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章廿二 法财侣地莫测事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89章 章廿二 法财侣地莫测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9章 章廿二 法财侣地莫测事

  第189章章廿二法财侣地莫测事

  南奕白手起家,主要是靠着售卖《明报》与九花玉露丸积攒薄财。

  供应他日常修行所需,比如掏出百银补差价,配合《游神法》请得逍遥弟子修复「纯火焚金罩」,倒是够用。

  但想每日献祭金银,化财运为福运,南奕只能说够呛。

  毕竟,他又不是世家子弟,远未到金银溢出之地步,不可能长期献祭金银。

  可若只是临时献祭数日金银,所积福运,南奕也瞧之不上。

  不过,「镶金运镯」虽然在南奕眼中鸡肋,却并不意味着它弱。

  金银有价而福运无价。

  靠着「镶金运镯」积累福运,不说洪福齐天,关键时刻也是能保命。

  南奕偷袭强杀杜元甫时,「秘魔舍身剑」斩出三剑。

  第一剑,杜元甫以本命道器替命,方才接住。

  第二剑,杜元甫靠着「镶金运镯」多年所积福运,化险为夷,却是成功撑了过去。

  须知,南奕是潜至杜宅门口暴起突袭,斩出威能仅次于自爆的「秘魔舍身剑」。

  杜元甫未有防备,仓促之下相当于是硬接剑气,都能靠着本命道器与「镶金运镯」连扛两剑。

  直到南奕斩出第三剑,杜元甫方才含恨而死,在劫难逃。

  而理论上,南奕连斩三剑,也是靠着长生道果替命,才能以一命换三命。

  再者,「镶金运镯」所积福运,除去遭遇死劫时替命,平时若遇不顺,亦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泛用性十足。

  只可惜,「镶金运镯」再好,也跟穷人没关系。

  南奕欲以此镯,换取「缘莲灯」。

  此灯可循缘索迹,只要沾着些许因果缘法,就能指向目标之所在。

  而南奕现下有着「人言纸」,可凭空打探情报。若再配合「缘莲灯」乃至「洞真」天赋,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是全图挂。

  虽说此灯有着“无缘方解”之代价,即与目标存在结下不死不休之缘,至多三日,必死一方。

  但一来,只要南奕所找的目标非是活物,就不存在不死不休之说法;

  二来,不过是一死而已。

  在修行界,通常所说的死亡代价,都可以用替命宝物或替命之术替掉。南奕有「长生葫芦」,每月结一长生道果,正可用来替命,属于南奕施展「秘魔舍身剑」或使用「缘莲灯」等诡器的底气所在。

