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章百六 武道之火燎楚郡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07章 章百六 武道之火燎楚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7章 章百六 武道之火燎楚郡

  第107章章百六武道之火燎楚郡

  南奕逆斩筑基,并非是一句「无相纸」摹拓万法禁行之效,便能简单交代过去的。

  「无相纸」并不算稀奇,摹拓万法禁行之效,之前也只需去南天塔附近转一圈就行。

  可别说养气借此逆斩筑基,便是蜕凡修士依葫芦画瓢,也很难逆斩筑基。

  只因万法禁行,并不能阻止修士展开蜕凡真身。

  筑基修士,不仅真身肯定强于蜕凡修士,武功这块只要保持兼修,靠着年岁优势,也多半强上一截。

  再者,「万法禁行」,本质是将龙气法禁压制之力百倍增幅。须先有「龙气法禁」,其次才能展开「万法禁行」。

  换言之,只要离了凡人聚居之城,即便是用「无相纸」摹拓相应神效,也无法复现。

  而正常来说,筑基修士本就不会轻易跑到龙气法禁范围内。

  是以,筑基修士,几乎不可能被养气修士逆斩。

  在此情况下,南奕逆斩顾永择,肯定要给个交代说明。不说交代得人尽皆知,起码须在郡守楚狂生面前,暴露内功一事。

  换作之前,南奕或许会想着,只向楚狂生给个交代就好。

  大家都是无相仙门弟子,且楚狂生这次,全靠求着陶知命出手,才没让无相书院被魔修攻破。

  便是看在陶知命的面上,楚狂生应也不至于太过声张,故意对外泄南奕的底。

  但是,一想着还有不知多少玄阶魔修对自己虎视眈眈,南奕就觉得,自己没法继续安心苟了。

  与其低调行事,不如稍微高调些,曝光内功,并借郡府之力宣扬开,快速成名起势。

  南奕倒是不太在乎聚众加持的内力。除非与其他天赋结合成功,让内力带上更多的神异特效,否则正常修士斗法,也就能让内力冲抵「全愈」之消耗。

  可成名起势,于冥冥中吸纳信者日常散逸之灵性,就有点像是前世所谓的香火,借以养气修行,能快速增进道行。

  南奕一阵思索。

  不过他也没等多久,便有一队武安卒姗姗来迟,却是之前守在南天塔的贾维丰等人。

  南天塔破后,除去赶去收拾百诡日行烂摊子的部分武安卒,贾维丰领着剩余人马,欲追上缉拿陆少煌。

  但不论陆少煌还是顾永择,皆修有遁法,速度远在寻常武安卒之上。这两人撞见南奕,或死或逃后,贾维丰等人才姗姗来迟。

  贾维丰见着南奕,有些惊讶,没想到会在顾永择遁光落地处见到南奕。

  他正欲问南奕,何时至此,可曾见到顾永择落地后去向,便陡然看见了南奕脚下衣物。

  永恒明火,只烧人,不烧衣。

  南奕脚下这堆衣衫,虽有些破碎,但仍旧认得出来,是顾永择之前所穿。

  贾维丰登时卡词:“南小哥,你这……”

  衣物上还有着打斗痕迹,贾维丰见状,自不会认为顾永择是脱下全部衣物赤身逃离。

  但他不解,为何南奕会在此,还似激斗完不久。

  南奕微微一笑。

  既然决定接下来要快速成名起势,南奕也就不再遮掩。

  他一边顺手激活诡器莫测戒「邀名于世」之效,一边坦然说道:“适才意外遭遇筑基魔修,为求自保,只得与之斗法。他不敌我,自知必死下,竟自我献祭,将一身道行传给了前些天那位陆少煌。”

  贾维丰听得有点懵。

  不单是他,其他武安卒也很懵。

  明明南奕说的每个字都能理解意思,但连起来听,就特别茫然。

  什么叫筑基魔修,不敌养气修为之南奕?

  人言否?

  虽然南奕说的是魔修最后自我献祭,但能将魔修逼到这般地步,已与亲手打死魔修无异。

  莫测戒「邀名于世」之效,可以加深他人印象。

  此时此刻,一众武安卒便将南奕略带自矜之笑容,深深记在脑海。

  并且,他们只要一想到南奕这笑容,想到南奕几乎是以养气之身打死筑基魔修,就忍不住心生疑惑:此人言否?

