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章六二 安得缘法真炁成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29章 章六二 安得缘法真炁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9章 章六二 安得缘法真炁成

  第229章章六二安得缘法真炁成

  身为画诡阁一员,着手收集万婴灵丹丹材的孔谦,完全可以称为魔修。

  但魔修又不会在头顶上顶个红名昵称,正常来说,却是难以分辨。

  所以明面上,孔谦只是个寻常散修。

  他在画诡阁,负责情报搜集的单子。很多时候,孔谦都是借着武安司行走的身份,出现在目标附近,再施以捕风捉影之术,收集灵犀,回溯逆推个中详情。

  此术胜在隐蔽,基本不会被察觉,很适合用来把握大概情况,即所谓观其大略也。

  只是此术一来无法回溯被特意混淆天机、搅乱灵犀之事,二来不够直截了当,过于旁敲侧击。真要是想快速刺探他人底细,还是得凭借观测探知或卜算推演之术主动施为。

  此外,孔谦虽修有此术,却非是专门做情报搜集的勾当,而是配合其言灵之术,在斗法之时用来给人定罪。

  事实上,此世修士,除去依靠血脉之力传承工匠技艺的匠师,就算修有偏向辅助的术法神通,也是配合自身道途架构形成技能体系,或有专精之手段,却不至于完全不擅斗法。

  说回眼下,孔谦接下了处理鸦群袭人夺宝的案子。

  他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乌鸦性子本就恶劣,偏又颇为聪慧善学。若是机缘巧合下有过抢夺女子发钗之类珠宝首饰的行径,很容易有样学样,一传十十传百,带动整个鸦群跟风。

