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章百廿九 无因无果幕后使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0章 章百廿九 无因无果幕后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0章 章百廿九 无因无果幕后使

  第130章章百廿九无因无果幕后使

  十二源武,对应十二道真气法脉。

  南奕定下燕青云、郭来两位源武者,对应真气法脉,即是《初脉秘魔经》、《次脉原血经》。

  至于宋忠乃至裴清雪等仙门弟子,若修仙门源炁,却是不适合作为源武者。

  毕竟,师法源炁而成真气,用南奕前世的话来说,叫作山寨。

  蓝星天夏,有义乌山寨;神诡此世,有奕武真气。

  但仙门正道之源炁,却是碰不得。

  然后,南奕也给奕武者灵犀汇聚之界,起了个名,称为武灵界。

  武灵界,南奕并不打算将普通奕武者或真武者拉进来,只在必要时,召源武者讨论一二。

  自此,南奕便在武灵界中,躲了一阵风头。

  其具体心思算计,暂时按下不表。

  且说永恒明火教中,却有一人,名唤李朝阳。

  二月二十三号晚,陆少煌被武安监围杀,被迫呼唤凤凰传承灵境现世,动静不小。

  近日一直在荒野上各自修行的诸位永恒明火教玄阶修士,也为此碰了个头。

  “陆少煌,应该是栽了。”有人轻轻开口。

  “栽了也正常,区区一个蜕凡修士,性格狂傲,竟连我等都不放在眼里。”有人嗤笑。

  陆少煌继承「火独燃」天赋,曾通过激活天赋以借法的间隔顺序,传递消息,说等他出城。

  但一众玄阶魔修,左等右等,却一直没能等到陆少煌出城。

  被陆少煌放鸽子的一众魔修,自是不悦。得知陆少煌遭殃,亦有些幸灾乐祸。

  “人死不足惜。不过城内火种究竟是何情况,却是没个准数。”

  陆少煌隐瞒了南奕即明尊所求火种之事。城外魔修,大抵都是潜心修行之辈,未曾特意关注南天城内动静,一时之间竟有些迷糊。

  毕竟,魔修之间曾有过约定,若以他人助力夺得火种,须在事后回报。既然撒手不管,只需借法顾永择,不少魔修也就干脆寻了个地儿潜心修行。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显懵懂。

  亦有魔修,于城中动静有所关注,心生猜测。

  名李朝阳者,却于此时微微一笑,主动说起自身猜测:“若我所料不差,明尊所求之火种,或许是人而非物。”

  因潜心修行而显迷糊者,颇为好奇。他们在城外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陆少煌出城,看他到底要向大家交代啥事。

  结果等了这么久,陆少煌一直没出城不说。看城中动静,怕是快把他自个给交代了。

  李朝阳自顾自分析道:“顾永择闯无相书院夺宝,生死皆命。但连顾永择发挥出筑基战力,都未功成,只能说明我等欲从书院夺宝,几乎无望。”

  “不少道友便是因此,已然离去。惟有一事不解,陆少煌此子,为何不出城?”

  封城令撤掉后,想离开南天城,其实十分容易。不少黄阶魔修,都已溜出南天城。

  偏偏继承顾永择天赋的陆少煌,竟滞留城中,一直不出城。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或许,陆少煌仍未放弃谋夺火种之念。”

  “按理说来,若火种收容于书院,陆少煌再是骄狂,也不该心生妄念。是以,他既滞留城中,意味着在他眼里,谋夺火种并非完全无望。”

  “这般思来,陆少煌不愿出城,当是他有事欲隐瞒我等。”

  “或许,是顾永择死前,察觉有异,将自身天赋传给陆少煌时,曾让陆少煌带话我等。”

  “他一旦出城,便须将话告知我等。然而,陆少煌有意隐瞒,方才滞留城中不肯出来。”

  “这南天城中,能让陆少煌心生贪念者,定是与明尊所求火种有关。而他不但动心,竟还自觉能以一己之力谋夺成功,则说明,火种绝不在书院之中。”

  “火种不在书院,当是与人有关。或是修士私藏之物,或是修士本身。再加上南天城中,近日新出现了武夫修炼之法,唤作内功心法。或许,明尊所求之火种,应是南奕此子。”

  郡府官方说法中,并不曾披露顾永择身陨详情。但修士之中亦有掮客,会贩卖情报。

  所以,只要有心,就能知道顾永择死于南奕之手,以及南奕开创内功心法,修有内力,以「万法禁行」压制顾永择,继而逆斩筑基。

  只要知道顾永择身陨详情,即便陆少煌隐瞒情报不曾带话,也足以令李朝阳分析出许多。

  一开始,李朝阳还不敢确定,开创内功之南奕,就是明尊所求之火种。

  但见陆少煌也开始跟风内功,一门心思全然围着南奕转,李朝阳登时便心中有数,觉得大差不差。

  不过,得知南奕引路人,即是轻松击退顾永择的陶知命,李朝阳并不打算隐瞒南奕身份。

  见永恒明火教不少修士,不知究竟下,已然心生退意,李朝阳干脆道出:明尊所求之火种,应是南奕。

  乍听此话,不少魔修都有些诧异:火种,会只是一个养气小修士?即便南奕当真是火种,陆少煌会拿不下一个养气修士?