  “具体如何与魔修斗法,事涉在下隐秘,暂时不便告知诸位。不过稍后我会去请见郡守,向郡守交代具体情况。”

  南奕说完,又去扶起之前被顾永择打晕丢一旁的郭来,以「全愈」将其唤醒——顾永择打伤郭来时,身处万法禁行之法域,无法使用玄阶法力,只以肉身之力打晕郭来,恰属于「全愈」可轻松解决之范畴。

  唤醒郭来后,南奕示意郭来先默声,然后便带着他离去。

  而贾维丰等人,竟眼睁睁看着南奕远去。

  按理说,顾永择死于南奕之手,贾维丰他们就算不当场问个清楚明白,也该护着南奕去向武安监监主,或郡守,亲自交代。

  但眼瞅着南奕要走,寻常武安卒是想着:倘若南奕当真能轻易打死筑基魔修,那就妥妥的是自己人。

  毕竟,南奕之前在武安监出手救下郭来与裴清采,大部分武安卒都有印象,知道南奕兼职行走之身份。

  既然南奕是自己人,他们也就不多管了,只由领队贾维丰来定。

  而贾维丰,则知道南奕引路之人正是陶知命。

  既知南奕底细,贾维丰也就不欲多事。

  反正南奕说了,稍后便会请见郡守进行交代,贾维丰便不想特意护着南奕去见人。

  不过,目送南奕远去后,贾维丰还是立即取出一张传音符,将此地情况及时向武安监监主做汇报——

  这传音符,乃术法符箓,效力只能维持数日,是郡府特意于最近炼制,用来及时指挥联系的符箓,效能颇强,能一次性传音交代不少话。

  贾维丰汇报后,很快,消息便一路传到了楚狂生处。

  身为郡守,满脸疑惑的楚狂生,当然不会耐心等到南奕来找他交代。

  他习惯主动。

  楚狂生当即掐指,准备推算看看,南奕到底是如何逆斩筑基魔修。

  结果刚一掐指,正待细算,楚狂生指甲,突然裂开。

  这下,楚狂生直接沉默了。

  而在旁陪立的楚天行见状,瞳孔则是猛地一缩。

  这一幕,于他而言,十分眼熟。

  他上次在坊市,欲购无相源丹,却被一佩戴猴子面具者言语挤兑,不得不放弃。

  楚天行当时,便想掐指推算猴子面具者的真实身份,结果指甲裂开,神通直接被破。

  原本,楚天行还道,猴子面具者,或是书院内不知哪位师兄。

  结果现在一看,那位猴子面具者,赫然便是南奕。

  楚天行默然:难怪书院开学,自己一见南奕便有些来气;想来,或是源于冥冥之中的心血感应。

  而楚天行在坊市里与人起纠纷之事,楚狂生亦是知晓。

  他虽放养楚天行,基本不给楚天行太多帮助,培养其道途独行之心,但一直都有暗中关注楚天行每日经历。

  见楚天行瞳孔猛缩,楚狂生暗吸一口气,故作淡然道:

  “南奕此子确有古怪,竟能入陶师兄法眼。其文画双修,小小年纪便已著书刊报,邀名聚望,非比寻常。但其似喜博名,爱出风头,虽成烈火烹油势,煊赫一时,却非是长久计,易生贪功冒进之忧。行儿你稳扎稳打,按自己步伐修行即可,不必非得与他争个高下。”

  “孩儿知道。”楚天行沉声。

  看出楚天行多少还有些口服心不服,楚狂生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接道:“再有十年,为父将卸任突破。届时,你若是能接住郡守一职,于官场积累名望,养气修行,便是后来居上反超南奕,也不无可能。”

  当官牧民,方是此世仙门修士,于炼精化气境修行之正道。

  毕竟,文坛成名,未必能征服多少读者身心。

  可凡间百姓,万千年来受王朝教化,早已习惯头上有官员,身心皆顺服。

  只要当官,就能牧民。

  楚天行闻言,面上顺从地轻轻点头。

  然后,楚狂生不再分心,也不再继续推算南奕,转为推算顾永择。

  永恒明火教,尚有不少玄阶修士在城外压阵,屏蔽天机,既不让南天城动静往外传,也是护住顾永择,不让顾永择底细与躲藏方位等,被人推算清楚。

  但收到具体消息后,楚狂生若只是立足南奕所说,推算顾永择是否确实身陨,却是不受影响。

  他稍加推算,确认顾永择已死,眼下还被城外魔修护住跟脚、屏蔽天机的,只剩几位黄阶魔修,如陆少煌。

  然而,越是确认顾永择死讯,楚狂生便越是疑惑。

  南奕,究竟靠何手段反杀顾永择?这种手段又能否复用?如果逼急了南奕,是否自己也会敌不过南奕?

