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章六七 双向奔赴选秀后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34章 章六七 双向奔赴选秀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4章 章六七 双向奔赴选秀后

  第234章章六七双向奔赴选秀后

  过了数日,在无法主动提问以引导他人思绪,甚至不宜长时间跟踪画诡阁修士的情况下,凰念儿靠着偶尔几次路遇,暂时只读到一件或许有用的情报:

  即画诡阁的几位修士,似是在暗中推动请离皇选妃之提案。

  然后离皇不知何故,态度有所松动,不再强硬拒绝选妃提案。

  或许,是为了缓和与皇室宗老之间的关系?

  若是这般,等到七月二十号,离皇应当会在小朝会上正式应允选妃提案,并安排人手加以筹办。

  某位离开画诡阁的黑衣少年,在路过一棵道旁树时,如是想到。

  然后,便为凰念儿暗中读心,神不知鬼不觉。

  其实一般说来,修士在外行走,虽不会刻意防备读心神通,却也不会一直在心里心心念念地反复想着隐秘之事。

  但画诡阁中许是适才有过讨论,叫黑衣少年疑惑于离皇为何会态度松动,于心中不断揣测,才让凰念儿察觉端倪。

  她将此事告知南奕。

  南奕若有所思,分析说:“如果画诡阁想推动离皇选妃提案,多半是会在选妃人选上做文章,想往离宫安插人手。”

  “可就算他们的人成了离皇妃嫔,还敢祸乱朝纲不成?”

  南奕狐疑不解。

  如果说是画诡阁某位女修想成为大离皇后,借此身份积累名望、辅助修行,倒也不无可能。

  但后宫不得干政,就算是皇后,在民间一般也谈不上多大名气。如是为了积累名望辅助修行,照理说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地推动离皇选妃提案。

  然而,画诡阁如果不是正经看上了皇后之位,就肯定是别有居心、心怀叵测。

  可理性分析,魔修也是修士。

  身为修士,魔修不管做什么,最终都是要落在修行之上。

  诚然,魔修可以蔑视王法,不将凡世规矩放在眼里——就好比南奕一样是个百无禁忌的主。

  但凡事都要讲究效益。

  无视规矩的前提,是要有充足的预期收益,可以让人甘于冒险。

  如果风险过高,且付出远大于收获,就算是魔修,也会掂量掂量性价比,不至于盲目搞事。

  离京城乃是大离国都,南洲枢纽。

  若画诡阁的几位修士,当真是想祸乱朝纲,准备在离京城中搞事的话,甚至都不该称之为犯蠢,而是简直就在发疯!

  一旦离京城生乱,哪怕几乎不管凡世外门的仙门内门,也肯定会派出人手追杀搞事魔修。

  南奕不觉得几位散修,哪怕是魔修,有在离京城搞事的胆子。

  除非,借他们十倍于公冶青天的胆子。

  公冶青天好歹是上古地阶修士残魂苟活至后世,习惯了以凡人为祭,且有着快速恢复修为的底气在。

  在搞不到靠谱的后世散修传承以重走修行路的情况下,实在没办法,才想着献祭南天城,然后干完这一票便远遁海外。

  ——楚郡作为大离最南端的郡治,假如没有陶知命算计公冶青天,公冶青天完全可以赶在仙门内门震怒前,遁逃南海。

  可离京城……

  南奕真心觉得,只要不是脑子坏掉了,哪怕是魔修,也不可能想着在离京城搞事才对。

  所以,画诡阁再是别有居心,也应当不会有特别激进的举措才对。

  南奕心中揣测,仍旧只保持着暗中关注,不过分主动地去接近画诡阁或孔谦。

  他相信,缘法使然下,就算他守株待兔,也肯定能蹲到关键情报。

  而画诡阁的谋划,只要不是特别激进之事,又不会特意针对他南奕,南奕便沉得住气暗中观望。

  当然,有着「灵境游」在身,南奕随时可以选择跑路,也是他稳得住的底气之一。

  很快,到了七月二十号,离皇果然在小朝会上应允了选妃提案。

  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在大离各郡都选拔良家女子,只是在京畿之地择选,都仍旧迎来了百官重视。

