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章百四 逆斩筑基传火种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05章 章百四 逆斩筑基传火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章百四 逆斩筑基传火种

  第105章章百四逆斩筑基传火种

  顾永择伸手一探,直接以法力凝形之手,抓向南奕。

  在顾永择眼中,南奕这种养气都未入门的小修士,他都用不着施展术法,直接以法力凝形,就能手拿把掐,随意拿捏。

  见状,郭来微一咬牙,准备主动替南奕接下攻击。

  他自荐为南奕护道卒不久,倒也谈不上真的能为南奕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但想着武安卒支援应该很快就到,只是须在顾永择手下拖延一点时间而已,郭来咬了咬牙,决定拼了。

  毕竟,他又不知南奕「全愈」之灾厄是遇弱则强、遇强则弱,私心里觉得就算被顾永择打成重伤,只要不死,就能找南奕恢复如初。

  不过,不等郭来当真替南奕挡刀,却有一方法域,突然自南奕身上展开,席卷四方,瞬间吞没郭来与顾永择。

  【志名:无相纸。】

  【能力:无相万相——无相衍法,万相归一。】

  这是南奕找陶知命求取的防身之物,使用后可摹拓任意神异之效。

  而他最终选择摹拓的效果,不是别的,正是南天塔「万法禁行」之效。

  摹拓之时,为了确保威能堪用,南奕盘点身家后,干脆只留了几枚银元,而将自己剩余八十枚银元全数做了祭品。

  最终成效也很是喜人,虽然达不到南天塔百步之内皆「万法禁行」的程度,却也能影响方圆八十步范围。

  南奕一直贴身存放着「无相纸」。

  这是他面对筑基修士也能不卑不亢的底气。

  当顾永择开始动手,南奕也直接激活了无相纸摹拓的「万法禁行」之域。

  相较于顾永择三百多年的道行,南奕道行十五年,只算是顾永择的一个零头。正常斗法,南奕甚至没法在顾永择手下撑过一招。

  但南奕,可以先将顾永择拉低到跟他同一层面,再来与其分个高下。

  而顾永择,则在被法域吞没的刹那,勃然色变。

  万法禁行下,不仅他刚刚探出的法力之手化为乌有,其天赋「火独燃」,也在瞬间失效,断去了借力感应。

  而没了借法之力,相当于其临时法力槽被清除,只以本身道行直面龙气法禁,开始被龙气法禁不断消磨道行。

  顾永择眼珠子瞬间就红了。

  他辗转多地,费尽心思寻找修习火法的散修一起组队探险,靠着辛辛苦苦卖队友,才艰难攒起来的道行,因南奕之故,竟开始消磨倒退。

  顾永择悲愤道:“尔等南洲仙门之修士,端的是心眼又多又坏。一个二个,整天研究舞弊之法!”

  先是一个陶知命,不知怎的,竟能以蜕凡之身肆意施展道法。

  接着又来一个南奕,区区养气修士,竟搞些压制所有人修为的诡玩意,来个「万法禁行」。

  借法之力被消,顾永择气急败坏,不复淡定。

  “筑基不可欺!就算压制修为,万法禁行,收拾尔等也只在翻手之间!”

  他低吼一声,身躯竟猛地膨胀了一圈,撑破衣衫,并转瞬变了模样,化作一青面獠牙的火眸青猿。

  甚至于,其左右两肩,腾起火苗,竟似要在顾永择颅后形成一道火环。

  但「万法禁行」的压制下,火苗刚刚腾起,便惨遭镇压,彻底熄灭。

  不过,火眸青猿般的猿人模样,却仍旧存在,不受「万法禁行」之影响。

  南奕见状,微微一怔:“妖?”

  顾永择筑基修为,阶秩对应玄阶下品,不在「洞真」之下。

  只靠「洞真」被动解析之效,南奕很难一眼看破顾永择底细。加上他又不了解蜕凡阶段的修行常识,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顾永择眼下是何情况。

  郭来闻言,立马接话道:“此乃蜕凡真身,非是妖身。得肉身彻底异化,才是妖;心智彻底异化,方为魔。”

  郭来今天,可算是从头震惊到尾。

  先是震惊于南奕面对筑基修士,竟然面不改色,毫无敬意;

  接着震惊于南奕竟反手使出「万法禁行」,压制超凡之力。

  不过,既然超凡之力皆被压制,郭来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不再担心自己不敌顾永择,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接完话的郭来,亦是展开蜕凡真身,摇身一变,变作一头狼人扑向顾永择。

