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章卅七 千年世家祸福间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04章 章卅七 千年世家祸福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4章 章卅七 千年世家祸福间

  第204章章卅七千年世家祸福间

  金老爷子的原著中,《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合称“射雕三部曲”,相应时间线取材自蓝星天夏历史上的南宋末年到元末,跨越一百多年,涉及南宋抗金、蒙古崛起、金朝败亡、南宋抗蒙、明教反元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进程。

  而南奕在魔改化用时,对标的是此世千多年前坎离震三国交战,将地图控制在三国边境地带。

  虽然不可能与原著宋金元局势变化完全一致,比如对应金国的东方震朝,就不存在败亡国灭之说法。

  但站在燕郡视角,将金国、蒙元化为震朝正金军与坎朝蒙元军,倒也不碍故事推演。

  只不过坎离震三国交战初期,离朝大败,遭震朝攻破边关,轻易便丢了半个燕郡。

  又逢坎军南下,战事更为激烈,表现在小说背景上,就是剧情节奏更显急促。

  所以南奕将射雕与神雕,融合在一块,改编为《大离双龙传》。

  但坎离震三国交战,初衷仍是为了默契化去日益增长的百姓数量,同时适当清洗各自国内不听话的世家,所以激烈战事只在前期,待得中后期,却是自然而然地和缓下来,变为拉锯战。

  虽然离朝军队在拉锯战中自然而然地一败再败,彻底丢了燕郡,可燕郡遗民中,彼时也确实有不少武夫活动在敌后,各种搞破坏,没能叫坎朝彻底吃下燕郡。

  南奕以此背景化用故事,创作武侠小说,倒也称得上应景。

  只不过此世真实历史上,大离北复燕郡,主要靠的是当时的大离国师,即八宝道人赵致然革新军备,研制诸多军械,以势压人。

  南奕魔改化用为小说,却也不得不弱化相关元素,强调武夫之武力。

  好在他开篇便强调了只是小说,参考化用相关历史背景大势,却在人物与势力上自行编造,设计了诸如郭靖、杨康、蒙元军、正金军等等角色或势力,不与史实混淆,也不存在拿历史名人当反派丑角的行为,倒也不至于引来争议。

  南奕眼下,其实《大离双龙传》早就写完不说,连《倚天屠龙记》,也让点点写了几十万字。

  不过就和原著射雕分为连载版、三联版乃至新修版一样,《大离双龙传》眼下也只是连载于报刊,若欲刊印成书,尚需改文。

  只不过金老爷子改文,是为了前后呼应,在连载版基础上增删改写,埋设诸多草蛇灰线之伏笔,增加作品的文学价值。

  南奕却是为了修行。

  或许最早,他文抄《大离双龙传》时,只是为了赚钱。

  但时至今日,《大离双龙传》已与真气武道、与南奕道途,有机结合在了一起。

  故事仍旧是故事,小说却不再是单纯的小说。

  除却薄利多销与积攒名望外,南奕会根据真气武道发展现状,将书中一些武功传承,与他麾下真气法脉联系在一起。

  似《初脉秘魔经》、《五脉长生经》这等称呼,只是用在他与诸位源武者之间,方便记忆。

  而在向百姓进行传武之时,自然会将相应功法包装一番,另取名讳。

  总之,在定刊出书前,一切都能改。

  包括武当祖师张君宝,也能改为洛姓。

  南奕大略介绍了一下张君宝在他所创作故事中的生平与地位。

  洛苏却是不以为然:“洛家家训,源自先祖洛昭所留,要我等洛氏弟子,以受封大离国师为凡世追求;即便退而求其次,也得以书院夫子身份晋入玄阶。”

  “如若不然,皆视作不肖子孙,即便晋入玄阶,也会被先祖直接毙掉。”

  “但先祖所留家训,要的是货真价实的大离国师,而非师弟小说故事中不逊大离国师之尊的武道宗师。”

