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章九 南奕躺平离皇动_神诡异仙
四方小说网 > 神诡异仙 > 第257章 章九 南奕躺平离皇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7章 章九 南奕躺平离皇动

  第257章章九〇南奕躺平离皇动

  南奕没有在意跑出来捡了唐彡人头的店小二。

  这些真武子,在凡阶层次的江湖里打转,掀不起什么风浪。

  只要他们继续修炼真气,摆脱不了真武系统的藩篱,就最终是在给陶知命打工。

  无论真武子之间最终是谁杀出重围,证得真武之名,都是在推演完善真吾真气,为陶知命提供修行资粮。

  所以,就算店小二捡了唐彡人头,于陶知命眼中、于南奕眼中,肉都是烂在锅里,不必在意。

  至于真武子之中,会否有人摆脱真武系统得自由修行之身,南奕同样不以为意。

  先不说书生以外身份入道修行的概率极低,便是当真有大气运者撞上机缘,入道修行成为散修,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于真武子而言,替陶知命推演真吾真气,就好比前世上班打工,辛苦劳累,却发现公司竟然是老板的一样,再正常不过。

  因为,除非他们也跟南奕一样开辟新道,否则就算入道修行,修他人道统,本质上也是在给其他老板打工,并无多大区别。

  是以,陶知命赐下真武系统,只要没亏着真武子,没让真武子自我献祭,便不怕真武子跳出系统藩篱。

  当然,真要有心眼小的真武子,觉得只要给陶知命打工便算是陶知命得罪了他,这种人,届时自有陶知命清理门户,也犯不着南奕越过陶知命亲自处理。

  南奕当下,只是略有些嘀咕:穿越者的数量,似乎有点多。

  不过人多倒是才正常。

  正所谓有一就有三,有三就有五。当此方天地自然出现一个穿越者,就必然会出现多个穿越者,才符合常理。

  否则,就一定不是自然出现,而是有着幕后黑手人为安排。

  南奕看到这么多穿越者存在,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并不特殊,反而略感安心。

  时至今日,或许已有不少仙神在他身上下注,但只要不是被人特意安排的棋子,他就不用担心被人算计到死。

  只不过,穿越者的数量,未免也过于多了吧?

  陶知命周游各郡,物色挑选的真武子都是正值青少年。这也就意味着,还有好些穿越者,可能早已度过了平凡的一生,于此世垂垂老矣。

  当然,也可能上了年纪的穿越者,全都在青壮年时,就被有心集卡的玄阶魔修或散修找到,没有几个苟活至今。

  毕竟,此世修行界并不同于前世所看诸多小说中的常见生态。南奕若不是穿越后刚好是书生身份,也绝难想到,一路求学才有望拜入仙门;在外四处溜达,反而只能混迹于江湖。

  若是机缘巧合,没有接触修行界便觉醒天赋神通,成为江湖术士的同时,也将成为不少散修眼中的道果丹材。

  ——散修功法传承不全,想圆满九大法种,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强行夺取觉醒天赋神通却未缔结法种的所谓江湖术士之道果。

  是以,此世凡人,若不走书院求学之路,连成为散修都颇不易。

  哪怕是穿越者,在没有幕后黑手特意安排的情况下,也大概率是泯然众人。

  按「莫测戒」所说,约莫数百年,才会有一位穿越者能成气候。

  可层出不穷的穿越者,还是让南奕有些下意识地犯嘀咕。

  此方天地有缺,法则不全,方有种种诡异,如域外来客,暗伏此世。

  但究竟是多有缺,才会出现如此多的穿越者?

  亦或者,缺口未必有多大,只是刚好连通了南奕前世所在世界?

  南奕原本还在想,此世穿越者,究竟都是他老乡,还是诸天万界都有意外穿越者。

  现在看到这些真武子给自己改的名,他基本确认穿越者都是老乡。

  南奕略微动念,想问其他人都是如何穿越的,又分别是在哪一天穿越的。

  他自个是在睡梦中穿越,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南山县保安医馆的床上,而原身南一则是因看了一眼太阳就当场暴毙,意识破碎而亡。

  南奕不清楚其他人是否与他是同一天穿越。

  但略微动念后,南奕最终还是熄了此念。

  前尘往事,已是过往云烟。

  如果所有穿越者都是自同一天穿越,南奕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深究为什么。

  南奕深吸一口气,收敛思绪,重新将思绪放到画诡阁上。

  画诡阁引导唐彡登门挑战他,应该只是想确认他是否是在洛宅中。

  他出现了,便能让画诡阁去除疑虑,彻底认定洛宅中人即是南奕。

  接下来,他再凭借「游回印」离开洛宅,就能彻底由明转暗。

  只是转暗后要做什么呢?设局算计画诡阁?