  楚狂生微生忌惮,即便心中愈发好奇与疑惑,却也只能耐心等着南奕来找他。

  …………

  却说南奕适才,正与郭来简单交代吩咐。

  忽觉「莫测戒」发热,南奕不假思索,动用诡器之力,直接破去卜算。

  他此前之所以在贾维丰等人面前「邀名于世」,就是为了留有一次「欺天莫测」在手。

  南奕不知陆少煌忙着闭关,根本来不及往外传话,也没想到会是郡守在行推算。

  他还道果然是有永恒明火教修士在推算他,当即毫不客气地破去其法。

  南奕继续交代郭来。

  虽然郭来被打晕的有点早,不知后续详情,却也是知道南奕展开「万法禁行」一事。

  南奕让郭来先守秘,啥也莫说,然后道:

  “具体我是以何手段反杀魔修,后续不久当公开。届时,我或许会另有安排麻烦郭老。至于眼下,我却得先回趟书店,找师兄商量。”

  郭来连连点头。

  他愈发觉得做南奕护道卒不亏。

  南奕表现越强,就意味着南奕修为反超他那天会越早。

  只要等到南奕筑基,有着南奕护法,郭来便终于敢跟着破境筑基。

  照例在隔了一条街处挥别郭来,南奕回到诚友书店。

  此时,陶知命打退顾永择后,已经回到书店继续摸鱼看小说。

  南奕步入书店,低声呼道:“陶师兄,师弟我现有一事,急需师兄指教。”

  听着南奕似曾相识的语气,陶知命抬头道:“伱这次,不会又觉醒了什么天赋神通吧?”

  “没有没有,只是我刚反杀了之前强闯无相书院那位筑基魔修,却需给郡守一个交代。以及,城外还似有不少魔修,蹲守于我。”

  除去自己疑似明尊所求之火种未说,只说永恒明火教似乎是冲着自己而来外,南奕基本交代了七七八八,连截胡「永恒明火诀」却不打算修,只想着参悟法理融入「全愈」,都说出来征询了一番陶知命意见。

  陶知命面色古怪。

  他没想到顾永择遁光逃离后,竟是撞上了南奕。

  亦没想到,南奕仗着内功,竟借助「无相纸」反杀了顾永择。

  但陶知命更加没想到,魔教兴师动众跑过来,本是为了找南奕麻烦,结果稀里糊涂,竟会错了意,变成了找无相书院麻烦,试图夺取最近存放于书院的瀛州岛至宝。

  “永恒明火诀?明尊?此教当是永恒明火教,你不修此术实乃明智之举。若能参透法理,融入「全愈」天赋也不是不行。可是,永恒明火教众人,为何会来找你麻烦?”

  陶知命静静看着南奕。

  他不介意南奕藏有秘密。此世修行,最要紧的便是藏住底牌,免得被人针对。

  但有些事,南奕若不说清楚,他也不好为南奕遮掩,没法让其他人不生疑惑探究之心。

  南奕讪讪道:“或许与我上次在南石村,反向献祭了此教修士有关。当时,临被献祭,我感知到永恒明火,脑子里便多了些明尊之道。我不想死,便反向献祭了魔修。然后魔修死前,曾惊讶地称我为天生圣子。”

  陶知命狐疑地看了眼南奕。

  他一直以为,南奕南石村遭劫,是被度厄仙门修士路过救下。

  结果现在发现,南奕不仅是养气逆斩筑基,更是曾以凡人之身,反向献祭魔修——这事能成,只能说明,在永恒明火教教义道理上,南奕比魔修还魔修。

  陶知命颇感无语。

  不过,虽然知道南奕多少还藏了些话没说,且陶知命自己心里已微有猜测。但南奕所说,已足够对外交代,陶知命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他只是道:“内功可以对外交代,就说著书刊报,竟弄假成真,觉醒天赋,当真创下了内功心法。至于天赋「天子剑」具体效用,却不必说了。”

  “然后,永恒明火教真正目标在于你,言你是天生圣子,想要将你掳走,也须说清楚。后续若欲解决这些魔修,此事当不能隐瞒。”

  “不过,你却不用担心郡城与书院,替你挡了一劫会有什么麻烦。你既为无相弟子,哪怕魔修当真是冲你而来,仙门也自会护持于你。”

  听到这,南奕心头稍松。

  别的事,他都心中有数,不太担心。唯有这次害得郡府跟书院替他挡劫,损失惨重,南奕拿不准交代清楚后,会不会惹来麻烦。

  陶知命继续说着:“此次魔修袭扰,南天城损失不小。但究其根底,在于楚狂生玩火,想借机做掉赵家,任由魔修搅动人心。却不想,魔修手段离奇,竟能顶着「万法禁行」炸掉南天塔,方有后续之乱。”

  “于郡守而言,此事算是失职。他此刻,只想设法揭过此节。而你创下内功,却是一件妙事。楚狂生眼下,不仅不会追究你私传武道之事,还会主动为你造势,以内功心法转移众人注意力,安定民心。”

  南奕秒懂:炒作舆论,转移时事话题嘛。

  这事他熟,在他前世所在之地,此类操作分外常见。穿越一遭,还能再次体验舆论炒作,南奕心中,只觉格外微妙。

  他好像彻底明白了,此世修行界的正常打开方式。

  ————

  感谢「王三知」打赏

  昨天返程赶车,更新稍有耽搁,实在不好意思。本章便多更了五百字,聊做弥补,望见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