  他觉得,眼下万法禁行,大家都展开蜕凡真身,于肉身之力上半斤八两,好歹也能拖延点时间才对。

  蜕凡真身关乎道基,一旦受伤,影响深远。是以,平素修士斗法,非到万不得已之地步,不会轻易展开蜕凡真身。

  但顾永择已经急眼,只想快速了结南奕,方才使出蜕凡真身。唯有尽快杀死南奕,他才好逃出法域,重新以天赋神通向城外压阵的永恒明火教教众借法。

  不过,面对试图为南奕护道,主动扑上来的郭来,顾永择只觉不屑:“尔等离朝心修,也好意思在吾面前动武?”

  顾永择与郭来,一猿一狼,皆是现出了蜕凡真身。

  但顾永择猿手一探,避开狼爪,直接便抓住郭来手腕。

  他接着把手一旋,又将郭来手臂轻松拧成麻花。

  吃痛之下,郭来惨叫一声,身形也随之不稳。

  顾永择左肩再朝前一顶,便正撞在郭来狼首之上,直接将郭来撞晕了过去。

  随手将郭来往旁边一甩,顾永择继续冲向南奕。

  愤怒狂躁的顾永择,嘴角既似冷笑,也似狞笑。

  他可是来自大震的玄宗修士。

  东原玄宗,乃体修,纵使万法禁行,单论武技,也足以轻松收拾南洲仙门心修之修士。

  他要让南奕感受一下,何为绝望!

  就算南奕诡计多端,不知使了什么诡器,竟能营造出「万法禁行」之法域,将两人拉低到同一层面。

  但结局,不会有变!

  顾永择恨恨挥拳,想要一拳轰碎南奕头颅。

  怎料南奕反应极快,竟能跟上顾永择动作,扬起左手,欲以左掌挡住顾永择的右拳。

  不过,目睹此幕的顾永择,心中依旧不屑。

  身为玄宗修士,他不仅武技娴熟,展开蜕凡真身后,力量更是翻了数倍。

  就算南奕伸掌格挡,他这一拳下去,也足以直接打断南奕的左臂。

  但……

  顾永择一拳挥出,打在南奕左掌上,一身力气却如石沉大海,根本没点动静反应。

  顾永择呆了呆。

  下一刻,南奕右掌前推,拍向顾永择胸膛。

  顾永择下意识地抬起左臂挡了一下。

  却觉一股大力自南奕右掌传出。

  他吃不住力,竟噔噔噔连退三步,方才勉强站稳。

  顾永择神色大变。

  他感觉得十分清楚,这股大力,并非是来自筋肉扭动之力,而是类似于法力,瞬间爆发出神异超凡之效。

  “你怎么还有法力?”顾永择感觉自己快疯了,快被南洲仙门这些整日琢磨怎么舞弊的家伙给气疯了,“万法禁行,凭啥你还能使出法力?!”

  南奕不作回答,只顾闷头直攻。

  他不是个打斗之时还喜欢嘴炮解释的人。

  就算要解释,他也会选择在打死顾永择后,对着其尸体解释。

  顾永择左支右绌,勉强招架着,被南奕打得不住口吐鲜血。

  这也就是他展开了蜕凡真身,皮糙肉厚,方能勉强扛住南奕毒打。

  若是适才没有展开蜕凡真身,说不得万法禁行之下,他一个筑基修士,会被南奕三掌就给打死。

  虽说现下看来,被南奕活活打死已是迟早之事。

  但顾永择仍旧强自支撑,于挨打同时,仔细体悟南奕身上的奇怪法力。

  这种有着神异超凡之效,却似与源炁无关,以至于神效其实十分微弱的奇怪法力,顾永择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终于,顾永择灵光一闪,半是惊诧半是释然道:“你这不是法力,是武夫异力!”