  有人信,有人不信。不信之人,冷眼旁观,默声不语。

  半信半疑者仔细一追问,得知南奕引路人身份,却是蹙眉。

  只要南奕躲在城中深处,就算蜕凡修士能拿下南奕,耽搁的时间,也足够陶知命抵达救援。

  想通此节,一众魔修皆感无语,不由瞥向李朝阳。

  他们觉得,就算南奕当真是火种,此时知晓,也不如不知。

  若是不知南奕身份,他们大不了就此退去,打道回府。

  可知晓南奕身份后,发现火种很可能只是个养气小修士,轻言离去,似觉不甘。

  但继续在南天城外耗着,也不是个事啊。倘若南奕几十年如一日,一直躲在城中不出,他们还能一直耗着不成?

  便是他们愿意耗,仙门就看着他们耗?

  一众魔修瞥向李朝阳,眼神不善。

  这家伙,一看就是故意的。不想自己一个人干耗,便干脆拖着所有人一起空等。非让众人念头皆不通达。

  如果南奕即火种,该不该继续留在南天城外守株待兔?

  一时间,不少魔修皆感迟疑。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信了李朝阳所说。虽说以李朝阳之前表现,不像是在胡言,但终究是有人信有人不信。

  只不过,不信者,大抵皆是退意已决,懒得出声反对。

  李朝阳神色泰然,也不管他人究竟信还是不信。

  反正,能留住一些人,就足矣。

  李朝阳行事,喜欢谋定而后动,不欲冒险。此前算计楚狂生,暗以人心怒火炸掉南天塔,便是出自李朝阳谋划。

  但他同样不喜欢独自行事。

  如果可以,李朝阳只愿藏身幕后,唆使其他人出面。

  道出南奕身份,不仅是为了拖住其他魔修一起空等,更是为了安全感。

  如果只有寥寥数人留在南天城外,看似独吞南奕的概率变大,但一旦仙门有所应对,反倒是易被盯上,不好脱身。

  这番心思,李朝阳没有与人分说。

  他只适时提醒众人,南奕即是火种。别的,一概不多言。

  于是,因传承灵境现世动静,暂且中断修行,重新碰头讨论一二的诸位魔修,在得知南奕即火种后,各怀心思,复又散开。

  有的魔修,或是不信,或是不愿空耗时间,悄然离去。

  有的魔修,倒也不能说是心存侥幸,期望南奕会离城外出。他们知道,至少短时间内,南奕肯定会一直躲在城中。

  但真的就此轻易退走,他们多少有些不甘心,觉得像是在灰溜溜认负。

  于是,二月二十四日,仍有十位玄阶魔修,或因迟疑,滞留南天城外——最早之时,玄阶黄阶魔修,合计三十三位;顾永择死后,走了一些,余十八位玄阶魔修;等陆少煌闹出动静,即便有着李朝阳言说,亦有近半离去。

