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章百六五 剑指瀛州七龙珠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66章 章百六五 剑指瀛州七龙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6章 章百六五 剑指瀛州七龙珠

  第166章章百六五剑指瀛州七龙珠

  仙道修行,就像是攀登金字塔。

  不仅越往上走位置越少,更是需要在身下,有足够多的垫脚石,作为自身修行之锚。

  在南奕看来,此世修行,底层逻辑有点类似于信仰封神争香火,即牧民于道,以自身规矩教化一方民众,不断巩固香火基本盘。

  但若用前世词汇,做最精准的定义描述,应该是影响力证道。

  而影响力,又分为四个层次,从上至下分别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青史赋文明。

  其中,为青史赋文明,简单说就是积累名望。

  不管是文坛政坛,还是经营产业,只要名头越发响亮,为人不住念叨,就相当于是牧民有成。若能做到青史留名,就更是成效卓然。

  大部分修士之修行,皆在此中。

  而为往圣继绝学,则是设法将陨落仙神的学说道理,从故纸堆中翻出来,继承发扬,乃至中兴。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仙神纵然陨落,其道其理,亦曾铭刻于天地。

  不管是继承仙神法理衍化天赋神通,还是单纯继承其思想学说,重新发扬,对玄黄二阶修士而言,都算是修行助力。

  再往上,为生民立命,则是自辟一道,叫百姓从于此道,安身立命。

  古语云:道,百姓日用而不知。

  这一层次,方是真正的牧民于道。只要百姓言行举止皆在道中,即便道主深藏功与名,亦能以无数百姓为锚。

  若再进一步,则是辟出一方道统,让修士也依附己道,以诸多修士为锚。

  此世诸多教派旁门,皆是存此心思,欲以修士为锚。

  而南奕开辟真气武道,正是处于“为生民立命”之层次。

  至于再往上,为天地立心,涉及到改易天地法则,属于仙神之上的修行目标,倒是不必好高骛远。

  南奕修行日浅,尚难想定自身道途究竟为何。

  但他清楚知道,若欲成仙证道,真气武道绝不可废。

  因为此世修行,既是要争影响力,自然不可能苟成十里坡剑神。

  他开辟真气武道,虽有些机缘巧合,却是自身修行路上最大助力。

  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南奕修行,只比其他修士多了前世知识作为底蕴。

  若舍弃真气武道,南奕自忖,相较此世修士,自己并无太大优势。

  所以,即便推广真气武道注定会与众多修士道争,南奕也并无迟疑。

  只是,杜衡说与他一道赶赴瀛州岛,平定瀛州岛乱局后才能携功回返离京,令南奕有些下意识蹙眉。

  这瀛州岛,打从他穿越前,就已困住大离水军第一卫,后续更是派遣数波援军赶去助阵。

  有南天城诸书院夫子及众多先生,亦有大离辑罪司修士如杨旸等人,以及大离水军第二卫、第三卫。

  结果,打到现在都还没消停。

  南奕沉吟一阵后,开口说:“好叫天使知晓,学生自是愿随天使齐赴瀛州岛。只是一者,学生近日被永恒明火教筑基魔修纠缠,恐会被其袭杀;二者,瀛州岛此时局面,不知天使可否示下?”

  杜衡道:“区区魔修,不足为虑。我有尚方宝剑在手,承载一丝人皇权柄,即便魔修非我大离人士,只要他还是人族,皆可斩之。”

  坎离震兑,四国皇室,皆出于赤运衔书卫鼎月宰,即开辟龙气法禁者,「八月司牧」之血脉也。

  是以,人皇权柄不分国别。

  只要坎离震兑四国间暂未宣战,冒犯钦差天使者,倘是出身人族,皆可以尚方宝剑斩之。

  “至于瀛州岛局面……”杜衡略一思索,想到南奕开辟真气武道,后续定会在大离朝堂上占据位置,便道,“真要说来,其实十分简单。”

  “我大离仙门修士,皆是精锐,南海妖魔少有能敌者。今补给充足,纵被群妖围困,亦能安然处之。”

  “只是岛妖易败,海妖难诛。我大离修士困守瀛州岛,虽无性命之忧,却有海妖兴风作浪阻拦交通,难以返航。”