  南奕找到「缘莲灯」的原主,戮魔书院华故良,不费多少口舌,即成功换得「缘莲灯」。

  华故良,本是戮魔书院一讲师,于去年年底破境蜕凡。

  一般而言,书院学子学业有成、修为有成,却未入朝廷拜得官身,多是因关系不到位,没能分到官身编制之空缺,只得暂时滞留书院,做个讲师,即固定一门课的讲师。

  在破境蜕凡后,除去律民司、缉罪司两司编制可以继续争取外,华故良还能争取学官编制,考聘书院先生之位——书院先生,默认为黄阶上品,即蜕凡修士才能考聘。

  但就在华故良晋入蜕凡期不久,瀛州岛生变。离京传来旨意,叫楚郡南天城众书院夫子先生,作为第一波援军赶赴瀛州岛。

  华故良主动争取同行,也来了瀛州岛。

  到了3月初,包括缉罪司修士在内的第二波援军,抵达瀛州岛。

  华故良有意走动下,总算是得到了缉罪司编制的空缺,只等随船返航后,即可走流程,加入缉罪司。

  但加入缉罪司,不比书院教书,须经常与人斗法,凶险暗伏。

  南奕以「镶金运镯」换取「缘莲灯」,凭借其化财运为福运之效,不费多少口舌,即告功成。

  他盘点了一番身上器具。

  随着「秘魔法戒」赐给郭来、「无颜面」交予裘长生、「圆愿笔」交予程龙,南奕眼下,除去储物法器「乾坤戒」外,尚有有七件诡器。

  新得的「缘莲灯」,配合玄阶诡器「人言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充当全图挂。

  陶知命所赠「灵境游」,配合「诡马牌」,可以在不敌之时,果断跑路。

  南若村灵境所得「莫测戒」,是南奕最早收获的诡器,主要是用来防备卜算。

  新近修复的「纯火焚金罩」,虽非正宗的防御之宝,但配合「全愈」天赋,勉强也能当半个防御诡器用。

  最后则是暂时放在裘长生那里的诡器「长生葫芦」。

  对于「长生葫芦」,南奕最为重视。

  其它诡器,在南奕眼中都只是工具,称不上不可或缺。

  唯独「长生葫芦」,与南奕眼下事业息息相关。既能产出长生道果,供南奕替命保身,或作为赏赐,以资奖励;又能配合着供应九花玉露丸,为南奕搭建一门赚钱的产业。

  此世修行,同样讲究“法财侣地”。

  法,是修行正法。

  南奕拜入无相仙门,在玄黄二阶,却是不必为功法一事烦忧。

  侣,是修行同伴。

  南奕眼下,上有仙门道友,下有源武护法,自是不缺相互扶持的同道中人。

  至于“地”,在此世,非是指地盘,而是指势力。

  经营产业或势力,按此世修行说法,被称为圈立道场。

  寻常修士,若无世家产业可承,主要是拜得官身,借官身权柄化为道场之“地”。

  南奕开辟真气武道,却是类似于经营教派,以真气武道为自身修行之“地”。

  总之,因着天赋“天子剑”,不管是否拜入无相仙门,南奕在“法侣地”上,都是有着盼头。

  唯独“财”,即修行资财这块,白手起家的南奕,最是紧张。

  靠着《明报》薄利多销,南奕可以攒下铜元。

  只是铜元于修行无用,南奕只得将铜元用于购买药材,配合「长生葫芦」长生气息之侵染,炼制九花玉露丸,方才算是将铜元换成银元,勉强积攒薄财。

  所以,「长生葫芦」万不可失。

  即便丢了玄阶下品诡器「人言纸」与「莫测戒」,也绝不能丢了黄阶上品诡器「长生葫芦」。

  南奕心中转动着思绪,确定身上诸多诡器,唯「长生葫芦」最为重要。

  不过,他忽然意识到一事不对。

  “等等,玄阶诡器,「莫测戒」?”

  南奕面色微微一沉。

  玄阶诡器具有器灵,对不少诡灵来说,相当于是换了种生命形式。

  南奕初得「莫测戒」时,尚未入道修行,不知此事。

  等拜入无相仙门,得《无相宝册》了解诸多修行常识,却在不经意间忽略了此事。

  当然,说是忽略,也未必不是「莫测戒」故意为之。

  南奕低头看向「莫测戒」。

  【志名:莫测戒。】

  【志类:诡器。】

  【阶秩:玄阶下品。】

  【志述:一枚诞生自南若村灵境的奇怪指环,骨质,内面隐约刻有四个小字:异乡人赠。】

  【规则:欺世盗名。】

  【能力·一:欺天莫测——使用后混淆天机,破卜算之法。】

  【能力·二:邀名于世——行博名之举时使用,加深他人印象。】

  【备注:能力不可独用,间隔时间不可超过一个时辰。】

  即便是在南奕见过的诸多诡器中,「莫测戒」也堪称特殊,特殊到甚至有些不像诡器。

  因为,它几乎没有代价,只有两个能力不可独用这一点,勉强算是限制。

  而对「莫测戒」几乎习以为常的南奕,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莫测戒」的非比寻常。

  他看向「莫测戒」的第一个能力,「欺天莫测」。

  或许,混淆天机的同时,「莫测戒」也将自身存在感混淆,令南奕平时几乎想不起此戒。

  他看向「莫测戒」,轻轻开口:“你不解释一下?”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戒中传出,反问南奕:“有何需解释的?反正你迟早能意识到我存在。”

  玄阶诡器皆有器灵。

  所以「莫测戒」,实质上即是南若村诡灵。

  非是明面上村民怨灵所化黄阶诡灵,而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之际,却被南若村村民分食的玄阶修士倒霉蛋。

