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章百六六 神诡大离修行异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67章 章百六六 神诡大离修行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章百六六 神诡大离修行异

  第167章章百六六神诡大离修行异

  燕青云一直在替传武一事奔波,虽有修《秘魔残血剑诀》与《秘魔舍身剑诀》,却只限于缔结法种掌握两道术法,并未潜心修行,而是以真气功法为主。

  其修为亦不高,在四月之前,仅靠着奕武者信力分成,攒了几年道行,属于养气未入门;直到轮回之劫后,分润三十年人道气运,方入了养气小成。

  按理说,燕青云奔波数月,南奕该让其也留在南山县,先潜修一段时间才对。

  奈何其所修功法,皆《秘魔剑典》残篇,缺了夺命剑、索灵剑不成体系不说,还缺了最关键的《秘魔种剑真法》,不仅不能凝练替命剑胎以施展舍身剑,更是没法破境蜕凡。

  如此情况下,要么完全不考虑蜕凡修行,先将就着修;要么,便更换功法,散功重修。

  只是散修功法本就难寻好货,再加上燕青云乃剑修出身,确实适合秘魔剑宗传承,南奕便想着让燕青云同去瀛州岛,看能否择机立些军功,以军功换取《秘魔种剑真法》等传承。

  至于宋忠,则是因其受了凤凰传承,却在修了真气武道后,以真气中和血脉异力。

  宋忠此时,体内虽仍旧是凰族血脉,却基本上保持人形。

  真要说道,可以说宋忠此时状态,乃半妖。

  此去瀛州岛,与海外妖魔打交道。

  这些海外妖魔,至少半数,都是由人化妖,被迫沦为诡妖;而剩下半数,所谓先天妖魔,大抵也都是修士所化诡妖之子嗣。

  若带宋忠去瀛州岛,一旦宋忠在海外妖魔面前亮相,有可能引得妖魔嫉恨,也有可能令心沐王化的部分诡妖,妖心浮动。

  杜衡并未明言说让宋忠同去瀛州岛。

  可他登场之时,除看向南奕外,只特意看了宋忠一眼。

  许是出于尊重,杜衡并不过问南奕会带哪些人同去。但南奕看出杜衡的言外之意,亦不得不考虑,是否携宋忠同往。

  宋忠修为,因其受了凤凰传承,已非修士体系。不过同阶对应下,同样分润有人道气运的宋忠,大约亦是养气小成,与燕青云差相仿佛。

  这等实力,在弱肉强食的海外,自然是不入流。

  不过去了瀛州岛后,南奕又没打算让宋忠、燕青云独自行动。跟着大部队的情况下,倒是也出不了什么岔子才对。

  毕竟,宋忠状态特殊,真到了瀛州岛,若能借此分化海外妖魔,杜衡亦会留心护持宋忠。

  而且,南奕有些不放心宋忠待在楚郡。

  宋忠心地善良,有种不甚明显却尤为绵延的正义感与悲悯感。

  若在南奕前世,宋忠这性子,很适合向组织靠拢。

  但在此世,接受《志士仁人》侠道思想熏陶后,宋忠很有种追寻赤色火焰的趋势。

  南奕上次,趁着自个死后躲在武灵界中,与宋忠谈心,劝阻过一次,让宋忠脚踏实地,不必好高骛远,只顺手为后世埋下火种即可。

  可公冶青天整出这么一遭轮回之劫,一口气弄死南天城七成百姓,委实太过漠视人命。

  南奕有些担心,若放宋忠一人待在楚郡,指不定他哪天一上头,就会当真点燃赤色之火。

  在他看来,赤色之火,未必不能点。但至少在眼下,在他境界尚弱时,绝不能点。

  南奕有自知之明,不提他本人配不配点燃赤色之火,便是眼下当真点了,也是枉然。

