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章廿八 明哲保身魏无涯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95章 章廿八 明哲保身魏无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章 章廿八 明哲保身魏无涯

  第195章章廿八明哲保身魏无涯

  南奕并不知魔修宫劭已然彻底退去。

  他仍旧在暗中防备着可能存在的永恒明火教玄阶魔修。

  原本,南奕是想着让杜衡陪同,先去一趟南山县拿回「长生葫芦」,再与杜衡同去南淮城。

  杜衡虽因「均仙索」代价之故,暂时跌至养气大成。但他身怀天子剑,玄阶魔修一样可斩,自能护住南奕。

  不过在魏无涯出现后,有魏无涯护持,杜衡也就干脆跟着书院修士直往南淮城而去,不必绕路。

  然而,眼看着魏无涯执意要报恩情,南奕心中却是一时有些不解。

  南奕推说接过灾厄一事乃是之前便谈好的条件,不欲居功,其实非是说他当真便不在乎魏无涯的报恩之情。

  但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魏无涯既已筑基,不日便将赶赴仙门内门修行。

  南奕却还要在凡世外门混迹好一段时间。

  因此世仙门内外门之间颇为隔绝,在南奕看来,筑基修士所欠人情,自然是留到他也筑基晋入内门后,互为照应,方是上策。

  没必要在他逗留外门期间,便将筑基修士所欠人情给用掉。

  然而,魏无涯坚持要现在便报恩,一脸正气地说此番恩情不可不报。

  南奕推说两句,却根本推不了。

  很显然,魏无涯是知道,人情因果并不会因口头推说便当真推掉,而是实打实的人情债、因果缘。

  魏无涯坚持眼下便要报恩,实质上是想尽早了结与南奕之间的人情因果,于某种意义上划清界限。

  所以,南奕心中才会有一刹那的不解,魏无涯为何不愿留着人情,等他也破境筑基转入内门后,互相照应,亲近关系。

  难不成,是担心他与永恒明火教因果难消,乃至于有可能惹上其他麻烦祸事,生怕会被卷入其中,所以干脆趁早了结因果,好在日后置身事外不被牵扯?

  南奕思绪转动,于心中暗叹:此世修士心思灵敏、眼界开阔,一个二个,着实不好忽悠作工具人小弟。

  如他开辟真气武道,分设十二道真气法脉,除去自身两道分身外,不是拉拢散修,便是拉拢妖修。

  唯一一位仙门修士陶知命,也是同为天骄,同样会在修行路上不断招惹麻烦,一步一步大道争先,所以才愿意帮上南奕一手。

  至于魏无涯,心气早已被消磨,就算今朝筑基功成,也不可能再有锐气,行事只求稳健。

  所以,魏无涯明哲保身,决定趁着南奕尚未筑基,他还兜得住底时,尽早了结人情因果。

  “不知南师弟近来可有要事需做?或想过去做?倘有用得着愚兄帮忙的,尽管吩咐。”

  魏无涯一脸正气,如此说道。

  南奕轻叹一声,感慨着何至于此,旋即话锋一转,说:“奕自知实力低微,当以修行为上,原本其实无甚打算。但如果有魏师兄相助,倒是确有一个念想。只是不知是否当说。”

  魏无涯依旧挂着温和笑意:“师弟但说无妨。”

  “我有一诡器,名「长生葫芦」,关乎道途,却才黄阶上品。”南奕不再客套,直接道,“我欲将之升至玄阶,看上一件宝物。只可惜宝物有主,不好拿到手。”

  想将黄阶诡器升至玄阶,必须动用玄阶材料为引。

  而玄阶材料,若是有主,多半也是玄阶修士。

  魏无涯微微眯眼,继续问道:“不知是何宝物,其主为谁?”

  南奕说:“看上之物,名唤「沧海珠」,其主即为沧海珠之灵,或曰水灵,乃玄阶下品之妖魔,出身东海,却潜进南海,于前几日袭击船队。”

