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章之四 九执道人心猿使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71章 章之四 九执道人心猿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1章 章之四 九执道人心猿使

  第171章章之四九执道人心猿使

  每通过一颗龙珠试炼考验,即会得到七分之一的祖龙印记。

  等通过所有试炼考验,集齐祖龙印记,便能自动接引剩余两位龙子,睚眦与狴犴之法理。

  但是,在此期间,龙族血脉也休想甩掉。

  凰念儿狐疑看着南奕:“上次凤凰传承,你唯恐避之不及。怎么这次祖龙传承,你竟惦记上了,不怕龙族血脉侵染,愿意做龙的传人?”

  南奕说:“我在想,可否将祖龙传承强行化去,用来蕴养术法神通;或者通过给自己放血,尝试剥夺龙族血脉?”

  凰念儿眨了眨眼:“祖龙传承依托于血脉之上。如果你将「永恒明火诀」融入「全愈」,再修持至地阶,倒是有一定希望化去祖龙传承。但现在嘛,别想咯。”

  “至于血脉剥夺,一旦伱受了祖龙传承,血脉源种并非实物,而是从灵犀层面不断侵染。就算你不断放血,也只能压制血脉侵染,并不能彻底祛除异种血脉之源种。”

  南奕点头。给自己放血并不算什么难事。如果放血便能剥夺异种血脉,进而避免血脉侵染乃至异化,恐怕当今之世,也就不会还有如此多被迫化妖之妖修了。

  但南奕接着问道:“如果剥夺不行,将血脉源种转移给分身,可乎?”

  凰念儿恍然,意识到南奕打一开始就想让裘长生替他挡刀,接下龙族血脉。

  她面色古怪:“如果接受祖龙传承时,你俩合体,倒是可以在分体时,让分身带走血脉源种。不过你这么做,裘长生后续,就没法修行仙道功法了。”

  南奕不以为意。

  分身虽与独立个体相仿,但作为分身,自然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福时,他的就是我的;有难时,我的就是他的。

  其实真要说道,南奕生此心思,主要还是在于分身定位上。

  裘长生最早,其实是南奕加强版复制体,既复制有南奕术法神通,还有着七位葫芦娃的神通在身。

  但在失去诡灵葫芦女法力供应后,七位葫芦娃神通,也随之消失,只余复制自南奕的术法神通。

  对南奕来说,除却凭借「长生」天赋完善《五脉长生经》外,分身与他术法神通一致,并无太大意义。

  虽说能让裘长生转修其他功法,如目前所修《游神法》。可民间流传的散修功法,大都不过尔尔,道途有限。

  南奕又不可能给裘长生找仙门功法来修。

  所以来了瀛州岛,南奕顿时有些惦记上祖龙传承。

  倘若真能连续通过七颗龙珠之试炼考验,届时,裘长生得七龙珠传承,南奕则取睚眦、狴犴传承化生天赋神通。

  对此,凰念儿发挥嘴欠本色,锐评道:“摊上你这么个本体,裘长生真是有着天大的福气。”

  苦修《游神法》,只为方便南奕,让南奕将「游身步」融入「无相遁空」之中,并等五月一号,凭借「游回印」替南奕跑腿,将长生道果转交郭来。

  然后,好不容易跑完腿,便会以「全愈」天赋强行洗点,替南奕背负龙族血脉。

  凰念儿觉得:在南奕手下,裘长生当真是个最佳工具人。

  南奕却是不以为然道:“确实是福气。若非他术法神通复制于我,换作其他道兵,失了法力供应,早就该消散于世。他既因我而生,自该为我而战。”

  如若不然,还能委屈本体迁就分身不成?

  …………

  四月二十三日,南奕陪着杜衡,准备与妖魔一方的使者会谈。

  他本以为,初次会谈,即便不在浮岛与瀛州岛中间位置,妖魔一方也该派出好几位使者才对。

  结果,竟只一位猴妖登岛,自言妖魔使者,来此与大离修士商谈龙珠归还事宜。

  南奕稍有些愣。

  虽然一直听说海外妖魔不服教化,没有礼仪可言。

  但连会谈之事都只派一位妖修做使者,仍旧有些出乎南奕预料。

  而且,作为妖魔使者,身穿人族道袍,是什么情况?

