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章之九 神诡暗伏百姓家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9章 章之九 神诡暗伏百姓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章之九 神诡暗伏百姓家

  第9章章之九神诡暗伏百姓家

  南奕闷头旁听数日,又温习一番原身留下书籍,总算是大概熟悉了此世思潮,准备参与讨论。

  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吃过早餐的南奕,以及宋忠在内大部分学子,都已在学舍教室入座,等待着讲师朱献到来。

  忽然,有个穿着蓝灰色麻布衣裳,似是家仆的男子狂奔进学舍小院,惊得众人扭头看去。

  男子冲到教室门口,神色焦急,但仍按耐着,没有冲入教室,只是在门口四下张望。

  南奕正疑虑这是谁家家仆时,却见宋忠脸色忽地一变,匆忙起身赶至门口,一边出教室,一边压低声音问道:

  “你怎来了?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那家仆附耳轻语,即便是座位离门口最近的南奕,都没听清家仆说了什么。

  但刚出教室没两步的宋忠,闻言却是身子一晃,脚下也是一个踉跄,险些没能站稳。

  家仆慌忙去扶宋忠。

  宋忠却是抬手直抓家仆衣领,似要追问究竟。

  但许是顾虑到场合,宋忠嘴唇刚动了两下,便又立即合上。

  他松开手,忽地折身回走,向座位离门最近的南奕低声道:“南兄,我有事需回府一趟,待会麻烦你代我向朱师告一声假。”

  说完,宋忠与其家仆,便匆匆出了学舍小院。

  南奕心中疑虑,一时间并未挪开视线,只是看着宋忠两人背影远去。

  而宋忠出了院门,右转弯时竟险些踩到一只黑猫。他骂了声晦气,接着继续往宋府赶去。

  那黑猫受惊,却是躲开宋忠,从院门外的右侧区域,跑向左侧区域。

  它行动矫健,只是一息,便从院门外一闪即逝,重新跑到另一侧的院墙外。

  但南奕偏偏看到了这一幕。

  他之前习惯性地「洞真」扫视,自宋忠家仆身上看到了一行若隐若现的小字。

  【状态:诡灵印记。】

  正犹豫是否要激活「洞真」天赋主动之效时,南奕却又看到了院门外一闪而逝的黑猫。

  他眉头微蹙。

  这猫,似乎有点眼熟。

  前几日他自南天书行在南山县驻点小院出来时,也曾看到过一只黑猫。

  两只猫是否是同一只猫,南奕并不能完全确定。

  黑猫跑得太快,连「洞真」天赋的被动解析都没能跟上,南奕自然也没看清黑猫长相。

  但从毛发光泽上看,似乎都不像是野猫。南奕顿时多留了个心眼。

  身在神诡异世,南奕十分从心,但凡有点异样,他都会多加留意。

  当然,除去似乎第二次看见的黑猫外,他眼下更多还是对宋府家仆身上若隐若现的【诡灵印记】颇为在意。

  联想到前几日立约银契之志述说明,南奕大概能猜到,「印记」指的是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宋府家仆当有受到一位诡灵影响。至于影响很轻、若隐若现,则可能是因诡灵并未针对此家仆之故。

  但大概率,诡灵就在宋府府中。

  南奕对此心生好奇,犹豫自个是否要随宋忠一起去趟宋府。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一无主角光环、二无攻伐神通、三无系统在身,还是从心为上,不去瞎凑热闹为好。

  南奕打定主意,珍爱生命,稳健从心。

  除非提前搞清楚此世修行界具体情况,或者能走正规门路接触修行界,否则南奕并不是很想主动往神诡事件边上靠。

  他就不信了,大离王朝绵延近万年,民间百姓还能是动不动就被神诡妖魔直接一城血洗的不成。

  但……

  南奕心中闪过一丝阴翳。

  他不担心自己会莫名其妙地被地图炮殃及池鱼,却就怕会有针对性的神诡异事,将他卷入其中。

  穿越至今不过四日,除去敌友莫辨、意图不明的医官许洛外,宋忠家里又牵扯上了神诡异事。

  这让南奕感觉,此世神诡,离凡人百姓或许并没有太远。

  更何况,南奕原身,之所以觉醒天赋神通,也似与神诡有染。

  十二月九号晚,原身南一回学舍路上,碰到一位卖冰糖葫芦的小女孩。

  女孩拿着一串糖葫芦,怯生生地问原身:大哥哥,要买糖葫芦吗?

  昏暗天光下,原身看着小女孩可怜兮兮的大眼睛,一时心软,咬牙摸出两文钱,买下了糖葫芦。

  等回到寝所,原身吃下糖葫芦,不觉间便困意上涌,连书也没来得及看,直接合身睡下。

  等到第二天醒来,原身便已然觉醒「洞真」天赋,兴奋难耐,继而却在出门时因看了一眼太阳而意识暴毙。

  南奕继承原身记忆,对原身缘何觉醒天赋自然是非常在意。

  原身觉得傍晚时分都还在卖冰糖葫芦的小女孩可怜。

  南奕却觉得她十分可疑。

  面容陌生不曾在附近见过不说,皮肤比学舍中的女同学还要来得白嫩。虽然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南奕却只觉诡异。

  只不过南奕无心追究,一直将此事深埋在心底。

  直到此时发现宋忠家里摊上事了,感叹此世神诡并未远离百姓的同时,才又想起卖冰糖葫芦的小女孩,微感不安。

  “不过原身之所以会死,主要还是因为运气不好,觉醒「洞真」天赋,被动解析太阳隐秘却承受不住。但天赋神通觉醒为「洞真」,其实怪不到小女孩头上。她应该不会是故意害我才对。”

  南奕在心里宽慰完自己,收拾情绪,将心思重新转回日常。

  等白须白眉的讲师朱献,慢悠悠来到学舍后,南奕立即替宋忠告假。

  听见宋忠走得匆忙,朱献有些蹙眉。

  他看向南奕:“南一,午休时你去趟宋府,看看情况。如果宋府中是出了什么大事,伱便告诉宋忠,家事为重,替他多请几天假。”

  南奕微怔,旋即点头应是。

  他倒是忘了,前几日是宋忠送他去的医馆,又垫付药钱。

  在讲师眼中,他欠了宋忠人情,虽不至于为宋忠抛头颅洒热血,但跑个腿传个话,却是理所应当之举。

  所以兜兜转转,宋府这边,南奕还是得去上一趟。

  等到中午,其他学生小憩休息时,南奕起身外出,直奔宋府。

  不过……

  在快步走出学舍小院的同时,南奕有意扫了一眼,果然又见到一抹一闪而逝的黑影。

  那猫,究竟是什么来头?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