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章百五 明尊传火何所求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06章 章百五 明尊传火何所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章百五 明尊传火何所求

  第106章章百五明尊传火何所求

  陆少煌身具「火灵」天赋,可在体内容纳多种异火而不生冲突。并且,体内异火愈多,筑基之时便愈强。

  此外,有着「火灵」天赋避免异火源炁之冲突,陆少煌还可以肆意修行多种火法,进而掌握多道术法。

  是以,陆少煌虽是散修,修行之路却颇为顺遂,不仅年方四六已是蜕凡圆满修为,更是战力颇强,不输寻常仙门修士。

  而他此次响应明尊法谕,跑来楚郡,却非是为了谋夺新火种献祭给明尊,而是想着将新火种据为己有。

  毕竟,他修为虽然不如玄阶修士,但火种之争是在郡城之内,他蜕凡圆满,战力又强,未必没有捡漏可能。

  不过,汇合其余永恒明火教教众后,得知陆少煌身具「火灵」天赋,一众教众经过商讨,却是许以人心怒火之火种,请陆少煌出手,破掉南天城镇压诡灵之南天塔。

  人心怒火,亦是异火。

  只是此火神异,却非一般修士能够驾驭。

  唯有陆少煌「火灵」天赋,方可吸纳此火。

  于陆少煌而言,不论最后是否争得明尊法谕之新火种,收获人心怒火,已是不虚此行。

  结果现在,陆少煌又得了顾永择传火。

  虽说传火过程有所耗损,除天赋「火独燃」外,并未全盘继承顾永择之道行。但筑基修士传火,即便只是部分道行馈赠,也能轻易便叫陆少煌撑着。

  陆少煌只觉体内膨胀欲炸,有种怒放之势,想要不管不顾,当场筑基。

  但他不敢筑基。

  保持蜕凡圆满修为,他可以寻个地方躲起来避风头,等到楚郡郡守收回封城令那天,再行远离。

  可现在筑基,不说动静太大会暴露踪迹,他被困在城里,即便筑基了也会最终跌境,纯属徒劳。

  所以,陆少煌急需找个地方闭关入定,等彻底消化继承自顾永择的道行,不会被这些道行馈赠推着不得不筑基时,再行出关。

  至于顾永择让他带话,说明尊法谕之火种实乃南奕,这个消息,陆少煌只能等出关后再传出去了。

  陆少煌寻到一个下水道口,微一咬牙,展开遁法,化作一道虹光飞入下水道,寻了个地下管道空洞躲起来。

  不过,闭关入定之前,陆少煌回忆了一番顾永择言语,开始催动天赋「火独燃」,循着同修「永恒明火诀」之感应,向城外教众发起借法请求。

  并非真的要寻求借法,而是以长短不一的特定间隔顺序连发请求。

  按顾永择早前所说,可以用这套间隔顺序,传递特定信号:等我出城!

