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章拾七 生死门前虚实言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84章 章拾七 生死门前虚实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章 章拾七 生死门前虚实言

  第184章章拾七生死门前虚实言

  “两道门,一道是生门,一道是死门。”

  南奕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动,蓦然升起一股明悟:所谓死门,倒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试炼挑战会就此结束。

  如他得有传承令牌,即可在传承令牌中挑选一道法理化作血脉龙种,涌现相应的血脉神通。

  换言之,南奕眼下即便选错,也能有第一关对应法理作为保底。

  由此看来,负屃传承试炼虽分九关,却不要求试炼者连闯九关。

  只不过通关越多,最后可供挑选的余地就越大。且九道法理,越往后,相对而言便越为强势。

  比如无相仙门九大术法,其实也是以三个为一批,分别在养气、蜕凡、筑基期进行传授。

  只是,生门死门,总不能是叫人凭运气去选吧?

  南奕看向小兔妖。

  小兔妖慢条斯理道:“里面每个房间都分了生死二门,需要你连走三个房间才能到窝主那里去。”

  “至于具体哪道门是生门,我也不知道,需要你根据房间中的谜题,找出生门。”

  “不过我这有一对兔子陶塑,每个房间,你都可以问其中一个陶塑一次问题,根据其回答获取谜题的补充信息,或直接判定生门所在。”

  小兔妖从他之前捏好并上色的陶塑堆里,取出了两个兔子陶塑,分别是红色与蓝色。

  南奕姑且将这俩兔子陶塑,称为红兔与蓝兔。

  “就是伱得注意下,这俩陶塑,一个只说真话,一个只说假话。但因为时间太久,具体孰真孰假,我也忘了,记不住。”

  小兔妖一副浑不在意的口吻。

  南奕知道试炼灵境是故意要在真话假话上做文章,也不与只是幻灵的小兔妖一般见识。

  他只接过兔子陶塑,向小兔妖最后问道:“每个房间都能问一次问题,是包括眼下这个大厅对吧?”

  “当然。”小兔妖点了点头,将萝卜宝剑放到身旁,开始继续玩陶泥,漫不经心地应道,“毕竟大厅后面那两道门,具体哪边是生门,我也没记住。”

  见小兔妖将萝卜宝剑放到身旁,开始继续埋着脑袋专心玩陶泥,南奕将视线转向放在大厅石台上的令牌,即小兔妖适才所说的通行证。

  这块令牌,与南奕通关第一关所得传承令牌,差别极小,只在令牌铭刻的文字上有所不同,一个是【一】,一个是【三】。

  南奕已经反应过来,他可以拿走这块令牌。但只有他成功通过一连串的生死门,找到窝窟窝主,才能真正拥有这块令牌,使其化作可供挑选的传承令牌。

  一开始,还不知晓第三关具体机制时,他甚至担心窝主会在令牌上布设陷阱,一旦他触碰到,就会自动将他传送至险境。

  但现在看来,负屃试炼主要还是基于文字或言语做文章,不至于在无关内容上布设陷阱。

  如此,倒是显得自个有些谨慎过头。

  南奕心中自嘲,走到石台边,右手一探,抄起令牌。

  他来到大厅里处两道门的中间,抬起左手,看向适才放在左手手掌上的兔子陶塑。

  生门,死门;真话,假话。

  不知孰生孰死,也不知孰真孰假。

  在只能提一次问题的情况下,必须在一个问题里加入足够多的信息量,才能得到有效答案。

  否则,问完后不知答案是真是假、能否相信,那问了也是白问。

  南奕略一思索,选择蓝兔提问道:“蓝兔,请问红兔会说哪道门是生门?”

