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章卅六 南奕贼子吃独食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03章 章卅六 南奕贼子吃独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3章 章卅六 南奕贼子吃独食

  第203章章卅六南奕贼子吃独食

  离京城中的无相书院,夫子姓洛,名苏。

  不过世人一般都只称其为洛夫子,少有呼其名者。

  盖因洛家乃是千年世家,遵循家训,历代洛家家主之追求,便是受封大离国师之位。

  只不过国师之位,少有许人,历代洛家家主退而求其次,便追求起无相书院夫子之位的代代传承。

  每代洛家家主,都会在书院夫子之位上待很久,等到下一代洛家修士蜕凡圆满,能接过夫子之位时,方才破境筑基。

  如此,洛家夫子之名代代相传,世人便渐渐只称当代洛家家主为洛夫子。

  若非无相书院在各郡都设有分院,不止一位夫子,世人甚至险些以为洛夫子乃是千年以来无相书院唯一夫子,仿佛整个无相书院,都跟着姓洛。

  当然,千年以来,并非每代洛家家主都能拿下离京城无相书院夫子之位,偶尔也会旁落于其他文坛大儒之手。

  不过就算拿不下总院夫子之位,也至少能拿下某个分院的夫子之位。

  南奕不清楚洛家家训为何要让历代洛家家主全力争取大离国师或无相夫子之名。

  但他知道一件事,当代洛家家主洛苏,既然是离京城无相书院之夫子,便相当于理论上的无相仙门外门大师兄。

  南奕来到无相书院,通传之后,得见洛苏。

  他长揖道:“无相弟子南奕,见过大师兄。”

  洛苏白须白发,一身青衫文质彬彬,看着便有股夫子气质。不过洛苏年方六十,除去发须纯白外,面色红润,天庭饱满,身材挺拔,甚至青衫之下肌肉强健,可称壮悍。

  其发须如雪,一看便是刻意控制了发色、须色,纯白无瑕,既非花白,也不带杂色不显斑驳。

  听见南奕的发言,洛苏脸上笑意不减,心中却是一哂。

  南奕自称弟子,唤他大师兄,而非以学子身份唤他洛夫子。看似恭谨,实则却是翅膀硬了,不想继续保持学子身份受书院束缚,而欲与书院平起平坐。

  在洛苏看来,南奕此言一出,其实与其他学成毕业的文部官员,并无两样,都是割舍掉学子身份,转而与书院平等相处。

  这么做没什么不对。

  书院也确实可以与这些毕业生平等相处,公事公办,绝不开口闭口满是书院大义。

  但不受书院束缚的同时,失之亲近,也就意味着书院可以冷眼旁观,两不相帮。

  如此一来,是否偏袒哪一方,全看的是利益许诺。

  洛苏心中哂笑,实是有些好奇,南奕就此登门,究竟有何自信说服书院助力。

  自四月中以后,蒸汽与真气之争,在大离朝堂之上已日渐引起重视。

  洛苏虽非朝官,不曾参与朝会,却也知晓:大离九部,文武百官,都觉得被南奕暗中算计了一手。

  早在原楚郡郡守楚狂生上书离皇,仿佛献祥瑞一般极言内功武道之妙处,离皇便想召南奕进京。

  只是碍于百官反对,离皇不便强行下旨,竟一直拖到了南天城轮回之劫,楚郡大乱。

  直到此时,离皇才找到机会,将三件差事并在一块,既让吏部侍郎杜衡任钦差大臣赶赴楚郡一探究竟,也让杜衡出使南海,与南海妖魔签订《瀛州和约》,同时捎带着召南奕进京。

  见状,文武百官不好再反对,便应了此事。

  但要注意,这个时候的文武百官,面对的只是内功武道,所谓内力,神异不过法力之万一。

  大离百官压根不曾将内力放在眼中,只是不愿多生事端,习惯性掐灭变数,才反对离皇召见南奕。

  即便最后被离皇找到机会,实在不好继续反对时,他们也没将南奕内功武道放在心上。

  大不了,就让离皇练练内功,强身健体,能活得更久些罢了。

  结果,四月中旬,当杜衡找到南奕时,提前得到陶知命通知天使来楚一事的南奕,已将长生真气广传开。

  原本的内功武道,再怎么流传,都只是在江湖武夫中传播扩散。

  而长生真气,却是在寻常百姓中也快速传播扩散开来。若非南奕分发武种这块仍旧卡得很严,整个汉郡全民习武,亦不是不可能。

  偏偏南奕人又在南海,不在汉郡,长生真气的疯狂扩散,看起来就像是百姓自发传播,与南奕无关。

  但所有修士都认定,南奕是故意卡在离皇召见、杜衡颁旨之时,将内功武道突然更新为真气武道。

  等知晓此事,文武百官只觉被算计。

  倘若早知南奕会将内功武道更新为真气武道,文武百官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离皇召南奕进京。

