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章七四 再临君山结善缘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41章 章七四 再临君山结善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1章 章七四 再临君山结善缘

  第241章章七四再临君山结善缘

  君山福地传送阵法,设在瀑布之旁。

  瀑布之水,自虚无中倾泻而下,并流淌成一条河流,将传送法阵所在草地,分割成一块单独的河岸地。

  得知东凌天欲买炼器材料,有君山弟子赶来,解开重重阵法,引南奕两人渡河,前往售卖材料的殿宇。

  只是过河之后,踩上对岸草地的一瞬间,原本跟在君山弟子身后的南奕,忽然发现失去了君山弟子与东凌天身影不说,连自己所处,竟已不是在河边。

  空间挪移?

  南奕心中一跳,下意识地止步,看向前方。

  一片草地变成了一处室内,而在南奕前方,一位身着君山道袍的中年道姑,盘坐于一张玉床之上,正睁着双眼饶有兴趣地看向南奕。

  只是一眼,南奕便有一种自己仿佛里外都被看透的感觉。

  而他的「洞真」天赋,被动解析如石沉大海,却是被动接收所得信息,已全然超过了玄阶下品。

  不过,中年道姑身上并未散发玄妙道韵,应该只是位玄阶修士,只是不知是玄阶中品还是玄阶上品。

  南奕深吸一口气,微微一惊后立即平复心绪,恭声道:“无相弟子南奕,见过前辈。”

  南奕并不觉得君山修士会对他不利。

  他好歹也是无相仙门的弟子,又没招惹过君山修士。无缘无故下,君山修士不至于突然害他。

  所以,南奕虽惊不乱,很快平复心绪。

  中年道姑颔首:“贫道忝为君山掌门,苏川药。此番突然相邀,惊扰小友,还望小友不要介意。”

  ——八宝道人赵致然,属于君山祖师;而苏川药作为名义上的君山掌门,实际上就是赵致然大弟子,负责处理赵致然眼中的琐碎杂事。

  苏川药语气温和,完全没摆玄阶修士的架子。

  而见君山掌门如此客气,南奕自然也不敢摆谱,忙道:“不知前辈相召,是有何事示下?”

  苏川药笑着问:“小友身上的葫芦诡器,可愿借我一观。”

  南奕闻言微怔,但还是恭谨取出「长生葫芦」,双手轻捧。

  还是那句话,南奕不信君山福地的修士会对他不利;加之自身已然身处君山福地之中,态度上便颇为配合,毫不扭捏。

  苏川药法力一卷,将「长生葫芦」摄入手中掂了掂,目露惋惜:“炼制得有些糙了。”

  南奕闻言,面色讪讪。

  他本就修行尚短,更是不可能有时间磨炼炼丹或炼器技艺。

  他之前的炼丹炼器,纯粹是他借得广寒冰焰,凭借其点化性灵之效,强行炼制。

  炼丹还好些。此世炼丹技艺,主要是体现在成丹数量与药性封存上。

  南奕虽然技艺差,药性封存不了多久便会开始流失,但靠着「长生葫芦」封存药性,确保服丹时尚不曾流失药性,问题倒也不大。

  但炼器却是格外注重技艺。

  如果按照十分制,将相关技艺及格,或者说入流标准定为六分的话,那么南奕炼丹技艺,勉强还能有个两三分;炼器技艺,却是妥妥的一分——大略就是,姑且算是在炼器,但每次炼器,都相当于在糟蹋炼器材料的层次。

  像沧海珠,在玄阶下品层次也称得上极品材料,叫南奕融入「长生葫芦」中,却仅仅只是令「长生葫芦」多出了一方葫芦空间。

  苏川药说南奕炼器炼得糙,已算是非常委婉客气。

  南奕面色讪讪。

  不过在他心中,却是飞快转动着思绪。

  南奕早就知道自己上次炼器,有些糟蹋了沧海珠。但在他看来,该用就用,早用早享受。

  只要不是当真稀世罕见的材料,与其刻意留到日后发挥最大效用,不如趁早转化为自身实力底蕴的一部分。

  等自个实力上去后,相应层次的材料又不是找不到。

  所以,南奕根本没将苏川药委婉表示他炼器技艺差这事放在心上,而是一直在想,苏川药为何会突然把他拉过来?

