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章之五 齐天旧事化为妖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72章 章之五 齐天旧事化为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2章 章之五 齐天旧事化为妖

  第172章章之五齐天旧事化为妖

  大离王朝,齐郡,齐天城。

  数位武安卒修士,正在追逐一全身皆乃黄铜之色的铜猴。

  铜猴身形矫健,手脚并用下,穿梭大街小巷,竟比几位修士还快。

  但在武安卒的紧追不舍下,铜猴最终还是从城里,逃到城外,试图钻进城东方向的密林里。

  不时有几道术法,因武安卒预判到位,成功落到铜猴身上,发出金钟震鸣之声响。

  可除去声响外,铜猴仿佛全然无视了武安卒追袭,脚步不带半点停顿。

  眼瞅着铜猴很快便要钻入密林,几位武安卒皱眉,不再留手,全力施展攻伐神通攻向铜猴。

  铜猴没有向后看,只奋力往林中一跃。

  “住手!”

  恰此时,九执道人遁光赶来,落在铜猴身前。他尚未站定,便不假思索地出手,拦下武安卒术法,护住铜猴。

  “武安监办案,闲人退散。”当先一位武安卒武官,大喝出声。

  九执道人面色冷肃,丝毫不带迟疑地反问:“办案?武安监何时,竟连精怪都要滥杀?”

  一共五位修士,只是齐郡武安监中普通一小队,皆在养气修为。

  而九执道人虽是散修,却是蜕凡修为。

  是以,面对九执道人护住铜猴,五位武安卒,只得蹙起眉头,解释道:“此猴虽是精怪,却暗藏诡异。为城中百姓安全故,当将其收容拿下。”

  “这几十年都平平安安过来了,现在却来说什么暗藏诡异。再者,我看汝等适才出手,哪像是只为收容的样子。”九执道人冷哼一声,说,“恕我实在无法信任汝等。”

  有武安卒感觉不耐烦。他们不认识九执道人,便道:“只要此猴束手就擒,我等可保证不伤其性命。但若不就擒,道友当真要为此猴阻拦我等不成?”

  此时,在九执道人侧后方,铜猴正身躯笔直地蹲在石碑上,紧紧盯着几位武安卒。

  其神情桀骜不驯,有着一股冲破俗世隔阂的百无禁忌感。但脸上却满是皱纹,既像老猴,又像猥琐老头。

  面对武安卒喝问,九执道人只淡淡开口:“我从小便是由猴爷抚养带大。汝等若是想带走猴爷,先过我这一关。”

  铜猴,虽有铜猴之名,实则却是蜡猴。

  其身原乃婚喜红烛烛泪,因齐天城比翼阁连续百年举办大婚,交感百年以来诸多新婚夫妇之爱意,化为精怪。

  但化作精怪的铜猴,许是受新婚夫妇观念影响,竟母性十足,喜爱小孩。

  有家亲父母的孩子,铜猴只是偶尔看看,暗中护持,免得摔伤跌伤等。

  可无父无母的孤儿,铜猴却会竭力照管。

  虽不至于齐天城所有孤儿都被铜猴成功抚养带大,但几十年下来,铜猴养活成人的孤儿,为数不少。

  其中,更有一人跌跌撞撞,在机缘巧合下成为修士,步入蜕凡境界。

  此人正是九执道人。

  当然,此时的道人,尚未得到九执之道号,只是一位无名散修。

  得知九执道人曾为铜猴抚养带大,几位武安卒,顿觉棘手。

  不过,也仅仅只是棘手而已。

  因为,武安监办案,从不单打独斗。

  虽然追逐铜猴的只是武安监一个小队,但这只是其他小队在别处巡逻,没能抓到铜猴踪迹罢了。

  在城中展开追逐期间,他们已经激活特定符箓,表示目标已发现,正在追捕之中。

  所以这会儿,其余武安监修士亦在陆续赶来的路上。

  九执道人叫铜猴躲进密林,自己则只身独战众武安卒。

  因为这些武安卒并无杀心,一时间竟被九执道人强行拖住。

  有武安卒不解:“你这道人好不知趣。我等都说了只是收容,你又何必阻拦?难不成我等还会蒙骗于你不成?”

  九执道人还是之前那句话:“几十年都平安过来了,现在却来说什么暗藏诡异。呵,恕我信不过伱等。”

  领头武官,即武安卒小队长头疼道:“身为精怪,同样有着神通在身。你若认识此猴数十年,那你可曾见过此猴运使神通?”

