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章六八 螳螂捕蝉黄雀后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35章 章六八 螳螂捕蝉黄雀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5章 章六八 螳螂捕蝉黄雀后

  第235章章六八螳螂捕蝉黄雀后

  林渎与孔谦传音对话间,提前赶向通往君山福地的官道左近埋伏,预先布置法阵。

  但在法阵布置完后,过了半日,孔谦突然皱眉,说:“可能白布置法阵了。”

  “哦?怎么?难道不准备借道君山福地了不成?”在旁玩虫子的林渎,好奇问道。

  虽然他们所在,不算是啥必经之地。如果不走官道,完全可以从荒野山林里绕行至君山。

  但正常来说,都应该会打从这过才对。

  孔谦略显不快地说:“郭来这人,不走寻常路,每走一截便会折弯,不仅没走官道,更是没走直线,兜兜转转折弯好几次。”

  孔谦之前在饭馆包下一件临江雅间小酌,实是冒着可能会被南奕注意到的风险。

  而他之所以甘冒此险,不仅是为了第一时间于近距离施展「捕风捉影」,更是为了收集南奕三人气息。

  他眼下,正是以郭来气息为媒,「捕风捉影」,借此推算郭来行踪。

  结果,郭来的行动轨迹,竟叫孔谦一阵无语。

  曾几何时,南奕顶着魔修宫劭的神识窥探,无甚规律地兜兜转转,将一个时辰的路,绕出三四个时辰,硬是没叫宫劭猜到他的目的地。

  而现在,虽然郭来大方向仍是赶往君山,但无甚规律的不断折弯下,同样叫孔谦拿不准郭来具体会打哪经过。

  孔谦又不可能跑去君山脚下布阵埋伏,在算出郭来的行动轨迹后,一时无言,竟不知该如何评价。

  他在考虑自己以后赶路,若是不赶时间的话,要不要也这么玩。

  虽然有些耽搁时间,但用来规避被人埋伏的风险,倒也确有实效。

  像眼下,孔谦实时感应郭来行踪,虽然也能抢先一步埋伏,却没法布设法阵。

  而没法布设法阵以逸待劳,顶多叫人初时遇袭稍显惊慌,却是谈不上多大的先手优势。

  孔谦看了眼自己布置的法阵,眼眉微跳,却是有些可惜浪费的布阵材料。

  这可都是白花花、黄灿灿的金银元啊。

  孔谦吸了一口气,忍住想骂人的冲动。

  林渎在一旁,暗自好笑。

  反正是孔谦自个小题大做非要布阵,眼下就算浪费了布阵材料,也与他林渎无关。

  他乐得看孔谦笑话。

  不过看笑话归看笑话,林渎问道:“你别光算郭来的行踪,也赶紧算下南奕的。别你早就啥时候暴露了都不知道。”

  此世修士,尤其是南洲修士,心眼都多,皆不是傻子。

  就算孔谦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凰念儿发现,也会预先考虑南奕已然察觉他的可能性。

  所以为求稳妥,他才特意请了林渎陪同,想着:

  就算南奕有大气运加身,在根基虚浮的情况下,战力都能强于境界,也顶多相当于蜕凡圆满修士;

  他与林渎两人联手,就算南奕有所谋划,只要不是请来玄阶修士出手,或诸多蜕凡修士组团围杀,便有全身而退的底气。

  而前者,孔谦不觉得会有玄阶修士这么闲,硬是不顾自身修行地陪着南奕混迹凡世;后者,则是不大现实。

  姑且不说南奕能否请动,真要是请动了诸多蜕凡修士,动静也绝对小不到哪去。

  所以,就算南奕是以郭来为饵,暗中布局谋划,在不引起太大动静的情况下,也顶多请动一两位蜕凡修士。

  更不说,孔谦同样收集有南奕气息,也能以「捕风捉影」推算南奕行踪。

  “南奕似是有防备推算的诡器在身。我隐隐感觉,如要直接推算南奕情报,或会遭遇阻碍。”孔谦顿了顿,继续道,“不过,若只是间接推算,倒是无碍。”

  “纯以南奕气息间接推算,其距离未变,应是尚在城中。不过具体所处方位,我顾虑惊动南奕,却是未加细算。”

  林渎抬了抬眼皮,看向孔谦掐诀的右手,说:“只要你确定南奕气息货真价实,知道其没怎么走动就行,倒是不必非得去算南奕所处方位。”