  洛苏语气隐约自嘲间,似笑非笑地看向南奕。

  对于洛家家训,历代洛家家主,自然不都是愿意乖乖听话的好孩子。

  可洛昭直接在家训里表明,不照办的皆是不肖子孙,敢晋入玄阶就敢直接弄死,使得历代洛家家主,不得不以成为书院夫子为修行追求。

  南奕原本还有些好奇,历代洛家家主为何如此听话。现在一听,惊诧之余,倒也觉得难怪。

  在前世,经常有为人父母者,将自己的人生遗憾强加于子女身上,希望子女替自己圆梦。

  而在此世,就更是夸张,可以建立千年世家,叫子孙后代每一代都为其圆梦。

  洛家先祖,名为洛昭。

  其与八宝道人赵致然,差不多属于同一代人,只比赵致然小上十岁。

  然后,洛昭便一直活在赵致然的阴影之下。

  不论洛昭做出何等功绩,世人评价都是仅次于赵致然。

  如此一来,虽是世人诚心夸赞,却叫洛昭心中甚是不快。

  仅仅因为他比赵致然小上十岁,比赵致然晚上一步修行,便被世人称作小八宝,这叫洛昭心里如何服气?

  他虽没有因此生出心魔,却也存了比较之心,凡是赵致然有的,他都不愿输给赵致然。

  不管是在道侣数量,还是官身职位上。

  但别的都好说,唯独大离国师之位,洛昭是真的拿不到。

  这个身份,莫说他与赵致然属于同一代人,无法相争;便是隔上数代,没有杰出卓越之贡献,也很难受封。

  洛昭最终,是带着遗憾,只以书院夫子身份晋入玄阶。

  不过遗憾之余,洛昭为洛家立下家训,要求后世子孙,必须尽全力追求大离国师之位,哪怕争不到,也不得丢了书院夫子之位。

  这种情况下,与其说洛家是千年夫子世家,不如说洛家千年以来,一直被洛昭残念支配着。

  但在搞清楚洛家家训详情后,南奕心中升起一个疑惑。

  洛家家训里说,凡是丢了洛昭脸的不肖子孙,敢晋入玄阶,他就敢直接毙掉——原话多半不是这般,但意思肯定无差。

  然而,这个家训,是洛昭初入玄阶,筑基时所留。

  当洛昭修至元神期,即玄阶上品时,得知转劫化劫之术后,又会如何?

  转劫化劫之术的消息,南奕是从陶知命处得知。

  陶知命作为跌境修士,早就曾到过玄阶上品境界,知晓此术存在,方能给南奕透风。

  但凡世外门的寻常世家修士,南奕怀疑,多半是不知此秘辛。

  换言之,历代洛家家主,除了先祖洛昭外,很可能已然无了。

  当洛苏似笑非笑地看向南奕,觉得南奕在其小说中欲给先祖洛昭安排角色,想以此作为拉拢他的条件,实在有些异想天开,煞是天真的同时,南奕心中,也觉得洛苏可怜。

  准确说,是历代洛家家主都可怜。

  为了给洛昭圆梦,被迫成为千年夫子世家不说,甚至晋入玄阶后,多半也成了洛昭修行资粮。

  不过可怜归可怜,南奕却是没有提醒洛苏的必要。

  身为洛家后裔,历代洛家家主在凡世修行享受了家族带来的好处,自然也背负了相应馈赠幕后之代价。

  洛昭不过比赵致然晚生十年,便一直活在了赵致然的阴影下,甚至当赵致然修至地阶中品,占据君山福地之时,洛昭却已无甚声名流传。

  也不知,洛昭到底是已经死了,还是凭借种种手段苟在玄阶上品、元神圆满,抑或已经晋入了地阶下品?

  在修行界,在南奕目前层次,他只知洛家千年夫子,却是不清楚洛家先祖洛昭的情况。

  毕竟,洛昭又不像赵致然,不仅曾是大离国师青史留名,如今也占据有一方福地,声名远扬。

  不过从洛家依旧存在这一点上来做判断,洛昭多半,不是死了,便是还未晋入地阶。

  因为,即便是在此世,千年世家也有着不小的含金量,属于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世家准入门槛。

