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章之六 替天行道孰为义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73章 章之六 替天行道孰为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3章 章之六 替天行道孰为义

  第173章章之六替天行道孰为义

  “汝等今日,欲拦我乎?”

  见九执道人狂态毕现,再听着他戾气极重的反问,一众武安卒陷入沉默。

  他们当然不想让九执道人打进齐天城。

  可在铜猴神通影响下,他们心中已然生出找元家麻烦,一旦确认元家罪行,便要将元家绳之以法的执念。

  虽说作为武安卒,他们即便针对元家,也是先行调查清楚具体情况再说,不会直接动手。

  但九执道人如果只是单单针对元家,一众武安卒竟有些不好出手。

  因为,一旦出手阻碍九执道人找元家麻烦,被铜猴神通影响的众武安卒,若是在之后确认元家果真犯下不小罪行,定会生出心魔。

  而见铜猴如此刚烈,宁愿身死也要给众人种下治元家罪行之执念,诸位武安卒心中皆是一凛:元家看样子,多半是当真有问题。

  所以,为自身修行考量,一众武安卒神色迟疑,并不想阻拦九执道人。

  九执道人见状,直接身化遁光,越过诸位武安卒,径直冲向齐天城中元府所在。

  尚在半路,九执道人已经展开蜕凡真身,或者说化妖后的心猿真身,全力出手,妖气四溢。

  没有武安卒出手拦截,九执道人不过数息,便到了元府上空。

  察觉气息有异的元家修士连忙出手,下意识地激活早前布置的防御法阵,试图护住元家府宅。

  须臾间,一道光幕自地面升起,弯曲着蔓延合拢,似倒扣之玉碗,护住元府,连带着从外向内看时,会变得模糊不清。

  但九执道人看着身下光幕,却是冷笑着,将手中长棍骤然变大,当头一棍砸向元府。

  咔嚓一声,碗状光幕便裂开无数缝隙。

  不过元府布置的防御法阵,质量不差,虽是仓促激活,却也不至于被九执道人一棍砸破。

  可一棍之后,化作心猿的九执道人,身子也紧跟着从天落下,猛地一脚踩在碗状光幕上。

  这一下,本就裂开无数缝隙的光幕,终于不堪重负,怦然破碎,化作无数流光碎片散落纷飞。

  “妖孽敢尔!”

  元家家主元荒翟,从静室中撞破屋顶,着急忙慌地应对来敌。他怒喝出声,抬手便是六道风刃,激射向九执道人。

  除去有两道风刃略微偏斜,是为了防止九执道人左右躲闪外,剩下四道风刃,全都瞄着道人要害。

  风刃甚疾,破空即斩,几乎不给九执道人反应时间。

  但九执道人也没想躲闪招架。他只微微侧身避开要害,根本不加抵挡,直接以肉身硬扛。

  毫无疑问,风刃加身下,瞬间便在九执道人身上炸起四朵血花不说,更是炸出四个拳头大的伤口,露出不断蠕动之血肉。

  可借着这四朵血花,九执道人却是以血为媒,催使心猿神通,长啸道:“元家拐卖稚童,采生折割,生祭活人,实乃罪孽深重、人神共愤。今日,以我血为证,替天行道,诛灭元家!”

  其声广传,竟在齐天城上空不住回响震鸣,似有万千人叠声呼喝。

  城中百姓,听到九执道人声音,感同身受,瞬间生出同仇敌忾之意,双目泛红。

  而人心愿力被九执道人侵染后,龙气法禁也随之一震,放宽了对九执道人的压制,开始死死压制元家众修士。

  对元家修士来说,大略就是原本能使出十分的力,眼下却只能发挥出七分,被龙气法禁额外压制了三成实力。

  “放肆!”元荒翟又惊又怒,“尔不过一妖孽,血口喷人不说,竟还敢妄称替天行道!”

  九执道人狞笑:“民心即我心,我心即天心。姓元的,人在做天在看。今日,老子就是天!”