  南奕倒不是认为妖修便该着兽皮、佩兽骨。

  可道袍作为服饰,着实有着一股特殊含义在。尤其猴妖所穿,还只是普通道袍。

  如果猴妖穿着甲铠,亦或是法器道袍,南奕倒也都能理解。

  但普通道袍,还不防水,委实令南奕有些心中迷糊。

  不过,趁着杜衡在与猴妖一本正经地谈条件,南奕展开「洞真」:

  【志名:九执道人·无名(孙九执)。】

  【志类:诡妖。】

  【阶秩:黄阶上品。】

  【志述:原大离齐郡修士,化妖后遁至南海。】

  【血脉:心猿。】

  【法种:▇▇】

  南奕心中微怔:这猴妖,一身法种,皆已入了玄阶不成?

  而且,猴妖居然还有道号?

  有道号,说明其事迹至少也在修行界小范围流传开,并让部分修士形成共识,才会凭此事迹生成道号,为人所知。

  南奕暗中观察孙九执。

  很快,南奕便确认一件事,从孙九执神情变化上,他什么也不会看出。

  虽然孙九执并非表情冰冷之辈,可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根本不会暴露半分心思。

  而且,即便南奕暗中打量了半天,「洞真」被动解析之力,也并未解析出新的信息。

  南奕蹙眉,心中甚至一度生出不服,想要使出「洞真」主动解析之效。

  但就在即将动念前,南奕习惯性内视己身,突然一怔。

  【状态:明尊印记;凤凰印记;易执(心猿)。】

  南奕愕然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受孙九执影响。倒也不是什么阴险招数,而是「易执」,类似于曾经在南若村灵境中的「易燥」状态。

  只不过,「易燥」是让人容易动怒,「易执」却是让人容易上头、生出执念。

  相较「易燥」,「易执」更加润物细无声,叫人防不胜防。

  若非南奕早已养成隔三差五便内视己身,确认自身状态是否有异的习惯,怕是连中招了都不知道。

  南奕默运「全愈」,平复情绪,随即在心中生出忌惮。

  这猴妖,究竟是什么情况?

  所谓心猿血脉,竟是让其他人心猿意马不成?

  南奕看向杜衡。

  还好,身怀「坐忘道心」,杜衡并未受到影响,仍旧一本正经地在与孙九执扯淡。

  南奕至此,深刻体会到,为何外交之事,正常该是度厄弟子负责。

  盖因度厄弟子,除去擅长忽悠人外,其清净之体叠满抗性,也不容易中招。

  南奕沉下心思,仔细听了听杜衡与孙九执双方所谈。

  杜衡满天要价,直接说七颗龙珠不会全数归还,只还六颗,剩下一颗则作为抵押,押在大离,以此见证双方合作顺利。

  也不用担心押在大离会影响海妖接受龙珠试炼考验。可以直接安排轮换,每年更换押在大离的龙珠对应传承。

  奈何孙九执不按寻常套路来,根本不打算落地还钱般砍条件,而是顺着杜衡的话说:“可以。”

  杜衡、南奕闻言,直接愣住。

  这都可以?确定你是妖魔使者,不是人族卧底?

  但孙九执很快便道:“不过,既有一颗龙珠作为抵押,两方自该保持合作关系。届时,若有妖魔欲接受抵押龙珠之传承,便叫他们直接赶去楚郡,上岸试炼。”

  杜衡讪笑:“我想,作为抵押物,抵押期间还是不叫他们来接受试炼考验才对。”

  “没关系,即便不接受传承试炼也无妨。”孙九执笑道,“两方既然签订和约,那么妖魔上岸,到龙珠抵押收容之所转悠,应该也能得到大离庇护对吧?”

  “再者,既有一颗龙珠作为抵押,剩下六颗,合该一次性归还完才是。”

  孙九执目光炯炯地看向杜衡。

  杜衡被看得尴尬,摸了摸鼻子,沉吟。

  他没想到孙九执这般打蛇随棍上,能反过来狮子大开口,提出他根本不可能答应的条件。

  杜衡毕竟不是度厄弟子,做不到面色自然地顺口忽悠。

  所以,他顿了一下,才改口说:“不过,两方长相往来,靠的是和睦共处、默契互容,而非心生提防。倘若真的抵押龙珠,于双方关系,恐反为不美。是以,抵押之事,倒也不必提起。”

  如此,杜衡主动退让半步,将话题重新引向七颗龙珠归还安排上。

  但初次会谈,两方主要是在试探对方真实底线,一通扯皮下,并未有多少实际进展。

  从上午聊到下午后,孙九执也就出言告辞,并约定过上三日,再进行下一次会谈。

  当孙九执离去,杜衡眯眼思索片刻,方才看向南奕,问道:“此妖古怪,适才你心神可曾稳住?”