  毕竟真气神异已达法力之百一,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凡阶与黄阶的界限;再加上真气武道于民间自发传播扩散所表现出的恐怖影响力,已经由不得修士视若无睹。

  结果现在,引狼入室,悔之晚矣。

  更让文武百官气恼的是,南奕还不是跑来争抢瓜分蒸汽红利的饿狼,而是上来就踢桌子,想直接夺了蒸汽时代之气运,鼓捣独属于他的真气时代。

  所以,不是文武百官非要抵制南奕,而是在他们眼中,南奕早就看似无意、实则狡诈无比地隔空算计了满朝官员一手。

  如若不然,明明之前几脉真气都是在秘传的南奕,为何会在杜衡抵达楚郡时广传长生真气?

  替魏无涯化解“洁行”病灾,怕只是明面上的幌子。

  作为奕武领袖,南奕真要有心,当有诸多法子巧妙化解“洁行”病灾。

  可他偏偏冠以考验之名义,借机散布《五脉长生经》,放任长生真气于民间广传,并顺势跑去瀛州岛,躲过最初一阵的风头。

  等南奕从瀛州岛折返汉郡,长生真气已然成势,且其势难挡,叫汉郡郡府与世家,瞠目结舌;也叫离京城中的文武百官,如临大敌。

  他们,绝不敢小觑了南奕。

  哪怕南奕看起来和善谦逊并不张扬,文武百官也将南奕视作心思狡诈的笑面虎。

  毕竟,南奕的言行可能骗人,但南奕的修为、南奕的经历,却绝不会骗人。

  诸多外门弟子只要有心,基本都已了解过南奕过往,知晓其大概情报。

  在南奕陪同杜衡出使瀛州岛之前,光是南奕记录在案的经历,便有四次身陷灵境而最终无恙,并与筑基修士正面交手两次。

  第一次交手,南奕利用「无相纸」摹拓「万法禁行」之效,取巧之下,逆斩筑基魔修顾永择;

  第二次交手,南奕是遭筑基魔修算计,于城中受魔修化身突袭强杀,却能临机应变、死里逃生,即便是在魔修化身自爆之下,也不曾身陨。

  至于以养气之身强杀蜕凡修士杜元甫等等战绩,相比之下,竟显得不值一提。

  而且,在陶知命与公冶青天的道争幻境中,南奕发挥何等作用,固然不为外界所知;可南奕修为自此抵达蜕凡小成,却是隐瞒不住。

  入道修行不过半年,便从养气期一跃而至蜕凡小成。

  此等道行精进速度,说骇人听闻倒是不至于,却也绝对称得上天之骄子。

  对于天骄,诸多仙门外门弟子,不管有无打压扼杀之想法,都决计不会小觑于天骄。

  因为,能成天骄者,不单是资质出众,更是有大气运在身。

  历代天骄扬名,都伴随着某些世家,或宗门教派的崩溃坍塌。

  这些倒霉势力的血泪教训,广为人知,使得当世修士,要么绝不轻易得罪天骄,要么便往死里得罪,直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当然,大道争先,乃是修行路上常见之坎,并不算得罪。

  只要公平道争,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劣者汰,属于再正常不过之事。

  所以眼下,即便明知南奕乃是有大气运在身的天之骄子,文武百官为了自身修行,也全都默契地共同抵制南奕——

  哪怕最后争不赢南奕,身为修士,也绝对不会未争先退。

  而在百官修士暗中关注之下,六月末时,南奕终于抵达离京城。

  整个离京城,也悄然开始暗流涌动。

  对于南奕第一站选择拜会无相书院,诸多外门弟子早有所料。

  毕竟,洛苏身为无相书院夫子,专注于文坛耕耘,不需要教化百姓,倒是不需与南奕道争。

  南奕若想设法分化大离九部中的文部官员,正可从无相书院着手。

  只是南奕究竟会如何着手破局,包括洛苏在内的诸多修士,其实都有些好奇,在暗中关注。

  洛苏曾想过,南奕或许会考虑让渡部分话语权,拉拢无相书院为真气武道背书,进而拉拢无相书院出身的文部官员。

  如此一来,大离局势便从南奕一人独战百官,变成了十大仙门之间的博弈。

  而这种博弈,在历史上已然发生了许多次。

  于南奕而言,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让渡部分话语权,南奕仍旧能吃到真气武道红利的大头,却能让无相弟子跟着分一杯羹,化敌为友。

