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章六三 苏光心思源武会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30章 章六三 苏光心思源武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0章 章六三 苏光心思源武会

  第230章章六三苏光心思源武会

  郭来看得出,对于主动找上门来求取真气法脉者,南奕都有些下意识地排斥,不甚放心。

  而他靠着抱大腿早,却是成功得赐一道真气法脉。

  郭来对此十分重视,不仅兢兢业业传武,从不小觑真气武道,更是在公冶青天道争幻境中,毅然自爆原血之灵,为南奕争取刹那优势。

  他彼时,便是抱着重修时彻底转修真气武道的心思,毅然将自身道途未来押注在南奕身上,赌南奕真气武道,绝不会止步于凡阶小打小闹的层次。

  而现在,当他修成真炁,蜕凡入门之时,郭来知道他赌对了。

  蜕凡蜕凡,既能蜕凡入门,便意味着迟早能蜕凡圆满,乃至于破境筑基,晋入玄阶。

  而真气武道能与仙道修行体系衔接上,便已称得上一方旁门,绝非歧途死路。

  从没有跟脚可言的左道散修,到旁门修士,哪怕修为暂时还不如巅峰时的蜕凡圆满,郭来都彻底放下心来,知道自己赌成功了,南奕确实是一条大腿。

  只要真气武道能走通,不是死路,以南奕天骄气运,玄阶之路应当基本是一路坦途。

  郭来抱住南奕大腿,不奢望躺上地阶,却也生出自己应能躺上玄阶上品的底气。

  对比欲求真气法脉而不得的吴家家主吴尺,郭来觉得自己当真是赚大了!

  …………

  郭来正式修成真炁的同时,南奕眉头一挑,觉得自己开辟真气武道,当真是赚大了。

  开辟新道,前头没人堵路不说,关键还能坐享其成。

  当郭来修成原血真炁,南奕体内,因着「天子剑」聚众加持之力,也生出一丝依托于「天子剑」的原血真炁。

  南奕体内之前便积有海量内力与真气。

  只是内力、真气谈不上多少神异,于修士斗法无甚用处。再是海量,于南奕而言,都只能充当「全愈」天赋消耗所需。

  可真炁却是不同。

  真炁神异虽略逊法力,却也相当于法力之十一,已然堪用。而且随着郭来的推演完善,还能逐步增强真炁神异。

  等真炁的质与量都起来以后,南奕就相当于有了备有法力槽,法力雄厚远胜他人。

  要知道,此世修行,有气体魂心四相四关之说,即法力、道体、神魂、道心四个修行方向。

  修士之修行,最终实是设法推开登仙四天关,进而登阶成仙,炼虚合道。

  最常见的破关之法,又称定元之法,乃是以对应人体九宫的上中下三元,锚定过去现在未来之三身,于定元之时破开天关。

  但九宫三元,以三宫定一元,最多只能定三元,破三关。

  想要破开第四关,真正登临彼岸,成为天阶之上的伟岸存在,却是难之又难。

  同时,九宫之限,意味着此世修士打从一开始,便会就修行方向作出取舍,难以兼顾。

  如南洲仙门,以心修为主,辅以魂、体,便是在四相中放弃了气之修行。

  换言之,在东南西北四方修行界中,仙门修士相对来说,法力最为有限,不擅久战。

  可南奕靠着「天子剑」汇聚真炁加持,却能在某种意义上补全法力相对有限这一短板。

  如此,气体魂心四相,南奕皆能兼顾,修行之路也就自然会比他人走得更加顺遂。

  而且,真炁加持不单是备用法力槽这一点作用。

  等其他源武者也修出真炁,各脉真炁皆汇聚于身,在斗法之时,南奕甚至还能挑选最合适的真炁来应对他人手段。

  这对其他仙门修士,哪怕是同样打算走万相派路线的无相弟子来说,都在一定程度上属于降维打击。

  只能说,建立教派作为一般要到地阶才会考虑的手段,南奕凭借「天子剑」提前走在这条道上,初时或许好处不显,但越往后走,便越有诸多好处丰富其底蕴根基。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

