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章六六 奕武领袖摊上事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33章 章六六 奕武领袖摊上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3章 章六六 奕武领袖摊上事

  第233章章六六奕武领袖摊上事

  孙不悟简略介绍完他的近况。

  他自六月末出发,以汉郡为起始,每天不是在策马奔波,便是在登门踢馆。

  半月过去,孙不悟目前已从汉郡打到了越郡,于江湖之中闯下杀星名头。

  一应传武宗师,若有宁死也想守住名节,不肯屈从真气武道者,孙不悟皆是二话不说,一棒成全了对方。

  于是到后面,见孙不悟是真的会下杀手,大多数传武宗师,要么是在识趣转修心猿真气后,改口真香;要么便是彻底关掉武馆,自言退隐江湖,避开孙不悟。

  大离并不禁武。

  江湖武夫,只要是堂堂正正地武斗搏杀,有旁人作为见证,即使闹出人命,官府也不会管。

  但如果退隐江湖,将武馆关门解散,托庇于官府,孙不悟也不好强杀。

  不过一代传武宗师,真要解散武馆闭门不战,照样属于将脸丢尽。

  横竖都是丢脸之下,随着孙不悟不断连胜,且当真会下杀手,传武宗师大抵都承认了真气武道强于传统武道,老实转修。

  甚至好些正当壮年的传武宗师,向武之心尚未被磨灭,愿意舍家撇业,干脆追随孙不悟脚步,一边亲眼见证孙不悟的连胜之路,一边紧跟在孙不悟身后请教,或与其他同行者相互探讨心猿真气修炼心得。

  孙不悟乐见如此。

  毕竟,真心修炼心猿真气的传武宗师越多,他所能得到的额外加持之真气,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而孙不悟之所以要挨着登门踢馆,除去心猿真气只适合传武宗师修炼,必须动用武力逼迫传武宗师转修外,也是想将诸多传武宗师的武道意志尽数融入心猿真气中。

  孙不悟本体心猿,相当于蜕凡大成修为,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靠着心猿真气中和血脉异力。

  这种情况下,如果孙不悟修行仙门功法,其实对其本体提供不了多少助益。

  所以,他干脆专修真气武道,并不打算像郭来那般设法以真气凝练蜕凡道基,将真气武道衔接上仙道修行体系。

  孙不悟准备走西境幻盟以魂修为主的修行路数,尝试在后续设法统合真气武道、幻盟功法、妖族血脉。

  而在修行幻盟功法之前,孙不悟有两件事要做。

  其一,是将诸多传武宗师的武道意志融入心猿真气,尽可能地增强《九脉心猿经》的底蕴。

  其二,是先去趟齐郡,看看时隔数年,齐郡齐天城,可有变化。

  他虽耳闻齐郡郡守,在他棒打元府后开设了慈幼庄,收养抚育弃婴孤儿。但慈幼庄具体成效如何,是否是形同虚设,都需要他亲眼看个究竟。

  如果慈幼庄确实起到了实际作用,孙不悟便会在祭奠猴爷之后,再改道向西,往西境而去。

  …………

  南奕心绪流转,捋了捋真气武道现状。

  当下,真气武道,实是在往六个方向发力。

  其一,奠定根基。

  燕青云与郭来,主攻真炁修法,是为使真气武道衔接上仙道修行体系,奠定真气武道可称一方旁门之基础。

  眼下郭来已经修成真炁,暂时也没什么要紧事,只等恢复修为至蜕凡小成,即可动身赶去魏郡主持传武事宜。

  其二,纯正血脉。

  宋忠和裴清雪,主攻真炁化法,寻求彻底转化血脉异力之法,不仅是为纯正血脉,并可于妖族血脉中借取传承,更是在完善招揽妖修的手段。

  当下,南奕只能许以源武者之位,即一道真气法脉,才有望打动妖修。

  但如果彻底走通真炁化法,找到关键窍门,或许不需许诺真气法脉,亦能拉拢妖修,加以招揽。

  ——真气法脉上限十二,是指「天子剑」至多支持十二种加持链;但如果有人愿意自修,以武种为基,自行转化法力或血脉异力为真炁,不依靠传武加持,相当于只是单纯挂个名,却是无有上限一说。