  从苏川药和善态度来看,不可能是对他不利。

  也不可能是把他拉过来,然后说上一句无事发生——身为玄阶修士,苏川药不可能这么闲。

  所以,排除所有的不可能,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苏川药找他,会向他示好!

  南奕思绪电转,很快做出猜测。

  而此时,苏川药掂量了几下「长生葫芦」后,将葫芦重新交还给南奕,并道:“不过炼制虽糙,小友思路却很清晰,在炼制之时极有分寸。”

  南奕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擅长炼器,便在将沧海珠融入「长生葫芦」时,目标明确,只为「长生葫芦」增添储物之效。

  至于沧海珠其它神异,他视若不见,任其化为「长生葫芦」底蕴。

  这种底蕴,南奕未必有机会再次挖掘利用。

  但在苏川药眼中,这种做法却颇为聪明,量力而行,保持了沧海珠其它神异的相对纯净,在下次炼器时,至少有希望加以利用。

  苏川药微微一笑,从袖子中取出一块明亮的玉佩,法力一卷,轻轻地落向南奕掌中。

  “我观小友炼器天赋其实不差,只是欠缺相应技艺传承。玉佩里有些许炼器技艺小册,不算精深,却能为小友打牢基础。今日有缘,便赠给小友。”

  南奕上次路过君山福地时,同为穿越者的八宝道人赵致然,看了南奕一眼,嫌弃南奕炼器技艺太烂,便吩咐苏川药,等南奕再次路过君山福地时,安排些炼器技艺给南奕,算是结个善缘。

  苏川药知道南奕乃是无相弟子,眼力过人,原本是想安排一出捡漏戏码,不着痕迹地交给南奕。

  但等今日南奕再临君山福地,苏川药亲眼打量了南奕一番,看出其心思多,不牺牲个把人命的话,单纯的捡漏戏码,怕是未必会让南奕下定决心捡漏。

  她略作思虑,干脆也不费心安排什么捡漏戏码,直接将南奕召到眼前,当场给出炼器小册。

  苏川药自忖:反正又无加害之心,只是单纯结个善缘,直接一点亦是无妨。

  她相信,南奕会自个脑补出合适的理由。

  而南奕见苏川药给出一份炼器传承,心中一动,继续想道:苏川药为何会向他示好?

  他只是蜕凡小修士,正常来说,根本入不了玄阶修士法眼。

  就算开辟有真气武道,也只能说是影响凡世局势,对修行界影响不大——或许随着真气武道发展,仙门内门,有可能加以关注;但似君山福地这等旁门大派,非是凡世王朝幕后掌控者,自是不会在意。

  但苏川药确实主动给了一份炼器传承,向他示好,结善缘。

  南奕便只能往更为玄妙的层次猜测。

  或许,就像是疑似有仙神在他身上下注筹码一般,君山祖师,地阶中品的八宝道人,亦能窥测天机,看出他身上命数之异常?

  亦或许,八宝道人赵致然,并非普通修士,而是穿越者前辈,与他这位穿越者晚辈随手结个善缘?