  南奕心中高兴,却也不敢失了警惕。

  「天子剑」的代价,乃是他身败名裂,无法维系真气武道领袖身份时,将福运变衰,连历九次死劫,堪称永劫无间。

  当下在凡世,南奕真气武道业已成势,看似是基本不用担心此代价。

  可南奕深知,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天子剑」的觉醒,属于机缘巧合,或有气运之助力,并非其本人踏踏实实修行所得。

  而身受气运者,说不得何时便会卷入麻烦事中。

  在黄阶阶段,他应是遇不到太大阻碍;可晋入玄阶,在真正的修行界,却未必是一路坦途,许会遇见诸多道争对手。

  唯有不断道争得胜,才能不断汇聚气运,成为最终胜者。

  而败者,只会成为他人脚下的踏脚之石。

  南奕对自身处境心知肚明。

  所以他一方面,怀有气运加身之觉悟,并不故意去违逆命数,讲究顺势而动。

  另一方面,除去尽可能打磨自身根基外,南奕也在设法完善真气武道,争取彻底吃透「天子剑」,做到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有效开发利用,而非不求甚解。

  南奕思绪转动间,郭来终于控制住心中喜意,并将蜕凡真身收回。

  郭来看向南奕,朗声道:“好叫盟主知晓,今不负重望,已成功修成原血真炁,蜕凡入门。”

  南奕含笑点头:“好。郭老你且在离京城中休憩数日,恢复修为,亦可与燕兄交流一二。等到月底,再麻烦你动身南下,先与宋兄、清雪交流一二,再去魏郡主持传武事宜。”

  郭来前番自爆原血之灵,相当于舍了蜕凡道基,使修为跌落,需重修以后再次破境。

  但其本身道行年限早已达标,只要成功破境蜕凡,即可很快恢复蜕凡小成修为——因南奕只有蜕凡小成,主修真气武道者,境界上不得超过南奕。

  南奕今已取得真气武道合法名分,可在各郡大展拳脚以传武。郭来既已蜕凡,正可替南奕主持传武事宜,从魏郡开始,陆续打开传武局面。

  而后,南奕灵犀传音各源武者,提前定好时间,于当晚又在武灵界召开了一次源武聚会。

  …………

  武灵界。

  南奕现出身形后,又有雾气遮掩、面容模糊的九人陆续凝出身形,居于蒲团之上。

  南奕也不废话,径直开场说:“今日召集大家,首先却是为次脉原血贺。次脉原血不负众望,已于今日率先修成真炁,为我等开辟前路。”

  众人齐声道贺。

  南奕接着又就郭来破境经验进行分享,主要是着重说了下欲将真气炼入蜕凡道基,会差临门一脚,需借外因破境。

  其他源武者若是有需,可提前与他联系。

  然后,南奕介绍了一下新近成为源武者的苏光,也给苏光简单介绍了各位源武者法脉名号,并请各位源武者各自报一下近况。

  初脉秘魔燕青云言简意赅地说:“正于离京城中潜修《秘魔种剑真法》,等修至养气圆满,或可效法次脉原血,尝试凭真气为基破境蜕凡,以修真炁。”

  修成真炁的前提是养气圆满,换一般修士,起码也得十年苦修才能攒出五十年道行,养气圆满。

  南奕连破数次灵境,屡得灵境反馈灵性,方才早早晋入蜕凡期。

  燕青云却是没这么多机缘,暂只养气大成。

  不过燕青云跟着南奕经历过南若村灵境与公冶青天道争幻境,外加传武分润信力,虽未养气圆满,却也差之不远。

  为了追赶南奕修为,燕青云除去蕴养「秘魔舍身剑」外,一应信力所化灵性,皆用来转化法力道行。

  他知道自己能入道修行全然仰仗于南奕,虽修为浅薄谈不上为南奕护道,却也任劳任怨,愿意尽量配合南奕真气武道之所需。

  燕青云心态甚好,并不怨怼,只当自己是在磨剑。等南奕修为精进之速暂缓,他追赶上南奕修为,自有足够时间蕴养自身法种。

  等燕青云说完,次脉原血郭来,则道:“老朽真炁初成,却需些时日巩固修为。约莫月底,会动身南下再赴汉郡、魏郡。”

