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章百五四 剑开天门道争胜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55章 章百五四 剑开天门道争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5章 章百五四 剑开天门道争胜

  第155章章百五四剑开天门道争胜

  南奕一通挖苦,就像是在公冶青天伤口上撒盐。

  连郭来在旁听了,都微觉讶异,没想到南奕竟能一口气连喷数语。

  但公冶青天,面色一直沉凝,却是看不出多少变化。

  毕竟,身为积年老贼,公冶青天心志如铁,自不会被嘴皮子轻易撼动心神。

  不过,他亦不想放任南奕挖苦个没完,便干脆道:“南奕,就算我败了,也只能说是被陶知命算计,败得不冤。可一山难容二虎,陶知命修唯我之道,你俩之间,日后必有一战。”

  公冶青天这话,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在挑拨离间。

  而最强的挑拨离间,在于实话实说。

  不管是陶知命修唯我之道,还是南奕围绕「天子剑」定下自身道途,都非甘于人后的性子,确实可能会在日后相争。

  然而,话虽如此,听完公冶青天所言,陶知命与南奕两人,皆是面色如常。

  南奕不以为意地道:“你说的不无可能,只可惜那一天,你怕是无缘得见。”

  无缘得见,因为,伱可能早就死了不知多久。

  南奕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而陶知命虽未开口,但因着「诚神镜」代价,其心声亦是暴露无遗。

  「这老贼,夺舍之后来路不正,不敢入仙门修行,不知当今之世仙门风貌,连挑拨离间都玩不出花样,当真是无趣。」

  南奕拜入仙门,得玉像传法时,得的是两卷经册,即《小无相诀》与《无相宝册》。

  前者是修行功法不必多说,后者,则类似于此世修行常识百科。

  在开篇不久,《无相宝册》便直截了当地表明:吾辈修士修行,当怀揣大道独行,仙路争锋,惟求一人得道之心。

  因为,仙神果位有限,愈是往上登阶,便愈是要争。唯有争得果位,方可成仙。

  毕竟,仙者,乃一人之山。

  而一山,难容二仙。

  在证道成仙路上,不论修士之间是何关系,都有可能展开道争。

  之所以仙门外门,只设引路人,而不像上古之时直接定下师徒关系,就是为了告诫仙门弟子,莫被师徒关系影响判断。

  当然,果位有限,主要是指登阶往上走。

  在修行早期,大家仍旧可以互相扶持,以宗门为纽带,结伴同行。

  可以说,作为仙门正道,各大仙门皆有如《无相宝册》之类的卷册,用于开宗明义,直接为仙门弟子塑造正确的修行观。

  只不过,这等开宗明义之话,若是无人特意点透,有时反而可能会令人习以为常,心生忽略。

  比如,大部分世家出身的仙门弟子,或许根本想不到,《无相宝册》开门见山之语,其实亦是在隐晦提醒:入道修行后,血亲关系也须谨慎对待。

  明面上,师徒关系,不应全信。

  暗地里,血亲关系,亦当同理。

  可惜,能悟透此节,提前警惕自家先祖下毒手的世家弟子,终究不多。

  所以,最终能以转劫化劫之术,成功从玄阶晋入地阶者,多半是所谓先祖,而少有世家子弟后来居上者。

  当然,这也并不绝对。

  然后说回眼下,不了解后世仙门风貌的公冶青天,虽欲挑拨离间,却没能起到丝毫功效。

  作为引路人,陶知命胸怀坦荡,连转劫化劫之术都提前告知南奕,自然不惧公冶青天挑拨。

  而在通过陶知命心声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原本被南奕各种挖苦讽刺,于伤口撒盐亦未曾动怒的公冶青天,竟微生恍惚。

