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章百五三 此去南天招旧部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4章 章百五三 此去南天招旧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4章 章百五三 此去南天招旧部

  第154章章百五三此去南天招旧部

  面对公冶青天权柄化身,在境界压制下,南奕身不由己,几乎只能任其拿捏。

  但好在,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权柄化身第一次出手,南奕自燕青云处借得「秘魔舍身剑」,斩出玄阶剑气,斩破束缚。

  而权柄化身第二次出手,南奕自陶知命处借得「无相合」,与「天子剑」同时发动,展开借力。

  因此前斩出「秘魔舍身剑」而耗去法力的南奕,体内重新流淌起法力。

  不过,若仅是如此,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面对筑基层次的权柄化身,非玄阶之力,不能敌之。

  单纯黄阶上品的「无相合」,即便配合「天子剑」,再怎么借力共鸣,也无法让南奕借得玄阶之力。

  但是,南奕身上,有一天赋,名唤「洞真」。

  早在入道修行之前,靠着反向献祭,以修士许洛及全村百姓性命为祭,南奕得到明尊反馈之灵性,便蕴养天赋,将「洞真」一口气抬上了玄阶下品。

  如果说公冶青天权柄化身,在四明城范围内,代表全能。

  那南奕「洞真」天赋抵至玄阶,在凡世,称得上全知。

  有着玄阶阶秩,南奕平时只需利用「洞真」被动解析之力,即已堪用。

  但现在,他全力「洞真」,开始主动洞真解法、窥虚知机。

  刹那间,仿佛时间静止。

  在南奕「洞真」视界中,原本被动生效,只能看到非凡之物带有灵光。

  可当他主动催动「洞真」,特殊视界中,顿时大放光明,就像是从黑夜,忽然转为白天。

  他看到了许多许多。

  他看到,得「法天戒」法理加持,公冶青天此时,总体上确实无限逼近地阶。

  但这是建立在展开法域、身合道场的前提下。

  只要打破道场,公冶青天就将从无限逼近地阶,跌回筑基层次。

  因为,所谓四明城道场,不管是城池还是百姓,都实是由南天城人道气运所化。

  公冶青天展开法域,以「金白月照」笼罩四明城,身合道场,只是在名义上占有这些人道气运。

  但他真正能调动的力量,只有之前的傀儡百姓,以及现下的六道化身。

  所以,南奕等人兵分六道时,公冶青天只以化身拦截,却不施展玄阶上品之力挨个击杀,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若南奕等人破了道场,没了人道气运加持,之前还是蜕凡入门的公冶青天,也不可能一步恢复修为至元神期。

  实际上,公冶青天眼下,以六道化身拦截南奕等人,也是在抢时间,让自己尽可能多地炼化人道气运,实打实地恢复修为。

  不过,虽说富贵、刀兵、苦役、罪人四道,公冶青天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分出对应养气层次的化身,但在权柄、方外二道,他还是能分出筑基化身。

  陶知命靠着「诚神镜」生出化身,肆意施展道法,倒是能压住方外化身。

  但在城北,即便南奕借了「无相合」,也无法应付权柄化身。

  正常情况下,当是如此。

  因为,借了「无相合」,也改变不了南奕修为只在黄阶上品。

  奈何,修为虽未入玄阶,南奕「洞真」却已至玄阶。他全力施为下,洞真解法、窥虚知机,只看了两眼,便成功找到破局之法。

  第一眼,南奕知悉,幻境中的四明城,实乃南天城人道气运所化。

  第二眼,南奕明悟,公冶青天的「法天道」,追求自成天地,进而统御天地,于现世独立割据。

  其与「权柄道」有些相像,却并不一样。

  「权柄道」,乃是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法天道」,则是自成天地,需要汇聚四明城中所有人的因果与命格。

  而此时,在道争幻境中,公冶青天「法天道」凭依,实是被他夺走命格、炼作傀儡的南天城七成百姓。

  与此同时,这些百姓,亦是人道气运之凭依。

  境界压制下,南奕确实没法应付筑基层次的权柄化身。

  但他可以越过权柄化身,直接与公冶青天争夺南天城百姓,进而抢走相应份额的人道气运,与百姓因果命格。

  只要他抢得足够多,公冶青天炼化的人道气运不增反减,自然会使权柄化身的实力,同步下降。

  单凭「天子剑」,南奕抢不赢公冶青天。因为「天子剑」借力,只能向麾下武者借力。

  可再加上「无相合」,两相配合下,就能将借力目标,扩大至所有看过南奕小说的人。

  他长吟道:

