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章百五二 六道轮回生死斗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3章 章百五二 六道轮回生死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3章 章百五二 六道轮回生死斗

  第153章章百五二六道轮回生死斗

  金月所照,皆是公冶青天法域所辖。

  南奕逃得出衙门,却逃不出四明城。他蹿出衙门,未及多远,便又再次撞上一道无形边界,明明向外,却会变成向内。

  南奕心中,顿时一沉。

  他止住身形,面色沉凝,回身看向公冶青天权柄化身。

  在接下秘魔舍身剑气后,再次动念,重新“画地为牢”堵住南奕的公冶青天,轻轻笑道:

  “秘魔舍身剑,三剑即无生。南奕,你还能出剑抗旨否?”

  作为南天城六道阁阁主,也就是情报头子,公冶青天知晓,此前宫劭化身袭杀南奕,南奕便是靠着「秘魔舍身剑」抢出一线生机。

  再加上杀杜元甫时出了三剑,他虽不知南奕具体是靠何手段替命,却也不觉南奕能轻易拿出替命之物。

  而没了替命之物,没法继续斩出「秘魔舍身剑」的南奕,在公冶青天看来,已然无力挣扎。

  他眼神淡漠,以不似生人之口吻,平静问道:“告诉我,轮回法理今何在?”

  南奕闻言,心中顿时涌出开口应答之意。

  这却是因为,公冶青天权柄化身,正是其权柄道道法之体现。

  在四明城中,权柄化身举手投足,皆如天地同力;张口发言,亦是口含天宪,似有言出法随之力。

  纵是不属四明城的外来者,可身在城中,南奕亦无法彻底抗拒这股开口应答之意。

  但他张口之后,却是道:“老贼,既然死了,就请你安心去死,别再惦记着重回人间!”

  公冶青天微微蹙眉。

  南奕无视其旨意,另言他事的表现,有些激起公冶青天深埋心底的惨痛记忆。

  就算是外来者,因果未被四明城彻底掌控,也得有玄阶之力,才能抗旨不尊。

  能在未入玄阶前,凭本身神异之处无视旨意者,公冶青天只见过一人。

  即曾经打爆六道轮回教的斗府月宰。

  斗府月宰乃是九虚命格,无因无果,完全不受公冶青天权柄道法影响。

  而南奕表现,虽比斗府月宰差些,不像是完全不受影响,却也轻易无视其旨意,顿时叫公冶青天想起斗府月宰。

  彼时,初入四明城的斗府月宰,不过是合炁修士,却在公冶青天眼皮子底下越战越强,反过来吞噬四明城所有因果,入道玄阶,强行打爆了六道轮回教。

  于公冶青天而言,这段惨痛回忆,着实不太美妙。

  他看向南奕,愈发将心力投注于权柄化身之上。

  而南奕这边,虽能勉强生出些许抗拒之意,不完全顺着公冶青天心意。

  但当权柄化身再次抬手,欲抓住南奕时,他亦只能身不由己地主动迎上去,任其拿捏。

  这种身不由己的被拿捏感,非玄阶之力,不能破之。

  南奕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权柄化身,就像是一只羊,明明满心抗拒,却离虎口越来越近。

  适才在衙门内,南奕情急之下,是靠着斩出最后一次「秘魔舍身剑」,方才挣脱束缚,得片刻喘息。

  而此刻,勉强有了点反应余地的南奕,却是暗中动念,以灵犀感应,隔空传话陶知命:

  “师兄,公冶青天主要心力正在我这!十万火急,速借我「无相合」!”

  公冶青天权柄化身,掌「权柄道」,统御道场,甚至可以称呼为全能之身。

  而南奕,虽非全能,却掌「天子剑」。

  身为真气武道领袖,凡行真气武道者,其力,皆为南奕之力。

  简单说,南奕可以向麾下武者借力借法。

  不过,受限于阶秩,刚刚抬上黄阶上品的「天子剑」,不能借取玄阶之法。

  陶知命作为跌境修士,境界虽跌,一身道法神通之阶秩,却仍处玄阶,不能被南奕直接借取。

  但特事特办,收到南奕隔空传音的陶知命,眉头一挑,立即毫不犹豫地自碎部分法种,将自身「无相合」,主动打落至黄阶上品。

  「无相合」,乃借力共鸣之术,正与「天子剑」相合。

  不过此术,须转入无相仙门内门,修《无相衍法真经》,方可修持。

  南奕自个,暂时还修不了「无相合」,没法将其融入「天子剑」。

  但没关系,南奕不会,可由陶知命来借。

  陶知命自碎法种,主动打落自身「无相合」阶秩,方便南奕借法。

  感知到南奕成功借去「无相合」后,陶知命啧了一声:“公冶青天,你这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在城南离火观,公冶青天方外化身,根本不与陶知命正面斗法。

