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章百五五 南天劫后唯我尊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6章 章百五五 南天劫后唯我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6章 章百五五 南天劫后唯我尊

  第156章章百五五南天劫后唯我尊

  南天城。

  当公冶青天突袭楚狂生,逼得楚狂生动用郡守法印时,城中修士,尽皆一惊。

  不过,不等众修士反应过来,陶知命已然出手,将公冶青天强行拖入道争幻境。

  连带着,还有被公冶青天截取的南天城七成人道气运。

  陡然失去七成人道气运,外加公冶青天提前做的手脚,南天城龙气法禁直接告破。

  潜伏附近的诡灵登时惊醒,开始活跃。

  亦有部分散修,恶向胆边生,趁着乱起无人约束,开始搜刮各大商铺无主之财,乃至向世家产业下手。

  仙门与郡府修士,忙作一团,或是庇护剩余民众;或是赶赴楚府,想探得楚府现况。

  不过,公冶青天作为楚家幕僚,竟在楚府之外布有护山阵法,将一众修士拦截在外,轻易无法闯入。

  这一下,顿时令赶至楚府左近的一众修士,面面相觑。

  连护山阵法都布置得有,虽是微型规模,却也充分说明公冶青天实乃早有谋划。

  他们不确定陶知命出手,将公冶青天拖入道争,是否是早有预谋。但他们知道,一旦公冶青天道争得胜,定将晋入玄阶,轻松拿下众人。

  所以,微一迟疑后,无人尝试破解公冶青天布置的护山阵法,而是远离楚府,一边顺手庇护部分民众,一边耐心等待道争分出胜负。

  一旦发现道争胜者为公冶青天,他们将不假思索,于第一时间选择远遁。

  …………

  南奕四人,要早陶知命一步脱离道争幻境。

  此前正在裴清雪院舍客房中闭关的南奕,于睁眼之后,用去两张效力一般、聊胜于无的匿形、匿息符,走出小院。

  他放开神识略作感应,叹道:南天城完了。

  就算水月弟子之后可以为剩余三成百姓修饰记忆,可七成百姓突然暴毙,再怎么修饰记忆,也是震惊大离的大案。

  或许,官面上会将本次南天城轮回之劫报道为有人投毒,或突发瘟疫。

  但不管是毒还是瘟疫,活下来的百姓,都将视南天城为不祥之地,尽快逃离,不再踏入。

  可以预料的是,此事过后,楚郡郡城,也将从南天城,改为郡内其他城池。

  说回眼下,不知公冶青天使的是何手段,被他炼作傀儡的七成百姓,多为南天城常住居民。

  这些常住居民,包括城中世家。

  不管是世家家仆,还是世家子弟,只要不是今年才来的南天城,基本都死在了公冶青天手上。

  虽然世家核心人员,即寥寥数位修士尚存,但没了凡人血亲,也难称世家。

  而且没了底层民众,所谓产业,也名存实亡,如同笑话。

  当然,有些世家,相关产业不在南天城内,倒是不受影响。

  然后,各大世家凡人子弟,基本都死了。这意思是在说,还有极少数世家庶出子嗣,侥幸没死。

  说来也巧,这些庶出子嗣,之所以没死,多半是与南奕有关。

  南奕三月期间,虽未出诚友书店,却炼有九花玉露丸。

  他在《明报》上打广告,按一银一颗、五银三颗、十银五颗、百银三十颗的定价策略预售九花玉露丸,并表示每人限购一单,且优先供应百银三十颗的大单,曾引得不少人痛骂南奕,说南奕异想天开,简直是在抢钱。