  南奕寻思,没这个必要。

  虽然先后斩了林渎与孔谦,但南奕觉得,自己仍旧是个好人,与画诡阁没有太大的仇怨。

  只是正值画诡阁疑似布局算计的当口,南奕自觉:自己的存在,或许就像一根针一样,让画诡阁感觉如芒刺背,不能安心算计离皇。

  因此,画诡阁才想提前把他这根针拔除掉,免得他在关键时刻坏事。

  天可怜见,南奕对离朝又无归属感,根本没想过故意坏画诡阁的事,只是在想届时能否顺势捞些好处。

  虽然他能捞的好处多半是在关键时刻坏画诡阁的事,然后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可这不是还不一定么。

  万一突然有别的好处可捞,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不过即便画诡阁如此防备于他,南奕也不想反过来算计画诡阁。

  ——主要是因为收益太低。

  修士斗法,若是自知必死,基本都会将随身财物毁掉,不给敌人留好处。

  前世看小说常见的杀人夺宝,在此世反而不甚常见。

  像之前斩了林渎与孔谦,也就孔谦有心凭借「妖言惑心」说服南奕接受他的投靠,却不防南奕早就运使「全愈」天赋,不曾有半分意动,斩了孔谦一个出其不意,方才得了「圣德教化经」与一个乾坤戒。

  即便如此,孔谦也将他乾坤戒中的财物尽数放逐空间乱流。

  至于林渎,更是连乾坤戒都给毁掉,只剩了一个冥蝉躯壳,将就能做炼器材料。

  总之,此世修士,打怪可以升级,杀人却难夺宝——修士降伏诡灵,不仅能得灵性反馈,还能尝试将诡灵炼作诡器。

  南奕若是算计画诡阁,就算又一次成功钓出了画诡阁修士予以斩杀,除去能给离皇解围外,也没啥收益。

  甚至那点收益还不一定够他斗法时的各项花销之成本。

  并不想自带干粮给离皇解围打白工的南奕,自然犯不着算计画诡阁。

  至于告知离皇,南奕也嫌麻烦。

  一来,他不过教化司参知,想私下见离皇也不容易;二来,离皇上次问南奕是否有意大离国师之位,让南奕感觉离皇心思难以琢磨,或有疯狂之念潜藏。

  如果四大王朝当真会在命数之下,放弃安心发育,于几年之内忽起大战,南奕莫名觉得,这事一定会与离皇脱不了干系。

  而越是如此想,南奕就越是不欲过多接触离皇。

  甚至于,南奕心中隐隐有几分坐视画诡阁算计离皇的小心思。

  画诡阁既是魔修,算计离皇便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如果画诡阁能将离皇算计到死,或许就能让四大王朝不至于在短短几年内开战,亦让此世民众,得享数十年和平安定。

  带着这份小心思,南奕经过再三思虑,最终决定躺平。

  反正本体由明转暗,悄然离开洛宅后啥也不用做,安心静修即可。

  至于分身裘长生,南奕觉得正好可以离开京城,一来是着手准备去齐郡,给陶知命、孙不悟送武德令;二来,也是宽画诡阁的心,让画诡阁可以安心算计离皇,不再有如芒刺背之感。

  等到画诡阁终于展开行动算计离皇时,南奕再观望下画诡阁究竟是何谋划,以及彼时局势是否有好处可捞。

  念罢,南奕心中终于有了定计。

  他去看了看燕青云进展,勉励燕青云安心体悟《秘魔种剑真法》,但对以真气凝结替命剑胎一事,不必操之过急。

  “燕兄你慢慢体悟,宁可求稳,莫要求快。只要你足够稳,到了最后一步,我便能以「成竹香」助你功成。”

  “你若心急求快,或许反而会印证欲速则不达之理。”

  “真气武道开辟不足一年,本来就还要慢慢完善,不必急于一时。燕兄你若能今年蜕凡,成功修成一脉真炁,于我看来便已是喜讯。”

