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章百拾 南奕讲道茶会邀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11章 章百拾 南奕讲道茶会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1章 章百拾 南奕讲道茶会邀

  第111章章百拾南奕讲道茶会邀

  二月二十,偶数日,又是书院上课的日子。

  在顾永择身陨后,魔修暂时偃旗息鼓,学子们也就重回上课日常。

  这些学子,暂时还未入道修行。

  他们或是对内功有些好奇,或是在追《大离双龙传》更新,或是单纯给南奕捧个场,每天来书院时,大抵都会顺带买上一份《明报》。

  然后,他们便看到今日《明报》上,留有版块刊载《志士仁人》。

  何以为侠?

  志士仁人。

  南奕所在之聊斋,一众同学正是少年意气最盛之龄。

  他们看完《志士仁人》,心中顿生慷慨激昂之气。

  只因南奕此文,呼吁世人伸张大义,当不畏强权,不受利诱,以心中浩然正气,践行侠道,敢于亮剑,直面腐朽之顽疾。

  其文其理,本质上就是在为底层民众发声,乃是一篇立足于民心大义之雄文。

  平民出身的书生学子,正是热血年龄,阅此文时,竟生感同身受之感,仿佛自己也在跟着仗剑直行,呐喊出声。

  他们围住南奕,七嘴八舌地提问,询问关于侠道、关于内功的点点滴滴。

  当讲师来斋舍时,见状,干脆也不自己讲课了,直接让南奕上台讲课。

  南奕并不怯阵,欣然上台。

  《志士仁人》,虽是南奕文抄自王阳明之作,但他并非单纯搬运,而是结合自身所需,加以修改,另起论述。

  南奕首先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等论点,提出民本思想。

  接着,南奕并没有提什么民主言论,而是以民本思想为基,论述大仁大义。

  他认为,百姓忙于生计,很难为自己发声。但这并不能表示,百姓利益受损时,就活该忍气吞声。

  作为有志之士,追求大仁大义,当坚持为百姓发声。

  只要能为百姓争取利益,就是在践行侠道,养一身浩然正气。

  只不过,在追求践行侠道的过程中,需要一定手段,才能行侠仗义。

  这个手段,可以有很多。

  但南奕选择了武功,并为修炼武功的志士仁人,开辟内功,丰富武功手段。

  所以,南奕开辟的侠道,暂时来说,基本可视作武侠精神。

  在南奕介绍后,不少同学都对内功挺感兴趣。

  若让他们辛苦练武技,南奕同学有着自知之明,知道自个很难坚持。

  但内功前期,只需要打坐就行,大伙基本都想试一试。

  不过收到讲师传音,说分享文章学说可以,但内功暂时别往外传的南奕,只能歉然道:“内功修炼,暂时靠的是手把手带人入门先。大家若只是单纯想体验内功,烦请等待一段时间,让我近期先处理好那些前来找我的江湖武夫。”