  这一刻,公冶青天深刻意识到,于当今之世而言,他不过是上古年代的遗老旧民、孤魂野鬼。

  不仅修行功法,与后世相异,连许多理念认知,都已跟不上时代。

  他此次布局之所以未尽全功,明面上是因为陶知命黄雀在后,暗地里,也未尝不是因他,早已被时代抛弃,难以在后世容身立足。

  毕竟,他的道途,早已定死在六道轮回上。

  而六道轮回教,自上古末年被斗府月宰打爆,至今已有近五万载。

  无力更换道途的他,于当今之世,早已老朽。

  道场法域被破,本就心神状态不佳的公冶青天,竟突然生出一阵恍惚。

  见状,陶知命与郭来,同时出手。

  公冶青天虽微生恍惚,却也始终防着陶知命,不假思索施展神通,拦下陶知命道法。

  可面对郭来术法突袭,公冶青天恍惚之下,却是慢了一拍。

  而郭来,则是在此一击中,猛然爆发。

  其修《原血战法》,掌术法「血刃噬」。

  此术,乃是爆发之术,须召唤血灵,一击爆发。

  这血灵,可以是斗法之时采集血气,化生而成。

  但此等用法,最多算是常规爆发。

  真正的爆发,当是以自身修行之基、原血之灵为祭,决然爆发。

  因为,与「秘魔舍身剑」相仿,此等决然之术,虽非自爆,却也差之不远,可令术法威能越阶。

  而郭来,乃是蜕凡圆满修士。

  他决然一击,威能顿时攀至筑基大成,无限逼近筑基圆满。

  公冶青天慢了一拍,再想应对,已然来之不急。

  因为,陶知命不给他机会,同时爆出杀招。

  公冶青天,顾此,即会失彼。

  仓促之下,公冶青天终是选择了硬扛「血刃噬」,被郭来成功重伤。

  因为,倘若选择硬扛陶知命之剑,只会被陶知命一剑砍成濒死。

  不过,本与陶知命不分伯仲的公冶青天,身受重伤下,再也拦不住陶知命趁他病要他命的步步紧逼。

  公冶青天选择硬扛「血刃噬」,只能说是勉强多苟延残喘了片刻,改变不了结局。

  当然,理性来说,当四明城道场被破,就基本已经注定了公冶青天结局。

  就算幻境之中,陶知命等人拿不下公冶青天,陷入僵持;幻境之外,亦会有诸多修士,对公冶青天本体下手。

  可以说,拖不起时间的公冶青天,唯一胜机,就是抢先炼化完人道气运,恢复修为至玄种期以上。

  而当道场早早被破,也就意味着公冶青天,彻底失了胜机。

  他脸上泛起自嘲苦笑。

  主要是公冶青天实在没想到,他防了陶知命,防了南奕,却最终栽在了郭来手上。

  而郭来,明明只是个散修,竟愿意为了南奕决然爆发,毁去自身修行之基、原血之灵。

  要知道,郭来如此牺牲,虽不至于彻底废了修行,却也会从蜕凡圆满,直接跌至养气圆满。

  公冶青天有些恍惚。

  上古之时,六道轮回教之所以会被斗府月宰打爆,正是因为六道护法皆有鬼祟私心,终叫斗府月宰各个击破、以战养战。

  等公冶青天察觉有异,斗府月宰已然成了气候,并于此消彼长下,再难遏制。

  如果当年的六道护法没有心怀鬼胎,团结一致,皆如郭来这般主动奉献,或许,六道轮回教不仅不会被斗府月宰打爆,反倒是能成功扼杀斗府月宰。

  可惜,早已没了如果。

  公冶青天不再挣扎着躲避陶知命道法,被陶知命一剑吞没半个身子。

  但在弥留之际,他看向南奕,低语道:“你与斗府月宰很像很像,注定为世不容。我等着你下来陪我……”

  话音未落,公冶青天便已生机绝灭,连魂魄都被彻底粉碎。

  南奕吐出一口浊气,不去管公冶青天将死之言,而是连忙扶住郭来:“郭老,有恙否?”

  郭来略显虚弱地笑道:“郎君放心,并无大恙。只是损了修行,须事后重修罢。”

  自爆原血之灵,郭来当下,已从蜕凡圆满跌至养气圆满。

  但修行境界之外,确无大碍。

  至于郭来为何自爆原血之灵,其实并非是其一时冲动,抓住战机便果断自爆。

  而是提前盘算清楚后,方能不假思索地择机抢攻,打了公冶青天一个措手不及。

  在郭来看来,南奕一路走来,堪称绝世天骄之风采,连公冶青天权柄化身都没能拿下南奕,其未来成就早已是无可估量。

  他要跟着南奕混,后续自然是以源武者身份为主。其修为虽从蜕凡圆满跌落,可就传武一事,倒也堪用。

  与此同时,他立此功劳、做此牺牲,当南奕攒出多的长生道果,自然也会优先考虑他。

  郭来盘算后觉得,以一境修行换取长生道果,值。

  毕竟,在南奕筑基前,他就算是蜕凡圆满,不敢自行筑基,也是白搭。

  而等南奕关切问完郭来情况,陶知命开口说:“此处四明城,实乃人道气运所化。待会我撤下压制,大家自行修行,尽情吸收即可。”