  九执道人想了想,确实没见过铜猴运使神通。

  这位武官继续说:“此猴神通诡异,一旦用出,遗患无穷。为城中百姓安全故,确须将其收容。还望道友行个方便。”

  九执道人不为所动,只是轻声开口:“那又怎样?”

  就算猴爷神通真的诡异,可这么多年都平安过来了,九执道人并不觉得有收容猴爷之必要。

  倘若武安监真想收容猴爷,九执道人亦只会觉得是郡府在一刀切,没事找事。

  所以,受到铜猴养育之恩的九执道人,不肯听武安卒之劝。

  他为铜猴断后,拦截一众武安卒,并不后悔。

  但武安监修士陆续赶来,九执道人应付起来愈发吃力,甚至难免受伤。

  当武安监蜕凡修士也有赶来时,九执道人知道,自己恐怕是拦不住了。

  可他仍旧拼尽全力,以散修之身,拦下蜕凡修士及数位养气修士。

  不过就在此时,本已潜入密林里的铜猴,竟又折返回来。

  “傻孩子,何至于此。”铜猴叹道,“都住手吧。”

  铜猴对九执道人有养育之恩。为护住铜猴周全,九执道人自当竭尽全力。

  可铜猴又怎能忍心让九执道人为断后一事重伤?

  感知到密林外动静愈发惊人,铜猴犹豫片刻,终是重返林外。

  他看向一众武安卒:“是元家家主叫汝等来抓我的吧。汝等单知我神通诡异,便要抓我。可元家拐卖儿童,汝等管乎?”

  在场修为最高的蜕凡修士,也就是齐郡武安监一位旗长,目光闪烁,沉声道:“此事,我等后续会去调查。若有证据,自会处理。”

  “呵,证据。反正老猴子我,是不配作为人证。”铜猴似笑非笑。

  武安监旗长继续开口:“放心,我等定会重视此事,严肃追查。而且,将你收容,又不是夺你性命。等查出眉目,未必不会请你做证人。”

  “我能信你么。”铜猴看了眼旗长,又看向其他武安卒,“我能信汝等乎?”

  一众武安卒相互对视数眼,迟疑间,倒也一个接一个应下此话,表示后续定会秉公执法、严肃追查。

  毕竟,当着众人的面,没人会在口头上表示自己执法会不公。

  铜猴老态龙钟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笑意。

  他扫视了一圈诸位武安卒,最后看向九执道人,叹道:“傻孩子,对不起了。”