  燕青云心头一暖。

  虽然他还是想尽快修成真炁,好为南奕提供助力,可听了南奕一番话,终归是压力小了许多,不至于太过紧绷着心态。

  至于南奕能从裘长生待的房间里出来,燕青云只暗自记在心里,并不刨根究底地问为什么。

  而后,南奕回了寝所,解除合体状态,以本体炼化了一只灵犀蝶。

  一共十份灵犀蝶虫蛹,刚好够九位源武者加上南奕分。

  不过苏光与陶知命本就有灵犀蝶,南奕便将多出来的两份虫蛹收入葫芦空间中,让裘长生拿着余下几份灵犀蝶虫蛹,以及陶知命、孙不悟的两块武德令。

  接着,静修三日后,南奕再次激活「游回印」离开洛宅。

  「游回印」此术,能够同时凝结几枚游回印记录坐标,看的是法种阶秩。

  黄阶下品,一枚;黄阶中品,三枚;黄阶上品,五枚。

  连续激活「游回印」的间隔时日,则是看施术者本身修为。

  养气小成,间隔十日;养气大成,间隔八日;养气圆满,间隔六日;蜕凡入门,间隔五日;蜕凡小成,间隔三日;蜕凡大成,间隔一日;蜕凡圆满,间隔半日。

  当南奕借助「游回印」离开洛宅,彻底由明转暗后,裘长生也开始动了起来。

  裘长生摘下「无颜面」,运使真气微微调整了一下自个五官。

  裘长生最早作为南奕复制体,容貌对应的是南奕蜕凡之前的原身模样,与南奕当下五官略有差异。

  不过相差不大,略微调整一番,即能保持基本一致。

  他再用上匿息符收敛气息,不知情的外人,便很容易将他误认为本体南奕。

  八月十三日下午,裘长生孤身一人离开洛宅,径直出城,直奔君山福地的方向。

  而佩戴「长生戒」的裘长生甫一离开,离皇当即生出感应。

  他意念一动,顺着契约之力蔓延心神到南君悦身上。

  “南奕出城,可去会上一会。”

  与此同时,这后面一直在洛宅附近监视南奕的狐千却,也将消息传回。

  在离皇指示下,画诡阁诸修齐聚,无条件服从命令,准备立马赶出城去追上南奕。

  只有南君悦持反对意见:“南奕修为跌落至养气大成,应是此前借用吏部侍郎杜衡诡器「均仙索」之故。他修为未复,本该静修。突然离开京城,定然有诈。”

  “加之孔谦、林渎前车可鉴,南奕或是备有手段防范我等,或是另有算计设局,是在故意引我等出手。我等此去,唯恐不智。”

  ——离皇虽然借着契约之力,得以操控南君悦肉身,但在他没有明确不让南君悦插话之前,南君悦本人仍旧可以说话。

  离皇淡淡道:“我等一齐出手,计有五位蜕凡圆满修士,还怕修为跌至养气大成的南奕算计?除非南奕能在不知不觉中请动整个无相书院设伏,否则有何惧之?”

  “再者,我等此去,也不是为了击杀南奕,只是为了逼一逼南奕,看南奕究竟有哪些手段。倘南奕备有手段防范我等,正好可以见识一番。若见势不妙,我等亦随时可以撤下。”

  明鸾等人闻言,面色稍缓。

  他们虽不得不听令离皇,却也有自身思量,不想重蹈孔谦之覆辙。

  不过,只要不是为了和南奕死斗,随时可撤,加之五人一齐行动,倒是谈不上太大风险。

  毕竟,南奕就算有本事设局斩杀孔谦与林渎,也不可能继续设局斩杀五位蜕凡圆满修士。

  除非,南奕能请动十数位蜕凡修士联手设伏,或请动筑基修士以大欺小,否则不足为虑。

  但前者,不可能不走漏风声;后者,也不会出现在京城左近。

  念及此,几人面色稍缓,倒是去了心中顾虑。

  不过,看着上首位置的南君悦自言自语,一会是离皇口吻,一会是本身口吻,几人面色亦有几分古怪。

  好在南君悦被离皇说服,无有异议,很快不再发言。

  几人汇合了狐千却,旋即出城。

  ————

  感谢书友「浅棠秋水」打赏1000,并祝各位书友中秋快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fcda.org。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fcd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