  结果,南奕竟是个吃独食的。

  在南奕开口自称无相弟子的一息之间,洛苏已然看出其意。

  不过旋即,洛苏心中一哂,好奇起来,南奕究竟哪来的自信,能在不向书院让渡话语权的情况下,说服书院助力?

  洛苏笑问道:“久闻师弟大名,不知师弟此番登门,意欲何为啊?”

  ——你的事都在京城传遍了,不必客套,直接有话说话便可。

  南奕听出了洛苏言外之意,也不再废话,当即便道:“久仰洛夫子文名,师弟著有一小说,欲在结尾做些文章,特来向夫子请教。”

  南奕一开始自称无相弟子,并称呼洛苏为大师兄,虽非直言,却是在直接表示他不会让渡真气武道话语权。

  如果南奕只以炼气化神为目标,可以让渡部分真气武道话语权,大家一起分羹,其乐融融。

  可他若欲炼神反虚,晋入地阶,却是绝对不能让渡话语权。

  地阶,是要身化灵犀、炼神反虚,如若不能独掌话语权,就相当于自身之道,随时有可能被其他人灵犀污染。

  这种情况下,不是一道之主,自是不可能晋入地阶。

  玄阶修士,可以称为真人;地阶修士,可以称为真君或道君。

  这个“君”字,正是主宰之意。若不能独掌话语权,非是道主,就不可能成功晋入地阶。

  南奕自然不可能为了现下轻松,而绝了自身未来道途。

  所以,他一上来,就用两个称呼,表明了自身立场。

  而等到第二句,南奕对洛苏的称呼,从大师兄变为洛夫子,非是在单纯地捧拥洛家千年夫子之名,更是在表明来意——

  他确实很难说服整个无相书院,但他可以尝试说服洛苏一人。

  毕竟,洛苏虽是书院夫子,但书院利益,并不与洛苏自身利益等同。

  果然,洛苏听见南奕欲向他请教文章,面色当即微微动容,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说:“哦?我倒是也看过师弟所著《大离双龙传》,不过还没看到后面,不知师弟小说结尾,欲做何文章?”

  只要是收集过南奕情报的修士,自然也会看上几眼《大离双龙传》。

  不过报刊形式,在一郡之地每日连载刊发倒是还成,想要传播至外郡,却是不太方便。

  加之《大离双龙传》本身也还没连载完,离京修士正常来说,最多也就看了《大离双龙传》前几十万字。

  对此,南奕考虑等《大离双龙传》不再修改,彻底定稿后,开始刊印成书,直接售卖书籍。

  不过这些琐事,且先按下不表。

  回到眼下,洛苏有些好奇,南奕是想在《大离双龙传》结尾如何做文章,竟欲凭此举动拉拢于他。

  南奕便道:“千多年前坎离震三国交战,往来反复愈百年。只《大离双龙传》一书,自不可能一笔写完百年交战。”

  “所以我准备写成两部曲,《大离双龙传》以三国交战始,而后新书则以北逐坎军,收复燕郡终。”

  “如此一来,两本书之间,就需做好人物关系之衔接。”

  “其中一人,虽在《大离双龙传》结尾不起眼,只是普通少年,却会在新书里,作为新书背景中,亦是整个故事最强的武道宗师。”

  “其地位之尊崇,不亚于大离国师。”

  ————

  一直以来,我对修道之士的一个印象,便是打机锋、暗藏玄机,绝不肯把话挑明了说。而仙侠小说,某种层面上也需要这种玄虚感,才能和玄幻小说形成差异。

  所以我在这一章,稍微试了试机锋暗藏的对话描写。原本我该在此征求下读者反馈,看大家能否接受这种形式,后续是否要避免这种写法。

  但本书成绩不咋地,看的人不多,也没多少读者反馈,所以也就无所谓了,我还是凭自己感觉推进剧情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