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章百又卅 凤凰传承绝仙途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31章 章百又卅 凤凰传承绝仙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1章 章百又卅 凤凰传承绝仙途

  第131章章百又卅凤凰传承绝仙途

  二月二十四号清晨,传承灵境隐去。

  裴清雪,出现在南天城某处偏僻小巷之中。

  她取出几张定位符甩手激活,向裴府修士表明自身方位。然后,便欲从小巷深处走到主街之上。

  刚出小巷,裴清雪看到巷口旁有位小女孩,正挎着篮子卖冰糖葫芦。

  小女孩看向裴清雪,怯生生问:“大姐姐,要买糖葫芦吗?”

  裴清雪此时,头痛欲裂,有诸多血脉传承秘辛,正往她识海里钻。

  她受凤凰传承,如不抗拒,便可轻松掌握凰族血脉,踏上诡妖道途。

  但当今之世,人族修士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却是决然不会化身诡妖入歧途。

  裴清雪正鼓足法力运使《阴阳合气法》,尝试压制凰族血脉——就算做不到祛除血脉,也要竭力压制,至少不叫凰族血脉反客为主。

  她又没在武安监兼职行走,一时间竟没认出小女孩实乃诡灵葫芦女。

  听到小女孩邀问,裴清雪不假思索,随口拒绝。

  葫芦女脸色登时一沉。

  “糖葫芦这么好吃,姐姐你居然不买。”

  头痛不已的裴清雪,这才意识到不对。

  但她来不及反应,葫芦女已然出手。

  只不过,葫芦女这回,竟非探手采下裴清雪本身器官,而是抬手一抓,将裴清雪身上包裹中的南奕肾脏,直接捞走。

  葫芦女满意地看了眼手上肾脏,轻吐一口气,将南奕肾脏化作糖葫芦,串在一根竹签上。

  “冰葫芦儿酸,酸里裹着甜;糖葫芦儿甜,甜里裹着酸。冰糖葫芦竹签儿穿,葫芦溜圆冰糖儿连。把它吃来真得好,治病解馋倍儿棒……”

  葫芦女哼着歌谣,蹦蹦跳跳着离开。

  裴清雪又惊又怒,气急攻心下,竟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同样是受凤凰传承,宋忠尚未入道,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忍着身体变化赶往诚友书店。

  裴清雪身为修士,竭力压制凰族血脉,就像是在身体内部拉锯战,排斥反应更重,更显不堪。

  被葫芦女夺走南奕肾脏,裴清雪思绪一乱,登时被凰族血脉传承秘辛攻破心防,陷入昏厥。

  其姐裴清采匆匆赶来,正见着裴清雪倒地瞬间。

  裴清采连忙抢至妹妹身旁,探查裴清雪体内情况。

  她又喜又忧。喜是因裴清雪保住性命,没有死在传承灵境中;忧则是在于,受凤凰传承是祸非福,于妹妹而言,道途已然就此断绝。

  裴清采将妹妹带回裴府。

  直到次日,裴清雪才幽幽转醒。

  “妹妹,你眼下感觉如何?”裴清采关切问道。

  裴清雪却是呆怔片刻,无心回应,只顾着急道:“姐姐,我没能守住南奕郎君水脏,竟叫那诡灵葫芦女给夺了去。”

  水脏,即肾脏之雅称。

  “冷静点,妹妹你别急。事已至此,再急也是没用。伱先将灵境具体经历,告知于我。”

  在姐姐裴清采温声宽慰下,裴清雪定了定神,将灵境经历和盘道出。

  她转述南奕之话:

  “南君当时对我说,他之天赋,名唤「全愈」,即便只剩些许生机,亦能恢复如初,复活归来。叫我不用迟疑,只替他保住水脏生机即可。”

  “没成想,出了灵境后,竟路遇诡灵葫芦女,被其夺走南君水脏。”

  裴清雪懊恼不已,甚至都顾不得自己身上异化。

  裴清采冷静道:“南君既将凤凰传承让给你与宋忠,自不会把生路只押在妹妹你身上。那宋忠是他好友,应当也持有南君脏器才对。”