  孔谦点了点头:“放心,我现场收集的气息,绝无问题。”

  林渎闻言,放下心来。

  既然与南奕结下因果的孔谦如此确信,林渎自然是放十万个心。

  毕竟,孔谦不会拿自个小命开玩笑。

  而随着郭来逐渐接近君山,孔谦两人也在不断调整着埋伏之所。

  虽然没有充足时间埋设法阵做先手布置,却也能打郭来一个措手不及。

  在以有心算无心之下,且还是两位蜕凡圆满修士蹲守一个蜕凡小成修士,不论孔谦还是林渎,皆是自信满满,绝对能手到擒来。

  …………

  却说郭来动身之前,南奕为其践行之后。

  南奕几人离开饭馆,头也不回地赶回洛宅。

  但在饭馆外不算太近的某处树上,有一只红黑色的乌鸦,正立在枝头。

  南奕传音凰念儿,告知孔谦今日在店内的乔装模样。

  过了一阵,当孔谦离开饭馆时,其心中正想着收集南奕气息后可以使上哪些手段,以及在犹豫是请李子隐帮忙,还是请林渎帮忙。

  而他的这些思绪,不加防备下,全被凰念儿给看了去。

  凰念儿并未跟踪孔谦,只是在孔谦离开其视线后,回返洛宅告知南奕。

  于是,南奕不仅知道了孔谦「捕风捉影」之术的大概手段,也对李子隐与林渎,有了初步了解。

  前者,出身青木宗,乃是一旁门小派的第二强者。虽然彼时蜕凡大成修为便已是第二强者,听起来会让人觉得小门小派太过寒酸,但李子隐走的是剑修之路,纯论攻伐之战力,确实极强。