  方外化身仗着道法,化作一团离火,即似一种无所不在却又无迹可寻之现象,藏匿身形,只管躲闪陶知命攻击,全力拖延时间。

  本来打算拖住公冶青天大半心力的陶知命,见自己反被公冶青天方外化身拖住,森然冷笑。

  无所不在,乃是地阶修士,炼神反虚之基本特性。

  在此世,称作身化灵犀。而用南奕前世话来说,则是信息态特性。

  方外化身靠着道法特性,虽是玄阶化身,却也摸到了身化灵犀的一丝神韵。

  若是寻常修士,未至地阶,确实难以应对。

  可陶知命,却于跌境之前,已然半只脚踏入地阶。

  对于身化灵犀,他同样略有心得感悟。

  既然公冶青天看不起他,不肯将主要心力放在他身上,陶知命干脆运转法力,缓缓施展道法神通——

  这种憋大招行径,在争瞬息变化的常规斗法中,其实难以用出。

  但此刻用来对付方外化身,却是正好。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他一声轻吟,不见半分剑光剑气,却有无穷剑意,侵入人间各处。

  任凭方外化身如何躲闪,皆在无穷剑意下漏了踪迹。

  然后,离火之形,化作了陶知命剑意之形状。

  方外化身,卒!

  …………

  富贵道,朱门大院。

  一路走至城东偏北长街尽头的裴清雪,看向大院朱门。

  这朱门,正是公冶青天富贵化身。

  如果裴清雪一路杀光傀儡百姓,每杀一人,都会于无形之中,向朱门献上一份名为“买命财”的因果。

  在此因果下,朱门可变作多宝之门,为裴清雪衍生诸多诡器。

  这些诡器,正面功效,不会让裴清雪染指;负面代价,却会同时爆发,当场即让裴清雪走火入魔,陷入疯狂。

  但裴清雪身负《冰凰圣母功》,一路走来,竟是未杀一人。

  她只以广寒冰焰点化性灵,强行接管傀儡百姓之肉身。

  细细分说的话,这些傀儡百姓,一身法力,还是归公冶青天管,裴清雪无权调用。

  她得到的,只是一众傀儡百姓之肉身。

  但,肉身之权,已然足用。

  裴清雪控制着一众百姓,排队走向朱门。

  刚开始,傀儡百姓只要靠近朱门九尺范围,即会被朱门吞噬。

  可随着傀儡百姓的不断涌入,会被朱门吞噬的范围,慢慢缩减为七尺、五尺、三尺、一尺……

  朱门,是富贵之朱门。

  百姓,是穷苦之百姓。

  少许百姓,掀不起任何波澜,即会被朱门吞噬。

  可随着穷苦百姓越来越多,不断涌入朱门,就从朱门吞噬百姓,变成了朱门反被吃。

  不像城南城北之化身,在公冶青天心力投注下,已然达到筑基大成。

  堪堪对应养气大成的富贵化身,胃口有限,勉强吃完四分之三的傀儡百姓后,终被剩下四分之一的傀儡百姓,反过来吃掉。

  富贵化身,崩!

  …………

  苦役道,河岸码头。

  河岸,充斥污水与腐臭味。

  码头,盘踞诸多血肉模糊,连皮肤都被磨掉的纤夫。

  随着傀儡纤夫不断命丧郭来之手,纤绳尽头,有一条腾蛇,渐渐从河中游至岸上。

  就仿佛,此前纤夫们辛苦拉纤绳,不是为了将腾蛇拉上岸,而是靠着诸多苦役之辛劳,不让腾蛇上岸。

  但在傀儡纤夫全灭后,性格暴烈,专以同类为食的腾蛇,游至岸上,盯向郭来。

  腾蛇身躯庞大,高耸如云。

  在其面前,郭来身形,当真是渺小至极。

  更有一片红光,自腾蛇身周扩散开,充斥着叫人躁狂发疯的精神冲击。

  如果是在上古,面对真实的腾蛇,郭来这等蜕凡修士,甚至不必腾蛇展开攻击,就已经会陷入疯狂。

  但在道争幻境中,面对看似凶狠,实则只有养气大成修为的腾蛇,郭来默不作声,施展了一道术法。

  「血刃噬」。

  他乃散修,修《原血战法》,只有三门术法,分别是「血战真意」、「血影舞」、「血刃噬」。

  「血影舞」,是攻伐之术,兼有加速之效。

  而「血刃噬」,则是爆发之术,召唤血灵,一击爆发。

  郭来以「血影舞」斩杀众傀儡纤夫之时,也在同时采集众傀儡纤夫血气。

  当身躯庞大的腾蛇,自河中钻出,并最终上岸,郭来以诸纤夫血气,施展「血刃噬」。

  一个身躯同样庞大,说不清长相,但给人感觉就是皮肤都被磨掉的血肉模糊之血灵,悄然出现。

  血灵看了眼腾蛇,轰然爆炸。

  与此同时,有无数血刃,自腾蛇体内猛地钻出。

  就仿佛,血灵是在腾蛇体内炸开。

  腾蛇发出一声哀鸣,旋即在倒地过程中,慢慢化为飞灰。

  苦役化身,灭!