  其三,汇聚信力。

  南奕分身裘长生,掌长生真气。若论战力,长生真气与内力无甚区别,更比不上其他真气。

  但其他真气,基本只能在江湖武夫中传开。而长生真气,却是能在所有百姓中自发传播,为南奕带来难以计数的信力汇聚。

  就算囿于眼界与阶秩,长生真气可能短时间内修不出真炁,仅凭其汇聚信力之效,也能得南奕看重。

  当然,若能修成长生真炁,自然是更好。

  其四,开拓前路。

  不论是陶知命假以“系统”名义忽悠穿越者完善真吾真气,还是孙不悟试图走西境幻盟的修行路数,在南奕看来都是在替他开拓真气武道前路。

  他本人暂只接触有仙门功法,囿于眼界,只想得出以真气凝练蜕凡道基,或可使真气武道衔接上仙道修行体系。

  至于真气武道是否还有其他开拓方向,南奕自个,是暂时没什么思绪。

  但没关系,他没思绪,却不妨碍陶知命与孙不悟,另有想法。

  他开辟真气武道,当可坐享其成,化众人才情为自身底蕴。

  其五,布局南海。

  南奕未入玄阶,暂时不知玄阶之路,具体是该如何修行。

  但见一叶而知秋,仅凭仙门盘踞洞天、旁门大教占据福地。南奕便知日后修行,少不了道场一说。

  既如此,南奕未虑胜先虑败,想在南海提前布置些手段。如果日后他在海内混不下去,也可以先跑去竞争相对可能没那么激烈的南海刷经验。

  再加上宋忠、裴清雪若能走通真炁化法,或可用来拉拢妖修,南奕便顺着彼时局势,在南海分出分身程龙,由程龙暗中布局南海,提前为自己备下后路。

  其六,传武大离。

  南奕能为真气武道争取到合法名分。但要想传武大离各郡,却需有人亲自主持传武事宜,否则就算没有当地郡守明面上的打压,也会有各种暗里压制。

  像郭来,就算月底动身去了魏郡,也多半只能勉强打开魏郡传武局面,不会像汉郡传武那般轻松。

  但换成苏光来传武,不仅京畿之地不会有什么阻碍,便是往周边数郡传武,也远比郭来主持传武事宜要来得强。

  因为,不考虑瀛州岛新近提供的银矿,在大离原本的每年银矿产出份额中,正是由苏光出身的苏家占据大头。

  而这,也是苏光能广结善缘,交好诸多人脉的原因之一。

  换成没有跟脚可言的散修,再是长袖善舞,也攒不下多少人脉。

  …………

  如果一切顺利,于今年成功传武大离各郡,那么明年往后,便可着手考虑传武另外三大王朝。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南奕暂且收回思绪,对众人道:“除去知会一声次脉原血已修成真炁外,还有一事,好叫大家知晓。”

  “我在南天城,曾入一灵境,于因缘际会下,与一姓孔名谦的修士结下不死不休之因果。”

  “而好巧不巧,我新近得知,此人正在离京城中,且以散修之身,年方四十余,便已蜕凡圆满。”

  “我准备暗中跟进,盘其底细,择机了断我俩不死不休之因果。”

  “但按我估计,此人身份定不简单,说不得便是在筹谋所谓‘大计’。届时,离京城中,亦有可能出现乱子。”

  南奕一边说着,一边随意挥手,在武灵界中生出孔谦之幻象。

  而听完南奕所说,前几位源武者,面色都微微有些古怪。

  他们都已认定,南奕身怀大气运,不管走到哪都容易摊上事。

  在南天城,先是永恒明火教魔修汇聚,虽因明尊法谕不清不楚之故,误中副车,没有直接找上南奕,却也是实打实地袭扰南天城,炸掉南天塔,致使百诡破禁,逼得楚狂生动用郡守法印。

  接着,更是赶上公冶青天布局南天城,献祭半城百姓,毁去楚狂生道行,号为“轮回之劫”。

  到了南海瀛州岛,虽然当时没什么大动静,似乎没出乱子,却架不住南奕主动设计,传下龙血真气,埋下祸乱南海之祸根,暗中煽风点火搞事情。

  就算南海现在没炸,也迟早会炸。

  结果南奕刚到离京城半个月,又摊上事了?

  众人心里嘀咕:能让南奕感觉可能会生乱子的事,肯定不是苏光被林夜勾出劫气这种私人之事,而是影响颇大,起码也不弱于永恒明火教袭扰南天城之举才对。

  可堂堂离京,一国国都,会这么容易出现乱子?