  汉郡现下,是由宋忠、裴清雪两人负责传武。不过在汉郡,长生真气已然成势,说是传武,其实主要是秘传各自真气。

  宋忠在汉郡各县行走,一方面是物色合适人选秘传冥凤真气,一方面也是在不断摸索掌控冥凤之力。

  他微感惭愧。虽得了南天城人道气运分润,外加南海修行所得,却也只勉强相当于养气大成,在真炁一事上更是毫无头绪。

  裴清雪倒是还好。她之前本就有修为在身,即便被凤凰血脉污染,不再能直接按着仙道修行之路走,但得了南天城人道气运分润,其实也足够晋入蜕凡。

  只是她不想照着血脉之力的传承去走,仍在花时间掌控冰凰之力,故意压境,只为彻底掌控冰凰之力后设法将其化为真炁,正式转修真气武道。

  …………

  几人介绍近况时,苏光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

  武灵界中虽有雾气遮掩面容,但前四位源武者,身份基本谈不上隐藏,都是南奕在南天城带出来的班底。

  只要稍微了解过南奕情报,都能将几人对号入座。

  苏光看在眼里,第一反应便是草台班子。

  毕竟南奕天骄之姿,道行精进不说一骑绝尘,也是远胜常人。

  前几位源武者,基本不过养气层次,想追赶上南奕修为不掉队都不容易,很难说为南奕提供多少助力。

  不过,眼见宋忠、裴清雪身上雾气交感之气焰隐现凤凰模样,苏光还是忍不住微生讶意。

  真气武道能中和血脉异力一事,若大肆传扬出去,着实不好预料四海妖魔会有何反应。

  苏光不禁有些好奇,南奕与杜衡前番在瀛州岛,究竟都暗中做了些啥。

  朝廷官员只知《瀛州和约》顺利签下,却是不清楚其中详情。

  但根据和约内容稍加推断,苏光猜得到,要么是杜衡、南奕私下收了南海好处,要么是他俩在南海另行备有手段暗中挖坑,否则《瀛州和约》条款内容不至于如此宽松。

  而在思虑间,苏光此时虽仍旧觉得南奕前几位源武者是草台班子,却也觉得潜力不小。

  只要三脉冥凤、四脉冰凰能修成真炁,彻底炼化血脉异力,哪怕不考虑南奕本身天资才情,整个真气武道都称得上未来可期。

  等到裘长生开口,自言规则之力尚在琢磨,苏光更是微微点头。

  次脉原血,能成功修成真炁,证明了真气武道并非歧途死路。

  三脉冥凤与四脉冰凰,两人能否修成真炁,决定了南奕能否在妖族地界搅动风云,也相当于是真气武道能否坐稳旁门之位的关键。

  所谓旁门,仙门之外皆属旁门。

  但并非几个散修自行建立个宗门,便能称之为旁门。

  要想坐稳旁门之位,为修行界公认,要么是功法传承齐备,要么便是功法独树一帜。

  与此同时,如果门中修士让人觉得有地阶之姿,属于是普通旁门;如果已经出现有地阶修士,则称得上旁门大教。

  南奕真气武道若能彻底炼化血脉异力,相当于将妖族血脉神通窃为己有,便称得上是传承齐备。

  而五脉长生,竟能跳过源炁,直接以规则之力化生真气,就更是堪称神异。

  若五脉长生成功修出真炁,苏光估计,或许有望和长青仙门的功法法力做个比较。

  到了六脉真吾陶知命发言,感知到陶知命身上隐约显现的筑基修士之威仪,苏光更是心中一沉。

  她知道六脉真吾多半是南奕的引路师兄陶知命。

  诧异于陶知命竟也受了一道真气法脉的同时,苏光隐隐有几分紧张。

  她看得出,南奕找的几位源武者,越往后就越不寻常,各有特点。

  这种情况下,她作为后加入者,竟也颇感一丝压力,在想自己是否坐得稳源武者之位。

  苏光毕竟是受玄黄星君牵引命数而成的源武者,见诸多仙神乃至星君月宰在南奕身上纷纷下注,心里天然便未小觑真气武道,颇为重视的同时,也忍不住在想:

  为何玄黄星君会选择在她身上下注?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