  而后者,修《灵瘟圣典》,搭配蛊虫之术,却是蛊毒皆精。

  南奕此时,已知道了孔谦打算在前往君山福地的半路上设伏,只是孔谦最后会请动究竟哪位帮手,尚且不知。

  不过,南奕略做思量,觉得李子隐性情淡漠,一点面子都不会给孔谦留,怕是极难请动。

  他便将心思主要放在考虑孔谦会与林渎同行上。

  而在南奕思索筹谋期间,凰念儿晚上赶去寒鸦树盘点鸦群,想通过读心神通简略获知鸦群今日所见。

  结果,凰念儿发现少了伙安排在城外的乌鸦。

  她心中一动,赶去城外。

  凰念儿有着读心神通,巧妙运用之下,不仅可以让鸦群做其眼线,更是可以感应到自身是否被他人神识窥探。

  她确定自己没被人暗中偷窥后,飞到消失乌鸦本该待着的一棵树上,稍加感应,发现那几只乌鸦被人法力碾压,已然化作齑粉,散于左近。

  不过就算是齑粉,也会残留灵犀。

  凰念儿虽无「捕风捉影」之术可根据灵犀回溯逆推,却是见多识广,能从齑粉之上察觉到一丝隐隐约约的瘟气。

  如此,她即了然,知晓孔谦请动之人,果然是林渎。

  只是……凰念儿稍有些不解。

  看着像是林渎给几只乌鸦种下瘟毒,却被孔谦随手处理掉乌鸦尸体,避免传开瘟疫。

  这操作有些离奇,叫凰念儿略感迷惑。

  不过她也不往心上去,只管告诉南奕,叫南奕去琢磨揣测。

  南奕沉吟许久,主要是在考虑请谁助阵。

  他不在意林渎当时对乌鸦出手是否是手贱。

  极端情况下,也无非是孔谦两人早已知晓凰念儿存在,并猜到他是打算以郭来为饵,遂故意演戏,滥杀乌鸦。

  毕竟按正常逻辑,他俩如果知晓凰念儿存在,决计不会滥杀乌鸦,而是假装浑然不知。

  这种情况下,他俩如果反其道而行之,随手打杀乌鸦,正可打消南奕怀疑。

  当然,也可以基于反其道而行之,更进一步地反其道而行之。

  但这种千层饼式的不断反转猜测,在南奕看来没什么意义。

  反正最多,不过是双方皆已相互知晓对方情况,打明牌罢了。

  就算孔谦等人知道他是以郭来为饵,最终胜负之关键,仍是取决于两方实力之高低。

  孔谦请动林渎助阵,便是两位蜕凡圆满修士。如果他早知凰念儿存在,故意演戏,则有可能再请动一位蜕凡圆满修士。

  再多,却是不大可能。

  因为画诡阁摆在明面上,像林渎这等深居简出,基本不在画诡阁抛头露面,倒是好暗中离开。

  但其他抛头露面者,一旦离开,久不出现,自然为人知晓。

  同理,南奕虽可请人助阵,比如苏光、杜衡,但两人身为财度司、牧令司司长,行踪基本摆在明面上,也很难暗中离开。

  所以,南奕一直在思索,如果要以郭来为饵,该请哪些人助阵。

  就在这时,一只灵犀蝶穿梭虚空,飞到南奕身边不住徘徊。

  南奕心中一动,从乾坤戒中取出代表脉楼客卿之位的紫金令牌。

  灵犀蝶充当信使,除去可以将消息传给其他灵犀蝶外,还能传给自身标记之物。

  而脉楼客卿令牌,正好能被东凌天的灵犀蝶联系上。

  南奕取出客卿令牌,便见灵犀蝶振翅消失,旋即有一股灵犀流,自客卿令牌中流入南奕心神。

  ——自身没有灵犀蝶的情况下,相当于不能互发短信,只能单方面收到特定来源的短信。

  却是脉楼之主东凌天,正巧出关。

  在得南奕之助获取余下半数红楼传承后,东凌天当即闭关,需快则半月、慢则数月,方才能破关而出。

  而东凌天确实很快,半月出头,便将红楼传承彻底消化吸收,统合一体。

  在出关后,东凌天并未大肆声张,而是邀请南奕脉楼一见。

  南奕心下一喜,知是天意要让东凌天为他助阵,当即动身,悄然赶去脉楼七楼。

  “恭喜道友道途完备、神通大成,破境有望。”看见东凌天气度卓然,南奕拱手笑道,“或许不需多久,道友便能破境筑基矣。”

  “道友谬赞,全是仰仗道友助我拿下传承之故。”东凌天回了一礼,并不自傲,和气开口,“不过今番功成,已无留在离京采集红尘气之必要,欲携脉楼上下,前往西境印证修行,找寻筑基契机。”

  “只是不知道友眼下,可还需要脉楼助力?”

  东凌天闭关前,给了南奕客卿令牌,让南奕可以调动脉楼修士,为其助力。

  南奕先是靠着脉楼情报,颇为顺利地说服九部官员,成功争取到真气武道的合法名分;接着让脉楼修士配合苏光,于京畿之地快速传武。

  东凌天自觉,南奕后续应是用不上脉楼修士帮忙。但他要带脉楼修士赶赴西境,总是要提前给南奕打声招呼,遂邀南奕前来一会。

  “幸得脉楼众道友相助,真气武道眼下已在京畿之地成功站住脚跟,倒是不需再帮忙传武。”南奕客套了一句,“不过奕明日怕是要与人斗法,不知楼主可能为我助阵?”

  南奕将他与孔谦之间的恩怨,简单交代了一番,并说孔谦邀请林渎助阵,欲在明日埋伏郭来。

  南奕没有说他具体是用何手段获取的情报。

  东凌天也不在意,径直应下:“此事好说,明日我随道友一道,暗中跟在郭道友身后即可。”

  “不过脉楼乃我道器「红尘万象塔」所化,一旦收走,定为他人知晓,却是不好携带。”

  似是怕南奕觉得他不愿诚心帮忙,东凌天话锋一转,立即笑道:“只是道友放心,就算不带「红尘万象塔」,只要对面当真仅有两人,我至少也能留下一位。”

  东凌天这话,说得底气十足。

  南奕却是相信。

  因为,东凌天虽未开辟新道,却继承有红楼道统。得一方道统作为底蕴,加持之下,虽仍旧不能越阶斗法,却是远胜同阶。

  而南奕,也并非只能找东凌天帮忙。

  在东凌天答应助阵后,南奕又悄然赶去找杜衡。

  作为陶知命的至交好友,杜衡也当南奕为自己的半个晚辈。他虽不便亲自出手助阵,却能将「均仙索」借给南奕。

  如此一来,既有东凌天助阵,又借有玄阶诡器「均仙索」,南奕有了全身而退的把握,自然不再犹豫。

  他回返洛宅,嘱咐郭来明日动身出城后,故意不断折弯,不给孔谦等人提前布设法阵的机会。

  ————

  感谢书友「在途的求知者」打赏300,感谢「书友20181112221627914」打赏100,感谢「书友20220529090952726」打赏100,感谢「定风波dingfenbo」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