  就算此世药钱普遍昂贵,但买得越多反而越贵的预购策略,仍旧叫人大开眼界,痛骂南奕奸商。

  但冲着南奕宣传九花玉露丸的延年益寿之效,仍有一些庶出的世家子,忍痛掏钱预购。

  此世嫡庶之分,是按修行天资来分。

  未入修行,便属庶出。

  不过嫡出修士寥寥无几,世家产业,基本都是庶出子弟在管理。

  为了延年益寿,这些捞了不知多少油水的庶出世家子,只得忍受南奕宰肥羊一般的定价。

  他们心中暗骂,若九花玉露丸药效不实,定要发文狂喷南奕。

  好在南奕不搞虚假宣传,卖的九花玉露丸,沾有长生道果之气息,对凡人来说,确实是吃得越多,延年益寿之效,便愈发明显。

  而且,之前吃过九花玉露丸的世家子,竟还在无意间破了公冶青天曾经留下的手段,于本次大劫,侥幸保住一命。

  当南奕在裴府,认出两位侥幸不死的庶出世家子,曾是其九花玉露丸买主后,很快意识到此节。

  可以说,这些九花玉露丸买主,于本次大劫后,无形之中,也算是欠了南奕几分人情。

  可惜,这些凡人所欠人情,在南奕眼中不值一提。

  南奕用着匿形、匿息符,并未与裴清雪碰头,只是在裴府外略作扫视。

  眼下南天城龙气法禁已破,南奕防着不知会不会出现的永恒明火教魔修,不敢轻易冒头。

  不过,南奕只走出院舍逛了几步,便等到陶知命脱离幻境。

  陶知命霍然睁眼,身上气息压制不住,化作剑气猛地冲天。

  他七步登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其声遍传全城,凡声浪卷过之地,如有诡灵作祟,直接剑意绞杀。

  至于趁乱搜刮钱财的散修,陶知命懒得分辨,却是不管。

  但感受到陶知命冲霄剑气,知道南天乱局已定,这些散修也适时收手,不再妄来。

  然后,离诚友书店不算太远的某处,在陶知命剑意绞杀下,突然浮现一道人影,正是筑基魔修宫劭。

  在化身自爆后,宫劭仍旧藏于荒野,离南天城不远。

  感知到南天城大乱,连龙气法禁都失效后,宫劭当即赶至南天城,欲寻南奕。

  可惜南奕躲着不出现,没有线索下,宫劭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南奕。

  等到陶知命脱离幻境,剑意一扫,很快找到筑基修为,犹如鹤立鸡群的宫劭。

  陶知命没有多说废话,直接隔空施展道法,攻向宫劭。

  宫劭神色自若地接下道法,看了眼陶知命,干脆遁法远去,不与陶知命缠斗。

  宫劭看得出,陶知命本是跌境修士,因龙气法禁失效,又有大收获,正处于不得不破境筑基之过程。

  他若与陶知命斗法,未必能赢,却也绝不会输,随时能撤。

  但宫劭更看得出,陶知命其实不想破境筑基。

  百年道行,即可筑基,开始炼气化神。

  八百年道行,即可分神,开始炼神反虚。

  可陶知命眼下,却有将近千年道行,堪称恐怖。

  宫劭若与陶知命斗法,反而会遂了陶知命之愿,助其发泄,化去体内充盈法力。

  宫劭不想遂其心意,干脆遁走,任由陶知命破境筑基。

  而陶知命毕竟还未重入玄阶,宫劭想走,他也留之不下。

  见状,陶知命轻笑一声,也不再想着继续压境。

  他先是运转法力,于空中升起一轮银月。

  这银月,有些像公冶青天的「金白月照」,亦有些像水月仙门的「水月洗心」,悬于天幕,便叫城中幸存百姓,消去恐慌,陷入沉睡。

  陶知命接着轻诵了一遍《玄苍归寂颂》,为城中死去百姓祈福,祝安息。

  然后,为免生瘟疫,陶知命动念,化去众死者肉身,只余衣物落在地上。

  幸存百姓的记忆,具体该如何引导修饰,陶知命不管。他只虚空画符,于城中幸存百姓背上,画下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剑符。

  此剑符,倒也谈不上多大用处,只对低阶神诡异力,有些许震慑之意,算是陶知命为南天城轮回之劫幸存百姓聊作弥补。

  至此,陶知命对凡世,心中已无挂欠。

  他一剑斩破公冶青天设在楚府的护山阵法,将公冶青天尸身之上的玄阶诡器「人言纸」,以及黄阶上品「乾坤戒」,隔空摄走,丢给南奕。

  他传音南奕:“黄阶之路,后续便得你自行走了。”