  “此去南天招旧部,旌旗十万斩轮回。”

  或许,不是所有南天城百姓,都买过《明报》来看。

  但在楚狂生为南奕各种宣传造势后,他们至少,都听人说起过《大离双龙传》的故事剧情。

  而只要听过,这些百姓,亦与南奕结了一份因果。

  如果他们还活着,南奕只要同时催动「天子剑」与「无相合」,就能凭这份因果,向他们借力。

  虽然,身为凡人,他们并无超凡之力可以借予南奕。但借力通道一旦打开,即可视作授权。

  凭此授权,南奕便能设法从公冶青天手中,抢回百姓命格。

  可惜,他们已经死了。

  而死人,是无法发声的。

  这也意味着,被公冶青天炼作傀儡、夺走命格、占据因果后,这些百姓,与南奕有因而无果,有缘而无份。

  「不过没关系,你们没法发声,就由我来发。」南奕心中念着,双目渗血,「我,看见你们了。」

  “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长吟声中,南奕催使「洞真」,看了第三眼。

  第三眼,南奕看的是所有看过或听过他小说故事的读者。

  他们人虽已死,因果命格,却仍旧被公冶青天窃取。

  南奕循着他与读者之间的冥冥联系,催使「洞真」,于一息之间,将数十万人与他结下的因果,看在眼中,记在心上。

  即便「洞真」天赋已达玄阶下品,看这一眼,亦是有些不堪重负,开始渗出血泪。

  可血泪流下,南奕却是笑了起来。

  因为,他成功看见了他们,将自身读者,全都记在了心中。

  正所谓: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虽然他们死了,无法再伸出手借力给南奕。

  但南奕,完全可以主动奔赴,伸出手,主动抓住他与读者之间的因果,然后用力一拽,将读者命格,一并从公冶青天夺回。

  这也就是,「天子剑」+「无相合」+「洞真」,三术齐施!

  当南奕于危急关头同施三术,整个四明城,都仿佛响起了他长吟之声。

  “此去南天招旧部,旌旗十万斩轮回。”

  “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天造万物生灵,各安其位;人分三六九等,各按其所。

  六道轮回,可定人命格,自成天地。在上古年间,六道轮回教,便将自己包装吹嘘为世外桃源。

  但生而为人,当有自由选择之权力。这既是自由意志,也是为人之本。

  若无选择之自由,即便是富贵道命格,也不过公冶青天羊圈里的一头羊。

  与此同时,在南奕之前所著文章《志士仁人》中,他提出了武侠精神,即侠道一说,主张行侠仗义。

  虽然,南奕一直觉得自己做不到知行合一,不能自称为侠。

  虽然,他夺回百姓命格,主观上是为了削弱公冶青天,为自己抢出一线生机。

  但客观上,论迹不论心,这一举动,确实是在践行侠道。

  于是,三术齐施,长吟声毕后,南奕继续发出一声长啸:

  “剑来!”

