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章廿三 九虚命格穿越者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90章 章廿三 九虚命格穿越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0章 章廿三 九虚命格穿越者

  第190章章廿三九虚命格穿越者

  南天城世家庶子,因九花玉露丸之效,阴差阳错间免去一劫,却是在无形中欠了南奕一份人情。

  不过凡人所欠人情,南奕并未放在心上。外加他当时本就是正常卖药,讲究一个钱货两清,不以为功。

  他只微微动念,很快便又将思绪转回莫上骰适才所言四字:赠异乡人。

  南奕轻声开口:“莫道友,你以「莫测戒」欺天莫测之力,为我遮掩跟脚,奕不胜感激。”

  “倘若道友有事需要在下去做的,尽管直言。如果日后有机缘,能为道友重塑肉身,奕也自会倾力相助。”

  “不过,‘异乡人’之说,还请道友为我解疑。”

  自得知上古末年的万劫不朽斗府月宰,乃是九虚命格、无因无果之身,南奕心中便有猜测:

  或许,斗府月宰,也是穿越者;只不过,斗府月宰可能是身穿,而他却是魂穿。

  现在又想起「莫测戒」一语双关的四字,南奕更是怀疑:此世穿越者,恐绝非寥寥。

  但往常他的怀疑猜测,南奕不便问询陶知命或凰念儿,只能深藏心底。

  现在想起「莫测戒」中藏有器灵,即莫上骰之灵,南奕便想从莫上骰口中问个明白。

  他俩现在荣辱与共,且穿越者身份似是早已被莫上骰看破,南奕也就不必遮掩。

  而穿越者一事,在此世似也算不得禁忌。

  「莫测戒」直接道:“此方天地有缺,法则不全,故有种种诡异暗伏。其中一种诡异,便是域外来客,似从其它天地,莫名来到此世。”

  “这类域外来客,多是凡人心性,少有成气候者。但其无因无果,自成因果间,极易搅乱他人因果命数,于上古年间被称为九虚命格。”

  “不过随着斗府月宰证道,天地法则得以补全部分,却是没了肉身穿越此方天地的域外来客。只有个别域外异乡凡人魂魄,不知怎的,偶尔会附身刚死之人身上,续其性命。”

  言及此处,「莫测戒」顿了一顿。

  很显然,它是在表示,南奕即为它口中所说的魂穿者。

  而莫上骰都能看出的事,李太华、陶知命皆未看出,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莫测戒」替南奕遮掩了跟脚。

  换言之,「莫测戒」眼下,是在十分矜持地邀功。

  庆幸自个是在拜入书院前得到「莫测戒」之余,南奕点了点头。

  他适才便已表示感激,并承诺日后如有机缘,会尽力争取为莫上骰重塑肉身。

  至于眼下,南奕试探着问:“道友为我遮掩跟脚时,不知具体是如何遮掩?”

  「莫测戒」毕竟只是玄阶下品诡器。它虽能为南奕遮掩跟脚,却也做不到彻底遮掩,不惧窥探。

  比如同为玄阶下品的诡器「人言纸」,便隐约看破「莫测戒」之遮掩,于言语间暗示南奕穿越者之身份。

  南奕日后若想进一步遮掩自己跟脚,便须先知道「莫测戒」是如何遮掩,再在其基础之上,完善手段。

  「莫测戒」如实说:“彼时,你原身血亲俱亡,自身也是险死还生,不仅相当于打破了原身命数之束缚,脱得藩篱;更是以此为锚,牵上与永恒明火教之间的因果,初步鼎定自身命格,融入此世。”

  “我只需将你与永恒明火教之间因果推至明面,展现魔教血案幸存者之身,即可隐去跟脚。”

  南奕了然点头。

  却是将他与原身之间的性格差异隐藏,顺势包装成血案幸存者,以明掩暗。

  如果南奕后续想更进一步遮掩跟脚,须得继续与永恒明火教搅和在一起,混淆因果,扰乱天机。

  这样一来,如欲窥探南奕跟脚,便得先厘清永恒明火教脉络才行。

  南奕心中盘算。

  然后,他问道:“似此等域外来者,常见否?”

  “常见与否,倒也不好说。”「莫测戒」仔细想了想,“若说常见,约莫数百年,才可能会有一位异乡人成气候;若说不常见,亦不时耳闻疑似异乡之人,行事癫狂,悖言乱辞。”

  南奕有些疑惑:“何为悖言乱辞?”

  「莫测戒」解释道:“不知为何,不少异乡人总是对‘细筒’情有独钟,总是说些胡话,抑或做些有悖常理之事,想要觉醒‘细筒’。”

  “他们一般都会被医官诊断为犯了癔症,吃上些苦头,也就老实下来,泯然于众人。”

  “毕竟,不入书院,大部分凡人都没有入道修行之机缘。”

  “只不过,这类异乡人,魂魄之中带有些许域外法则气息,颇受魔修喜爱。”

  “一些玄种期修士,为完善神通种子,便喜欢伪装成‘细筒’,哄骗异乡人放开心防,搜刮其魂魄之中的域外法则气息。”

  在仙门体系中,玄阶三关,是为筑基、玄种、元神。

  筑基是确定道途,筑就根本道基。

  玄种则是窥视法则,凝聚神通种子,将一身术法神通,修成道法神通。

  元神则是孕育法相,展开道法领域,在一定范围内,能以己心代天心。

  再加上玄阶修士享寿数百年,知晓不少隐秘,虽未必会刻意去寻异乡人,但一旦偶遇,也很少放过。

  所以,若能遮掩自身穿越者跟脚,自然是比不遮掩更好。

  南奕在拜入仙门前,破了南若村灵境,逼得莫上骰身化诡器。

  莫上骰别无选择,干脆押注南奕日后修行能有所成,化作诡器「莫测戒」,主动替南奕遮掩跟脚,结个善缘。

  南奕回忆过往,感觉最危险之时,当属遭遇度厄仙门之许贤。

  不过许贤彼时念着转劫化劫之术,心思尽在许洛复活后手之上,却是没有太过在意南奕。

  等到后来,得「莫测戒」遮掩跟脚,南奕穿越者身份,大抵是未有暴露。

  唯一所虑,只在永恒明火教。

  在南奕反献祭许洛之后,明尊生出感应,降下法旨,视南奕为火种,叫麾下修士谋取火种,加以献祭。

  好在明尊乃是仙神,离凡世太远。

  因月宰庇护凡世,明尊不仅不能亲自出手对付,连降下法旨,都有些语焉不详。

  使得永恒明火教一众魔修,一开始还误以为所谓火种,指的是彼时新近收容至无相书院的瀛州岛至宝,即七颗传承龙珠。

  不过,仙神随手便能拨弄命数。

  南奕当时只想做个吃瓜群众,却在阴差阳错下撞上魔修顾永择,进而暴露。

  现在想来,应是明尊暗中牵引命数之故。

  南奕低眉垂首,面色冷沉。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