  …………

  陆少煌掉头就跑时,南奕没有去追。

  一来是因为隔着一条街,南奕追之不上;二来则是因为,「万法禁行」被顾永择以献祭之法强行撬开后,威能正在快速消退。

  此时此刻,倘若真让南奕再与陆少煌斗起来,挨暴打的只会是南奕。

  南奕吓退陆少煌,纯粹是靠着暴打顾永择之势,让陆少煌拿不准情况,选择从心。

  此外,捞了一手传火火光的南奕,一时之间,也感觉有些撑。

  虽说顾永择顶着「万法禁行」献祭传火,耗损不小;传火之火光,又是大半归了陆少煌,只让南奕捞走少许。

  但对尚处养气期的南奕来说,筑基修士的少许馈赠,也堪称丰收。

  首先是道行馈赠。

  陆少煌身具「火灵」天赋与「永恒明火诀」,可以完美继承他分得的百余年道行。

  而南奕修行《小无相诀》,以无相源炁转化法力,按理说并不能继承转化顾永择道行——强行继承,只会导致源炁冲突。

  但南奕身具「全愈」天赋,却可拼着源炁冲突与溢散,强行继承转化。虽说转化率不高,但算下来也有十五年道行

  合上之前道行,共计三十年道行,不仅让南奕养气入门,更是一步跨入养气小成阶段。

  再往后,便是四十年道行,养气大成。

  五十年道行,养气圆满,可蜕凡。

  七十年道行,蜕凡小成。

  九十年道行,蜕凡大成。

  百年道行,蜕凡圆满,可筑基。

  当然,道行积累,终究只是积累。

  胆子够大,积累不足亦可强行破境;万事求稳,积累圆满,仍可继续积累。

  不过,对南奕来说,眼下养气入门的最大作用,却是可以将修行功法,从入门功法《小无相诀》,更换为《小无相妙法》,进而得到「无相为相」、「无相妙法」两道术法传承。

  说回传火馈赠。

  道行馈赠之外,第二个馈赠在于「永恒明火诀」。

  顾永择「火独燃」天赋,作为传火核心,直奔陆少煌,并未叫南奕截胡夺去。

  但南奕身上本就带着永恒明火印记,气机牵引下,却是捞到了永恒明火教之传承,「永恒明火诀」。

  不同于仙门以功法传承,永恒明火教核心传承,却是在于一道术法,即「永恒明火诀」。

  【志名:永恒明火诀。】

  【志类:术法。】

  【志述:焚尽万法,合于一道。】

  【灾厄·绝:三分归元,七分合道。】

  在南奕看来,明尊即熵尊,而永恒明火教的教义道理,本质上即是秩序再分配,以他人熵增,换来自身熵减。

  其教派核心传承「永恒明火诀」,亦可视作洗点之术——只需将三成功力献给明尊,就能洗点保住七成心血。

  在此世,功法修行、术法修持,皆与源炁挂钩。在不准备散功重修的情况下,就算得了其它源炁归属的功法、术法传承,也很难直接修持。

  须得彻底吃透法理后,根据自身法力性质进行改动,方能成功缔结法种,进而掌握修持。

  可是吃透法理,肯定比照着法决真意按部就班缔结法种来得麻烦。

  比如南奕,自坊市购得《夺目法》后,至今仍未吃透其法理。

  但若是有「永恒明火诀」在身,就不一样了。

  看中什么术法,直接修持即可。

  若有源炁冲突,直接以「永恒明火诀」洗点。

  只要多缔结几次法种,亲身体悟,很容易便能吃透法理,进而转化为自身源炁法力适用之术法。

  而且,受限于人体九宫,此世修士修持术法颇为谨慎,多是确保相应术法合乎自身道途,才会进行修持,缔结法种。

  毕竟,一旦缔结法种,强行废除伤及九宫,会影响自身根基底蕴。

  可「永恒明火诀」在身,却不必顾虑这些。大可随修随洗,快速完善九宫技能体系,并随时调整技能搭配。

  就算修行界功法、术法传承不易寻得,只要有耐心,也完全可以在凡间物色适合的天赋神通,不断完善自身道途架构、技能体系。

  比如,像南山县医官许洛那般,蹲在民间钓鱼,寻找意外觉醒天赋的幸运儿。当然,许洛蹲守南山县,主要是看好顺风镖局燕青云,等待着燕青云觉醒天赋、道果成熟的那一天。

  只不过机缘巧合下,许洛提前撞上南奕,虽不知南奕究竟有着怎样的天赋神通,但仗着「永恒明火诀」可以洗点,却也是准备先夺了再说——结果阴沟里翻船,被南奕反向献祭给了明尊。

  总而言之,靠着「永恒明火诀」之神异,其教虽是魔教,不如仙门正道传承完备、自成体系,但一应教众之战力,并不逊于仙门修士。

  南奕截胡「永恒明火诀」,明悟其效用后,亦是心喜不已,双眸为之一亮。

  但他脸上喜意,只一闪即逝。

  「永恒明火诀」乃明尊传承,须接引永恒明火之源炁,于体内缔结相应火种。

  南奕不敢修。

  觉醒「天子剑」、创出《奕经》后,南奕已经意识到,此世大能,人均钓鱼佬。

  自己都能割奕武者之韭菜,明尊身为仙神,没道理不在「永恒明火诀」中留有后门。

  南奕觉得,他若是修了「永恒明火诀」,只怕是羊入虎口,主动送上门。

  毕竟,南奕忘不了顾永择托陆少煌带的话,说:他才是明尊所求之火种。

  对于永恒明火教袭扰南天城,南奕一直抱着吃瓜群众之心态,只想于战场边缘看热闹。

  就算他趁乱来找马良报仇出气,竟意外堵了顾永择逃跑之退路,不得不以「无相纸」展开「万法禁行」之法域,暴露内功,逆斩筑基,南奕也只当是倒霉:

