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章拾八 无限剑制妖言惑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85章 章拾八 无限剑制妖言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5章 章拾八 无限剑制妖言惑

  第185章章拾八无限剑制妖言惑

  速通试炼第三关后,南奕竟到了一处炼器房。

  在房中,除了一尊立于火口上的炼器炉子,还有一位身材壮硕、与人等高的兔子。

  兔子拎着一柄通体乌黑的锤子,眉目间透着几许痞气与淫邪,似人而非人。

  南奕一见,立即明悟此兔可称为兔三,乃兔家三少。

  不过,在南奕出现后,兔三却是看向南奕手中的令牌。

  这令牌,本来只起着通行证的作用。

  但在南奕闯完第三关后,竟也化作了传承令牌,对应一道负屃法理。

  只不过,许是因南奕用的是速通之法,兔三眉头一皱,似想叫南奕退回传承令牌。

  南奕不等其开口,二话不说,立即将传承令牌塞进了怀中。

  兔三顿了一下,便道:“你既走的捷径,连一道谜题都不曾解过,显然是精于数理,却不通「文字陷阱」。既如此,便是留下令牌,最终亦是无用。”

  南奕摇头反驳:“此言差矣,世间最大的「文字陷阱」,原本便是数理之悖论。”

  “寻常文字陷阱,再怎么埋设陷阱,总会有解,能被人破解。唯有数理之悖论,永恒无解。”

  见兔三脸上似有不服,南奕复道:“我且出上一题,看你能不能解。”

  “若我向你保证,只要伱猜出我要做什么,我便将令牌还给你。而你却猜‘我不会将令牌还给你’,那么,我该当如何?”

  这道题,算是南奕将前世著名悖论「鳄鱼困境」换了个形式描述。

  如果南奕不还令牌,兔三就猜对了;但猜对以后,又会与诺言相冲突。

  可以说,作为悖论,此题无解。

  作为幻灵的兔三将思绪沉在其中,很快就陷入死机。

  他头顶上的两只兔耳,化作蓝银色的草,狠狠抽在他脸上,方才将兔三成功打醒。

  但回过神来的兔三,意识到自己丢脸,当即大怒:“好个巧舌如簧的小鬼,竟敢出题阴我,我看你已有取死之道!”

  说着,兔三举起大锤,自锤上绽放幽光。

  不过,南奕闻言,却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打便打,找这么个说辞真是可笑,明明是兔三想借黑掉传承令牌的由头找茬,却偏要说成是他出题挑衅。

  早在传送进炼器房,看见兔三的那一刻,南奕心中便生出明悟,知晓试炼第四关的考验,名义上是“炼器”。

  通过展现自己的“炼器”本领,说服窝主兔三帮忙。

  只不过说服的方式比较硬核,属于物理说服。

  而具体的形式,则与第一关有些像,乃是双方在各自身后召唤诸多武器投影,进行对轰。

  只不过,这些武器投影,有着虚实两个状态,或称虚影、实影。

  在对轰过程中,双方可以凭心念切换投影虚实,只在每次切换后须间隔上三息时间。

  然后,双方只能在九条固定弹道上进行对轰。

  看似是不用动脑的无聊对轰,但在几个细节规则约束下,却需不少心力。

  首先,双方武器投影相撞时,若有实有虚,则实定胜虚;若双方皆实,则实影对冲消散,只论多寡。

  其次,某条弹道上,单方压上的武器投影激射速度,与实影数量成正比,却与虚影数量成反比。

  然而,双方想使武器投影保持实影,需要消耗特定的试炼点数。可这个点数,按游戏形式来理解,姑且称为影槽,其总量却是有数的。

  唯有某条弹道上,己方武器投影与对方对轰的线,明显超过了弹道中线,才会按一定间隔频率恢复影槽。

  所以,试炼第四关,虽只是让双方召唤诸多武器投影进行对轰,却须掐着影槽,计算九条赛道上保持投影虚实之利弊,九线操作,比拼心力。

  而双方正式拉开第四关试炼考验,进行武器投影对轰,也是迟早之事。

  只是不成想,明明是早已注定之事,兔三却偏要找个由头,说成是南奕主动挑衅。

  却见,兔三口中说着“你已有取死之道”,右手则高举乌黑锤子绽放幽光。

  有紫雷自天际激落而下,轰在乌黑锤子上,却又弹开,不仅半分没有影响到兔三,更是以紫雷溅散开的雷芒,化作诸多锤子投影。

  南奕则是傲然立着,发梢飞扬,长吟道:“剑来!”