  以南奕如今修为,最多点燃武道之火,与一众仙门外门弟子道争;却是远不到点燃赤色之火,将整个修行界都卷入其中的层次。

  所以,思虑再三,南奕终是决定,与宋忠、燕青云,同去瀛州岛。

  他随手施为,取河中之水,以广寒冰焰炼作冰制器皿;接着隔空摘得岸上青梅,以法力炮制,开始煮酒。

  然后,南奕邀宋忠等人坐下饮酒,商议此事,征询几人意见。

  …………

  却说杜衡此人,施展「坐忘游」,就似化作一股念头,前脚刚从南奕等人眼前消失,后脚便又出现在陶知命附近。

  当然,这是在杜衡自身的时间感知中,才是从南奕眼前,一步跳跃到陶知命身旁。

  但就外界他人的认知中,杜衡施展「坐忘游」,遁行虽远,却也花费不短时间。

  此术,立足于灵犀转移,可无视时空,瞬间传送——无视自身时间流逝,以及外界空间远近。

  然后,传送所往,得有关乎自身之心念。倒是不要求彼处有人正念着自己,但也得自身存在为彼处之人知晓才行。

  最后,坐忘仙门的术法神通,以「坐忘道心」为基。若「坐忘道心」修持不足,其它坐忘道术法便得悠着点施展。

  以「坐忘游」为例,就是不能传送所往不能太远。

  若把握不准分寸,贸然「坐忘游」,妄想一步跃至极远之处;或者说运气不好,想传送到某人身边,结果某人刚好去了极远之处,都会使坐忘弟子,就此神隐,于世间绝迹。

  杜衡出现在陶知命附近不远处,看向陶知命,说:“我已见过南奕。你二人,当真是在玩火。”

  陶知命正在看《极乐宝鉴》。见杜衡赶来,他将书放在一旁,笑道:“好玩呀。反正是修行大世,火烧得越旺,最终凝聚的道果,才越强。再者,修行之路,道阻且长。若黄阶不能无敌,玄阶如何登顶?”

  “一道难容二主,你也不怕走到最后,他与你争道。”杜衡瞥了眼陶知命脚下,除去《极乐宝鉴》外,尚有许多宫闱艳情小说。

  很显然,陶知命虽将诚友书店留给了南奕,但某些藏书,却是一本没给南奕留。

  “除非我俩都晋入天阶,欲登至境,否则却是斗不起来。毕竟,我修一元,他走万相。”对杜衡所言,陶知命不以为意。

  正如阴阳仙门分了双修派与清修派,无相仙门,亦分了两条路线,即一元派与万相派。

  一元派,以一元破万相,号称一元之下舍我无相。陶知命修唯我之道,一剑破万法,正是一元派路线。在其晋入天阶前,无相仙门内部,会与陶知命道争者,皆是一元同道。

  而南奕,虽暂未想定道途,但其开辟真气武道,衍化教派,多半会走上万相派的路子,即独掌万相赐尔无归。

  大略来说,就是重在广博,不管他人走怎样的路子,万相派修者,都能走别人的路,让其无路可走。

  当然,不管是「一元之下舍我无相」,还是「独掌万相赐尔无归」,都是修行追求。

  要想当真达到此番层次,不仅需要稳步修行,从玄阶往上,更是需要把同道中人全部挤掉。

  所以仙门正道,才会是玄阶易成、地阶难入。

  盖因先修之士占道堵位,并不会给后进修士腾位置共同修行。

  便是天骄如陶知命,玄阶登顶后,亦发现自己再往上走,恐是寸步难行。

  不过他主动跌境,重走修行路,到得今日,已成功摘得轮回法理磨砺剑峰。

  轮回帝君虽早已陨落,但终究曾是天阶仙神,其遗世法理,实有天阶本质。陶知命潜伏十载,于南天城摘取轮回法理磨砺剑峰,岂能不利?

  这一次,他要凭手中之剑,于地阶一路道争得胜,登顶地阶,剑指天阶。

  不过在此之前,陶知命得先破境筑基,晋入玄阶才行。

  早已将筑基进度卡在最后一步的陶知命,冲着杜衡长笑道:“道友,请助我修行。”

