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章廿九 仙门手段降水灵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196章 章廿九 仙门手段降水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章 章廿九 仙门手段降水灵

  第196章章廿九仙门手段降水灵

  【南波岛东南方向三十三里,百丈海底深处,水灵正于此静修。】

  「人言纸」之言,不会百分百精准。

  但南奕所问之事,也谈不上紧要,「人言纸」即便做手脚阴南奕,也阴不死南奕。如此,「人言纸」反而不会太过掺假,最多在方位角度上略有偏差。

  又过一日,两人先至南波岛。

  此岛,南奕虽是第一次到,却非第一次听闻。

  他记得,陶知命诡器「诚神镜」,便是出自南波岛灵境。

  不过南波岛灵境早已成为历史,眼下的南波岛,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岛。

  原本,岛上还可能会有一些小妖。

  但随着小妖聚集瀛州岛,南波岛竟一时成了荒岛,连一个小妖都不曾见到。

  南奕隐匿气息,在南波岛上暂时歇脚。

  未入玄阶,南奕还做不到纯以法力长久浮空。

  魏无涯要去找水灵的麻烦,是在水里斗法,南奕自然不可能待在现场旁观。

  加之此方天地并无路人围观不会受斗法波及之规则,南奕便老老实实待在南波岛,准备静候魏无涯得胜归来。

  至于说可能会隐于暗中的魔修,一来魏无涯确定周围并无筑基魔修藏匿,二来南奕有着「灵境游」,随时可以遁入灵境。

  只要布设防护法阵略作抵挡,即便真有筑基魔修突然杀出,南奕也可从容跑路。所以他也不至于太过杞人忧天。

  将「缘莲灯」与少许沧海水取出,递给魏无涯后,南奕便缩在南波岛,耐心等待魏无涯战果。

  为免打草惊蛇,魏无涯并未直接赶去「人言纸」所指方位,而是就在南波岛上,将少许沧海水倒入「缘莲灯」中点燃,锁定水灵方位。

  此时水灵觅地静修方五日,沧海水还未完全断去与水灵之间的冥冥联系,仍可作为「缘莲灯」指引方位之火种。

  随着「缘莲灯」亮起,魏无涯心中一动,大约感应到水灵所在,与「人言纸」所说方位略微偏差三里,倒也差不太多。

  他没有直接施展「无相遁空」破空赶去,而是收敛气息,纯以法力浮空飞天,悄然来到水灵正上方。

  魏无涯十分谨慎地探出神识,往海底扫了一圈,并未以神识找到水灵所在。

  一来是水灵隐匿本领过人,二来是他为免暴露,压抑神识,确也探查不细。

  不过凭借「缘莲灯」,魏无涯悄然来到水灵正上方,也不必神识探查,直接甩出三张符箓,直攻海底。

  符箓,乃之前在南波岛时,趁着南奕布设防护法阵,魏无涯临时绘制之火符。其以时效性不长,换来威能甚强,虽达不到玄阶威能,却也相当于蜕凡圆满全力一击。

  只见,火符受法力一激,火气弥漫间,转瞬便化作三颗连珠般的炽热火球,激射向海底深处。

  沿途海水就像是不存在一般,猛地蒸发出一条蒸汽通道,反而滋长连环火球之气焰。

  火球拖着橙红色焰尾,犹如自天坠下的火焰流星,俯冲海底,声势惊人。

  原本潜心静修的水灵,终于被惊醒。

  他不假思索,催运神通,唤起一道水幕护在身周,状如水泡。

  转瞬便有三颗连珠火球,猛砸在水灵护身水幕上——准确说,只有第一颗火球是直接砸在水幕上,剩下两颗,是砸在正与水幕僵持的第一颗火球上,威能激发,骤然炸起诸多火焰乱流。

  而水灵护身水幕,虽有震颤,却依旧稳稳立住,甚至将火球炙热之温隔绝在外,依旧清清凉凉。

  毕竟只是魏无涯临时绘制的三张火符,在黄阶层次可称强横,但对玄阶之身的水灵来说,只要及时施展护身神通,尚不至于为此受伤。

  但魏无涯的攻势,却不止如此。

  他眼神平静而淡漠,头下脚上,紧跟在连珠火球后面,顺着蒸汽通道直冲向水灵。

  当水灵护身水幕硬接连珠三火球,溅起诸多火焰乱流时,伸手过头、笔直坠下的魏无涯,其原本张开虚握的右掌,手指旋动,猛地捏拳紧攥。

  刚刚溅起的诸多火焰乱流,似被牵引,急速旋转起来,形成一道火焰旋涡不说,还在吞噬着周围水流。

  旋涡中心,一朵金焰不断跳动,在魏无涯法力加持下宛如魔焰,愈是吞噬水流,便愈是熊熊燃烧。

  接着,火焰旋涡突然爆发出耀眼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按向水灵护身水幕,将整个水幕嵌套在火焰旋涡的中心。