  南奕简单说了说船队与水灵的交手情况。

  诚如其适才所言,南奕原本并没有想过打水灵主意。

  他得了沧海水,只在琢磨如何将沧海水融入「长生葫芦」中,为其开辟内部空间,方便储物。

  对于水灵,还停留在蜕凡修为的南奕,自然不敢暗中惦记。

  可偏偏上岸之后,南奕碰到了意欲划清界限、趁早了结人情因果的魏无涯。

  既如此,南奕也就不再客气,直接狮子大开口,欲将魏无涯筑基战力发挥至极限。

  魏无涯笑意收敛,转为仔细思索之模样。

  他知道南奕肯定猜得出他意图。

  但魏无涯没有想到,南奕胃口竟这般大,甫一听出他言下之意,便瞬间盯上了玄阶妖魔。

  好在同为玄阶下品,魏无涯并不惧水灵,更不说水灵前几日还自斩了一成身子。

  魏无涯因「明镜台」代价之故,扫地十八年,不曾歇息,亦抽不出时间准备筑基。

  但正常的功课修行,一心多用下,却是不曾松懈。

  虽因未入内门,不曾得授无相仙门最后三门术法,即「无相合」、「无相借法」、「无相万相」。

  可却提前参悟有效果相近之术法,缔结法种,等待拜入内门后直接融汇术法。

  所以,魏无涯不仅身怀玄阶下品诡器「明镜台」,更是修满了九门术法。

  在魏无涯筑基之前,没有特殊机缘,其九大法种即便修持圆满,也只是黄阶层次。

  但在魏无涯筑基后,多年积攒道行,顺势便将九大法种推至玄阶下品。

  若南奕是叫魏无涯出手对付玄阶修士,如魔修宫劭,魏无涯都不会应。因为他初入玄阶,都还没去内门修行,底蕴尚浅,不可能胜过其余玄阶修士。

  可南奕却是叫魏无涯出手对付自斩一成身子、修为略有受影响的玄阶水灵。

  妖魔实力本就比同阶同品修士差上一筹,加之新近受伤、状态不佳,几乎正好卡在魏无涯能答应的极限。

  魏无涯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既如此,愚兄便替师弟出手,拿下水灵。只是水灵觅地疗伤,我等该如何寻之?”

  魏无涯欲趁早了结与南奕之间的人情因果,是为了他日不必再有牵扯,好明哲保身,稳健修行。

  为了他日稳健,魏无涯不介意眼下冒点风险。

  反正,他有「明镜台」在手,就算拿不下水灵,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只是他能为南奕出手对付水灵,却没法为南奕找到水灵。

  南奕若欲对付水灵,必须自己想办法。

  而南奕,也确实有法。

  他取出「人言纸」与「缘莲灯」,说:“凭「人言纸」之力,可确定水灵大概方位;再凭「缘莲灯」之力,可锁定水灵具体方位。”

  “只是这「缘莲灯」,届时或需师兄亲自点燃火种。”

  玄阶修士或妖魔,并不能免受黄阶诡器影响或干扰。

  或许正面生效的特性,难以真正影响到玄阶修士,但追踪定位这等辅助效果,却基本能如常使用。

  只不过,黄阶修士动用黄阶诡器,意图对玄阶修士生效时,易被察知,继而被反噬。

  但玄阶修士动用黄阶诡器对付玄阶妖魔,却是不会有问题。

  不过,「缘莲灯」的灾厄,乃是“无缘方解”,即与目标存在结下不死不休之缘,至多三日,必死一方;且双方斗法时,相互之间,亦招招暴击。

  很显然,这个“必死一方”,并非是拖够三日对面便会暴毙之意,而是指三日内未曾杀死对方,自己便会暴毙。

  南奕想叫魏无涯亲自点燃火种催使「缘莲灯」,却是不可能这么简单。

  他接着道:“之前所言诡器「长生葫芦」,可孕育长生道果;食之可得旺盛命力、恢复伤势。”

  “师兄届时催使「缘莲灯」,若不能在三日内拿下水灵,可服食长生道果,化解其灾厄。”

  长生道果,只有南奕及其分身服食,才能有替命之效;其他人服食,只是能得到旺盛命力。

  但魏无涯作为玄阶修士,黄阶诡器「缘莲灯」的代价反噬,并不能真正做到叫其暴毙。

  所以,若魏无涯服食长生道果,刚好可以可以化解「缘莲灯」灾厄。

  见南奕安排好未能及时击杀水灵时的后手准备,魏无涯方才点头,同意由自己亲自催使「缘莲灯」。

  他笑着说:“师弟身上宝物,倒是不少。”

  南奕也腼腆一笑:“大都是黄阶诡器,不过尔尔。似玄阶诡器「人言纸」,也是靠陶师兄赐予,方才持有。”

  魏无涯点头:“确实,陶师兄乃是跌境修士,身家自比我等丰厚。”