  陶知命之所以卡着最后一步不筑基,生生等到了四月十四号,正是为了等杜衡。

  事实上,如果没有南奕横空出世,没有瀛州岛忽起乱局,当公冶青天掀起轮回之劫后,一直坐在吏部牧令司司长位置上的杜衡,都会主动请缨,赶来楚郡。

  因为,作为陶知命好友,杜衡不仅知道陶知命布局,更是陶知命跌境重修布局中的最后一环,要助其修行、完美筑基。

  在南天城,除去指点南奕修行外,陶知命不是在看宫闱艳情小说,便是在勾栏听曲。

  对修士来说,此事并不正常。

  身为修士,不说绝七情灭六欲,起码也是不会为情欲所迷。

  须知,此世修行,有十灾七魔之说。

  十灾乃超凡代价,即十类劫数灾厄,自不必多说。

  而七魔,却是指源自域外天魔的七种恶念魔障。

  当今之世,人死若有怨,便有可能于死后,携负面情绪化诡。

  但化诡之人终是少数,大部分死者的负面情绪,溢散于天地之间,最终都会流向域外太虚,生成域外天魔。

  域外天魔分有七类,即贪婪、嗔怒、痴愚、嫉恨、骄爱、恶性、情欲之天魔,可以在修士道心深处种下心魔,暗中勾动邪念,迷乱道心,坏人修行。

  此世修士,注重心性,时刻修行问心,正是为了规避七魔。

  但陶知命偏偏不走寻常路。

  他天天勾栏听曲,翻看宫闱艳情小说,却是为了故意勾引情欲天魔。

  七魔之中,其它六魔,陶知命都成功钓得不少,拿来祭剑。

  唯有情欲天魔,即便陶知命流连于烟花柳巷,天天勾栏听曲,都钓不出来。

  为了完美筑基,将域外天魔也作为祭剑之物,陶知命只得请来杜衡。

  坐忘仙门的功法特性,偏向于与道合一、言出法随。

  杜衡修为虽不如陶知命,但在陶知命主动卸下心防后,倒也能撼动一二。

  杜衡先是运转「坐忘道心」,谨守自己本心。

  然后,施展「坐忘妙觉」,令陶知命与自己共情共觉;再接上「坐忘言」,言出法随。

  他说:“吾辈修士,食色性也。”

  在陶知命主动卸下心防之下,受了杜衡火力全开的「坐忘言」,其原本千锤百炼坚韧不动之道心,终于微微一晃,从内心深处涌现一股情欲之意。

  陶知命逢场作戏多年,只因道心无法自欺,一直没生出情欲之意勾引情欲天魔进门。

  可现在,仅仅只是一念之间,便有不知其数的情欲天魔附身陶知命,闯入识海,欲假戏真做,在陶知命道心深处当真种下心魔。

  在陶知命识海之中,诸位情欲天魔巧笑嫣然,或是美若天仙,或是妖娆多姿,莺声燕语间,各有各的风采。

  它们知道陶知命是假动情欲,只为了勾引它们进门。

  但在诸位情欲天魔看来,只要进了房间,假的也会变成真的,根本由不得陶知命反悔。

  然而,陶知命确实没有反悔,确实被情欲之意迷了眼。

  只是动情生欲之下,陶知命如痴如醉道:“诸位,既然来了,便让我等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可乎?”

  识海中,陶知命张开双臂,作势欲揽。

  这般景象,虽只是识海幻化,却表示陶知命正毫无保留地放开道心,主动容纳诸多情欲天魔。

  然而一众情欲天魔见状,却是花容失色,转身欲逃,但难以抗拒地投向陶知命怀中。

  在此期间,它们七嘴八舌地咒骂,最终化为一声凄喊:“该死,伱这根本不是人身情欲!”

  逐渐恢复冷静的陶知命笑道:“都是情欲,都是融为一体,何分人身剑身。”

  情欲天魔勾动心魔,针对的是有灵众生,尤其是人族,以人身情欲迷人道心。

  奈何陶知命修唯我之道,我心即道心,将自身之心全数填充为如剑道心。

  当他动情,第一反应就是将一众情欲天魔拿来祭剑,融为一体。

  而在情欲天魔也祭剑之后,陶知命不再刻意压制境界,登时便携千年道行晋入玄阶,筑下道基。

  他长吟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人奈我何。”

  语毕,陶知命气息一振,轰然推破玄阶门户,将唯我之道,名刻于冥冥之中。

  就此瞬间,包括南奕在内,所有与陶知命往来不少,熟识此人者,若是修士,都忽地心血来潮,莫名生出一念:

  天启四年四月十四日,真愚道人陶知命,破境筑基,其道曰——唯我。

  正与宋忠等人聊着,南奕突然呆了呆,轻声道:“原来,筑基功成,还会有天地法则响应,向亲朋好友唱名提醒。”

  南奕离筑基尚早。

  但明确知悉陶知命筑基功成的这一刻,他亦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紧迫感:仙路争锋,岂可落后于人?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