  他法力涌动,凝于手中长剑,完全无视了权柄化身,直接朝天上金月斩出一道红色剑光。

  这剑光,既是「天子剑」,也是自燕青云处借取「意气」天赋,以意气化剑,斩出侠之剑。

  与此同时,红色剑光,亦是之前约定好的信号。

  虽说本来计划是由陶知命斩出红色剑光,但既然公冶青天将主要心力放在了南奕身上,南奕也就顺势,改为由自己斩出红色剑光。

  剑光冲天,凭借「意气」天赋无法闪避之效,直接斩向四明城上空金月,即公冶青天维系法域的本体所在。

  陶知命等人,也趁势斩灭各自对上的六道化身,并毁掉六道之基。

  这一环节,基本上颇为顺遂。只有燕青云,因为要借法给南奕,在面对刀兵化身时多少有些狼狈。

  除权柄道外的五道同时告破,法域「金白月照」,顿时有些摇摇欲坠。

  正与南奕拔河一般争夺百姓因果命格的公冶青天,心神一荡,登时失守,被南奕成功夺回百姓命格。

  其权柄化身,亦在此时猛地跌落气息。

  原本,南奕正身不由己地被权柄化身摄拿。

  但权柄化身气息甫一低落,南奕便趁他病要他命,反而顺着摄拿之势跃向权柄化身,一剑斩之,并将衙门牌匾【青天之上】打落在地,摔成粉碎。

  至此,六道皆破,摇摇欲坠的金月,也就彻底坠落,并在半空之中化作人形,即公冶青天。

  原本无限逼近地阶,只要炼化所有人道气运即可恢复修为至元神期的公冶青天,遭陶知命等人搅局,最终只从蜕凡入门,恢复修为至筑基小成。

  他心中愤恨,却仍旧不失冷静。

  如果可以,公冶青天只想就此遁走,不与陶知命跟南奕一般计较。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虽然筑基修为在明面上强于陶知命与南奕,但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古怪,公冶青天是真心不想继续折腾。

  可惜,陶知命与公冶青天道争,除非舍了自身道途不要,否则根本无法退出道争幻境。

  可他要是舍了道途,自废修为,即便出了幻境,以凡人之身也难逃脱。

  所以,他只得怀揣愤恨,攻向陶知命。

  准确说,是攻向陶知命本体。

  陶知命以诡器「诚神镜」生出化身,再以化身肆意施展道法,无有顾虑,可以越阶斗法,堪称强势。

  二月十四号,永恒明火教筑基魔修顾永择,强闯无相书院,施展道法「佛怒火莲」,竟也不敌陶知命诚神化身,不得不退走。

  但这并不意味着诡器「诚神镜」无解。

  因为,持此镜者,正心诚意,不可遮掩;他人见之,即知心思。

  之前坐守无相书院,本体隐匿,方把顾永择吓退。

  可现在,本体无处隐匿,心思暴露无遗,诚神化身虽强,却也没法占得上风。

  毕竟,攻向何处,威力几许,皆为公冶青天知晓。

  除非战力相差甚大,打成碾压局,否则公冶青天自可轻松应对。

  眼见诚神化身迎向公冶青天后陷入僵局,甚至略有些拖不住公冶青天前进步伐,南奕与郭来对视一眼,继而也赶向战场。

  他俩蜕凡修为,在公冶青天面前存在境界压制。

  但有诚神化身掩护,不正面对上公冶青天,只在战场边缘抽冷子施展术法,倒也还成。

  当然,抽冷子出手有用的,其实是郭来。他蜕凡圆满,虽未筑基,却也比刚刚蜕凡入门的南奕强。

  南奕赶来战场边缘,其实是在说垃圾话。

  “公冶老贼,你之前问我轮回法理去了哪。我告诉伱,你一开始没有猜错,那玩意就是被我放弃了。”

  “我有更好的选择,压根就没选轮回法理,嫌弃!”

  斗法之时,南奕非是喜欢向人解释的性子。

  说垃圾话,也非他所爱。

  毕竟,「洞真」戒律下,他连说垃圾话,都得说真话,甚是麻烦。

  但此刻,为了干扰公冶青天,即便可能只有些许干扰,南奕也毅然动起了嘴皮子。

  “我听师兄说了,你曾是六道轮回教教主,已入地阶。结果上古年间,斗府月宰以黄阶修为入四明城,竟在你眼皮子底下一路晋升,反过来将六道轮回教打爆。”

  “知道这事,我直接就惊了。虽说历任月宰天资无双,皆不可以常理计。但人一开始才黄阶哎,你一地阶修士,竟被黄阶修士打爆,只剩一缕残魂苟延残喘至今日,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要我说,你当时就该死了算了。费劲逃出一缕残魂,硬生生捱了几万年才找到机会夺舍重生。结果你夺舍重修就修成这样?就这就这?”

  “算计多年,冒着被仙门通缉追杀的风险,最后就只升到了筑基小成。你这是图啥啊!依我看,你还不如干脆就此束手,成全我师兄得了。”

  “反正你是六道轮回教的,说不定你死以后,与众不同,还会当真有个下一世轮回。与其这一世活得如此之废,不如指望下一世投个好胎去!”

  ————

  夏季蚊虫猖獗,每晚都是一边码字,一边拿电蚊拍剑斩蚊虫,真快疯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