、窥虚知机。

  他顺着宋忠身上的【诡灵印记】逆向解析,不仅得知盘踞宋府之诡灵名唤喷水婆,还是状态极度虚弱的银样蜡枪头,于今晨刚脱离封印。

  原本,南奕一直在犹豫,是否要介入宋府之事。

  但发现喷水婆勉强逃出封印,又是极度虚弱,俨然相当于新手怪时,南奕心中不再犹豫。

  哪怕在宋忠面前暴露些许秘密,也要替宋忠出头,为其祖母报仇,灭杀诡灵。如此,也算是还了原身欠宋忠的人情债。

  亦曰:为朋友,插诡灵两刀也。

  宋忠半惊半喜。家中怪事他本不欲声张,但见南一似有非常之能,自然不再遮掩,和盘托出。

  原来,宋府最近不太安宁。

  宋忠祖母,最近总在说夜深时有奇怪声音,还会问其他人可曾听到。

  宋忠每晚回家吃饭,都会被祖母反复问上好几遍。他岁考在即,被祖母问得心烦,甚至已经搬出去,在外面住了好几天都没回宋府。

  而宋府内,除去宋忠祖母外,并无他人在晚上听到异样声音。宋忠之父,宋玉书,只当老夫人是年纪大了,疑神疑鬼,还专门多叫了一个丫鬟,晚上候在老夫人屋里伺候其入睡。

  却不想,就在昨夜,老夫人突然醒来,说她终于听清楚了,是有人自口中喷水之声,噗噗噗的,就在院里。

  老夫人叫两丫鬟起来,扶着她去窗边,从窗纸上捅了个小孔往外看。

  只见院子里有个驼背老婆子,身体很矮,头发雪白如扫帚,挽着一个二尺长的发髻,正围着院子走,一边走一边自口中喷水,这里喷点花,那里洒点草。

  宋老夫人对丫鬟说:你们瞧,我没说错,确实是深夜有奇怪声音响起。

  两个丫鬟也是十分惊愕。

  但听到屋里人声后,院子里的老婆子竟忽然逼近窗前,直冲窗户喷水。

  水柱冲破窗纸,溅在宋老夫人与两个丫鬟脸上。三人便一齐倒在了地上。

  等到今晨,宋府其他人才察觉不对,连忙破门进屋,看见三人似是死在窗旁地上。

  宋玉书摸了摸,发现其中一个丫鬟还有体温,立即让人扶她起来,灌水灌醒。

  不多时,丫鬟醒转过来,说了昨晚见闻。

  宋玉书十分悲愤,细问了丫鬟那老婆子隐没之地,便命家仆于院中深挖。

  掘地三尺时,挖出了白发。继续往下挖,又挖出了一个囫囵尸首,正是丫鬟昨夜所见老婆子。

  宋玉书含恨命人砸她,砸烂老婆子骨肉后,发现皮肉内全都是清水,才稍稍因恐惧而冷静下来。

  随后,宋玉书先是叫人去请了县城武安卒过来,带走老婆子被砸烂尸体;接着则是为老夫人殓尸沐浴,准备丧事,走复礼、哭礼、命赴、吊唁那些流程。

  南奕来时,宋忠正是刚结束哭礼不久,双目红肿未消。

  听见宋忠说完其中经过,南奕面色古怪。

  “宋兄,昏迷不醒之人,能灌水灌醒?而且一个昏过去的丫鬟,又是如何得知老婆子隐没消失之地?”

  前一个问题,南奕很有话说。如果原身南一看似昏厥、实则暴毙后,宋忠等人当时不是想着将他送去医馆,而是用其他法子尝试唤醒,或许穿越过来的南奕,也就不会遇到许洛,不必担心被其惦记。

  听完南奕之问,宋忠愣了愣神,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后才猛地一拍大腿,恍然间恨声道:“原来如此,那丫鬟必定有异!”

  南奕再次看向宋忠,暗中「洞真」,发现宋忠在终于想通此中关节后,其身上【诡灵印记】,也自消散。

  看来,那诡灵是在一定程度上干扰认知,令宋府众人脑子进水,忽略其中异常,只按寻常丧事来料理后续。

  只不过,这种认知干扰并不强。南奕三言两语,便让宋忠及时醒悟。

  ————

  宋府之事,取自《聊斋志异》·「喷水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