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章六一 参菩提琉璃净火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28章 章六一 参菩提琉璃净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8章 章六一 参菩提琉璃净火

  第228章章六一参菩提琉璃净火

  南奕召回凰念儿,主要还是想再确认一下,服食菩提果来顿悟「永恒明火诀」,会否有隐患。

  事关天阶仙神,南奕眼界尚浅,还需征求凰念儿的建议。

  凰念儿打保票道:“放心,如果你是按图索骥修持「永恒明火诀」,那才会与明尊产生牵扯。但参透法理,另行化用,只与相应规则或法则有关,却是不会与明尊牵扯上。”

  “天阶仙神,炼虚合道。但合道,乃是合于道,而非「道」之本身。唯有更上一阶,晋身星君乃至月宰,才是真正的道之主宰。”

  “所以,单纯只是参悟化用,而非按图索骥的直接修持,不必担心牵扯上明尊。”

  南奕这才放下心来。

  他略一思虑,觉得已无其他疏漏,便在静室中服下菩提果。

  菩提果入口即化,瞬间便沁透心脾,让南奕神魂恍如出窍一般,霎时膨胀,全无阻碍地环视天地,仿佛与天地并生。

  他看到,无数法则的气息弥漫四散,并在四散中凝实壮大,化为源炁。

  但法则与法则之间互不相容,也使得各自源炁相异,混杂在一起,浑蒙一片。

  而法则如网,无数的网相互穿插,叫人头晕目眩,难以分辨。

  这一刻,南奕就仿佛置身知识的海洋,抬眼便是唾手可得的玄妙奥秘,却又不通水性,眼看着便要溺死在其中。

  但须臾间,菩提果沁透南奕心神,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气泡,将南奕神魂护住,让南奕得以遨游天地,不至于被主动涌向他的诸多知识给溺死。

  然后,南奕心念一动,原本穿插在一起纷杂难辨的诸多法则之网中,他心念所求之法则,被菩提果的神异之力点亮,突出显示。

  南奕循着点亮的法则网线遨游,紧守心神,无视掉似乎要敞开胸怀投怀送抱的其他玄妙法理,一心参悟「永恒明火诀」之法理。

  “道分阴阳,化为光暗,其光将朽,炯炯不然,其暗将堕,冥冥无念,大世玄玄,诸生妄也。”

  “伟哉明火,始自混元,其知悠悠,可分宙宇,其意渺渺,能离太虚,彼岸上上,独一恒之。”

  整个永恒明火的相关法理都在南奕心神中流淌,仿佛奏响了无数吟唱声重叠的交响乐。

  南奕将无关法理摒弃,只领会「永恒明火诀」相关。

  最终,他脑海中只最后一句话在反复回荡:“彼岸上上,独一恒之。”

  熵增,熵增,还是熵增。

  万事万物,都将走向终末。这是熵增定律,亦是天地大势。

  要想逆势超脱,唯有向外求,向外夺,以外物之熵增,换取自身之负熵,乃至于彻底超脱至彼岸,万劫不朽。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损不足以奉有余”。

  包括「全愈」之所以是“全愈”,也正是因为“损不足以奉有余”之理。

  这时,菩提果所化的气泡,带着南奕遨游一圈,吸纳所求法理后,突然一旋,裹住南奕神魂如陨石般自天坠下,重重落回南奕肉身之中。

  而在南奕体内九宫之中,「全愈」与「永恒明火诀」法理相近,相互印证,参悟化用,遂有法种相合,补全法种。

  “哗啦”一声,南奕身上煌煌燃起了一股火焰。

  南奕的「全愈」天赋,此前便融入了得自陆少煌的天赋「浴火重生」,多了一项发动「全愈」时如沐浴火焰,其效加倍之特性。

  而现在,进一步融入「永恒明火诀」后,不需外部引火来沐浴火焰,南奕自身,便能燃起一股火焰。

  此火,非是永恒明火,而是南奕参悟化用法理后,自身领会之火。

  此火,暂时也不能用来攻敌,只能用于自己身上,拥有着祛除异常乃至异力之效。

  南奕将其称为“琉璃净火”。

  而后,他略作内视:

  【志名:全愈(琉璃净火)。】

  【志类:天赋。】

  【阶秩:黄阶上品。】

  【志述:焚尽外法,清净琉璃——燃起净火,焚尽外邪,使自身处于清净琉璃圆满明澈之状态。】

  【灾厄·禁:净火焚世——燃起净火后,持续消耗法力、真气等,直至一应外邪全数焚灭,方可收回体内九宫;如外邪不灭强行收回,则净火火种熄灭,永不复燃。】

  【灾厄·寿:净火焚身——法力、真气不足时,消耗寿元;若寿元殆尽,则净火失控,疯狂蔓延,志在焚世。】

  融入「永恒明火诀」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全愈」天赋某种意义上已经变为了“琉璃净火”。

  然后运使净火,相对来说会更加灵活方便,并且彻底消化了之前将「浴火重生」融入「全愈」所带来的不宜移动之代价。

  虽然「全愈」阶秩仍旧是黄阶上品,但南奕自忖,融入「永恒明火诀」后,自身战力约莫提高了一成,而自身苟命能力,则是提高了三成有余。

  不过受限阶秩,基于“欺软怕硬”之本质,「全愈」天赋面对高阶异力还是显得很无力,完全不具备越阶斗法的能力。

  好在等到筑基之后,将「全愈」升入玄阶下品,在同一阶秩下,哪怕对上玄阶中品、上品的手段,也撑得住久战。

  简单说,「全愈」天赋虽不能用来越阶斗法,却能在同一阶时支持南奕越级斗法。

  与此同时,南奕生出明悟:自己这琉璃净火,也就此正式成为永恒明火教魔修眼中的全新火种。

  在此之前,南奕只属于明尊眼中的“新火种”。

  永恒明火教魔修,就算擒住南奕,也只能将南奕献祭给明尊,换来明尊赏赐,擢升祭师位,直入地阶。

  但现在,若是擒住南奕,他们可以尝试直接掠夺南奕的琉璃净火,而非献祭给明尊。

  毕竟,此世修行,于术法一道便是不断加以补全的过程。

  南奕可以以「全愈」为基,将「永恒明火诀」融入「全愈」之中,诞生琉璃净火。

  永恒明火教的魔修,自然也可以设法夺走琉璃净火,将其融入永恒明火之中,补全永恒明火。

  而且,因为法理相近、道途相近的缘故,南奕与这些魔修,本就会有相互吸引的天然缘法,就算没有明尊暗中牵引命数,也有可能会在机缘巧合下相遇。

  不过,这种天然缘法,多是玄阶才开始显现,看谁能在玄阶杀出一条血路,不断道争得胜,强势晋入玄阶上品的元神期,乃至于晋入地阶。

  南奕眼下尚在凡世,稍留个心眼即可,对于自身与永恒明火教魔修之间的天然缘法,暂时不必太过在意。

  南奕「洞真」一扫,内视周身:

  【志名:南奕。】

  【志类:灵修。】

  【阶秩:黄阶上品。】

  【志述:大离王朝-教化司参知;无相仙门-外门弟子;真气武道-奕武领袖。】

  【生龄:十六岁又十一月。】

  【寿元:约七十二岁。】

  【境界:炼精化气境·蜕凡小成。】

  【功法:无相秘典。】

  【法种:洞真(玄下);全愈(黄上);天子剑(黄上);长生(黄上);梦蝶(黄中);无相为相(黄中);无相遁空(黄中);无相伏(黄中);无相引(黄中)。】

  【状态:明尊印记;凤凰印记。】

  自乘船驶往瀛州岛,已有三月。

  三月以来,南奕并未急着将境界推至蜕凡大成,而是着重蕴养法种,避免自身根基太过虚浮。

  除去「无相伏」与「无相引」,由黄阶下品推至黄阶中品外,主要是将「长生」天赋推至黄阶上品,与自身蜕凡修为相匹配。

  南奕当下的道途架构,是以「天子剑」为核心,开辟真气武道。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提前建立教派,以民众为锚点。