  此事再正常不过,孔谦并不会猛地一下怀疑到超凡手段上。

  他接下这差事,一方面是他正好有合适手段,一方面也是想着捡个漏,将鸦群抢夺收集的珠宝首饰,收作己有。

  虽说只是凡人所用的珠宝首饰,无甚神异。但金元银元乃是通用货币,将这些珠宝首饰变卖掉,多少也能换取些修行资财。

  孔谦既是散修,又是打小行乞穷苦惯了,自然不会放过这笔意外之财。

  他跟着鸦群悠哉悠哉地走着,暗中以法力约束,将城中近日惯爱袭人夺宝的鸦群聚在一起,来到鸦群用以搭窝藏宝的寒鸦树下。

  寒鸦树姑且也算是灵植,只是对修士而言,几乎没有啥用。它唯一的神效就是让栖于树上长大的鸦类更加聪慧壮实,因此吸引了鸦群搭窝筑巢,藏匿有鸦群抢夺的诸多珠宝首饰。

  孔谦站在寒鸦树下,对着鸦群呵斥了一番,实是略微施展言灵之术,打消鸦群继续袭人夺宝的念头。

  在无助于自身修行的时候,孔谦奉行上天有好生之德,并不会直接抹杀鸦群,而只是呵斥说教,让自己能行圣德之教化。

  不一会,他心满意足地停下说教,散去言灵神通,法力一卷,将鸦群巢窝中藏匿的诸多珠宝首饰收入自身乾坤戒中。

  如此,孔谦便算是将近日鸦群袭人夺宝之事,料理解决。

  他衣袖一甩,转身施施然走了。

  只是鸦群中有着一只红黑色的乌鸦,孔谦神识扫过,只当是毛羽颜色有异的普通乌鸦,并未放在心上。

  而这只红黑色乌鸦,正是凰念儿。

  凰念儿有些郁闷。

  她在洛宅等了近两天,等南奕功成出关,方才又飞出来玩。

  只是不等凰念儿聚集鸦群,就发现有个修士正在以法力暗中约束鸦群。

  凰念儿不欲暴露异样,便像个普通乌鸦一般,一路顺从着飞到了寒鸦树处。

  然后,孔谦暗施术法说教鸦群倒也罢了,竟当着她的面,将鸦群近日抢夺的珠宝首饰全都给拿了去。

  凰念儿眼睁睁看着,越看越气。

  她倒是没将这些珠宝首饰放在眼里,也没想过转交南奕拿去变卖,只是出于好玩的心态,才在凡世人来疯,发泄下被困凤凰传承灵境数万年不得出的憋屈感。

  但她虽不在意,却也不能接受反被孔谦抢走珠宝首饰。

  于是凰念儿暗运读心神通,想盘一盘孔谦的底细。

  结果孔谦刚好在心里惦记着南奕。

  凰念儿顿时乐了。

  虽然孔谦没在想画诡阁如何如何,只是在猜测南奕与坎朝使者史洛夫见面后又在干些啥,在纠结是否要冒一点风险主动刺探南奕底细。

  孔谦与南奕有着不死不休之因果,缘法使然下,迟早会对上。

  而对孔谦来说,趁着自己暂时还在暗处,尽量多探明南奕底细,早作准备加以针对,方是正理。

  不然,若等他进入南奕视线,仍旧不曾提前探得南奕底细,就平白浪费了藏在暗中的先手准备优势。

  只是不等孔谦想定要不要冒着被南奕察知的风险刺探情报,他的心思,便已落入了凰念儿眸中。

  凰念儿看得直乐。她远远跟了一阵,在孔谦路遇其他武安司散修行走时,确定了其姓孔名谦,竟是南奕此前在南天城果农灵境中结下因果之人。

  凰念儿心中暗道:南奕身上气运正浓,不知有多少仙神暗中投注筹码,为其不断牵引命数。

  她知道南奕是想稳健发育,甚至有时会在跟墨精点点口述故事时说些“最好是大笔一挥,直接三年之后”的玩笑话。

  但天不遂人愿,似是总有仙神不欲南奕安生,一直在为其牵引命数,没事也要找出事来。

  这使得南奕跟他笔下的小说主角差不多,走到哪哪出事,想躲个清静安心潜修都难。

  当然,现实世界,因果缠身,本就会有层出不穷的意外之事,也不可能像小说中那般,只要一个闭关,便能大笔一挥三年乃至十年、百年以后,仿佛只要主角一闭关,整个世界就会同步陷入静止,需等主角出关才会推动剧情。

  总之,是身不由己也好,是顺势而动也罢,都是看南奕自个怎么想。

  凰念儿懒得多管,只秉着看乐子的心态,嘎嘎笑着返回洛宅,将孔谦存在告知南奕。

  …………

  洛宅。

  得知孔谦存在,南奕微微蹙眉。

  他与凰念儿一样,第一反应便是自身命数被编织,方才会在缘法使然下,巧之又巧地得知孔谦消息。

  不过南奕对此早已习以为然。

  他能有今日成就,固然靠的是自身努力,而非系统加点。

  但一应机缘之助力,也是客观存在。

  这些机缘,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气运加身。

  而有得必有失,享受气运加身获取机缘的同时,也必然会受到气运源头,即仙神乃至仙神之上伟岸存在的影响。

  换言之,得享仙神筹码所化气运之助力,便要有为人棋子的觉悟。

  所谓命数编织牵引,说着玄乎,其实乃是十分正常之事。

  在服食菩提果,得以神魂短暂遨游天地后,南奕隐有所悟。

  或许并非仙神刻意编织他的命数。

  仙神俯视人间,所见所知绝非单纯停留在他身上。

  当仙神同时看见他与其他趣事,只要心念微动,稍微假想一番他搅合进去会有怎样表现,那么基于仙神心想事成的唯心认知,自然会在冥冥之中牵引他的命数。

  他眼下修为尚弱,哪怕仙神不曾特意牵引命数,只是稍微动念假想,都会影响到他。

  但随着南奕修为增长,命数归于自身,就不至于被仙神一个念头便给引动命数,起码也得仙神特意出手才行。

  总之,悟透此节后,南奕道心圆融,更显从容平和。

  而他此刻蹙眉,主要是微感惊诧,讶异于孔谦修为竟已蜕凡圆满。

  此世修行,普遍是十年养气、三十年蜕凡。

  这还是世家修士,有世家产业辅以修行下的表现。

  要想快速精进道行,常规手段,要么是年少成名,于文坛、官场博取名望;要么便是搏命争先,经常闯荡灵境得胜归。

  如是寻常散修,百岁修得蜕凡圆满,便已称得上不错。

  而孔谦,既无甚名气,又不像是搏命修行之辈,却能在四十岁左右蜕凡圆满。

  南奕见微知著,瞬间便下意识地蹙眉,觉得此人身上定然藏有秘密,绝不简单。

  不过细细思之,如是因仙神牵引命数所结下的因果,也不可能是寻常散修。

  南奕哑然失笑,将孔谦暂时抛诸脑后。

  甭管孔谦有何秘密、是何身份,他只要知道孔谦在离京城,且已留意到自己,做到心中有数便好。

  南奕眼下不急着立即了结这段因果,而是先将心思放在了郭来身上。

  在将真气融入蜕凡道基,进而修成真炁方面,郭来本就找到了感觉、找对了方向,只差临门一脚,需多加尝试下不断微调功法。

  而南奕服食菩提果前,曾让郭来、燕青云看过一眼菩提果。

  若仔细端详菩提果,可见果实内部似有许多细微的光芒如游丝般穿梭往来,隐约形成诸多纹路,构成一副不断变化、仿佛蕴含法则奥秘的玄妙图案。

  虽不加服食下,单纯看两眼菩提果,并不会让人当真悟出什么。可却能让人灵感活跃,思路更为开阔。

  郭来隐有所悟,几番尝试,将炼血气之剑为原血之灵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一一解决,终于到了再无疏漏之程度,却依旧不能功成,仿佛只差临门一脚。