  南奕闻言了然,过得去,也打得赢,就是回不来。

  毕竟,绝大多数修士,在炼精化气境都未有修持遁术,必须乘坐海船才能跨越茫茫大海以返航。

  大离水军第一卫,夺走瀛州岛至宝后,派遣精擅遁术的修士将瀛州岛至宝送至楚郡南天城收容。但他们海船被毁,只能困守瀛州岛。

  后面赶去支援的大离水军第二卫、第三卫,虽载有玄阶修士护持海船不被毁,可面对玄阶海妖拦截,同样不得返航。

  不过,有辑罪司修士参战,倒是将群妖全部赶下海,令瀛州岛上基本可称安全。

  所以眼下,一众被困修士,已经开始顺势采集岛上银矿。

  南海妖魔知道打不赢大离修士,或者说就算打赢也夺不回瀛州岛至宝,所以并未过于紧逼,只是将一众修士困在岛上,相当于扣作人质,好与大离谈条件。

  听完杜衡说明,南奕心知瀛州岛之行危险不大,杜衡此去瀛州岛,也是为了代表离皇,与南海妖魔商谈议和条件。

  原本这事,最适合出面的,当是外交司,即度厄仙门修士。

  但南海妖魔知道度厄仙门修士惯会忽悠,不值得信任,明确表示不与度厄仙门修士商谈。

  离京百官正为该派谁来忽悠南海妖魔争执不休时,又赶上楚郡南天城遭劫,整个南天城几乎都快被公冶青天挖空。

  隔着万里之遥,离京众人亦不知楚郡具体发生何事。

  不过从王朝气运变化反馈看,楚郡乱象只局限于南天城一地,并未向外扩散蔓延。

  按照惯例,只需派遣吏部官员为钦差,赶至楚郡探明情况,就地安排妥当即可——因为政体接近分封制,除非各郡乱局特别严重,否则离京最多派遣吏部官员为钦差调整人事,不会直接插手平乱。

  离皇想起开辟内功武道之南奕,便趁机表态,二事并作一事,由坐忘仙门修士、吏部侍郎杜衡亲任钦差,先抵楚郡,再赴瀛州岛。

  同时,让杜衡捎带谕旨,颁予南奕。

  南奕弄清楚了杜衡此行的来龙去脉,深吸一口气,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敢问天使,瀛州岛至宝,究竟是何物?”

  瀛州岛乱局,起因是大离水军为探索海外银矿矿藏,出海找寻传说中的瀛州岛。

  但找到瀛州岛后,发现此岛亦是南海妖魔圣地,供奉至宝却疏于防守,便有修士顺手盗走瀛州岛至宝,使南海妖魔大乱。

  如今说是和谈,其实就是围绕瀛州岛至宝谈条件,是否归还,如何归还。

  正常来说,不将瀛州岛至宝归还,南海妖魔不可能善罢甘休。

  虽然海妖以外的南海妖魔,之所以居于南海远离大陆,乃是因他们不敌人族修士,才遁去海外。

  但真要逼急了南海妖魔,惹得一众妖魔于沿海地带为祸,破坏海运,也难收场。

  所以,如何处理瀛州岛至宝,正是杜衡此行关键。

  杜衡似叹非叹道:“所谓瀛州岛至宝,实是七颗龙珠,乃南海妖魔传承之源也。”