  “不用纠结该否放归。这些人道气运凭依已去,全靠公冶青天手段特殊,方才截取滞留。若我们散去幻境重归现世,这些气运亦是直接消散,不会重归南天城。”

  南奕微微沉默。

  允许众人瓜分人道气运,即是陶知命对将大家莫名其妙卷入幻境的补偿。否则,他大可以独吞剩余人道气运。

  而这些百姓之死,既是为公冶青天所害,亦是因陶知命放任公冶青天布局之故,方有此劫。

  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若郡守楚狂生未曾提前察破布局,陶知命本就没必要主动提醒。

  因为,他又不是郡守。

  陶知命再怎么见死不救、事后截胡,只要公冶青天非是受其指示,就于因果无碍,亦于心无愧。

  南奕对此,也不好多言。

  毕竟,严于律己,宽于律人。要求修士怜悯凡人,某种意义上,本就强人所难。

  甚至换位思考一番,将自己代换成陶知命,南奕也不敢确定自己一定便会提前出手,救人而不利己。

  他有些自嘲,轻叹一声。

  然后,也运转功法,开始吸纳周围无主之人道气运。

  当然,南奕吸纳不多,只将南天城七成百姓中,属于他麾下奕武者的对应气运,纳入体内。

  之前说过,人心愿力之显化,即为气运金龙。

  这愿力,其实就是百姓日常散逸之灵性。

  气运,则可视作众多百姓灵性根本之汇聚。

  南奕吸纳气运入体,暂时储之。

  他略作估算,若后续接引足够源炁,将这部分气运炼化,可增三十年道行。

  他眼下,蜕凡入门,堪有五十年道行。

  修至七十年道行,即为蜕凡小成;九十年道行,即为蜕凡大成;百年道行,即为蜕凡圆满。

  与此同时,公冶青天授首,法天之道崩塌,虽主要是为陶知命炼化,亦能为南奕等人,增上一分上古道韵,强化底蕴。

  可以说,道争得胜,众人分润,皆有收获。

  刚跌至养气圆满的郭来,只要略作修养,即可重回蜕凡小成。

  燕青云,直接养气大成,离养气圆满也差不大远,等事后缓过劲来,过上半年一年,即可有望尝试破境蜕凡。

  而宋忠、裴清雪,受凤凰传承,道途已被凰族血脉污染扭曲,难以修行仙门功法。

  但人道气运,既名人道,自可中和血脉异力,化解两人身上异状。

  虽然还是不能修行仙门功法,可异状消去,于凡世行走终是无碍。

  而真气虽不如法力神异,但作为真气法脉之主,两人施展凰族血脉神通,在攻伐手段上,倒也不逊修士。

  用南奕前世话来说,就是属性大降,唯攻击数值不减。

  当然,南奕几人只是分润,真正收获最大的,当属陶知命。

  这些人道气运,足够公冶青天修为恢复元神圆满还有溢出,于陶知命而言,自然也不例外。

  但陶知命不缺灵性。作为跌境修士,气运于他只是附带,他真正看上的,还属公冶青天道途。

  夺其道途,寸寸碎之,化作自身底蕴。

  也就是,六道轮回,唯我独尊!

  如果说六道轮回,是自成天地,化为规矩统御一方;那么唯我之道,就是斩破规矩,凌驾万法。

  在南奕几人吸纳气运几近吃撑后,陶知命张口一吸,将整个幻境鲸吞入腹。

  剩余人道气运,暂时储之不再多说。

  轮回法理及道韵,冥冥之中,就像是磨刀石,将陶知命如剑一般的唯我之道,磨砺得更加锋锐,并在磨砺过程中,渐渐融入唯我之道。

  得此蜕变,外加南天城龙气法禁已破,陶知命再难压制境界,不得不破境筑基。

  现世之中,陶知命霍然睁眼!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