  原本轻松接住连珠三火球的护身水幕,被火焰漩涡牵扯着,开始扭曲不稳,乃至蒸发,发出急促的嘶嘶声,好似高温水汽在呼啸长鸣。

  刹那间,水灵终于感受到来自魏无涯的威胁。

  这一招火焰旋涡,源自魏无涯准备用来无缝对接融合「无相合」的术法,「叠石为山」。

  该术本身已被魏无涯修至玄阶不说,还可以将适才甩出的三张火符威能,回收利用,汇于此术一并叠加,瞬间爆发。

  换言之,魏无涯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三张黄阶上品火符能奈何得了水灵。

  只是水灵居于海底深处,魏无涯隐踪匿息,倒是能悄然赶至水灵正上方的海面以上。但想避开水灵感知潜入海底,却是不大可能。

  毕竟魏无涯不是水妖,需持续运转法力,才能在海中自如行动。

  所以,魏无涯干脆直接从海面之上发起突袭。

  他甩手三张火符开路,不仅是在打草惊蛇,叫水灵现出身形,更是在以「叠石为山」之术,勾连火符,突出一个既无他人可以借力,便自行勾连火符共鸣叠力。

  如此而成的火焰漩涡,相当于玄阶术法叠加三张等若蜕凡圆满全力一击之火符,岂是水灵一道护身神通所能防住?

  在火焰旋涡裹住水幕后,水幕扭曲变形,开始剧烈震颤,似在竭力对抗火焰旋涡,又像是濒临极限的锅炉,于长鸣声中嘶嘶喷气。

  水灵法力源源不断地流入水幕之中,试图给其降温一般稳住护身水幕,进而稳住阵脚。

  然而,火焰旋涡骤然爆发的炙热之威,彻底摧毁水灵护身水幕。

  突然遭袭、失去先手不及躲闪的水灵,瞬间便遭火焰焚烧,有火舌般的炽焰顺着水灵身子蔓延,发出噼啪声。

  水灵语气悲愤,长恨道:“该死的人族修士。”

  水灵正在静修疗养,陡遭袭击,顿时便被魏无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但眼见魏无涯占了先手,水灵不再想着一点伤不受,干脆发了狠,欲以伤换伤。

  反正他乃是水灵之身,只要愿意花水磨功夫静心疗养,即便是受再重的伤,也能恢复如初不伤根基。

  他不信魏无涯能与他比较谁对自己更狠,敢不顾道基一心拼命!