  然后,是夜,便有缉罪司修士,成群结队,如神兵天降,悄然赶至南天城外,打了十位魔修措手不及。

  缉罪司修士中,筑基修士不多。纯论修为,根本不如玄阶魔修。

  但仙门修士不讲武德,皆是以众凌寡,结阵突袭,还有诸多诡器助阵。

  此外,缉罪司修士,攻伐神通直斩道基,堪称招招暴击,便是筑基魔修,亦不敢撄其锋芒。

  筑基之上的玄阶魔修,倒是能强行突围。

  可道行稍浅、手段稍差,又运气不佳,碰到难缠诡器的筑基魔修,一时之间,却是突围不得。

  随着实力强的魔修陆续突围,剩下几位筑基魔修,不得不面临更多缉罪司修士围杀。左支右绌下,或是被擒,或是直接殒命。

  南天城隐患,就此平息。

  而在一众魔修中,李朝阳倒是无恙。

  他之天赋,名为「和光同尘」。

  代价为“为道日益,为人日损”——自身存在感,会每日削弱,直至被世人永久遗忘。

  这也是李朝阳,明明喜欢居于幕后,却不时出面组织事务,乃至以化身行走人间,博取名望的原因。

  但之所以李朝阳,一直不曾以「永恒明火诀」洗点,洗去此天赋神通,则是因为其效甚强,足以保命。

  当缉罪司修士突然杀至,李朝阳虽惊不乱,直接运使「和光同尘」,既似与天地为一,无所不在;又似跳出此间,哪也不在。

  明明他仍旧在原地未动,亦不曾隐匿身形。

  可正巧对上李朝阳的杨旸等人,却是突然一呆,感觉自己像是稀里糊涂走错了位置。

  他们虽觉疑惑,但其他地方正在交战,也就无暇多想,立即赶往最近的交战之处。

  这却是李朝阳「和光同尘」,直接隐去自身存在感,不仅为众人忽略,更是连相应记忆,也一并淡忘。

  这一天赋,不是隐匿,更胜隐匿。只要他不主动出手,就等若立于不败之地。

  保持着「和光同尘」,李朝阳身处战场,却似置身事外。

  他四下环顾,稍感疑惑。

  李朝阳有想过,楚郡郡府,或许不会放任他们藏身南天城左近。

  但正常来说,也就是请得几位内门弟子,赶过来口头警告一番,还不会来得这么快。

  毕竟,内门弟子,已是玄阶修士,一般不怎么管凡间外门之事。

  结果,竟忽有神兵天降,结战阵,操诡器。

  这种援军,当是朝廷直属,非各郡所能轻易请动才对。

  李朝阳思虑片刻,方才后知后觉想到:这只援军,应是赶去支援瀛州岛,只顺路来此,替南天城解围。

  而大军动向,乃是朝廷机密,轻易不会走漏风声。李朝阳等玄阶魔修,既非大离人士,又久不履凡尘,一时疏漏,却有此劫。

  当然,李朝阳「和光同尘」,劫不加身,自是不以为意。

  至于其他魔修遭劫身陨,与他无关,也不会在意。

  魔教不比仙门,并无同门之谊。一众魔修,也是天南地北聚于此处,此前并不相识。

  环顾四下,冷眼看着同教魔修或死或逃,李朝阳却是忽而有些感慨:

  永恒明火教火种之争,以及瀛州岛至宝之争,本是互不相干的两件事;

  偏偏在此南天城,两事之因果,竟反复相撞。

  先是永恒明火教,误把瀛州岛至宝当作火种,欲强闯无相书院以夺宝;

  后有缉罪司修士,本不应轻动,却为支援瀛州岛之故,途经楚郡,顺手围杀魔修。

  此等巧合发展,他人或许觉得离奇。但在李朝阳眼里,却分外眼熟。

  因为,这种事,以前也常发生在李朝阳身上。

  当他运使「和光同尘」,不仅劫不加身,更是不染因果。

  若有两事因果同时缠身,李朝阳只需「和光同尘」,便能轻易摘掉自身,反叫两事因果另行相结。

  所以,看着同教魔修遭劫,李朝阳古井无波之心,好不容易生出一丝感慨,却是为南奕而叹。

  他感觉,自己是遇到了同行。

  只不过,李朝阳亦有些疑惑。自己是靠着天赋「和光同尘」,才能在必要之时,不染因果。

  可南奕,初入修行,却是凭何无因、为何无果,能将自己抽身事外?

  李朝阳想不明白。

  疗伤治愈之天赋,南奕入道修行前觉醒,很正常。

  聚众加持之天赋,因其著书刊报而觉醒,也说得过去。

  南奕初入修行,便能有两大天赋,已属难得。李朝阳并不觉得,南奕还能有不沾因果之天赋。

  可偏偏,不知南奕是有心还是无意,竟当真让永恒明火教火种之争,与瀛州岛至宝之争,搅在一起,因果混淆。

  李朝阳心生退意。

  若南奕当真有着相应天赋,面对同行,李朝阳知道自己很难算计成功。

  但在离去之前,李朝阳却想亲见南奕一眼。

  这么多天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李朝阳甚是好奇。难得用了「和光同尘」,他便想亲眼看看,南奕身上,究竟有何玄奇。

  「和光同尘」下,龙气法禁亦不加身。只要不主动出手,不破去「和光同尘」,李朝阳便无须担心道行消磨,可在城中自由出入。

  但是,当李朝阳保持「和光同尘」,步入南天城中诚友书店,却愕然发现,南奕已死。

  一时之间,李朝阳只觉荒谬。

  但心念一转,李朝阳登时觉得,南奕绝不会如此轻易死去。

  即便凤凰传承灵境,五人只能活二,已有宋忠、裴清雪得了传承,李朝阳仍旧坚信,南奕绝对没死。

  只可惜,他却是等不到那时候了。

  李朝阳运使「和光同尘」,是将自身存在感削至极限。而其代价,却是“为道日益,为人日损”。

  不想彻底被人遗忘,成为无所不在却又并不存在之人,李朝阳必须得在一日之内停下天赋,做些增加自身存在感之事。

  等不到南奕复活归来的李朝阳,只得满是遗憾地离开诚友书店。

  但李朝阳决定了,他用来博取名望的下本小说,就跟风南奕,也把内功心法给加上。

  ————

  若觉剧情行文有欠缺打磨或润色时,欢迎大家评论留言哈。只要言之有理,肯定会酌情润色行文的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