  说话间,九执道人的气息还在不断攀升着变强。

  通常来说,修士从人化妖,实力应该会转弱数分。

  可九执道人原本只是一寻常散修,囿于功法传承难寻,其实战力并不突出。

  他化妖之后,得了心猿血脉传承,相较散修功法,在运使血脉神通时,反倒是更显得心应手。

  与此同时,九执道人以执为念,虽有些走极端,却也相当于定下道途道心之基,于修行路上跨出一大步,自然气势更盛。

  当然,更为关键的,在于九执道人运使心猿神通,不仅可以侵染人心愿力、干涉人道气运,更是可以收集他人情绪,化作薪柴,放肆燃烧。

  如此一来,他与元荒翟一增一减,强弱之势反而逆转。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原本只是以九执道人自身心中怒火凝聚的长棍,开始勾连隐隐弥漫于元府之中的怨气与怒意,愈发绽放名为人心怒火的赤芒。

  九执道人持棍怒冲,拉近与元荒翟的距离,不给元荒翟从容施法的空间,如狂狼般不断压向元荒翟。

  元荒翟只能转攻为守,将身上符箓与诡器都给用上,仿如深根固柢之树,虽在狂风呼啸下略显摇晃,却终究能稳住阵脚。

  但树干虽稳,树上枝叶却不堪重负。面对气焰嚣张的九执道人,元荒翟左右招架下,仍旧不免受伤。

  不过,元荒翟虽惊不乱。

  他觉得,妖修强闯元府,城中其他修士绝不会袖手旁观。

  他只要坚持片刻,等武安监修士赶来,便能反过来斩杀妖猿。

  但过了片刻,渐显狼狈的元荒翟愕然发现,城中修士竟无动静,无一人赶来支援,任由妖猴肆虐元府。

  他的心开始往下沉。

  难道采生折割之事,被该死的妖猴当真找到了证据?

  元荒翟以为九执道人便是铜猴。

  元家是以造畜之术,将稚童带入城中。

  作为大府豪门,元家让厨子买食材,即便是买活的牲畜,也很正常。

  但每次采购,小心谨慎的元荒翟,都会亲自在暗中盯着。然后今上午,元荒翟便突然发现,有个猴子似是远远吊在元家厨子身后。

  隔着太远,元荒翟只知铜猴是个猴子,并不确定铜猴具体跟脚,也不确定铜猴究竟知道多少,是单纯的怀疑,还是在搜集证据。

  不过没关系,只要让铜猴早点去死就行。

  元荒翟有个诡器,名为「妙音海螺」,可以每天回答一个小问题。

  元荒翟取出海螺,当即便问:有何法子能让该死的猴子尽早去死?

  「妙音海螺」响起妙音:通知武安监,叫他们收容此猴,说此猴神通诡异,极易遗患无穷,不出半日,即可逼死不愿束手就擒的此猴。

  元荒翟一听只需半日,又懒得自己出手,遂照办。

  但现在,元荒翟只想砸了「妙音海螺」。

  他以为九执道人便是铜猴,若按「妙音海螺」预言,当在强闯元府后被众修逼死。

  可就算九执道人今日即会被逼死,但元家要是跟着完蛋,元荒翟也只想破口大骂。

  此时此刻,见无人来援,元荒翟的心,直往下沉。

  好在,身为修士,元荒翟心性坚韧,依旧保持着冷静,在仔细分析。

  如果东窗事发,今日打上元府的,该是武安卒,而非单独一猴妖。

  所以,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其他修士,多半是在观望,想着隔岸观火,不肯主动来援。

  但元家只要主动求援,碍于情面,多半还是能将人请动才对。

  元荒翟如此思量,安慰着自己切莫心灰气丧。

  今日非是绝境,定还有着回旋余地。

  他看向自己的废物儿子跟废物孙子。

  元家,一共有三位修士。

  除去元荒翟本人外,剩下两修士,分别是他的儿子跟孙子,一个养气圆满,一个养气入门。

  两养气修士,除去适才激活元府防御法阵外,自然没法在蜕凡修士斗法中插手。

  更别说,这两人还全是废物,是靠生祭之法入的修行之门。

  如果不是为了确保子辈孙辈能入道修行,元家家大业大,也犯不着做出这种事。

  元荒翟眸中满是阴翳。

  他深吸一口气,对自家废物儿子大喊:“快去请瑞莱监主!”

  元荒翟儿子愣了一下,旋即便要往外跑,赶去武安监请监主瑞莱。

  但就在这时,九执道人怒啸道:“晚了,以命赎罪吧!”