  「奕名」即南奕笔名的消息,并不算彻底公开。

  但此事毕竟没有特意保密,郡城之中,个别消息灵通的江湖武夫,最近其实已经跑到诚友书店附近来找过南奕。

  对这些武夫,南奕只说:不准在书店外面跪下,他会找人暗中考核评估他们是否适合修炼内功。

  凡是想通过下跪,或者别的方式闹出动静,欲以道德绑架逼迫南奕传授内功者,直接永世不传内功。

  而暗中的考核评估,主要是由郭来暗访,了解这些武夫的具体品行。

  目前,暂时没有武夫当真在诚友书店外行跪礼,惹出会导致南奕即「奕名」之事彻底暴露的动静。

  不过,这些武夫,最近还是蛮喜欢在无相书院和诚友书店外转悠,想和南奕来个“偶遇”。

  …………

  而当聊斋这边,南奕侃侃而谈创作《志士仁人》之心路历程时,楚天行所在斋舍,却是不同景象。

  楚天行身为斋长,为斋舍题一「问」字,号曰问斋。

  他本意想的是,当下正处大变之世,百工技术快速发展,不少学说思想也是日新月异。身为学子,当有求学之心,多问多思,方能有所成。

  但今日,楚天行只想让他班上的同学统统闭嘴。

  他这个班,相当于公子班,基本都是世家子弟出身。

  就算因未曾觉醒天赋神通之故,没能提前入道修行,却也多少知道些修行之事。

  所以,对于内功一说,他们并不怎么好奇。

  而在看了南奕所作《志士仁人》后,他们虽觉南奕写得不错,自身情绪也有些被文章带动,但这群公子哥,仍旧冷静。

  因为,立场不同,阶级不同。

  虽然南奕并未挑明何为腐朽之顽疾,但公子哥们心里门清,若真按南奕文章行事,所谓侠客,就算不特意针对各大世家,也一定会和世家产业起冲突。

  他们自不会当真往心里追捧南奕文章。

  不过,虽然不打算追捧南奕,但当着楚天行的面,这群公子哥,却是最喜欢吹捧南奕了。

  某种意义上,这群公子哥,甚至比平民班的南奕同学,还要能吹南奕。

  直把南奕吹得天上少有、人间难寻,犹如谪仙降世。

  甚至还有人,吹完之后,故意跑来问楚天行意下如何。

  楚天行气得紧抿双唇,生怕自己忍不住开口骂脏话。

  南奕文章他也看了,心里觉得南奕是在沽名钓誉。

  他不否认南奕文章写得极好,可他并不认为南奕能成为志士仁人。

  当然,“沽名钓誉”这种评语,楚天行心里想想也就是了,并不会当真说出口。

  可被迫听着周边人都在提及南奕,哪怕明知这些人是在故意拱火,楚天行还是忍不住心中有气。

  他亦不知自己究竟是在气南奕,还是在气这群拱火之人。

  他只想让这群人闭嘴。

  好不容易捱到讲师来上课,楚天行才勉强让耳朵躲个清静,不再听旁人这里说起南奕长,那里说起南奕强。

  而到了午间课毕时,眼见这些人又想来自个旁边讨论南奕,明吹捧实拱火,楚天行紧抿双唇,立即起身去寻助教秦南衣,准备找秦南衣告假数日,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来上课。

  结果,秦南衣也是一下课就动身往外走。

  楚天行只能追着出了斋舍。

  眼见秦南衣去向并非书院外,而是直奔书院另一边的斋舍,猜测其是去找南奕,楚天行忍不住传音问道:

  “师姐匆匆而走,可是去寻南奕?不知师姐找他,是为何事?”

  “确是去找南奕。再有数日,便是我家茶会。我想请他参会。”秦南衣稍微收慢了步伐,“你是有事寻我么?若非是要紧事,直接传音告诉我即可。”

  楚天行并未说起请假之事,而是诧异道:“邀南奕去茶会?可他乡民出身,非是世家子弟。”

  秦家栽有茶树,是为悟道茶。

  每年二月下旬采摘一批茶叶后,秦家都会举办茶会,邀楚郡各家年轻修士一起品茶,算是结个善缘。

  因茶叶有限,各家最多邀请两位,皆是年轻一辈之翘楚。

  像楚天行问斋之同学,虽是世家出身,却尚未入道修行,根本得不到邀请。

  甚至包括楚天行,因之前亦未入道,也是在今年才首次收到邀请。

  却不想,一直不曾邀请平民修士的秦家茶会,今年竟欲邀请南奕。

  因是传音对话,仍旧背对着楚天行的秦南衣,眸现异色。

  她因坊市之经历,对楚天行略感心厌。

  知道楚天行与南奕不太对付,秦南衣虽然不会像楚天行同学那般故意拱火,但见着楚天行诧异模样,却也有意淡淡开口:

  “我家茶会,从来说的都是,邀请年轻一辈之翘楚,互通有无,结个善缘。往常不见平民修士,只是因世家修士底蕴更厚,少有不如平民修士者罢了。”

