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章七五 重炼武德造化令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42章 章七五 重炼武德造化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2章 章七五 重炼武德造化令

  第242章章七五重炼武德造化令

  「圣德教化经」,受孔家世代祭炼八百年,已然属于黄阶层次最为拔尖的器物之一。

  它没跟着入玄阶,只能说是孔家历代家主晋入玄阶后,皆未将其带走,而是留在孔家,欲为家族后裔丰富底蕴。

  只是连番变故后,孔家已成过往云烟,「圣德教化经」亦落入南奕之手。

  此器于南奕而言,略显鸡肋,不是太趁手。若想使用,最好是重炼一番,调整神效。

  但要想重新炼制「圣德教化经」,难度其实不亚于重炼玄阶器物。

  反正,凭南奕自身,是不可能在蜕凡期重炼「圣德教化经」。

  但现在,若君山掌门苏川药愿意出手,重炼「圣德教化经」,却是称得上手掐把拿。

  南奕身处凡世,等闲遇不到几位玄阶修士,更不说玄阶炼器师。

  难得见到苏川药,又笃定苏川药今日相召源自八宝道人授意,南奕便大着胆子开口求助——他自个解决不了的事情,于玄阶修士而言,很大程度上属于小事一桩。

  苏川药哑然失笑,倒也不以为意,随口应下。

  她取过「圣德教化经」,略作打量后,问:“小友欲就此器,如何重炼?”

  重炼道器,虽可调整神效,却也得基于原本神效来微调,不可能改易太过。

  而「圣德教化经」作为孔家曾经的气运道器,立足于信力采集存储,要做调整,也只能在此基础上做文章。

  南奕想起自己半个月前初见十二金钗时的想法,稍稍沉吟后,说:“晚辈开辟真气武道,可设十二真气法脉,广邀道侣,聚众修行。”

  “真气法脉传开,便有诸多真武者修炼此法,进而提供信力。”

  “我欲将「圣德教化经」一分十二,化作十二块令牌,可称武德令;并以武德令取代源武者,充作真气观想法门之源泉。”

  “如此,十二武德令,即可借十二真气法脉相应真气与信力,加以祭炼。”

  “此外,若能使十二武德令具备变化之效,可在各自源武者手中变化刀剑等武器,可称妙极。”

  “最后,参考晚辈今日同行道友身上的十二金钗,十二武德令气机勾连,如能用来布阵,更是大善。”

  “当然,具体能如何重炼,还是由前辈来定夺。”

  按照南奕对重炼道器期望值的优先度,首先,是将「圣德教化经」一分十二,从一本有着诸多书页的书籍,变成十二块令牌。

  如此拆分后,每块令牌便相当于威能微弱的气运道器子件。

  随着时间推移,借助诸多真武者的观想修炼来加以祭炼,可使单块令牌的神效与威能不断变强。

  这种特性,属于气运道器共有的特性,便如十二金钗是靠着脉楼侍女的修行来加以祭炼。

  只要真气武道不断成长,终有一日,单块武德令拿出来,都不输于一般道器。

  其次,为武德令增添变化之效,则是想让武德令变化倚天剑、屠龙刀等神兵利器,再取代源武者,作为真武者修炼真气的观想之物。

  正所谓香火有毒,与其让真武者直接观想源武者,不如观想武德令。

  至于最后的布阵之说,则是见识到十二金钗销魂阵的厉害后,一时有些眼热。

  当单个金钗威能都不亚于普通道器时,动用十二金钗展开法阵,东凌天可说黄阶无敌。

  甚至是有着玄阶诡器护身的蜕凡圆满修士,也未必能扛得住十二金钗销魂阵。

  南奕看得眼热,顿时心动。

  不过听完南奕的需求,苏川药笑道:“一分十二,以及变化之效,这两个没问题。至于最后的布设法阵,需要一开始就按阵器炼法来炼制,想重炼成阵器,却是不大容易。”

  知道自己确实是有些痴心妄想,南奕立即接话:“那就劳烦前辈出手,只按前两点进行重炼。”

  “重炼简单,就是需些材料。”苏川药说到这,顿了顿。

  正当南奕准备开口问询相关材料作价几何时,苏川药复道:“好在,材料从你「长生葫芦」上取即可。”