  水灵一边流转法力,试图扑灭身上火焰;一边运使攻伐神通,准备不顾一切先给魏无涯来个狠的。

  无论如何,海中斗法都属于水灵主场。魏无涯杀入海中深处,总得分出部分心力,才能在海中自如呼吸乃至行动。

  水灵觉得,就算他还剩半成身子未复,状态非是圆满,只要鏖战一阵,主场作战下,都能反占上风。

  只是水灵神通刚要使出,魏无涯已然激活「明镜台」,展开明镜法域,禁掉水灵攻伐神通。

  这一下,赶上神通被禁之反噬,水灵甚至突然咳出了水。

  更关键的是,「明镜台」只禁旁人,并不会禁器主本身。

  魏无涯仍旧可以自如施展攻伐神通,猛攻水灵。

  好在只是攻伐神通被禁,水灵仍旧可以施展护身神通,乃至水遁之术等,并不是完全任人鱼肉。

  水灵压住伤势,继续唤起护身水幕,阻拦火焰旋涡。

  虽然魏无涯「叠石为山」之术能不断回收复用术法威能,但水灵每次展开护身水幕抗衡火焰旋涡,都会实打实地将术法威能对冲抵消,不至于被魏无涯一道术法连破多道水幕。

  然而,魏无涯眸中运转「无相真解」,一直在观察分析水幕底细。

  当水灵第三次唤起护身水幕,魏无涯抬手一道「无相伏」,竟直接消去水幕。

  没有水幕阻碍,火焰旋涡登时紧缩,锁住水灵疯狂旋转,宛若石墨。

  “卑鄙人族,欺妖太甚!”水灵恼怒。

  魏无涯一言不发,只面色沉着地继续猛攻。

  从他催使「明镜台」那一刻起,“闭口”、“洁行”两项戒律便自生效。

  因在海中,魏无涯没有隔绝海水,湿身斗法,也相当于是在清洁身体,不需扫地,便应了“洁行”之戒律。

  至于前者,却叫魏无涯此时说不出话,只能默不作声。

  水灵不知个中详情,只道魏无涯目中无妖,愈发气恼。

  攻伐神通被诡器「明镜台」禁掉,护身神通又被术法「无相伏」消掉,水灵心中憋屈,却也知道遭遇强敌,必须设法逃离。

  在护身神通施展不出的情况下,水灵干脆直接爆气,激荡法力,稍稍迫开贴身旋磨的火焰旋涡。

  然后,他施展水遁,强行遁离。

  水灵有一神通,可混于水中隐匿身形,极难被察觉。只要遁离之后甩开一段距离,水灵有把握逃出魏无涯感知。

  奈何,「缘莲灯」一直浮在魏无涯脑后,锁定着水灵。无论水灵遁去何方,魏无涯都能第一时间施展「无相遁空」,紧咬在水灵身后。

  在此期间,因「缘莲灯」“无缘方解”之特性,会使双方斗法时招招暴击。可偏偏「明镜台」禁了水灵攻伐神通,水灵只有招架逃窜的命,却无反击之能。

  在魏无涯步步紧逼下,水灵伤势越来越重。

  如果这里是东海,水灵还能带伤转移,坚持着赶去找相识妖魔施以援手。

  但这里是南海,不说最近玄阶妖魔大都赶去东南海或西南海交界地段,即便当真遇上了南海玄阶妖魔,也只会落井下石。

  随着水遁之术也被魏无涯解析完,可以施展「无相伏」破去水灵水遁之术后,水灵陷入了绝境,走投无路。

  他看向魏无涯脑后悬浮的「缘莲灯」。

  莲灯之中,点燃沧海水所化火种,在水灵眼中格外刺眼。

  那是他数日前斩掉身子所化沧海水,是杜衡口中的添头。

  但这个添头,竟引来了魏无涯不说,还凭借莲灯诡器,死死锁定其方位,叫他逃离不了。

  水灵悲愤,深恨人族修士之卑鄙。

  他融汇诸多异水于一身,真要放开手脚公平斗法,水灵自信不会输给魏无涯。

  毕竟魏无涯还未去无相仙门内门报到,纯论术法手段,暂时并不比玄阶散修强上多少。

  若无诡器之力相助,水灵手段众多,既不惧正面搏杀,也有安全撤离之手段。

  可在「明镜台」与「缘莲灯」双重压制下,水灵空有诸多手段,却难施展,终至于穷途末路。

  不过,水灵还有着最后一招。

  他知道魏无涯盯上的是其本体核心,即沧海珠。

  自知必死,水灵心中惨笑,却是下定决心,起了自爆之念。

  明镜法域,能禁掉水灵攻伐神通,叫其有力使不出。

  但自爆,并不属于攻伐神通。

  所谓自爆,实是通过引爆法种,将法种中蕴藏的规则之力接到一块,借助规则之力相冲突时的爆炸,猛地宣泄威能。

  水灵感受到伤势累积下命力不住流逝,自知必死。但他宁死,也不想叫魏无涯捞取好处,夺其尸骸。

  甚至于,水灵还想通过自爆,以命换命,将魏无涯也给带走。

  只是魏无涯离他不远不近,着实没有贴身自爆之机。

  水灵百般无奈下,亦只能决然自爆——于他而言,这是最后的尊严。

  水灵湛蓝身躯开始剧烈颤抖,似只是激荡法力,竭力变化手段,在凭借法力直接抵抗魏无涯攻伐之术。

  但在法力激荡至极限后,随着水灵一声愤怒咆哮,忽有一道璀璨蓝光从水灵体内绽放而出,迅速蔓延开。

  蓝光暴涨,辐射方圆,甚至连魏无涯也在蓝光笼罩之中,被水灵无形法力缭绕。

  而水灵湛蓝身躯却是迅速缩小,凝成一颗珠子,即沧海珠。

  所谓蓝光,原来是从沧海珠内绽放而出。

  当整个水灵都仿佛融入沧海珠之中,沧海珠内部蓝光不断闪烁明灭,更有九道水流在其中形成涡流状。

  这九道水流,即水灵九大法种所蕴含的规则之力显化模样。

  若九道水流通过涡流全数汇聚于一处,即水灵自爆之时。

  ————

  啊,为什么七月会有三十一天,为什么成都会有大运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