  红兔蓝兔,不知孰真孰假。

  如果直接提问,只能得到无效答案。

  好在南奕数学还行,可以直接以数学思维进行提问。

  设说真话的兔子为“正一”,说假话的兔子为“负一”。

  “正一”乘以“负一”,答案一定是“负一”。

  南奕不知蓝兔会说真话还是假话,但只要引入红兔,让一方站在另一方的角度去回答问题即可。

  如果蓝兔本身说真话,便会如实道出红兔会说的假话。

  如果蓝兔本身说假话,没法如实转述红兔会说的真话,只能继续说假话。

  这即是“正负得负”之理。

  当然,这么做只能确认两道门孰生孰死,却对两个兔子陶塑孰真孰假没辙。

  在南奕提问后,蓝兔答曰:“红兔会说右边的门是生门。”

  南奕点了点头,果断来到左边的门前蹲下,将令牌按在门上。

  然后一道白光闪烁,南奕瞬间便被传送进了门后的房间。

  在新房间,同样是不知孰真孰假的两道门。

  不过与刚刚大厅生死门不同的是,在新房间两道门中间的墙上,有着大段文字,正是小兔妖适才所说谜题。

  南奕看了一眼,文字讲述的是有两个人就生死门孰生孰死展开激烈辩论,各自罗列了诸多论据信息。然而,双方罗列的论据,却是相互矛盾。

  南奕升起明悟,在前往窝主所在的三个房间,每个房间相当于都备有一道场景模拟的谜题。

  按正常流程,南奕需要分析谜题中的信息,判断当前房间的生门所在。

  而兔子陶塑,本意是让南奕通过提问来获取补充信息。

  但南奕如果有本事,也可以略过谜题不看,通过兔子陶塑直接问出生门所在。

  只不过,提问所用到的话术逻辑,只能用一次。

  比如南奕适才是问蓝兔:红兔会说哪道门是生门。

  那么包括反过来问红兔,蓝兔会说哪道门是生门,或者把生门换成死门,都会判定为同一话术逻辑。

  而同一话术逻辑的问题,即便问了,兔子陶塑也不会回答。

  这是在限制南奕依葫芦画瓢,不让他以换汤不换药的问法直接锁定正确答案。

  简单说,就是想强制南奕走正常流程,通过分析每个房间中的谜题来找到生门。

  南奕撇了撇嘴。

  东原西境南洲北荒,四大王朝境内的修士,有着不同的修行风气。

  而在南洲大离,属于仙门修士的修行风气,即为研究舞弊之法。

  不让开挂,属于玩不起的表现。

  毕竟,除非提前堵好漏洞,否则规则之内,凭本事开的挂,一样是修行本事。

  感觉负屃传承的试炼灵境,有在通过实时衍化不断打规则补丁,想强迫他走正常流程解析谜题,南奕只能撇嘴。

  不过,之前用过的话术逻辑不能复用,大不了就再换一套话术逻辑。

  南奕无视墙壁上的谜题,仍旧是看向兔子陶塑。

  这一次,他选择问红兔:“红兔,请问你会说哪道门是生门?注意,我问的是「你会说」。”

  以数学思维进行分析,南奕之前在大厅所提问法,核心逻辑在于“正负得负”。

  而这一次,南奕换了个问法,核心逻辑则在于“平方为正”。

  “正一”乘以“正一”,答案一定是“正一”。

  而“负一”乘以“负一”,答案也一样是“正一”。

  不管红兔本身会说真话还是假话,让他自行叠加转述一遍,最终都会是真话。

  于是,红兔背后所代表的试炼幻灵,卡了卡壳,终究还是答道:“我会说右边的门是生门。”

  南奕点了点头。

  这一次,他没有再反向去选左边的门,而是径直走向右边的门,按下令牌进行传送。

  当他出现在新房间,第一眼便是看向两道门中间墙壁。

  仍旧是一大段文字。

  具体文字内容,从两个人展开辩论,变成了两个人破解一道谜语。谜语谜底,能指出哪道门是生门。

  但两个人却就谜语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解释,与截然相反的答案。

  总之,作为场景模拟的谜题,题目内容或许有变化,但本质上都是想让南奕从布满文字陷阱的大段文字中,找出正确的答案。

  其实南奕并非不能走正常流程认真答题。

  但关键在于,试炼中的这些场景模拟谜题,都涉及有许多妖魔相关秘辛。

  南奕作为人族,对很多妖魔相关秘辛,都不甚了然。在这种情况下尝试正常答题,他连题目都未必能理解到位,自然不敢相信自己的分析结果。

  所以,该跳题速通,还是得速通。

  南奕略一思索。

  既然“正负得负”与“平方得正”都不能再用,那他只好换个思路解题。

  已设说真话的兔子为“正一”,说假话的兔子为“负一”。

  再设生门为“正二”,死门为“负二”。

  然后,南奕在心里推演确认过逻辑后,问道:“蓝兔,如果说真话该去生门,说假话该去死门,那你该去左右哪道门呢?”