  毕竟,离皇至今没有妃嫔。本次选秀说是选妃,却有极大概率在最后走出皇后人选。

  按大离祖制,凡后妃宫嫔,进者弗受,谨选良家女为之,可不论出身。

  但对京城世家来说,虽然不能主动进献族中女子,却能让族中适龄女子参与选秀。

  只要选上,就算后宫不得干政,也多少能为家族带来一定助益。

  对世家家主而言,反正是无本的买卖,顺手便让族中适龄女子,不分嫡庶,赶去参与选秀。

  整个离京城,因离皇选妃,变得愈发热闹。

  但这种热闹,属于凡人,属于世家。

  对大部分修士来说,离皇选妃,影响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然而,画诡阁孔谦,许是觉得离皇选妃提案已尘埃落定,不必再过于避开南奕,竟似将心思放到了南奕身上。

  当然,孔谦行事并不急躁,同样不想尽早与南奕正面照会,却是选择了迂回策略,盯上燕青云与郭来。

  孔谦探得,燕青云两人乃是与南奕同来离京城,同居洛宅,且为真气武道源武者。

  两人虽深居简出,却终究没到完全辟谷不食的地步。尤其他俩修炼真气武道,对气血消耗大,远比南奕饿得快,隔三差五,便会外出就餐。

  孔谦捕风捉影,找到燕青云两人常去的饭馆后,便接连数日,都在这家饭馆就食,欲守株待兔,在不经意间近距离观察燕青云两人。

  却不想,这一切都落在凰念儿眼里,进而为南奕所知。

  南奕颇觉有趣。

  两方都顾虑因果缘法,怕太过主动会叫对方察觉有异,想尽量迂回着来,趁着自己尚在暗中尽可能多地搜集情报。

  南奕不敢直接用「人言纸」直接探知情报,只让凰念儿撞运气一般偶尔读心;孔谦则是避开南奕,想从燕青云两人身上下手。

  南奕目光闪烁。

  燕青云尚要在离京城继续研究真炁之法,郭来却是即将要动身南下。

  不管孔谦近距离观察能看出什么名堂,他若得知郭来不日便要离开离京城,多半不会错过这次机会,有极大可能在半途对郭来下手。

  所以,南奕稍一沉吟,便在两人常去的饭馆,约上一顿践行宴。

  为免孔谦察觉端倪,南奕甚至都没提前告知燕青云、郭来两人详情,只按正常践行宴进行准备。

  燕郭二人不觉有异。

  毕竟,郭来修为恢复蜕凡小成,正该动身南下。

  两日后,南奕一行人说说笑笑间赶到饭馆,入了雅间。

  雅间是饭馆老板提前安排的。

  燕郭二人隔上几天才会来打一顿牙祭,并没有固定雅间,都是提前打招呼后,由老板自行随意安排。

  他们到了饭馆,神识随意一扫,没感觉有明显异常即会收回神识,并不会特意一寸一寸地仔细探察。

  孔谦早有准备,特意收敛气息,又有乔装打扮,没穿标志性的破烂道袍,而是如寻常书生一般打扮。

  虽然孔谦是一个人包了一间雅间,但他在雅间临江看风景,又点上一壶小酒慢酌,却也正常。

  燕郭二人神识扫过,并未认出乔装易容后的孔谦。

  不过,在南奕「洞真」视界中,即便孔谦收敛气息,也依旧有点点灵光存在。

  他假作不知,只正常进行践行宴。

  而在南奕几人走后许久,一直在另一间雅间收敛气息、独自小酌的孔谦,终于放开手段,「捕风捉影」,回溯场景以探知详情,仿佛翻阅全方位无死角录像一般。

  这等手段,作用对象并非修士,而是取散逸灵犀回溯逆推,在黄阶层次,基本不虑被人察知。

  虽然南奕几人并未在雅间中谈论要事,却提及郭来明日便要动身南下,赶回汉郡。

  孔谦沉吟:“蜕凡小成,源武者……”

  身为蜕凡圆满修士,孔谦自然不会将散修出身、堪堪恢复小成修为的郭来放在眼里。

  但为求稳妥,孔谦还是找到了修《灵瘟圣典》的独眼驼背老者,即画诡阁三座林渎,邀请林渎与他一道走一遭,截杀郭来,逼探南奕情报。

  林渎不屑道:“孔老二,你这胆子未免也忒小了。如是为了对付南奕,你叫我出手帮忙倒也说得过去。结果只是对付个蜕凡小成修士,你也犯得着请我压阵?”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孔谦不以为意,从容说,“南奕乃是大气运者。如果真要对他出手,我非得请动至少四位,合我共计五人,有着九成八的把握,方才想着正面与他斗法。”