  随着长吟声,其身后虚空开始闪烁微光,有诸多武器投影映现其中。

  长剑、短剑、宽剑、细剑,乃至于石剑、木剑……形态各异的剑类兵器不断投影而出,环绕在南奕身后。

  有辉光升起,点亮剑芒。旋即,无数寒芒交相辉映,如漫天繁星,如群山叠影,如波光嶙峋,璀璨而绚烂。

  可以说,虽然只是试炼灵境中临时的幻化之力,但在声光效果上,确实拉得很满。

  同时,趁着得了幻化武器投影之力,南奕右手虚握,于身前自下而上反手轻抹。

  一柄长剑随即浮现,顺着南奕右手轻抹,自剑尖开始不断凝形,最终在南奕右手停下时,凝出剑柄,恰为右手所握。

  它如月华凝聚,连剑身都仿佛散发着幽冷的寒意,正是南奕想象中的剑仙之剑。

  南奕手持此剑,挽了个剑花,整个人都仿佛意气风发了数分,于眸中闪烁同样锐利的光芒。

  虽然,一应武器之投影,只能沿特定弹道激射对轰,不能另行使用。

  但这并不妨碍南奕将月华剑拿在手上,便觉自己有剑仙风范。

  他把臂一直,剑指兔三。

  其身后悬立的诸多长剑,也掉转剑头,横于空中,遥指兔三。

  南奕嘴角含笑,意念一动。

  长剑顿时化矢,如流星划过长空,留下一抹绚丽辉光激射向兔三。

  只不过,剑光璀璨的同时,兔三的锤子投影也是层出不穷,似缓实疾,自特定弹道掠起幽光。

  然后,适才还能将幻化之效拉满声光效果的两方,除了摆姿势外,都变得无所事事起来。

  武器投影只能沿特定弹道激射对轰,因着规则,争斗全在暗处。

  于是明面上,也就是双方都有诸多流光,源源不断地激射向对方,恍若无脑对轰,只对轰交点,在弹道中线位置或进或退。

  总之,试炼第四关,虽是基于「虚实交错」之法理进行衍化,冠以“炼器”之名,却实是在比拼心力,看谁会先在一心多用上撑不住。

  当然,兔三乃是试炼灵境本身幻灵,没有心力可言。

  但其自会按照一定门槛,展现相应之表现。

  只要南奕心力表现达到门槛,即可胜过兔三。

  而南奕在分心多用上,不仅曾经死过一次,躲在武灵界中,对直接运使灵犀有过经验;更是正与分身程龙合体。

  分身合体,只能展现一方之体。

  但在意识层面,却可同时活跃。

  于南奕而言,一心八用,也无非跟一心四用难度差不多。

  所以,随着一阵拉锯,南奕的诸多长剑,终究是压过了兔三的锤子,如潮般涌向兔三,似要将其万剑穿身。

  只不过,就在兔三即将被万剑穿身透体时,其两只兔耳,再次变作蓝银色的长草,猛地卷住万剑,紧紧缠绕不放,并狠狠甩到一旁。

  与此同时,幻化之力消失,连带着南奕手中月华剑,都忽然散作光点,渐渐隐去。

  南奕撇了撇嘴,似是有些遗憾。

  不过到底是在试炼第四关中取胜,物理说服了兔三,南奕随即目光炯炯地看向兔三。

  兔三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将他手中乌黑锤子丢向南奕。

  尚在半空,幽光收敛,原本的锤子便变作又一块传承令牌,落入南奕手中。

  兔三没好气地说:“我已知你来意。但龙宫重地,岂是你想去便能去的?”

  “而且觐见龙王,也不该让你上去说空口白话。你若真是有心,自该把事做好,有了实例,再去觐见龙王。”

  兔三说完,不等南奕开口,大手一挥,直接便将南奕传送去了第五关。

  而后,兔三看了眼自己变空荡荡的右手,干脆将手伸进炼器炉子里捞来捞去。

  终于,兔三大吼一声,将右手从炼器炉子里拔出,捞出了一柄新锤子。

  “复活吧,我的锤子!”