  上古末年,南海本是灵妖祖龙之领地。

  斗府月宰在此试刀,虽未斩杀祖龙,叫祖龙逃去了太虚深处,却将祖龙九子,连斩七位。

  彼时,斗府月宰忙着追杀祖龙,与剩余两位龙子,没空收尸。七条龙尸便就此沉入海底,被众妖分食——只余七颗龙珠不可食用,几经辗转,终是汇聚于瀛州岛,为众妖供奉。

  随着纪元更迭,诡妖之道几乎断绝。

  但总有修士修行出岔子,沦落为妖,不得不远遁海外。

  而化妖修士,亦有心性坚韧,不愿放弃修行之妖。

  若身上妖族传承不弱,或许会硬着头皮往下走;若觉醒的血脉传承太差,则基本都会改换门庭,借龙珠之力以化龙。

  源自祖龙九子其七的七颗龙珠,内蕴祖龙传承,可以引领绝大多数妖魔,从黄阶到地阶,一步一步化龙。

  甚至有传言称,若能修成七颗龙珠之传承,集于一身,还能召唤祖龙传承灵境,得授祖龙九子对应的最后两道血脉传承。

  南海天姥集齐七颗龙珠,将其供奉于瀛州岛,本是方便南海妖魔接受祖龙传承。

  结果,大离水军中有位出身逍遥仙门的修士,天赋异禀,堪称妙手空空,竟将七颗龙珠给盗走。

  而传承龙珠被盗,也无怪乎南海妖魔会大乱。

  南奕听杜衡说完,顿觉棘手。

  这七龙珠,对大离修士来说其实没啥用。毕竟,当今之世,正常修士如非万不得已,绝不会主动接受诡妖传承。

  但是,要将七颗龙珠全数还给南海妖魔,又会有些不乐意。

  人妖殊途下,夺走传承龙珠,无疑会削弱南海群妖底蕴。对大离王朝来说,可谓利在千秋。

  所以,此去瀛州岛谈判,多半会在七颗龙珠如何归还上,拉扯许久。

  不过,南奕转念一想,他眼下,本就需要潜修一段时间以夯实根基。所以,就算瀛州岛之行会耽搁许久,于他而言也是正好。

  南奕拱手道:“多谢天使解惑,学生并无异议,愿随天使齐赴瀛州岛。不过学生尚有些私事需要处理,还望天使稍待一日。”

  杜衡并不算太赶时间,便说:“无妨,你尽管处理妥当,我后日午时,再来寻你。”

  说完,杜衡施法,忽地隐去身形,不知去了何处。

  南奕眯了眯眼。

  杜衡此术,已修至玄阶下品,与南奕「洞真」同阶同级。仅靠「洞真」被动解析之力,一时半会间,探知不深。

  不过,仅是大概,亦足矣。

  此术,名为「坐忘游」,可以说是遁术,却是立足于灵犀转移,即信息转移。

  南奕当下,可与麾下武者灵犀交流,乃至在武灵界中生成灵犀化身。

  看见杜衡施展「坐忘游」,南奕顿时想到:他与麾下武者之间,正缺灵犀转移之手段。

  不是以此为遁术,而是以此手段转移物品,使南奕可像前世盥洗室之主那般,借武灵界开辟物品交换平台。

  南奕原计划将四月孕育而成的长生道果赐予郭来。但他又不想让郭来随他前往瀛州岛,希望郭来留在楚郡,专心推演真炁之法。

  包括裘长生,南奕也打算留在楚郡,争取早日完善长生真炁。

  可这样一来,没法以灵犀转移手段“献祭”或“天赐”,难不成要鸽掉答应郭来的长生道果?

  南奕蹙眉。

  之所以「洞真」不可言虚说谬之戒律,对南奕影响不大,在于南奕本就不爱说假话,有着重诺笃行之心。

  南奕神识探入乾坤戒,略做扫视,看向《游神法》。

  此法本为散修游君越所修功法,拜游神星君,注重闪避跑路。修行此法,正常来说极难身陨。

  结果,赶上马良以诡器「圆愿笔」所召黑无常幻象,可以将人随机送入灵境,意外坑死了游君越。

  从马良手中购得《游神法》后,南奕一直将此法放着吃灰。

  不过他刚刚想起,可以叫裘长生暂修此法,进而掌握此法内置之术法「游回印」。

  「游回印」,可凝聚传送坐标,让修者在特定坐标间进行单人传送。

  而裘长生,虽是南奕分身,却也与独立个体相仿。

  在没有无相书院藏经阁玉像传法的情况下,即便是南奕,也没法叫裘长生修行无相仙门功法。

  所以裘长生此时,除去《五脉长生经》外,实是空有无相法力及术法,却不能修行无相功法。

  南奕干脆便让裘长生散功,转为暂修《游神法》。

  如此一来,先让裘长生跟着前往瀛州岛,等四月份的长生道果孕育成形,即可让裘长生带回,转交郭来。

  南奕继续安排。

  郭来须留守南山县,一方面是专心推演真炁修法,另一方面则偶尔帮谢北河制作印模,继续发行《明报》。

  《大离双龙传》更新,乃细水长流之事。即便南天城灭,也该尽量保持不断更。

  因为全稿已经交付,谢北河实是预先刊印数期,提前供给各地书商,便于各地书商保证日更。

  所以南天城虽乱,却暂未影响到郡城之外的各县《明报》之发行。

  接下来,则需谢北河以南山县为基,继续刊印后续《明报》供给各县书商。

  然后,裘长生须转修《游神法》后同行不说,宋忠与燕青云,南奕亦准备带上,同去瀛州岛。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