  自个倒霉,没法继续藏底牌;顾永择亦倒霉,退路被堵不说,还被养气修士跨两重境界反杀。

  但现在看来,最倒霉的却是,他暴露在了顾永择面前。

  听了顾永择临终之言,南奕先是一惊,未曾想到永恒明火教竟是冲着自己而来;

  接着满心疑惑,不解自己咋成了永恒明火教目标、明尊所求之火种。

  他不过是反杀了许洛而已,不至于啊。

  就算杀了小的来老的,也犯不着直接惊动明尊才对。

  连许洛不知什么身份的亲戚许贤,也或是因仙魔有别,或是因另有恩怨,并不在意许洛之死。

  南奕当时陡然见到许贤,已经做好了无奈身死之心理准备。不成想许贤只对许洛感兴趣,根本不在意南奕如何反杀的许洛。

  此后,南奕只当此事早已揭过,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结果现在,顾永择居然说,他被明尊盯上了。

  南奕一阵无语,自己何德何能,竟能被明尊看上?

  他想了又想,突然发现,好像不是不可能。

  明尊即熵尊,永恒明火即熵增之火。

  明尊之道、之法、之术,在南奕看来,基本都围绕着“秩序再分配”这一概念。

  既是与“秩序”有关,南奕身为穿越者,代表着新的秩序,于明尊眼中,自然可以看作是新的火种。

  而顾永择,也正是在意识到内力存在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明尊所求之火种,非在书院,而在南奕。

  终于想通此中关节的南奕,默然无语,感到一阵压力落在了肩头。

  从顾永择临终之言中,南奕轻易猜出,因龙气法禁之故,不少永恒明火教玄阶修士并未入城,只在城外压阵,让顾永择尝试于南天城中谋夺火种。

  虽说顾永择误以为所谓火种指的是瀛州岛至宝,不仅自身被陶知命教做人,还叫南奕看了好一阵热闹。

  但机缘巧合,亦或许是在明尊暗中引导之下,顾永择终究还是碰到了南奕,进而明悟南奕才是明尊所求之火种。

  等消息传出去,城外一众玄阶修士,自会盯上南奕。

  相较于强闯无相书院,收拾一个养气修士,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南奕颇感压力巨大。

  他目光闪烁,暗自思道:陆少煌会否瞒下消息,尝试独自找他麻烦?

  不过此念刚起,南奕便自否了:如果陆少煌没见着他暴打顾永择一幕,说不定还会自恃修为,想着独自行动。

  但陆少煌亲见顾永择被自己暴打,又受顾永择临终所托,多半不会瞒下消息。

  南奕绝了侥幸心思,轻轻叹气。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都得时刻假想有多位玄阶修士欲行不轨,绝不能大意。

  不过事已至此,再纠结也不会改变什么。

  南奕收回忧心,继续盘点当下。

  「永恒明火诀」,他不敢修,也不会修。

  但并不意味着「永恒明火诀」无用。

  他可以参悟其法理,尝试化用。

  并非是尝试以无相源炁化用出永恒明火之效,而是以「全愈」天赋为基,补全「全愈」,如同将「无相小解」融入「洞真」一般。

  「全愈」天赋之觉醒,既源自南奕前世癌症之特质,亦多少受着永恒明火几分影响,讲究损不足以奉有余,夺造化以全自身。

  相较永恒明火,异曲同工是谈不上,但两者法理,确有几分相似,或可参考补全。

  此外,除去截胡的部分馈赠外,顾永择还留下了两物。

  分别是一块南奕居然无法解析的血晶,以及一块马牌。

  南奕看了一下,马牌是件一次性诡器,可在灵境召唤一匹诡灵宝马。再许以某些特殊货币,便可乘坐宝马穿越不同灵境,包括从诡灵境,穿越到其他地界的元灵境,进而回返现世。

  由此来看,血晶应该便是可在灵境使用的某种货币。

  南奕收下血晶与马牌,确认无所遗漏后,开始寻思,接下来,该向郡府如何交代、交代多少?

  ————

  感谢「不白小君」打赏500,感谢「懒打」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