  想起宋忠当时确实拿着一包裹,裴清雪这才稍稍摆脱懊恼情绪。

  她倒不觉得,传承灵境逃生之机,是南奕在让她。

  有着天赋「玄牝之门」,裴清雪自信争到最后,自己定能拿下逃生之机。真要说让,南奕也是在让宋忠。

  但如果没有南奕主动牺牲,凤凰传承之争,不可能几个时辰便分出胜负。

  而身处上古灵境,源炁狂暴,灾厄猛烈,裴清雪若是待得久了,状态会很差。彼时再得到凤凰传承,几乎难以压制凰族血脉。

  所以,裴清雪心中,对南奕确有几分感激之意。没能保住南奕肾脏,也让其颇感自责。

  她拜托姐姐去诚友书店确定南奕情况,然后,才有心思放到自己身上。

  因离开灵境时状态正佳,裴清雪勉强压制了几分凰族血脉,没有彻底变成半人半鸟。

  但她异化程度却是不浅。

  五官微塌,背覆毛羽,弓足生蹼,更是连玄牝之门都生出兽穴异状,化为螺旋之形。

  裴清雪取出南奕为她所作之画,看着画上自己往昔模样,默然无言。

  她怎么也没想到,两日前自己还是个妙龄少女,两日后,却已只能勉强保住人形。

  若有一日,她连人形都守不住,就将化为诡妖。然而,当今之世,化为诡妖者,不远遁海外,几乎难以存活。

  于修士而言,肉身异化,多为异力污染。

  阴阳仙门修士,可借双修之法,消磨异力,缓缓驱除异状。

  但前提是,异力阶秩不能过高。

  可凰族血脉之力,起步便是地阶。

  裴清雪作为养气修士,至多不叫凰族血脉反客为主。但要想消磨异力,却是几乎无望。

  这般情况下,她接引源炁化生法力,只会被异力污染,根本不是阴阳法力。

  换言之,除非彻底转向诡妖道途,修凰族血脉,否则裴清雪日后道途,已然断绝。

  若是旁人有此遭遇,在这人族大世,基本都是彻底断去念想,既不修仙,也不化妖。

  但裴清雪看了眼体内凤凰传承,竟感挣扎犹豫。

  盖因,凰念儿挑选给她的凤凰传承,既非普通货色,又正好契合其天赋「玄牝之门」。

  「玄牝之门」,其效曰:阴阳交感,三生万物。其灾厄则在于:玄阴之气,天地感生。

  简单说,就是裴清雪体内每时每刻都会滋生玄阴之气,进而生出阴阳失衡之忧。

  此前,裴清雪之所以不受灾厄困扰,全是靠姐姐裴清采转走玄阴之气,再以双修法门化之。

  这也是为何,姐妹两人中,姐姐裴清采,年纪轻轻却已养气大成之故。

  但现在,凰念儿给裴清雪挑选的凤凰传承,名为《冰凰圣母道》。

  不仅能以玄阴之气凝练广寒冰焰,更是走阴阳造化之路,可以广寒冰焰临时点化性灵,驭使麾下万灵。

  可以说,这门传承与裴清雪堪称契合无比。只要她放弃做人之念,远遁海外化妖,就能在诡妖道途上走很远。

  而与裴清雪相仿,宋忠所得凤凰传承,亦是凰念儿量身挑选。

  其名曰:《冥凤无生法》。

  若依此法,诛敌之时,可借敌方命力凝练无生冥火。

  这无生冥火,用在他人身上,可直焚寿元;用在自己身上,可入不生不灭之境,涅槃化去伤势。

  配合宋忠本身天赋「送葬」,亦可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体系,先以送葬之力诅咒敌对之人,再以无生冥火掠夺敌方命力。

  只不过,不管裴清雪还是宋忠,问题症结始终只在一处,即异化。

  上古之年,灵妖争霸,将不少人族强行化作妖族。即便当真化为诡妖,亦是修行。

  可在当今之世,一旦在人族地界化为诡妖,只会被人族修士剥皮抽筋剔骨取肉。

  宋忠此前并未入道,以凡人之身,根本无力抵抗凤凰传承。即便有着陶知命后来出手,也只能让宋忠保住人形,不彻底坠入诡妖道途。

  但宋忠异化程度,比之裴清雪更甚。

  当他醒来,甚至不敢回家去见宋父,只是躲在诚友书店深处角落里发呆。

  郭来见状,在心中主动呼唤南奕,以类似祈祷的法子,将此事告知南奕。

  南奕也将宋忠拉入武灵界,聊了一会。

  宋忠有些沉默。

  但面对南奕,宋忠倒是主动说道:“南兄不必挂怀。灵境之中,全靠南兄仗义,将逃生之机让出,宋某才能勉强保住性命。”

  “连吴家吴明,都死在了灵境之中。连南兄你,都是艰难假死,肉身尽消,至今未能复活。宋某不过一介凡人,自是不敢奢求太多。”

  “只是想到异化至此,从今往后都不能再出门见人。宋某眼下,确实有些茫然。”