  “你上次融入「长生葫芦」的材料,只取了自成一域之特性,而将余下诸多神效化作潜藏之底蕴。”

  “不过你这葫芦,不需要花里胡哨的太多神效。与其日后设法利用起来,不如由我取出,拿来重炼「圣德教化经」。”

  南奕顿时恍然。

  看似是重炼道器欠缺材料,正好来个两全其美。实则是苏川药好心,替「长生葫芦」来个纯化,增强「长生葫芦」日后晋级之潜力。

  他当即取出「长生葫芦」,并诚心实意地再次表示感激。

  苏川药笑了笑,不以为意。

  她是看南奕心性上佳,定能晋入玄阶,便跟着八宝道人一起表露善意,结个善缘。

  但南奕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在玄阶上品元神圆满的苏川药眼中,始终是将南奕视作晚辈后生。

  她暂不觉得南奕有地阶之姿,随手结个善缘,就像是跟着八宝道人下注,自然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我待会引你去器房,留你在旁观摩。你能领会多少,便看你自身资质造化了。”

  苏川药说着,瞥了眼「长生葫芦」。

  “你先为「长生葫芦」灌注命力,免得待会炼器时,这葫芦喊饿。”

  「长生葫芦」需每日灌注命力,不适合长期交予外人。不过只要南奕提前灌注好命力,苏川药速战速决,不耽搁太长时间,倒也无甚影响。

  南奕老实灌注完命力后,突然想起郭来,便道:“前辈,晚辈有一同行之人,正在等待传送阵法,欲赶去青玉福地。可否容我耽搁片刻,通知他延后传送,等道器重炼完毕。”

  “可,你直接传音即可。”苏川药看得出南奕有灵犀传音的本领,可以无视方位,便也没花功夫将南奕送去瀑布。

  南奕闭目,很快便灵犀传音郭来,让郭来等他一阵,并将此事代为知会东凌天一声。

  「圣德教化经」重炼后,分为十二武德令。南奕让郭来稍候,届时不仅能直接给郭来一块,还能让郭来给宋忠、裴清雪送去。

  然后离京城中,燕青云、裘长生、苏光三人的武德令,南奕回去就能给。

  至于在外的几人,南奕想了想,让裘长生多带两块,先给九脉心猿孙不悟送去。

  然后陶知命还在大离各郡晃悠,不着急回内门无相洞天,可以灵犀传音,让其顺带着转去齐郡一趟,找孙不悟拿取武德令。

  至于远在南海外海的分身程龙,则让宋忠有空,乘南海如今一月一个来回的船队赶去找程龙,转交武德令。

  心中思虑间,南奕又一次略生感慨:不像前世盥洗室之主那般开局便有神圣位格,连物品转移的手段都得费劲摸索,暂时没法将武灵界开辟为物品交换平台,着实有些不方便。

  等以后摊子铺开,十二源武者天南海北各居一方,再想互通有无,就更显不便。

  眼瞅着真气法脉相应道器即将落实,南奕决定,在日后动身前往另外三大王朝找寻最后三位合适源武者之前,争取优先攻克物品转移这一难题。

  而后,南奕收回思绪,看向苏川药,表示自己琐事已安排妥当。

  苏川药颔首。

  也不见其有何动作,两人所处,瞬间从静室变为器房。

  器房环境简朴,看起来似乎并不常用,只在房间中央有一尊无盖的器炉。

  忽然,器炉下方浮现阵纹,有法阵激活,从中涌出地火。

  南奕这才意识到,整座君山,实乃火山。

  不过有八宝道人坐镇君山福地,君山之上林木葱郁,却是丝毫看不出火山模样。

  只有被君山修士用来炼器的地火,能让人想起此山原是火山。

  “如今修行界,炼器之道,分为形意二脉。形脉讲究按部就班,中规中矩地炼器,并打入法禁。法禁越多,神效越强。”

  “不过形脉炼法,主要是用于炼制制式法器,真要是炼制诡器或道器,还是得侧重于规则之力,即意脉炼法,以意通神。”