  南奕仍旧默不作声。

  但顾永择眸中火焰跳动,却似闪过一丝异色。

  这一刻,顾永择想到了许多。

  他向外环视。

  刚巧有修士赶到了附近。

  不过,并不是南天城官府或仙门修士,而是顾永择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陆少煌。

  陆少煌是大离齐郡散修,相当于大离本地人,与来自其他三大王朝的永恒明火教玄阶修士并非一路,此前与郭来误起冲突,还害得永恒明火教提前暴露,不得不加快进度,仓促发动袭击。

  但不管怎么说,陆少煌修有「永恒明火诀」,便可算是永恒明火教修士,今日也出了大力,凭借天赋神通破去了南天塔。

  于顾永择而言,陆少煌算是自己人。

  只不过,眼瞅着顾永择一个筑基修士,都展开了蜕凡真身,竟然还被南奕各种暴打,摸不清情况的陆少煌,心中惊疑,远远躲着,根本不敢靠近南奕这边。

  自知自己今日必死,顾永择惨然一笑,突地不再招架格挡,被南奕正正一掌打在胸膛处,喷血倒飞。

  他名顾永择,天赋「火独燃」,永远在选择是否卖队友。

  为谋夺火种,换取直入地阶之机,省去千年苦修,他难得选择了一次站出来,孤身强闯无相书院。

  却不想行差踏错,竟让自己陷入死路绝路。

  不过,身陨道消前,他还能做最后一次选择。

  喷血倒飞的顾永择,惨然大笑,笑中带泪。

  他猛地嘶声高吟:

  “道分阴阳,化为光暗,其光将朽,炯炯不然,其暗将堕,冥冥无念,大世玄玄,诸生妄也。”

  万法禁行,只禁凡间法。

  若是指向仙神的仙神之法,却非凡间法阵所能禁绝。

  比如,向明尊进行献祭的献祭之法。

  “伟哉明火,始自混元,其知悠悠,可分宙宇,其意渺渺,能离太虚,彼岸上上,独一恒之。”

  不过,未曾布设赐灵科仪的情况下,顾永择也没法直接献祭外物。

  如果非要献祭,他只能献祭自身。

  但顾永择本意,也非是将自身献祭给明尊。

  他只是借献祭之法,稍微撬开一丝「万法禁行」之压制。

  然后,结合自身天赋「火独燃」,顾永择将献祭对象改为陆少煌,将自身之天赋,献祭,或者说传火,传给陆少煌。

  这是顾永择此生,最后能做的一次选择。

  “陆少煌,接受吾最后的馈赠。承吾火种,求索大道。”顾永择嘶声大吼,“然后,一定要把消息传出去。明尊所求之火种,不在书院,而是此子。此子,即是新火种!”

  话毕,顾永择彻底化为了一道火光,腾空而起,欲直冲陆少煌而去。

  但也就在此时,南奕一个咬牙,伸手抓向火光。

  南奕适才,仗着身怀内力,一直压着顾永择打。

  就算顾永择喷血倒飞,南奕也脚下不停,紧追着顾永择。

  只是顾永择突然高吟永恒明火教之口号,似是要向明尊进行献祭,南奕心生顾忌,才猛地收手,没有继续追打。

  不过,南奕也很快看了出来,顾永择不是在向明尊献祭,而是在向陆少煌传火。

  虽然拿不准顾永择传火原理究竟是什么,但要眼睁睁看着传火火光飞走,而自己却什么也不做,南奕却是不愿。

  所以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南奕只稍一咬牙,想着甭管能不能捞到好处,至少肯定不是致命攻击,便果断伸手抓向传火之火光。

  火光非是实物,只是一道流光。

  南奕伸手去抓,并不能抓住。

  但被南奕捞了一下后,火光之光泽,却也黯淡了少许。

  而后,火光飞掠而去,径直没入了街道另一头的陆少煌体内。

  陡然得到天降馈赠的陆少煌,其实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顾永择堂堂一个筑基修士,为何会被南奕压着暴打。

  但听到顾永择最后的嘶声大吼,陆少煌只是一怔,旋即下意识地惊声讶道:“什么?火种竟是此子?”

  陆少煌有些懵:大家都以为所谓的新火种,乃是类似于异火之种,为永恒明火同源异理之火种。

  结果现在说,明尊眼中的新火种,竟是活生生的一位修士?

  陆少煌甚至有些下意识地心生质疑。

  但顾永择被南奕暴打的一幕,在陆少煌这依旧历历在目。加之又是顾永择以性命为代价传递消息,陆少煌不得不信。

  而后,眼瞅着南奕杀气腾腾地看向自己,虽然接受顾永择馈赠后,正觉自身前所未有之强大,但陆少煌还是果断选择了从心,掉头就跑,不与南奕斗。

  ————

  看上章反馈,似乎是说两千字一章看着不得劲?我就试着来个合章,然后看看大家反馈,是分章更新好些,还是合章更新好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