  说完,陶知命身形消失,却是不知去了何处隐匿,着手破境筑基事宜。

  不过,虽是隐匿不见,但南奕能感觉到,陶知命仍旧是在附近暗中。

  所以,他暂时也不用担心,会有筑基魔修,趁机来袭。

  …………

  南奕将「乾坤戒」与「人言纸」收下,暂时不作研究,而是赶去楚府。

  其他修士,亦是再次赶往楚府。

  公冶青天在楚府偷袭楚狂生,所有人眼下,都想弄清楚楚狂生现状。

  尤其是世家修士,更是想着,如果第一个赶赴楚府,若楚狂生重伤未死,能否补上一刀。

  可惜,陶知命取走公冶青天身上宝物时,想着毕竟同门一场,将陷入昏厥的楚狂生顺手唤醒,没有让其冤死世家修士之手。

  不过,世家修士其实也不必暗下杀手。

  因为,楚狂生已然不是楚郡郡守。

  公冶青天布局谋算,篡位夺权已然功成,成功将郡守权柄,以傀儡楚天行之名义,从楚狂生身上强行夺走。

  但就在公冶青天交接权柄,欲将郡守权柄从傀儡楚天行身上,转到自己身上时,陶知命突然跳出,将公冶青天及人道气运,一并拖入道争幻境。

  入了幻境,没了三成幸存百姓作为权柄凭依,郡守权柄登时化为乌有,只剩人道气运参与进幻境衍化。

  南奕赶至楚府,看向楚狂生。

  楚天行早就被公冶青天炼作傀儡不说,其他幕僚修士及凡人家仆,也为公冶青天所害。

  偌大楚府,已然只剩楚狂生一人。

  而楚狂生状态,也不是很好。

  他遭公冶青天暗害,身受剧毒,原本蜕凡圆满之修为,竟跌落甚多,堪堪守住蜕凡小成。

  不提郡守权柄本就被夺,即便权柄未曾易主,他跌至蜕凡小成,也再难守住郡守之位。

  眼见不少修士赶至楚府,楚狂生惨然一笑:“等吧,南天城遭此大劫,不需数日,便会有离皇天使赶来。”

  “届时,一切全凭天使安排。包括郡守一职,也看天使定夺。”

  楚狂生一脸颓然,不复狂意。

  他中了「凡水着身」与「道境不舍」二毒,不仅真身被破,更是道心失守。

  眼下虽说看起来堪堪守住蜕凡小成修为,但状态极差,真要与人斗法,恐怕连蜕凡入门修士也难敌过。

  他知道,南天城完了,楚家基业也完了。

  郡守之职,定会旁落。

  楚家基业,也多半会被离皇索去抵罪。

  别说十年后破境筑基,便是百年后,能否摸到筑基的边,也很难说。

  楚狂生看向武安监监主:“汉青,天使来前,城中之事,便先由你代为操持。我已疲了,就去诸位先去吧。”

  略作交代后,楚狂生情绪低落,连表面礼仪都懒得在乎,直接开口逐客。

  世家众人对视一眼,见楚狂生境界跌落,不足为惧,便顺势告辞。

  本就站在人群最后方的南奕,也就此溜走。

  以汉青为首的武安监修士,需要料理后续,为轮回之劫商定明面上的说辞,好为城中幸存百姓修改记忆。

  南奕无事一身轻,却是直接回了诚友书店。

  陶知命既去,诚友书店自然是留给了南奕。

  可惜,南天城龙气法禁已破,幸存百姓也不敢待在此城。等后续定下新任郡守,郡治所在,多半会换所城池。

  这南天城,注定会沦为空城。

  城中店面,也就失了价值,只有店中古籍,倒是可以收入「乾坤戒」,作为文抄功课临摹之本。

  南奕在诚友书店,召集源武者。

  燕青云本就不在南天城,自是不用来;陶知命也不用多说。

  郭来从南宅赶来书店,并带上了谢北河。

  宋忠则是带上了其父宋玉书。

  脱离道争幻境后,宋忠心忧其父,便立马赶回了宋宅。

  所幸公冶青天所炼傀儡,是早前布置的手段,并不涉及今年新至郡城之人,没有伤到谢北河与宋玉书等人。

  等裴清雪也赶至书店后,南奕开口道:

  “南天城轮回之劫,固然是场劫难。但于我等而言,其实各有不小收获。说句惭愧的,陶师兄坐视南天城遭劫,却让我等分润气运,我甚至不知该否自责。”

  “但事已至此,纠结这些已是无用。不管是我还是你们,都该向前看。”

  南奕看了眼宋忠。几人之中,唯宋忠最为心善。

  他怕宋忠有些想不过弯,才特意召集于此,吩咐交代一些事。

  “不管武安监如何修饰记忆,此劫过后,幸存百姓定是人心惶惶。但愈是如此,便愈是容易见人品行。”

  “这几日,伱们可多加走动,于幸存百姓中,挑选品行不错之人,酌情传授内功或真气。”

  “遭此大劫,幸存百姓心中不安,一些原本不屑练武者,或会改变心意。”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