  已然出关,在旁为其护法的南奕见状,干脆动用「洞真」天赋的主动之效,洞真解法,窥虚知机。

  他恍然,郭来之所以差之一线始终不得功成,在于真气本身的神异有限。

  此世阶秩一说,有些类似于前世型月世界观中的所谓神秘度,即神秘与神秘相会时,神秘度高者,优先生效。

  对应此世,大概便是低阶神异面对高阶事物难以生效。

  与此同时,阶秩本身就代表了所处层次。

  南奕另辟蹊径创出真气之法,尽可能地避开了源炁影响,固然使得真气因此没什么负面代价,却也谈不上多少神异。

  若强要对比,大抵便是真气之神异,堪堪相当于法力之百一。

  这点神异,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凡阶与黄阶的界限,不能说没有神异,却终归处于凡阶层次,不入黄阶。

  想要将真气融入蜕凡道基修成真炁,就会陷入类似于鸡生蛋蛋生鸡谁先谁后的悖论处境。

  即将真气修成真炁,便可融入蜕凡道基;但要修成真炁,却又得先融入蜕凡道基才行。

  要打破这类谁先谁后的悖论处境,局限于系统内因是绝对无解的。唯有引入外因,方才能破局解开困境。

  而刚好,南奕新得的「成竹香」,有着心想事成之效,正可用来作为破局之外因。

  南奕主动催使「洞真」,看出此中关键后,立即取出了「成竹香」许下心愿:使郭来体内的原血真气暂时化作原血真炁。

  虽是虚假的临时真炁,却叫只差临门一脚的郭来彻底踹开蜕凡大门,成功以真气为底的血气之剑凝练原血之灵。

  如此,蜕凡真身成、道基定,郭来体内的原血真炁,也由虚化实,正式修成。

  此所谓借贷未来,以未来证现在也。

  郭来展开蜕凡真身。

  不同于他曾经好似狼人的蜕凡真身,在将血气之剑炼作原血之灵后,郭来如今真身,发色转赤,犹血丝之剑;双臂臂骨滋长前伸,仿佛从手中长出了内蕴庞大血气的骨剑。

  郭来今年一百三十一岁,本是老者模样。

  但在服食长生道果弥补寿元亏空后,郭来精神矍铄,斗志昂扬,正显意气风发。

  如今展开真身,发色转赤,就更是不显老态。

  郭来此刻,心中狂喜难自禁。

  虽然修成真炁也只不过是蜕凡初入门,并不如他曾经蜕凡圆满之修为。

  但郭来感觉自己现今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而不像曾经,看似蜕凡圆满,却身陷歧途,连尝试破境筑基都不敢。

  即便仍旧是散修之身,郭来也可以自豪地称自己乃是旁门修士,而非丝毫跟脚也无的左道散修。

  他喜不自禁,竟有些老泪纵横。

  成功了。

  他成功了。

  成功抱得了一条金大腿。

  郭来甘作南奕护道卒,任其驱使,最早只是在赌,寄期于南奕日后能以「全愈」天赋为其护法,助他破境筑基。

  但在发现南奕开辟真气武道,即便真气神异不过法力之百一,在修士眼中尚且不值一提,郭来也怔住了。

  现在弱不打紧,毕竟是新开之道。

  可作为新开之道,随着南奕修为提升,只要南奕自己不放弃真气武道,日渐完善,迟早能得到升格,最次也能称作一方旁门。

  这一点,不独郭来看得出,早在南天城时,各大世家修士便已有所判断。

  只是世家修士都是仙门弟子,就算有所心动想要押注南奕,也碍于功法、自矜身份,不愿屈身,至多想着与南奕联姻。

  唯独吴家家主吴尺,猜出南奕真气武道或可中和血脉异力后,不惜借着吴明之死的由头,想要向南奕求取一道真气法脉,却遭南奕拒绝。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