  「坐忘道心」下,杜衡视角超然,能清楚察知自身心绪变化。

  南奕说:“初时险些中招不自知,但后面默运「全愈」,也就没受影响。”

  两人开始分析,为何南海三太子会只派孙九执一妖负责谈判。

  杜衡虽然为官多年,但本身不是外交司官员,也同样是头次与南海妖魔打交道。面对未受教化的南海妖魔,虽然感觉南海妖魔有些野蛮原始,却也不敢当真小觑轻视,拿南海妖魔当傻子。

  加上另几位一同旁听与会的修士,几人讨论片刻,觉得孙九执除去没有最终拍板权,只是替敖玄跑腿传话外,也确实能做到对七伙海妖团体一视同仁。

  而且,在谈判之时,孙九执口才不差,并不木讷。

  不过,孙九执让人「易执」这点特性,着实有些古怪。

  准确说,不止这一点古怪。身为猴妖,孙九执身上处处都透着古怪。

  旁的不说,孙九执既是心猿血脉,乃猴妖,身材也就高大不起来,缩水甚多,高不满四尺。

  而这四尺猴妖,偏又穿着人族道袍。

  崭新的,一看就像孙九执自己缝制的道袍。

  诸修能被杜衡选出来一同旁听参会,自是涵养不低,即便觉得孙九执形象上有些沐猴而冠,也不会在面上流露出来。

  但他们纳闷,孙九执这般形象,在妖魔内部,难道不怕挨打?

  再加上孙九执有着让人不知不觉便上头的「易执」特性,若不加收敛,总感觉隔三差五便会与其他妖修打起来也不奇怪。

  杜衡唤出灵犀蝶,一种有着神通「心有灵犀一蝶通」,可以充当信使,快速将消息传给其他灵犀蝶,类似南奕前世手机的精怪。

  不过数息,灵犀蝶微微扇翅,从众人眼前消失——却是杜衡通过灵犀蝶,向大离打听孙九执化妖之前的情报。

  既然南海妖魔选择孙九执负责商谈和约,杜衡自然想着摸清楚孙九执情报。

  南奕也是同样心思。

  在诸修散去后,他私下取出「人言纸」,准备通过「人言纸」探知情报。

  虽然「人言纸」所说,非是全数属实。但不实之处,可以多问上几句,找出前后矛盾的地方。

  同时,作为情报参考,只要不全信,总比一无所知来得强。

  在南奕解开「人言纸」封印后,「人言纸」慢悠悠地显现字迹,突出一个没精打采:

  【我叫南奕,来到瀛州岛与南海妖魔打交道。这一次,我准备取下妖魔纸来满足诡器所需……】

  南奕诧异打断道:“什么妖魔纸?你啥意思,你瞧不起我的人皮?我那可都是货真价实、新鲜出炉的人皮!”

  「人言纸」麻木写道:

  【大哥,我管你叫哥成不?撕自己人皮,难道不痛吗?反正都到南海地界了,有的是妖魔纸,你又何必对自己下此毒手?】

  南奕轻哼道:“俗语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又不是给不起,何必向外求,平白添上一笔因果。”

  【可我不想被白嫖……】

  南奕佯怒:“什么白嫖?哪有白嫖?我那新鲜出炉的人皮,连血都还是热的!你怎能凭空污我清白?”

  「人言纸」字迹愈发麻木僵硬,突出一个生无可恋:【我从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辈……】

  其实南奕所给的自身之皮,对「人言纸」来说并无质量之不妥。

  可「人言纸」觉得,南奕当着它的面,若无其事地撕下自己人皮喂给它,压根就是在嘲笑它,对它造成不小的精神伤害。

  “哪里是我厚颜无耻?分明是你强词夺理才对。”南奕嘴角微扬,“不过,如果你这回给的情报,能少掺点水份让我满意,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喂你妖魔纸。”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