  “但请南兄放心。宋某这条命,既是南兄豁出性命,艰难假死才保住,宋某定不会轻言放弃,就此轻生。”

  南奕默然。

  一时半会间,他也不知该说啥为好。

  倘若真要说道,要怪也只能怪凤凰霸道,明明是陆少煌呼唤传承灵境现世,却非要强行拉他们进去,来个非生即死的传承之争。

  上古末年,霸道灵妖,遇上了更霸道的斗府月宰,被斗府月宰驱逐至太虚深处,不敢再回人间,没法再将大量人族强行转化为妖。

  可即便如此,上古凤凰,亦能趁着传承灵境不时现世,强行拉人进灵境。

  南奕在心中记上了凤凰一笔。

  待送走宋忠,南奕唤出凰念儿,询问血脉异力可有法化解。

  凰念儿撇嘴道:“办法当然有,找位地阶修士出手化解即可。”

  南奕翻了个白眼,追问:“可还有其他法子?”

  凰念儿回以白眼:“甭管什么法子,都得是地阶手段。否则阶秩不足,一切免谈。而且,这还是在你们后世,凤凰神威不显,才只需地阶手段。搁我当年,凤凰天天盯着凡间,不是仙神出手,根本不管用。”

  凰念儿有些自嘲:“遥想当年,我还是个玄阶修士,有个地阶老头子做我老大。结果赶上凤凰抓壮丁,我俩都遭了殃,根本没辙。不然你以为我,当真想做一只鸟?”

  南奕无奈。

  阶秩之说,就已注定此世神诡异力,会分出三六九等。

  面对伟岸存在高阶手段,低阶修士只能受着。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哪怕,是敌国之君。

  凰念儿幽幽道:“你们后世人间,还能有凡人王朝。就算受了凤凰传承,也不过是道途断绝,还能在凡人王朝度过余生。若在上古,片刻不得安宁,不想死得太早,即便受了凤凰传承,也得硬着头皮继续化妖修行。”

  南奕并不接话。

  不过他沉思许久,忽地问道:“凰族血脉,应该只是本质对应地阶,但在初期表现上,其实也是从黄阶开始对吧?”

  因为南奕隔绝自身,不让凰念儿读心于他。所以凰念儿此时,只能略显疑惑地点头说:

  “凰族血脉,只是凤凰传承之种。种子本质是地阶起步,但种子本身,也得慢慢成长发育。若种子便有地阶效力,一旦受了凤凰传承,普通修士连压制一二都做不到。”

  听见凰念儿这么说,南奕目光闪烁道:“凰族血脉,本质对应地阶,所以难以祛除。但如果,不祛除,只稀释,可乎?”

  “稀释?”凰念儿呆了呆,有些懵懂。

  南奕随手在武灵界中幻化景象,用一滴墨水融入一汪清水来做解释。

  凰念儿眯了眯眼:“你打算让他俩做你的源武者?我不能确定,但你可以试试。”

  南奕便向凰念儿询问起《冰凰圣母道》。

  他虽与宋忠更熟,但宋忠眼下还只是凡人。若要将凰族血脉异力仿出对应真气,还得裴清雪先来。

  当然,如果成功仿出相应真气,在十二道真气法脉排位顺序上,南奕已经确定,三脉为宋忠,四脉为裴清雪。

  因裴清雪体内武种,乃南奕在传承灵境中所传。彼时只宋裴两人,南奕倒是认得对应裴清雪之星辰。

  见裴清雪对应星辰稳定下来,即其已从沉睡中苏醒,南奕便等了一段时间,感觉裴清雪这会应该已经料理完俗事,遂将心神蔓过去。

  于是,南奕抬眼便见:裴清雪正盯着他之前画作发呆。

  从裴清雪身上,南奕亦品出一丝落寞之意。

  毕竟,女子少有不爱美之辈。

  而后,确定裴清雪正是一人独处,南奕将裴清雪拉入武灵界。

  陡然进入武灵界,裴清雪脸色瞬间一变。

  但察觉此地非是灵境,眼前又有一位“南奕”,裴清雪稍显迟疑道:“南君?”

  南奕点头:“此地乃灵犀衍界,为我奕武者独有之境。我将其称为武灵界。未经告知,便将裴姑娘冒昧拉入此地,还望裴姑娘见谅。”

  裴清雪先是一喜:“南君客气,能在此地见到南君,知晓南君确实未死,清雪只觉高兴。”

  “可是,南君交予清雪保管之水脏,清雪无能,竟叫诡灵葫芦女给夺了去。”裴清雪语气转向讪讪,甚感尴尬。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