  在商议妥当后,魏无涯施展「无相遁空」,裹挟着南奕、宋忠、燕青云,一起遁至南山县县境外。

  ——南奕三人已非凡人,方能由他人遁术带着一起;当初许贤不曾施展遁术携带南奕,则是因南奕当时尚未入道,仍是凡人身。

  魏无涯只将南奕带至南山县县境外,不曾直接遁入县城,却是不欲遭「龙气法禁」磨损道行。

  不过县境之外,离县城也不算远。南奕自行施展「无相遁空」,很快便赶回了南山县。

  宋忠与燕青云留在南山县,南奕却是从裘长生那拿回「长生葫芦」,接着便立马再次汇合魏无涯。

  五月一日时,裘长生展开「游回印」,从瀛州岛传送至南山县,将「长生葫芦」四月孕育的长生道果赐给郭来,作为四明城道争幻境中,郭来自爆原血之灵重伤公冶青天之赏赐。

  但今天已是六月十号,有着裘长生同样可以每日供应命力,「长生葫芦」中攒下了一颗五月孕育而成的长生道果。

  这枚长生道果,南奕计划赐给燕青云。

  在三月遭遇魔修宫劭化身袭杀时,南奕强行借法「秘魔舍身剑」,方才斩出一线生机。

  彼时,南奕「天子剑」天赋尚未修至黄阶上品,紧要关头强行借法,实会伤人法种根基。

  燕青云虽然一直不曾说起此事,南奕自个却是不会忘记。

  所以五月这枚长生道果,南奕计划赐给燕青云,弥补其法种根基。

  不过魏无涯突然搞出趁早报恩这回事,南奕也只好暂时挪用这枚长生道果,作为魏无涯催使「缘莲灯」之保障。

  如果一切顺利,确实能在三日内击杀水灵,不曾激发「缘莲灯」代价,五月这枚长生道果,仍旧可以赐给燕青云。

  至于南奕自己,却是指着六月孕育的长生道果,来作为自身已经斩出两剑「秘魔舍身剑」的替命之备。

  船队于五月末离开瀛州岛,因满载银精影响航速,至六月九日,方才靠岸。

  杜衡因「均仙索」代价,修为暂时跌至养气大成,为期二十日。

  在这期间,杜衡也不愿急着返回离京,生怕中途遭变,准备在南淮城等到修为恢复,方才出发。

  如此一来,等杜衡出发后不久,正好孕育出新一枚长生道果,能让南奕留作备用。

  南奕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在与魏无涯汇合后,由魏无涯施展「无相遁空」,快速赶回南海县码头。

  买了条小船收入乾坤戒中,作为偶尔歇脚调息之所,两人继续施展遁术,快速赶向南海外海海域。

  船队遭遇水灵偷袭,是在三日之前,不到四日。

  而水灵自斩一成身子,需静修十日,方才恢复如初,无损修为。

  正常而言,十日静修,不过晃眼功夫。甚至自斩三成身子,未有质变下,也只需三十日静修,不算太长。

  所以水灵情愿舍弃部分身子作为买命财,也不想当真交出海玉莲等物。

  只是十日时间,于南奕眼下,已然足够。

  在水灵彻底恢复如初之前,也就是十日之内,沧海水仍旧会与水灵有着冥冥中的联系。

  若等到水灵恢复如初,沧海水与水灵之间的冥冥联系被斩断,便没法动用「缘莲灯」锁定其方位。

  不过眼下,由魏无涯直接施展遁术穿空,速度远在船只航行之上。

  半日不到,便来到了内海外海交界地带。

  此时,离水灵袭击船队,只过去四日。如果水灵没有第一时间觅地静修疗伤,留给南奕的时间,还在六日以上。

  南奕取出「人言纸」,将约莫三成沧海水,倒在「人言纸」上。

  问询「人言纸」所需之“纸”,可以是人皮,却不局限于人皮。

  沧海水,便属于源自水灵的“纸”。

  南奕要问「人言纸」水灵去向,事涉玄阶下品,便需玄阶下品之“纸”。

  刚好,他手上又有着沧海水,可以做“纸”。

  「人言纸」贪婪地吸食着沧海水,就像三伏天痛饮凉水,转瞬便叫沧海水隐去。

  当所有沧海水皆被吸收,恢复干燥的「人言纸」,显露字迹,指出水灵目前藏身位置。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