  往常少有,但今年却有。

  品出秦南衣潜台词的楚天行,嘴角不禁一抽。

  魔修来袭之前,他一直不曾在意和南奕之间的虚名之争。

  因为楚天行知道,不管是《南天学报》的有意拉踩,还是书院同学的故意拱火,都是因为他乃郡守之子。

  只要他不犯错,稳扎稳打,等到楚狂生筑基后,就有很大概率继承楚郡郡守之位。

  同样觊觎郡守位置的其他世家之子弟,只想让楚天行犯错。

  他们个个心怀鬼胎,不约而同,都想的是故意给楚天行挖坑,找麻烦。

  拉踩也好,拱火也罢,楚天行心中门清,自不会当真在意他人言语,也不曾将南奕放在心上。

  可是,时至今日,此前不曾在意南奕的楚天行,不得不将南奕放在眼里。

  他之前不在意,只是因南奕连平民都不算,乃乡民出身,身份卑贱。

  就算南奕文章做得好些,也只是凡人文章罢;他人拉踩或拱火,亦不过虚名耳。

  他乃郡守之子,只要修为强于南奕,就不必在意些许虚名。

  可是现在,南奕不仅逆斩筑基魔修,闯下不小名头;更是借机晋升,直入养气小成,远胜楚天行;乃至于著书作文,都在今日发表惊人之语。

  而同样今年才入道修行的楚天行,眼下却跟之前的南奕一样,连养气都尚未入门,只是借觉醒天赋神通之便利,一步跨过了藏精期修行。

  现在,楚天行与南奕之间,已经不是什么虚名之争了。

  而是楚天行,当真不如南奕。

  甚至连郡守楚狂生,都专程宽慰了楚天行一句,说南奕眼下煊赫一时,犹如烈火烹油,势不可久,让楚天行稳扎稳打即可,不必争一时之高低。

  楚天行沉着脸,没再继续传音秦南衣,也没有当真向秦南衣请假数日。

  他只是默不作声地,往书院外的方向走。

  而秦南衣神识感应这一幕,却是心中暗笑。

  早在问心台给南奕问心之时,发觉南奕一心向道,心性坚韧,全无半点犹疑,秦南衣便觉得,南奕恐是天生道子。

  秦南衣当时之所以略有失态,正是因为她当时便已然预见自身道行境界会被南奕轻易反超。

  她虽然不会生出“此子断不可留”之念,却也难免有些道心不稳,怀疑人生。

  天生道子,生来就是为了告诉其他人,安心做个凡人挺好。

  给南奕问心完后,秦南衣立马就跑去闭关稳住道心,并在后续又专程跑去坊市,观散修修行之艰难,宽慰自己修行之顺遂,已经胜过诸多修士。

  可以说,秦南衣完全是去找散修的优越感,方才走出被南奕打击的心理阴影,重定道心,免受心魔之扰。

  看到楚天行沉着脸走远,秦南衣暗道:楚家代代霸道,先是楚霸王自秦家手中强势夺走郡守之位,又有楚狂生压制楚郡各大世家二十余载;为了让楚家第三代,也就是楚天行觉醒天赋神通后再入道修行,更是死光了楚天行原本有的弟弟妹妹。

  再过数年,楚郡世家年轻一辈,未必能有胜过楚天行者。

  可偏偏,世家无人能及,却又横空杀出了一位南奕。

  若是再给南奕数年,怕是都不用考虑年轻一辈是否能及,完全可以直接考虑楚狂生,能否守住郡守之位。

  想到秦家适才专程派人来书院附近传音告诉她的事,秦南衣眸中异色不断,在聊斋外等到了南奕。

  “南师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收到秦南衣传音,南奕正好向仍旧围住他问个不停的同学告辞,陪秦南衣走了几步,避开人群。

  “师姐找我,可是有事?”

  “再有三日,我家设有一茶会,想邀师弟你一道品茶。不知师弟届时,可有闲暇?”

  南奕眨了眨眼。

  他不想卷入郡守与世家间的明争暗斗,闻言下意识便想拒绝。

  不过想起秦南衣曾在坊市中欲施以援手,虽然他当时没有接受,却也多少记着这份情。

  南奕便未直接拒绝,而是问道:“不知师姐邀我,是为何事?我乡民出身,可能品不来茶。”

  秦南衣怔然,暗道自己迷糊,竟忘了南奕并非世家子弟,不曾听说过秦家茶会,更不曾知晓悟道茶一事。

  “我家茶会,每年一办,只为与郡中年轻俊杰结个善缘。届时,饮的是悟道茶,可助师弟蕴养术法、推演神通,倒并非是让师弟品评茶艺或茶水。”

  南奕恍然,不是专请他一人,也不是凡俗茶会,不用品评茶水滋味就还好。

  但他仍旧稍显迟疑地道:“师姐相邀,奕自然抽得出时间。只是不知茶会上,大家会作何交谈?奕乃乡民出身,却恐届时失礼,伤了气氛。”

  “师弟不必多心。大家届时只相互认识一二,互通有无,不须讲究什么礼仪,不必拘束。”

  见秦南衣眸中期盼之色甚浓,南奕想了想,也就应了下来。

  不提悟道茶之神效,即便考虑到秦家邀请的那些楚郡年轻修士,南奕都可以过去认识认识。

  毕竟,这些年轻修士,以后多半少不了交道要打。

  ————

  调休太折磨人了,调休就算了,居然还在外跑了一个白天

  明天终于是周末了,可以尝试稍微攒些稿子,免得每天拖到大晚上才能更新。

  然后,有要报名龙套的吗?求几个角色名~~(真龙套,茶会剧情不会超过两天,很快就完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