  南奕心念转动,不好轻易做出猜测。

  但他虽不知道具体缘由,却能明确一点:此事定是出自八宝道人授意,而非苏川药本人做主。

  因为玄阶修士,就大境界而言,处于炼气化神境,即从初步掌握能量到初步掌控神魂意识的层次。

  这一境界,种种玄妙神异且不去多说,单从生命层次来看,按照南奕理解,主要表现在神经反应速度的跃迁上。

  黄阶修士,主要修行是掌握法力,进而撬动法种中的规则之力,施展术法神通。虽然神经反应也比凡人快,但基本也就快个三倍左右。

  在黄阶修士眼中,凡人动作迟缓,但到底也还是能交流;在凡人眼中,黄阶修士个个身手矫健、健步如飞,也可以用练过武来搪塞。

  而晋入玄阶,生命层次彻底拔高,且不说别的玄妙神异,光是神经反应速度,也至少是凡人十倍起步。

  纯以体感,玄阶修士与凡人,已称得上是彻底活在两种时间流之中。哪怕是玄阶修士的正常迈步,在凡人眼中也会形成残影。

  所以仙凡分离,只让外门弟子混迹凡世,实是有着客观前提。

  但玄阶修士神经反应再快,纯论生命层次,也是在常人好理解的范畴内。

  唯有晋入地阶,炼神反虚,往信息生命的形式转变生命本质,才会彻底超乎常人之想象。

  而像天机、命数、因果等等难以捉摸的玄虚之物,也是从地阶开始,才会变得醒目。

  是以,南奕稍作沉思,便断定苏川药今日赠他传承,实是出自八宝道人授意。

  他深吸一口气,并未做无谓的客套推辞,而是神情恭敬地接过玉佩。

  “多谢前辈赠送传承,奕铭记于心,定不敢忘。”南奕顿了顿,“不知前辈可有差事需差遣晚辈?若是有晚辈能出得上力的事,奕自当倾力而为。”

  苏川药笑道:“我君山福地不问俗事,少与外界有染,自不会有琐事需要小友帮忙。”

  “不过是些许小册,讲些炼器技艺常识,谈不上贵重,小友只管收下便好。”

  南奕看向苏川药,态度谦恭,眼神却十分平静。

  这一下,他是彻底确定:苏川药赠他传承,是因八宝道人欲随手与他结下一道善缘,而非君山福地另有他事需找南奕帮忙。

  后者,属于利益交换。一分钱一分货,南奕甚至还得掂量下自己能不能接受。

  前者,则相当于天使投资,只求南奕日后有所回报即可。

  而且,前者还意味着,南奕不必太过拘束。

  于是,南奕缓缓说:“前辈所赠,奕不敢忘也。不过晚辈斗胆,想请问前辈可有闲暇,可否为晚辈示范一番炼器之奥妙?”

  “嗯?”

  苏川药笑意微怔,竟一时有些错愕。

  她没想到,她以君山掌门之尊给足了南奕面子,并赠送了一份炼器传承给南奕,南奕竟还犹且不知足,敢打蛇随棍上,当场提出新的要求?

  这种行为,要么是南奕极度贪婪,要么便是南奕并未将她放在心上,丝毫不惧她这一身玄阶上品之修为。

  苏川药对视南奕。

  从南奕平静的眸光中,苏川药很快看出,南奕确实不惧她。

  因为,南奕猜到了,今日结善缘,实是出于八宝道人授意。

  换个说辞,便是:八宝道人给的好处,与苏川药何干?

  南奕道谢,是在向八宝道人道谢。至于苏川药,除去态度温和,不曾摆出玄阶修士的架子外,本身并未给过南奕好处。

  既然本身没给过好处,南奕自然也就不欠苏川药。

  他打蛇随棍上,提出新的要求,其实质是在向苏川药讨要红包一般。

  ——苏掌门,祖师爷八宝道人都给红包了,您要不也看着给一个呗?

  微微一怔的苏川药醒过味来,哑然失笑之余,也在与南奕对视。

  这一次,是平等的对视。

  如果说苏川药之前,是出于八宝道人授意,方才看重南奕,向其示好,小结善缘。

  那么这一次,便是苏川药将南奕看作一位暂时还处于蜕凡小成的玄阶修士,平等而视。

  她相信,以南奕这般心性,胆大心细,定不会在黄阶滞留太久。

  而她略一沉思,便也应下了南奕请求,基于自身地向其卖个好。

  “左右无事,倒是也可出手炼器一番。只是不知,小友是想贫道炼制何物?”

  苏川药下意识地看向「长生葫芦」。

  在南奕身上诸多器物中,唯有「长生葫芦」最具进一步炼制升级的潜力。

  不过,南奕摇了摇头,并不打算让人炼制「长生葫芦」。

  此葫芦,算是与他道途密切相关。待得他日,南奕还想将「长生葫芦」祭炼为道器。

  虽然不是本命道器,但作为道器,仍旧是由本身亲自炼制,不假外人之手为好。

  面对苏川药问询,南奕将刚得自孔谦的「圣德教化经」取出,说:

  “此器汇聚信力,兼有其它神效,称得上镇族道器。只是此器太独,又需教化一方,易惹祸端,却是不便使用。”

  “我本想将其择机出手,以物易物。但今日有幸面见前辈,便斗胆求助,看前辈能否将此器重新炼制,略作调整?”

  ————

  感谢书友「谈笑闺蜜」打赏2100!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