  众人有些犹疑,觉得就算是魔教魔修,也不至于跑到京城发疯才对。

  事实上,仅凭第一反应,南奕也不敢做如此猜测。

  但在“正常魔修不会在离京城发疯”和“能被仙神牵引命数特意关注的事肯定不是小事”两者之中,南奕选择了相信仙神。

  仙神俯瞰人间,视界广阔。

  哪里有乐子,或者大动静,哪里就肯定会有仙神的视线。

  南奕如此坚信。

  不过因此,他也确实有些迷糊,拿不准孔谦身上究竟会牵出怎样的秘密。

  这时,看见南奕幻化出的孔谦模样,苏光微一回忆,说道:“我知道此人,乃是画诡阁幕后修士之一。”

  “他曾找我套过近乎,只是我懒得搭理他。不过据我所知,此人似乎正是画诡阁中负责探查情报的修士。”

  苏光简单介绍了一番画诡阁。

  画诡阁,与脉楼同为情报组织。但两边搜集情报的方法截然不同。

  脉楼首先是一家赌坊。赌客既能以金银元换取筹码,也能以情报换取筹码。

  如此形式下,脉楼掌有的情报,其实不算太过隐秘,更偏重于离京城中里里外外的各种事迹。

  而画诡阁不同,主要是接人单子,再设法探寻查知具体情报。

  或许不少世家暗中接触有画诡阁,但苏光觉得画诡阁的几位东家底细不明,比起脉楼之主东凌天来说,太过鬼祟,就不愿与之往来。

  而修士又不健忘,虽只见过数面,苏光依旧能很快想起孔谦身份,告知南奕。

  不过南奕在源武会上说起孔谦,只是想提前打声招呼,做个提醒而已。

  能得知孔谦部分跟脚,知其实是画诡阁东家之一,省去一番功夫,便已算是意外之喜。

  南奕并不打算让苏光掺和进来,只让苏光专心传武即可。

  而后,他解散了源武会,令诸位源武者离开武灵界。

  与此同时,一直被南奕遮掩起来的凰念儿,现出身形。

  虽然南奕以「梦蝶」之术为凰念儿捏了一具真实投影之身,牵了一点凰念儿神识入驻其中。

  但凰念儿的这一丝神识,仍旧是依附在南奕武灵界中。

  若要仔细说道,对于本体困守凤凰传承灵境中的凰念儿来说,在南奕武灵界中,以及南奕所捏真实投影体内,就像是电脑开了两个浏览器窗口一般。

  南奕请凰念儿帮忙看着点画诡阁。

  他与孔谦结下因果,便有缘法在身。若南奕想靠近孔谦暗中「洞真」,多半会在阴差阳错下叫孔谦反过来注意到他。

  而请凰念儿帮忙看着,虽然最终也难逃缘法命数,却不至于很快便暴露。

  南奕虽想弄清楚孔谦身上秘密,却只是不想后续会在不明不白中成为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在不知孔谦具体筹谋何等“大计”前,他并不准备过早地打草惊蛇,便只能请凰念儿帮忙看着。

  凰念儿爽快应下。

  不过,修士神识观察外界,如有同一只乌鸦始终逗留画诡阁外,一定会被察觉。

  凰念儿主动表示,她会尽可能地安排不同乌鸦飞过画诡阁附近,借此方式把握画诡阁修士外出情况。

  只是凰念儿并不保证一定能拿到有用的情报。

  画诡阁布置法阵,隔绝内外,自然也能屏蔽掉凰念儿的读心神通。

  唯有孔谦等人离开画诡阁,在街上行走时,凰念儿才能暗中读心。

  但凰念儿眼下毕竟只是一丝神识。隔着灵境施展读心神通,哪怕只是读心黄阶修士,也不可能施展太久。

  须得用上片刻,便要休息好一阵,才能恢复神识之力。

  加之凰念儿本身又不会一直守在画诡阁外,得等收到其它乌鸦的通知,才会不经意地自画诡阁附近飞过。

  所以,凰念儿并不能确定自己读心时,一定能读到有用的情报。

  南奕表示无妨。

  他相信命数牵引下,该他知道的秘密情报,绝对跑不掉。

  于是,画诡阁外,不时有几只乌鸦飞过。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