  压制元荒翟期间,九执道人一直在运使心猿神通,勾连隐隐弥漫于元府之中的怨气与怒意。

  元家生祭活人,摘取五脏六腑炼制血丹,是为了让家中子嗣灵根滋长,觉醒天赋神通,避免在接引源气时暴毙。

  所以,生祭地点,就在元府。

  虽然元荒翟仔细处理过诸多稚童残留怨气,但存在即为因果,终究还是让穷搜元府数遍的九执道人,成功勾连到怨念源头——即已然身处元府对应阴世区域的一众稚童诡灵。

  然后,九执道人以自身为坐标,竭力散去龙气法禁之压制,在元府撕裂空间,展开通往稚童诡灵所在灵境之门户。

  灵境门户洞开,虽不能让稚童诡灵直接降临现世,却生出极强吸力,将元府众人以及九执道人,一并吸入灵境之中。

  自此,齐郡齐天城,元家,灭。

  …………

  元府出现的灵境门户,并未存续太久。

  在将元家众人强行吸入灵境中后,龙气法禁恢复效力,将本就立足不稳的灵境门户,重新排挤回阴世,不让该灵境扎根现世。

  因为离开灵境时会随机传送,一直在暗中旁观元府动乱的齐郡修士,并不确定九执道人后续情况。

  准确说,他们不仅不知道九执道人最后是死是活,更是连九执道人姓名也不知晓。

  但事迹传开,齐郡修士最终为其定了个道号,唤作「九执」。

  九执者,执拗不悔,其心如铁,冥顽不灵也。

  众修多觉疑惑,不解九执道人为何会情愿化妖,自绝道途。

  但不管怎么说,九执道人化妖踏平元府,终是让不少修士记住了他。而铜猴数十年来收养诸多孤儿的事迹,也被人翻了出来。

  齐郡郡守得知此间来龙去脉后,虽不愿声张此事,却也下令设立慈幼庄,收养抚育弃婴孤儿。

  如果铜猴在天之灵泉下有知,或许也能感到些许欣慰。

  这些事,发生在正德年间,也就是上代离皇在位期间,距今不久。

  杜衡凭借灵犀蝶神通打探九执道人,「心有灵犀一蝶通」下,很快知晓九执道人曾经身份与故事。

  南奕也将杜衡所探情报,与「人言纸」所言两相对照,发现「人言纸」这次只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掺水,说了约莫一成假话,倒是还算听话靠谱。

  然后,两人开始分析群妖口中的孙九执,如今境况与脾性。

  首先,化妖之后的孙九执,以心猿神通为基,显然是没打算接受祖龙传承,属于妖修,旨在不断挖掘心猿血脉之奥秘。

  他与受了祖龙传承的一众妖魔,自然是不太合群。

  其次,心猿神通可以收集他人情绪,尤其是执念相关情绪,化作薪柴,助力修行。

  如此一来,孙九执也多半不会与寻常妖魔和气相处,而是暗中挑逗妖魔执念。

  比如,故意穿人族道袍,激得其他妖魔反感上头,与之斗法。

  可以说,心猿血脉,要想修有所成走得更远,注定是要以万骨铺路,步步登阶。

  南奕与杜衡,很快便形成共识,认定孙九执在南海三太子敖玄眼中,应该属于类似孤臣一般的角色,几乎不会与人合流。

  但是,在孙九执是否心向人族这块,两人看法相左。

  杜衡觉得,孙九执既是继承铜猴遗志,应是通情达礼之辈,不仅会想着庇佑凡人维护正义之公道,更该心向人族道德礼仪,难以忍受南海妖魔茹毛饮血不服教化之现状。

  南奕却觉得,孙九执终究是孙九执自己,而非铜猴。

  作为孤儿,即便得了铜猴收养,孙九执小时候也必然吃了不少苦头。

  他跌跌撞撞长大成人,乃至成为散修,可以说是受尽磨难,绝少感受到来自他人的温暖善意。

  在南奕看来,孙九执能够不怨天尤人,只以平常心看待人族,便属难得。

  至于所谓的继承铜猴遗志,最多让孙九执心存善意,能见义勇为,不仗势欺压弱小。

  毕竟,所谓的大爱与善意,从来没说过只有凡人算数。

  即便是在弱肉强食的南海妖魔圈子里,孙九执同样可以锄强扶弱。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