  苏川药将「圣德教化经」扔起无盖器炉,小火灼烧加热的同时,顺口替南奕做些讲解。

  而靠着无相书院入门即传的、记载有各种修行常识的《无相宝册》,南奕对炼器之道,倒是也有着基础了解。

  所谓形脉炼法,其实正是八宝道人赵致然,于千年前鼓捣出来的新玩意。

  在八宝道人开辟形脉炼法前,此世炼器,都是围绕着规则之力转。

  然后,八宝道人开辟形脉炼法,折腾出来法器禁制——所谓法禁,类似于符箓之符文、法阵之阵纹,其实质乃是模拟规则之力。

  在炼器时打入多重法禁,即可炼成法器;再辅以流水线炼器,即为制式法器。

  千年前,赵致然开辟形脉炼法,批量炼制制式法器,革新军备,使大离重振声势,东拒震朝、北击坎朝,最终以势压人,成功反攻并收复北地燕郡,且外扩了一圈边境线。

  凭此功绩,八宝道人赵致然,于千年前受封大离国师之位。

  回到眼下,之所以南奕一进器房,便感觉这间器房不常用,正是因为君山福地主要炼器场所,乃是流水线作业。

  不过苏川药今天是要重炼道器,不是炼法器,便寻了间不常用的器房,一边重炼,一边一心二用,不时讲解上几句。

  南奕目不转睛地看着器炉中的炼器实时情况,并将苏川药偶尔讲解的内容,牢牢记在心中。

  在南奕眼中,苏川药文火炼器开局,实是在做预热,使「圣德教化经」慢慢进入规则之力高度活跃,不受载体模样束缚之状态。

  等到「圣德教化经」书籍之载体仿佛若隐若现时,苏川药又取出「长生葫芦」,慢慢灼烧加热。

  不过相对而言,「长生葫芦」没烧多久,便叫苏川药抓起葫芦,在「圣德教化经」上方做倾倒状。

  明明葫芦塞都没取,却仿佛有一滩水倒在了书本上方。

  然后,书本变作了浆糊。

  苏川药将莫名倒出一滩水的「长生葫芦」,丢回给南奕。

  接着转文火为武火,配合捏诀打下的法禁,将一团浆糊化作十二份。

  法器禁制,是为模拟规则之力,于炼制法器时常用。但在诡器、道器乃至灵宝中,自有规则之力作为核心,会压制模拟规则之力的法禁。

  不过,重炼道器,不时打入的法禁,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刺激规则之力,令规则之力重新显化神异,也就是调整神效。

  在南奕如痴如醉的旁观中,苏川药只花去四个时辰,即成功重炼「圣德教化经」。

  “重炼之后,此器可称为「武德造化令」。相应神效,皆如小友所愿。”

  苏川药重新给了南奕一本书。

  但这本书,不再是「圣德教化经」,而是「武德造化令」以变化之效变化而成。

  南奕接过此书,手腕一转,便将书本化作长剑,握于手中。

  「武德造化令」,可聚可散。

  聚于一起,神效及威能最强,代价也最重,与之前「圣德教化经」一样,会使真武者提供信力强制变为虔信之力,相当于吃独食。

  所谓信力,实质是百姓散逸灵性流向对他造成正面影响的源头。但日常散逸灵性总数是有限的,且正常来说,会流向诸多不同去处。

  如果信力强制转为虔信之力,相当于散逸灵性至少七八成都归了南奕,剩下两三成再流向大离王朝本身,基本就没给其余世家或修士剩的有份额,妥妥吃独食。

  但怎么说呢,规则之力带来神效的同时,也会自带灾厄,就好比有光必有暗。

  诡器,才是此世修行界法宝的正常状态。

  而道器,则是靠着种种手段,在保留神效的同时,设法去除了灾厄。

  理论上,不管「圣德教化经」还是「武德造化令」,都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灾厄。

  所谓吃独食埋下祸根这一代价,实是信力转为虔信之力这一正面神效,天然带来的并非源自道器本身的负面代价。

  简而言之,都不是源自道器本身的代价,想要消除也难以下手。

  不过,若将「武德造化令」散为十二武德令,单块令牌虽会增加散逸灵性转为信力的份额,却远不至于直接转为虔信之力。

  如此一来,“吃独食”代价得以自解,不复存在,堪称完美。

  南奕把玩着「武德造化令」,喜笑颜开,再一次诚心实意地向苏川药表示感谢。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