  “至于说郭来,虽然眼下只有蜕凡小成修为,但到底也是曾经蜕凡圆满过,似是为了转修真气武道,才二次蜕凡重修。”

  “依我看,也不能太过小觑,或可将其视作蜕凡大成修为。”

  “再者,我此行是为将他拿下,好逼问情报,而非斩杀了事。要想活捉郭来,稳妥起见,还是麻烦林老三你,替我压阵。”

  “而且……南奕既是大气运者,虽行事跋扈,敢在城内悍然强杀林夜,却也定然不是莽撞无智之徒。”

  “就算他不知我等存在,也未必不会防范其他修士,于暗中跟着郭来护送一程。”

  “所以,我等届时先做乔装,由我假借世家名义,拦截郭来。”

  “若南奕未曾暗中跟随,便由林老三你暗咒郭来,给他下瘟种蛊,好助我拿下此人。”

  “若南奕是以郭来为饵,暗中设局,我俩联手,亦能全身而退。”

  孔谦目光闪烁,未虑胜先虑败。

  如果可以,哪怕只是对付郭来,他都想再叫几人。

  但请人出手助阵,不论事情难易,都需提前备上一份出手费。

  毕竟,他们几人因利相合,相互间不讲人情。请人帮忙耽搁修行,肯定要找补回来才行。

  孔谦掂量了一番,最终还是选择了只叫上林渎帮忙。

  林渎依旧面色不屑,觉得孔谦太过小题大做。

  但他也不说什么,只是伸出右掌摊开,示意孔谦先给钱。

  孔谦遂从乾坤戒中取出三枚金元,交给林渎。

  林渎这才不置可否地随孔谦离开画诡阁。

  因体貌不雅,且有恶臭,林渎深居简出,甚少出门。

  他与孔谦,若以惯常打扮走在街上,一个浑身褶皱与老人斑,一个身着破烂道袍,俨然是一对流浪乞丐,根本不像修士。

  不过收了孔谦三枚金元,林渎好歹是将异状收住,只驼着背走路。

  孔谦亦是换下破烂道袍,穿粗布麻衣。

  等出城一截路后,两人更是戴上了面具遮掩面容。

  不过戴上面具的林渎,心情不太爽利。他扫了眼附近树上搭窝筑巢的几只乌鸦,哼哼道:“怎么最近感觉乌鸦蛮多。”

  一边说着,林渎心中一动,给附近几只乌鸦挂上瘟毒。

  孔谦看在眼里,随口道:“或许是受寒鸦树影响,变得更加聪慧,更加容易找到吃的,就多了起来。前些天,城中鸦群甚至还学会了抢人珠宝首饰,被我施术打消它们这一念头。”

  说完,孔谦运转法力,隔空处理掉林渎下瘟的乌鸦,避免瘟疫传开。

  此处毕竟是离京城附近,因果太重,由不得林渎肆意传播瘟疫。

  孔谦虽不会对林渎做法说三道四,却会抢着处理掉这些乌鸦。

  他内心感动:吾之行,圣德也。

  林渎见状,心中暗骂了一声虚伪,却也没再对无辜鸟兽滥用术法。

  毕竟,蹂躏普通鸟兽,于他而言其实也无甚滋味。适才出手,更多还是嫌弃几只乌鸦的叫声太过聒噪。

  林渎随口道:“孔老二,等你逼问完情报,将那郭来让给我。听说他是一道真气法脉之主,正好让我瞧瞧,用他所炼之蛊,会与寻常修士有何区别。”

  “你我届时,可一起研究郭来体内真气。至于用他炼蛊,却是不急,容我想想可否有其他安排。”孔谦顿了顿,“而且,真要炼蛊,肯定是用南奕炼蛊十倍于郭来。”

  林渎嗤笑:“净说些糊弄人的鬼话。就算我等联手助你,届时也至多能将南奕斩杀,哪敢留其性命?”

  南奕有大气运加身。

  但此世修士,凡是能修出名堂者,皆有气运。

  再是大气运,也只不过会让人提高警惕,尽可能地准备周全再动手,而不至于叫旁人望而生畏。

  不过,大气运者确实容易死里逃生。所以真要到对付南奕时,林渎等人一定是往死里下毒手,绝不会妄想着活捉南奕。

  ————

  感谢书友「不太秀的讀書人」打赏100,感谢「书友20221128110833113」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