  九执道人一直在旁皱着眉头。

  如果铜猴愿意主动被收容,九执道人倒也没了出手的理由。

  可所谓收容,正常只是活动范围被局限于城外一处山谷中。但得知猴爷今日被捉,乃是与元家有关,九执道人实在放不下心。

  不过,就在这时,听到猴爷口呼“对不起”,九执道人心中立即涌起一股不安之意。

  他刚想开口追问铜猴,铜猴却已经运使出神通,融化身上如铜之蜡。

  所有修士,包括九执道人在内,都是心生恍惚,不由自主地紧紧看向铜猴。

  正在融化的铜猴,在每个人眼中变化出不同模样,顺应每个人的心意。

  如有着心仪暗恋之人,铜猴会变作相应模样。

  如是痛失爱妻者,铜猴在此人眼中,亦会变作亡妻。

  而在九执道人眼中,铜猴则是从猥琐老猴,变作一慈祥男子。

  铜猴融化了足足一刻钟。

  一刻钟后,铜猴如同燃尽的蜡烛,化为灰灰。

  但在此期间,对于所有武安卒来说,他们就像是看见心中挂念之人,在死前凄然笑着说:答应我,待我死后,一定要将元家绳之以法,从严处理。

  这一刻钟场景,将永远铭刻在众人心底,化作执念,不时忆起。

  若铜猴全力施为,甚至能借此扭曲全城百姓之人心,进而干涉人道气运。

  但他终究留手了,没有裹挟全城百姓,只是对武安监修士,包括正从城中赶来的武安卒,运使神通。

  他种下执念,犹如思想之钢印、道心之契约。

  要么,顺从此念,将元家绳之以法,化解执念。

  要么,抗拒此念,引得道心不稳,生出心灵罅隙,为心魔所趁。

  当铜猴化为飞灰不复存在,他便活在了一众武安卒心中。

  可是,在九执道人身上,却是出了意外。

  铜猴并未刻意给九执道人种下执念。

  但铜猴运使神通之时,九执道人离他太近。

  即便铜猴不主动为九执道人编织执念,九执道人也会自然而然地一念化执,即某个念头自发化作执念。

  所以,铜猴对九执道人说了一声对不起。

  但正常来说,一念化执,既是本来就有的念头,即便化作执念,也该影响不大。

  可铜猴没能料到,九执道人身上,竟生异变。

  在铜猴融化之时,九执道人回想起从小被铜猴抚养带大的艰苦日子,将铜猴看作了一身材高大的慈祥老者——

  彼时,九执道人还只是个孩子,所以铜猴在他眼中,身材分为高大,可以为他挡风遮雨。

  已经意识到铜猴神通一经使出便会身陨,九执道人心中满是不舍与眷恋。

  然后,他生出一念,决定要背负猴爷之名,替猴爷继续走下去。

  正常来说,此念化执,无非就是九执道人后续会死磕元家,然后也投身孤儿抚养救助事业。

  但好巧不巧,九执道人身上,正装着一葫芦猴儿灵酒。

  并非普通猴群酿造的猴儿酒,而是九执道人特意出海,于海外带回的猴儿灵酒。

  这酒,他原是为铜猴所带。

  一旦铜猴饮下猴儿灵酒,即可重塑肉身,打破精怪之桎梏,从精怪化作妖身,从此踏上修行之路。

  但九执道人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赶回齐天城,还没来得及将猴儿灵酒赠给铜猴,便撞上铜猴被武安卒追捕,只能连忙出手拦下武安卒。

  然而,武安监办案,从不单打独斗。

  其他武安卒收到消息,陆续赶到,很快便将九执道人压制住。

  本已逃入密林中的铜猴,终是选择重返林外。

  他知道,面对认真起来的武安监,自己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

  与其让九执道人因断后一事重伤乃至殒命,不如不再逃窜,正面一众武安卒,以性命为代价运使神通,确保武安卒后续,会将私下拐卖稚童之元家,绳之以法。

  当铜猴运使神通,融化之时,九执道人心生悲意,决定背负猴爷之名,继续其未竟之事。

  而他装在酒葫芦里、本欲赠给猴爷的猴儿灵酒,竟在九执道人心念变化间,生出感应,沸腾起来。

  九执道人恍惚明悟:只要饮下猴儿灵酒,他便能化作心猿血脉,真正做到背负猴爷之名。

  他也可以不饮酒。

  毕竟只是在铜猴神通下,恰与猴儿灵酒生出气机感应而已,并不会强制让他化妖。

  但九执道人想也不想,当着众武安卒的面,取下酒葫芦,启开酒塞,一口饮尽猴儿灵酒。

  然后,他迈开七步。

  每走一步,他身上都会生出变化,变得愈发像妖。

  等七步走完,九执道人也就彻底化作妖身,毛发飞扬,姿态狂野。

  他语带悲切,高声吟道:“猴儿灵酒点尸薪,血化心猿焚旧身。七步踏歌妖异变,九执为念绝凡尘。”

  七步成诗,七步亦化妖。

  一众武安卒愕然看向九执道人。

  “道友,你怎如此糊涂?竟自绝道途化为妖身,糊涂啊!”武安监旗长扼腕叹息。

  就算他们是亲眼看着九执道人化妖,不至于立马生出剥皮抽筋拔骨采血之念,就此动手打杀道人。

  但九执道人化妖,注定不宜在人道王朝境内久滞,须遁至海外,方得安生。

  “我知道,凡世自此,与我殊途。”九执道人昂首,露出与此前铜猴极为神似的桀骜面容,“猴爷只是精怪,神通有限,只能暗中调查,难以留下证据,更难以亲自动手打杀贼人。”

  “但,我可以。今日,我宁化妖,也要诛灭元家。”

  “元家拐卖稚童,采生折割,摘取五脏六腑以制药,乃是人面兽心、十恶不赦之辈。今日,唯有诛其九族,方能平我心中之愤。”

  九执道人运使心猿神通,将心中怒火,凝聚成一根长棍。

  他右手持棍,指向一众武安卒:“汝等今日,欲拦我乎?”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