  如果蓝兔说的是真话,他最终回答选择的门,即为生门。

  如果蓝兔说的是假话,他不会如问题要求那般老实选择死门,还是会选生门。

  这样一来,不管蓝兔说真话还是假话,最终都会指向生门。

  简单说,这就是将生死门与兔子陶塑绑定起来,使其相乘。

  “正一”乘以“正二”,是为“正二”。

  “负一”乘以“负二”,同样是“正二”。

  如此,南奕又速通了一个房间,到了第三,也是最后一个中转房间。

  照旧先看向墙壁上的谜题。

  南奕确信自己还是不甚了然。

  毕竟他还只是修行界中的新人,连人族修行界常识,都靠的是《无相宝册》囫囵知晓个大概,遑论妖魔之秘辛。

  如是在外界,南奕还能尝试通过「洞真」天赋寻求真知。

  但在试炼灵境中,「洞真」被禁,全靠平素的知识储备,南奕想要轻松通过龙族负屃一脉的传承试炼,还是有些难度。

  所以,该开挂开挂,该速通速通。

  南奕转动思绪。

  这一次,他还是绞尽脑汁思考了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找到思路。

  南奕揉了揉头,先将蓝兔摆放在左门门前,再将红兔摆放到右手门前,随后问道:

  “蓝兔,现在生门面前的兔子陶塑会说真话,对否?”

  如果蓝兔说真话,且左门即生门,他会答“对”。

  如果蓝兔说假话,且左门即生门,他也会答“对”。因为他会顺着南奕的问题撒谎,假装自己说真话。

  如果蓝兔说真话,但左门乃死门,他会答“否”。因为现在生门面前的是红兔,说的是假话。

  如果蓝兔说假话,但左门乃死门,他还是会答“否”。因为他不会如实说生门面前的红兔会说真话。

  细究逻辑,这一思路,其实是将门与兔子陶塑分组绑定后,进行“生门*兔子*兔子”的连乘。

  生死门与兔子陶塑,无非就四种排列组合。

  如果蓝兔刚好位于生门前,那么有两种可能性:

  生门*真兔*真兔=正二*正一*正一=正二=生门;

  生门*假兔*假兔=正二*负一*负一=正二=生门。

  如果蓝兔位于死门前,由于死门不参与连乘运算,根据蓝兔说真话、假话的不同情况,可得算式:

  真兔*生门*假兔=正一*正二*负一=负二=死门;

  假兔*生门*真兔=负一*正二*正一=负二=死门。

  很显然,不管门与兔子陶塑是如何排列组合,抑或各自有着怎样的“正负属性”,在分组绑定后只要连乘,最终答案就一定与蓝兔所处之“门”的正负属性一致。

  即蓝兔答“对”,便是生门所在;蓝兔答“否”,便是死门所在。

  只不过,这种问法,同样也只能确定两道门孰生孰死,却拿红兔蓝兔孰真孰假没辙。

  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南奕心思放在了确定生死门上,自然顾不上在意兔子陶塑说真话还是假话。

  总之,在绞尽一番脑汁后,南奕靠着分组绑定再连乘的问法,总算是成功确定最后一个中转房间的生门所在。

  他深吸一口气,将窝窟令牌按在了门上,就此速通第三关。

  或者说,以数学思维,快速战胜文字陷阱,成功偷渡第三关。

  如果叫其他传承负屃法理的龙族,知晓南奕在试炼灵境中的具体操作,肯定会高呼南奕乃是异端。

  不过南奕作为人族,于龙族眼中,本来就是异端。

  打从盯上祖龙传承的那一刻起,南奕便居心不良,想着将龙族血脉之种,直接丢给分身程龙,只让本体谋取睚眦与狴犴传承,以此化生新的天赋神通。

  ————

  生门死门真话假话,这个问题,我只想出四种解法,不知道读者大佬里有其他解法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