  他虽未想定道途所向,离筑基还远,却不妨碍他尽可能地完善架构。

  「洞真」作为信息挂,把握全局,相当于画龙点睛之“睛”。

  「天子剑」是众筹修仙之核心,可视作龙身,由整个真气武道填充底蕴。

  「天子剑」下设的源武者,作为真气武道护法,相当于是「天子剑」的着力点,可以让南奕通过借法,于某种意义上实现“一人掌万法”。

  由此来看,可将源武者视作龙身之龙爪。而他目前定下九位源武者,就等同「天子剑」为九爪龙身。

  「全愈」配合「长生」,一主动一被动,可谓苟命能力同阶无敌,能为南奕拉满续航作战能力,相当于龙身内部的重要脏器。

  与此同时,「长生」天赋配合「长生葫芦」所孕育的长生道果,可以让南奕在关键时刻通过「天子剑」借法「秘魔舍身剑」,打出爆发。

  综合来看,可以将「长生」天赋视作龙之心,源源不断地供给能量。

  然后是最新获得的「梦蝶」之术,不仅可以灌注小说角色之灵犀,衍化马甲分身;更还有着类似前世奇幻小说中所谓神国之潜力,配合武灵界,使信众变相永生。

  虽说后者暂时只停留在纸面,尚未付诸实践进行摸索;但仅凭前者,捏造诸多马甲角色,便能很好充实真气武道之人手,并提供适当保护色。

  如此,可将「梦蝶」之术视作龙身之龙鳞。

  剩下四门术法,皆是无相仙门的配套术法。因南奕自开一道,不完全沿着无相仙门的老路走,倒是可以再做调整。

  比如「无相为相」,南奕不打算走慕容复或卡卡西的路线,倒是有些配合不上。

  但他参透「永恒明火诀」,修出琉璃净火后,只要有合适的机缘,便可用琉璃净火洗点,洗去「无相万相」。

  而剩下的「无相遁空」,作为闪避瞬移之术,或可视作龙尾,往遁术方向不断强化;

  「无相伏」作为破法反制之术,相当于是龙牙,可在短兵相接时,正面限制对手;

  「无相引」作为索敌定位之术,虽然不太好寻出比喻对象,却也算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术法。

  总而言之,除去「无相万相」可以适当洗点寻觅更好的选择外,单说道途架构,南奕道途已然基本成型,重在广博。

  也就是无相仙门中的万相派路线,仿佛不受九宫数量限制一般,甭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有相应的合适手段加以应对,几乎不存在明显弱点。

  当然,一元派与万相派,作为无相仙门两大路线方向,究竟是“一元破万相”,还是“万相归一元”,孰强孰弱,最终还是看的修士本身手段高低。

  南奕心中思虑,将琉璃净火一放一收,只觉浑身轻松、通体舒泰。

  这是因为某些修士暗中关注南奕,可能会使些术法手段,就算不是特别有针对性或攻击性,没什么恶意,也多少会在南奕身上留下些法力气息的痕迹。

  这种气息残痕,就像是事物表面轻染的灰尘,并不会有实际影响。

  但南奕净火一扫,扫去身上的气息残痕,顿生清净琉璃圆满明澈之感。

  …………

  南奕闭关参悟「永恒明火诀」,将其融入「全愈」天赋时,凰念儿也没有再往外跑,而是在洛宅院里的树上暂时歇息,静待南奕功成收功,准备等南奕确定没问题后再去外面重新聚拢鸦群来玩。

  只是,凰念儿没有将她把乌鸦们教坏了一事放在心上。

  乌鸦性子本就恶劣,偏爱亮闪闪的东西。凰念儿的操作,相当于为乌鸦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虽然她解散了鸦群,但乌鸦们分散开后,又三三两两地形成了若干小团伙,继续干着抢夺珠宝首饰的勾当。

  而且,没了凰念儿指挥,这些鸦群也不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儿,不仅有围着一家人三番五次频繁骚扰的,甚至还有抢到修士头上的情况发生。

  短短两天时间,鸦群夺宝便愈演愈烈,惹来好些人抱怨,并告到了武安司。

  负责维持市井秩序的武安卒,即捕快、捕头等,大部分都是凡人。

  对于多人上告的鸦群夺宝之事,一众捕快只觉荒谬离奇。但他们经验丰富,凡是听起来感觉荒谬离奇之事,都往上报备给武安卒中的武官,也就是水月仙门出身的修士。

  鸦群飞在空中,普通武安卒确实难以料理。

  但武安卒中的修士,也懒得管普通乌鸦滋生的小乱子。

  所以层层上报与转手后,调查并处理城中近日鸦群多有袭人夺宝之举的案子,便安排给了武安司中兼任行走一职的散修。

  而画诡阁七宿次座之孔谦,正好也在武安司挂了个行走之身。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