  彼时,修士真灵,一直潜伏在诡灵灵体深处,使得南若村黄阶的村民诡灵有着玄阶的本质。

  有朝一日,如若村民诡灵降临现世,该修士或许便能趁机重返人间。

  结果,南奕带着燕青云,一剑砍死村民诡灵,彻底攻略南若村灵境之余,也在无形之中,破掉了这位修士的复活后手。

  万般无奈之下,南奕尚不知名的修士,最终选择化作玄阶诡器「莫测戒」。

  因着这位修士对南奕并无恶意,所以「莫测戒」几乎没有代价可言。

  此时此刻,在意识到「莫测戒」乃是玄阶诡器后,南奕道心通明,很快捋清思绪,对「莫测戒」来历及因由有所猜测。

  诚如「莫测戒」所言,它确实没什么好解释的。

  因为「莫测戒」对南奕并无恶意,不仅功效上没什么代价,还有意为南奕遮掩跟脚,破解过好几次他人卜算。

  某种意义上,「莫测戒」相当于是一直在为南奕默默付出。

  只不过,「莫测戒」的默默付出,本质上是它自找的,故意混淆自身存在感,让南奕一直忽略它是玄阶诡器。

  南奕抿唇,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评判「莫测戒」做法。

  而「莫测戒」却是悠哉悠哉地继续道:“再者,我也不是没跟你打招呼。”

  “不仅在伱离开灵境时叹了口气,还故意在指环内面刻了四个字:赠异乡人。”

  【异乡人赠。】

  【赠异乡人。】

  初得「莫测戒」时,南奕便觉得戒上所刻四字,似是在一语双关。

  只是南奕当时还未入道修行,不知修行常识,只以为诡灵化作诡器,便会身陨道消,彻底死透。

  却不想,即便复活后手被南奕破掉,这位修士靠着身化诡器,依旧赖着不肯彻底身陨道消。

  南奕有些感慨。

  他此刻,心中有许多话想问「莫测戒」。

  但最终,南奕选择先问修士原名,表示礼貌。

  “逝者已矣,你直接称呼我为‘莫测戒’,也无不可。”「莫测戒」似是有些不太情愿说出原名。

  南奕摇头轻叹:“如果道友愿意安心做一诡器,奕自可直呼道友为‘莫测戒’。但道友殚精竭虑,只为逆转生死,不受那身陨道消之结局,显然是不想安心做个诡器。”

  “既如此,我还是问得道友原名,才好称呼。”

  “也罢。”「莫测戒」原本懒洋洋的声音,忽地变得有些讪讪之意,“贫道原名,莫上骰。”

  莫上头?

  南奕怔了怔,感觉听完这名字,莫名便有些上头。

  「莫测戒」愈发讪讪道:“是骰,骰子的骰。不是头发的头。”

  南奕沉默。

  他感觉,即便是莫上骰,这名字也同样让人上头。

  不过,抛去姓名发音上的上头感不提,不知为何,南奕总觉得莫上骰这名,有些隐约眼熟。

  他想了想,干脆直接问道:“莫道友,生前可是南天城人士?我观道友之名,总觉得似曾眼熟。”

  莫上骰便说:“确是出身南天城,乃莫家修士、坐忘弟子。你在南天城时,曾见过我小侄,莫元歌。”

  南奕顿时恍然。

  莫家字辈,是为:宗允上元如,良甫叟伯楚。

  南奕虽未见过莫家上字辈的子弟,却在了解莫家时,知晓莫家之字辈。所以,听见莫上骰之名,南奕多少有一些眼熟。

  毕竟,南奕在南山县岁考之时,监考官之一,即为莫家莫如锋,乃一凡人。

  而他的考卷,阅卷官之一,即为牧令监修士,莫家莫元歌。

  如此缘法,倒也有些巧妙,让南奕多往心里记了一笔。

  更不说,在南奕陪着宋忠去教化监报到并选择所入书院时,莫元歌还曾主动找南奕聊过几句话,推荐南奕在日后谋取官身时,考虑吏部考功司编制。

  彼时,莫元歌如此对南奕说:“考功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但现在,莫元歌或许根本不会想到,短短几个月过去,南奕修为竟已追上了他。

  如若两人再见,或许,莫元歌只会面色复杂地对南奕说:“考功司,容不下你这样的天骄。”

  当然,更令莫元歌面色复杂的,应当是南奕对莫如锋的救命之恩。

  在南天城轮回之劫时,城中凡人之身的世家子,除去曾找南奕购买服食过九花玉露丸者,尽皆化作公冶青天之傀儡,命丧当场。

  而好巧不巧,因着对南奕所著小说的追捧喜爱,莫如锋恰是第一批购买九花玉露丸者。

  南奕展开思绪,很快忆起此节。

  ————

  今天没占位,居然感觉自己有些超常发挥,苦笑

  另外,书友圈有个修文公示楼,不时会公示一些修文进度,如今天修卷一章三〇,便又细化丰富了五百字,不赚钱的五百字,笑。

  修文增加的细节内容,追读书友应该也犯不着专程去翻来看,不过也可以偶尔去直接看看修文公示楼的总述,姑且了解个大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