  …………

  刀兵道,剑阁。

  当燕青云杀至剑阁,他在剑阁门前广场上,看到了一柄刀。

  或者说,长得像刀的一座石碑。

  石碑高达五丈,通体漆黑,没有一丝杂色,也没有一字铭刻。

  它既像是立于地面,又像是插在地中。

  当燕青云杀掉最后一位拦路的傀儡百姓。

  一股煞气,自石碑上突然涌现,并猛地扎入燕青云体内。

  燕青云神情,立即变得呆滞。

  煞气入体,刀兵冲命,他把剑一转,反手握着,狠狠刺向自己心口。

  那股狠劲,简直像是把自己当作了敌人。

  噗地一声,长剑穿心。

  因太过迅捷,穿心伤口,竟没来得及溅出血流。

  直到燕青云吃痛,回过神来,手上力道微有变化,才开始血溅不已。

  不过,燕青云还没回神太久,就又一次陷入呆滞。

  然后,拔剑,穿喉而过。

  如此反复,短短十数息,燕青云便已遍体鳞伤,遭受重创。

  所幸,入了修行,便是修士。

  纯以刀兵之伤,未有法力残留破坏下,虽是受了重创,却也能在回神清醒时,勉强吊住生机。

  然后,《秘魔残血剑诀》,越是重伤残血,便越是精神焕发。

  连刺自己十数剑,垂危之际,燕青云终于彻底清醒,不再被煞气迷惑,误把自身视作仇敌。

  他分心二用,一边运转《秘魔残血剑诀》吊住生机,一边催动「意气」天赋,斩灭入体煞气。

  刀兵化身,逝!

  …………

  罪人道,苦桥。

  在城东偏南,有一苦桥,跨度十里,通体石构,不用桥柱,不做牵引,只以青砖为拱连接两岸。

  在桥上,可将城东富贵繁华景象,尽收眼帘。

  在桥下,却滋生着无穷阴暗与罪孽。

  不过,所谓罪人,非是触犯法条律令之人,而是受罪之人。

  因为,人间之罪犹可恕,轮回之苦不可脱。

  真正的罪人,是贫病交加之人,是无家可归之人,亦是心灰意冷之人。

  浓烈的颓废丧气从桥底溢出,污浊不堪,将长桥熏作了苦桥。

  宋忠同样遇到了无数傀儡罪人。

  但这些傀儡罪人,并未朝宋忠发起攻击。

  他们太过颓废,像是怀着早已认命之丧气,只躺尸一般堵住宋忠前路。除此以外,他们甚至不在乎宋忠是否杀人,不躲不避。

  宋忠一时间,哪怕明知他们是傀儡,亦不忍下手。

  不过,他很快想到二月末时,尚未复活的南奕,曾在武灵界中与他闲聊谈心。

  南奕说,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乃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也。

  然而,位阶固化下,生为罪人,是罪人之过乎?

  是罪人之命乎?

  如果是在现世,宋忠一时间,或许还会有些难以言说。

  但在四明城,百姓如人偶,被公冶青天定下命格,即成了罪人;无论百姓怎样拼搏努力,都逃脱不了罪人之命,注定会贫病交加,继而无家可归,终至于心灰意冷。

  如果罪人有罪,其罪,当在公冶青天。

  宋忠感到身子一阵战栗。

  他唤出无生冥火,一路向前,每一步,都令无生冥火燃烧得愈发浓烈。

  有恍若黑气的颓废丧气,被狂风吹向宋忠。

  但宋忠不仅没跟着变颓丧,反倒是在心中,燃起了一股怒火。

  这股怒火,支撑着他走到苦桥尽头。

  在苦桥尽头,黑气凝作了人形,也就是罪人化身。

  罪人化身直勾勾地盯着宋忠,然后朝他伸出手,哀声道:“救救我。”

  这声音,充满哀意,亦满是蛊惑味道。

  一旦宋忠生出恻隐之心,被其蛊惑,就会被罪人化身抓着,一起坠入苦海,永世沉沦受罪。

  但此刻,在宋忠心中,只有怒意,只有怒火。

  而他身周的无生冥火,就像是怒火之延伸,忽然之间,便呼啸着卷向罪人化身。

  “欲被人救,须先自救。”

  宋忠轻合眼帘。

  于是,罪人化身,殁!

  ————

  今日润色前文字词,将「源气」一词,全数替换为了「源炁」,于此知会一声追读书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