  玄阶上品元神期,寿五百至八百。

  理论上,如果没有特殊手段,元神圆满修士,正常寿元不过八百载。

  所以凡世的诸多世家,少有传承千年的千年世家,多是在绵延六七百年后,便因为种种“意外”断了血脉传承。

  能传承千年,便有望成为修行世家——主要取决于世家先祖,是否能在不耗尽血脉后裔用于转劫化劫的情况下晋升地阶。

  但出了地阶修士的修行世家,又多半会衍化为教派,不再局限于血脉传承。

  所以千年世家这块招牌,含金量确实十足。

  只不过,祸兮福之所倚。寻常世家修士,倘若天资过人,尚且有望在修为上反超先祖。

  比如度厄仙门之许贤,即医官许洛的兄长,便是天资过人,多半是将许家先祖反过来化作资粮,方才一跃而至玄阶上品;同时对自家血亲格外惦记,不惜以玄阶上品之身,时刻推算黄阶许洛之踪迹。

  但千年世家,却是无甚指望。

  晚生千年,这些洛家后裔,即便洛昭已死,不必活在洛昭的阴影之下,也会活在洛家早几代的其他先祖阴影之下。

  所以,洛苏未来,注定会沦为洛家某位先祖的修行资粮。

  不过未来归未来,眼下,南奕还得设法说服洛苏,并重视洛苏外门大师兄一般的夫子身份。

  洛苏言辞中的隐约自嘲,带着几分对洛家家训的不满。毕竟,仙门修士,不是谁都愿意蜕凡圆满后依旧压着境界,只为等待接班人接班。

  洛苏对素未谋面的先祖洛昭并无敬意,遵循家训只是迫不得已,而非真心欲为先祖圆梦。

  所以南奕欲在小说中为其先祖美化角色,洛苏实在是提不起兴致。

  南奕看出洛苏心中不屑,顺势说道:“武当祖师身份,毕竟属于背景板人物,地位虽尊崇,却少以出手。加之夫子先祖,本就是千年前名扬一时之人物,倒也未必需要此身份为其贴金。”

  “不过新书主角,与武当祖师同姓,或可安排师兄家中子弟,助其早日修至蜕凡圆满,好接过夫子之位,叫师兄得脱,破境筑基。”

  于南奕而言,所著小说中的每一个角色、每一部功法,都可作为筹码,或反哺于真气法脉,或用来拉拢其他修士。

  若非《大离双龙传》开书太早,彼时他尚未入道,不知著书邀名之法,南奕甚至连郭靖、杨康之名,都能改掉。

  但现在,新书未曾面世,却是正好充作筹码。

  而在南奕对面,闻听南奕之言,洛苏微微眯眼。

  洛家家训束缚着他,让他迟迟无法破境筑基,正是洛苏心中怨气之所在。

  千年世家,说来风光,却是历代洛家家主心中永远的痛。

  遍观大离,其他世家只要下一代修至蜕凡期,已经蜕凡圆满的家主,便会考虑破境筑基事宜。

  唯独洛家,是要等下一代修至蜕凡圆满,接过夫子之位,才能破境筑基。

  如此一来,洛家固然是传承稳定,绵延千年未绝,于历代洛家家主而言,却是在蹉跎时光。

  毕竟,再是积攒底蕴,倘若一直压着修为不去筑基,时日过长,也反为不美。

  不过,不等洛苏开口,在其眯眼思量之时,南奕继续往后道:

  “当然,师兄若是有心,也可将武当祖师或新书主角之身份,取来自用。”

  “真气武道,势必成势。旁的法脉不说,长生真气不需锤炼武技、锻炼体魄,只需每日睡前打坐修炼,即可延年益寿。除去需耗些钱财,多加食肉汲取精气外,几无弊端。”

  “在下所著之书,既与真气武道息息相关,自也会随之流传,广为人知,聚拢名望。”

  “不过师兄已然蜕凡圆满,新书留名辅以修行之效,倒是未必有用,不如转给家中子孙,助其早日蜕凡圆满。”

  “再者,奕也不会在凡世久留,或许不需多少年,便会破境筑基,晋入玄阶,乃至地阶。”

  “师兄既与我同门,帮上师弟一把,待我日后晋入玄阶,或许还能与师兄有个照应。”

  看出洛苏本身对夫子身份的复杂心思后,南奕重新称其为师兄。

  而他尝试说服洛苏的筹码,除去能助洛苏早日从夫子之位脱身外,便是本身也能很快晋入玄阶,与之有个照应。

  ——因为洛苏家中后辈离蜕凡圆满尚有些距离,南奕破境筑基的时间,未必会比洛苏晚。

  只要洛苏眼下支持他,南奕后续,或可替洛苏应对其先祖洛昭之觊觎。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