  …………

  南奕传送至试炼第五关,略做张望,却是在一处牢狱中。

  南奕品了品第五关的剧情背景。

  适才兔三说他要先弄出实例,非是让南奕在试炼灵境中上演偷人戏码,而是让南奕说服工匠心向妖族。

  大略来说,就是妖族也不是傻子。偷人简单,想强行转化血脉,也简单。

  可化妖之后,工匠能否心向妖族,却是有待商榷之事。

  于是试炼灵境据此,衍化出了第五关。

  当然,背景归背景,其实质衍化逻辑,还是基于负屃法理。

  南奕提前做过了解,虽然问不到负屃试炼具体内容,却能知晓负屃传承具体有着哪九道法理。

  具体法理称呼,用的是龙语词汇。

  南奕按自身理解翻译成人话,九道法理当如下:

  概念混淆,虚实交错,言出法随;

  言语蛊惑,情感共鸣,思想钢印;

  文字陷阱,悬念编织,知识迷宫。

  因着九宫须定三元,每一元的三道法理,都会有一定的配合性。

  只是试炼灵境衍化试炼关卡时,为便于族裔找到更合适的发展方向,故意隔开了法理顺序。

  比如概念混淆,虚实交错,言出法随三道法理,便分别按在了试炼第一关、第四关、第七关。

  试炼灵境基于试炼者自身认知衍化试炼内容,虽然有些天马行空,却总是要与对应法理相应才行。

  所以试炼第五关,基于「情感共鸣」法理衍化,最终衍化出的关卡内容,在名义上是为“感恩”,实际上的剧情背景,却是叫南奕说服被掳工匠心向妖族。

  试炼灵境虚设背景为妖族进行尝试,小规模抓了性格各异的九位工匠,让南奕亲自尝试说服,叫这些工匠心向妖族、“感恩”妖族,好印证其说辞有效。

  当然,试炼灵境中,即便是人族,也同样是人工智能一般的幻灵。

  叫南奕尝试说服,本质上还是在展现话术,叫幻灵从逻辑上判断分析,觉得相应话术确会有实效。

  至于第二、第五关试炼,为何只以话术考核为主,则主要是为了法理相性。

  运使神通强行蛊惑人心,自然是简单。但如果本身便精于话术,不用神通也能蛊惑人心者,得了神通,便是如虎添翼,非比寻常。

  南奕闭目养神,自觉适才第四关试炼所耗心力已然恢复得差不多后,便挨着与九位人族工匠幻灵聊谈。

  除去许之以利,挑妖族寿元大增等好听话外,主要还是在言语上淡化人妖矛盾。

  然后,有胆怯懦弱、随遇而安者,南奕自是稍作威胁,叫其认清现状,说已然化妖,便得认命。

  有自卑压抑、出身贫贱者,则叫其感受到妖族求贤若渴的尊重之意,让其放手施展才华改变命运。

  有好奇求知、不甘为凡者,则可将话题引到修行,让其趁早出头,方便日后有积累去学凡人难以接触的修行知识。

  有薄情寡义、自私自利者,则基于现状,告以管事之位尚未定,诱其心思,促其竞争。

  有贪名图利、爱慕虚荣者,则配以小妖为其下手,诱之以名利。

  有敬业专注,诚于匠道者,则让其尝试结合术法改良蒸汽技术。

  总之,针对性格各施话术,南奕虽不敢自诩妖言惑众,却也称得上出言有章、口若悬河,不算是空口白话。

  如此聊完九人,南奕通关之余,倒也勉强够着拿走传承令牌的线。

  他走到牢狱狱卒身边,将其佩在腰间的令牌摘下,说道:“劳烦带路。”

  狱卒是位鸡妖,一直守在牢狱大门处。

  当南奕通关第五关,狱卒仰头大叫数声后,牢狱大门随之洞开,露出外界天光。

  然后,狱卒领着南奕去见妖族宰相,鸡旦。

  当此之时,龙王年幼,妖族事务多由鸡旦在管,可视作摄政宰相。

  南奕想要献策,首先得过鸡旦这一关。

  在看见南奕后,鸡旦直言:“你欲献策,说师人长技以制人。可就算人族工匠愿意归心,我族不兴教化,后继乏力,焉有偷师他人而后来居上之理?”

  试炼第六关,对应法理「悬念编织」,在名义上是为“献策”,说服宰相鸡旦认可南奕之策。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